2020年山东省潍坊市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概述

更新: 2021年03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六日】据明慧网至2020年12月31日数据的不完全统计,2020年山东省潍坊市至少有134名法轮功学员因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绑架,致使1人被迫害离世、7人被非法判刑。其中,高密市一天绑架了56人,包括不修炼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和小孩(大的五岁,小的一岁半)。

图1:2020年潍坊地区134名法轮功学员和家属遭中共绑架人次统计
图1:2020年潍坊地区134名法轮功学员和家属遭中共绑架人次统计

图2:2020年潍坊各地区法轮功学员和家人遭中共绑架人次统计
图2:2020年潍坊各地区法轮功学员和家人遭中共绑架人次统计

潍坊市74岁老人陈恩才被迫害离世

潍坊市74岁的法轮功学员陈恩才,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屡遭中共恶党迫害,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于2020年5月5日含冤离世。

陈恩才,潍坊市潍城区北关街办河湾村人,复员军人。1995年修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身心受益。

1999年7月,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以后,陈恩才多次被迫害,陈恩才被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判刑,给他的身心造了极大的伤害,使他身体每况愈下。就在他离世的前几天,潍坊市奎文区法院的人还上门恶意骚扰,令陈恩才的身体状况雪上加霜,最终含冤离世。

昌乐县宇美霞遭一年多冤狱迫害

2019年6月,昌乐县法轮功学员宇美霞讲真相被人诬告,遭绑架。2019年12月20日,宇美霞被非法判刑1年3个月,被勒索罚款5000元。宇美霞不服判决,上诉至潍坊中级法院。潍坊中院不尊重事实,2020年4月非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认识宇美霞的人都知道她工作认真,为人善良,侍奉瘫痪在床的公婆任劳任怨,是全村公认的好儿媳。就是这样一位正直善良的人,却一次次受到中共恶党的迫害。

2020年9月11日,宇美霞遭一年多冤狱迫害后回家,得知自己的退休工资被社保局非法停发。

2019年6月12日上午9点,宇美霞在昌乐五图街道石人坡村向村民发放法轮功真相小册子,被不明真相的村民诬告。村支书刘西亮等3人把宇美霞劫持到村委办公室。刘西亮抢去她的电动车钥匙和包内的真相资料,用卷起的书打她的脸,并打电话报告了五图派出所。

五图派出所来了一辆面包车,把宇美霞劫持到五图派出所。当天傍晚,昌乐公安局国保来了一个警察,伙同五图派出所警察一起把宇美霞劫持到潍坊看守所非法关押。进看守所后要换囚服,五图派出所五个男警察扒光了她的上衣,真是流氓行径。

2019年11月20日,宇美霞被青州法院非法庭审,被非法判刑1年3个月,并被勒索罚款5000元。

青州法院构陷宇美霞案子的所谓证人有:石人坡村民邵玉德、张德胜、吴利志、刘西亮、孟令宾、刘西庆。

安丘籍法轮功学员崔永强被非法判刑

2020年7月30日,青岛市黄岛区法院法官王德成等人到青岛市普东看守所,通过网络视频对法轮功学员崔永强(男,46岁)非法宣判:被非法判刑2年6个月,罚款1万元。

2019年9月29日凌晨5点钟左右,崔永强在青岛市租住的地下室准备出门时,被蹲坑的4名便衣警察绑架。警察对他的住所进行了非法搜查,抢走人民币2100元及其它物品。便衣警察没有出示搜查证,也没有出具扣押物品清单。

参与绑架的便衣警察是崔永强原籍潍坊安丘市大盛镇派出所的警察,为首的是姓叶的指导员。他们来青岛市黄岛区4天,用手机定位的方法查到崔永强的住处。当日,大盛镇派出所警察将此案移交给青岛开发区公安分局长江路派出所。

2020年5月26日上午,青岛市黄岛区法院对崔永强非法开庭。开庭采用网络视频的方式,法官、公诉人(检察官)、律师各自在自己的办公地点,崔永强在青岛市普东看守所,通过网络视频非法开庭。公诉人、崔永强戴着口罩,整个开庭过程不到一小时,没有旁听人员。

2020年10月20日,青岛市中级法院受理崔永强上诉案后,枉法作出维持原判的判决。青岛市中级法院主审崔永强上诉案的是刑一庭法官谭士海,办公室电话:0532-83098027。

曾被冤判十年 昌乐县高光成再被非法判刑

2020年12月10日,山东潍坊青州市法院对潍坊昌乐县五图街道办邱家河村法轮功学员高光成非法开庭,非法判刑1年零6个月,勒索罚款1万元。高光成曾在2009年10月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10年重刑。

2020年4月27日下午,高光成在昌乐县黄埠村讲真相时,被黄埠村周涛恶意举报,被昌乐县城南派出所绑架。城南派出所警察高玉柱带5个警察强行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师父讲法48本、《明慧周刊》10本、真相资料20本、播放器3个、光碟机1台、笔记本电脑1台、碟片19张,把大法书籍作为所谓的犯罪依据。

当时因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期间各看守所都不收人,高玉柱从高光成手机上找到了他女儿的电话号码,恐吓说:“交30000元钱办取保候审手续,不办就送往监狱。”他女儿害怕,就好说、歹说交了8000元,办理了“取保候审”。

2020年7月18日,昌乐县公安局将本案移交给了昌乐县检察院,昌乐县检察院转交给潍坊青州市检察院。

2020年11月14日,青州市法院非法开庭,审判长郑学军走过场审案。高光成在法庭上自我辩护,把公安部[2000]39号文件说给他们听,说修炼法轮功合法。法官只答应。高光成又跟他们讲了2011年3月1日施行的《新闻出版总署》第50号令,即法轮大法书籍国家允许出版,个人拥有这些书籍是合法的,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材料也是合法的,并要求写在庭审记录上。

在法庭辩论阶段,高光成多次让检察院公诉人马家丽说明其诬陷的指控:利用的是哪一种×教和国家哪一部法律为依据,破坏的是哪一条法律的实施。马家丽无言以对。高光成的每次问话都被法官郑学军打断,最后只得草草收场。当高光成要求庭审记录中必须写入以上的两条法律时,法官说了一句话:“你以为写上这两条法律,就不能判你刑了,就判不了是不是?”

2020年12月10日,青州市法院下达了判决书,高光成被非法判刑1年零6个月,并处罚金1万元。

寿光市警察用升降机迫害好人

2020年11月11日下午一点左右,寿光市法轮功学员张克亮外出办业务时,被寿光市圣城派出所4个警察绑架。警察抢走了张克亮身上的钥匙,跑到他家要开门绑架他的妻子,结果门没有打开,他们就“咣咣咣”砸门。因打不开门,警察就一直守在楼道里。

直到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钟,警察调来一台升降机,搭上升降机升到5楼窗户,把张克亮家的防盗窗非法弄开,爬进他家。警察杨义贵等七、八个人非法抄了张克亮的家,把张克亮的妻子王中云和到他家走亲戚的范会丽绑架到寿光市圣城派出所。

在圣城派出所,张克亮、王中云、范会丽被强制按指纹、抽血、照相。王中云被一个年轻警察抓住手用力扳她的指头,采血的警察趁机猛力一下扎入她的手指,抽了她的血,王中云当场晕倒在地。

范会丽被3个警察按倒在地上,另一个警察拽着她的一只胳膊,用力掰她的手指,范会丽被他们压在底下疼的大声呼喊,她的手指被扎了四、五次,最后还是没抽出血。范会丽被强行采血时,腿和胳膊被扭伤,两腿不能正常行走,一只胳膊也抬不起来。

高密市一天绑架56名法轮功学员

2020年7月22日早晨,高密市公安局、各个派出统一行动,非法闯入当地法轮功学员家中实施绑架,包括不修炼的常人和小孩(大的五岁,小的一岁半)。这一天,高密市绑架了56名法轮功学员,并且非法抄家,抢去了大量个人财物并向家人勒索现金。

7月22日早晨4点半,高密市朝阳派出所出动三、四辆警车,到法轮功学员郑慧香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四本、真相资料四五十本、真相护身符一二百个、真相币2000元、电脑两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电视机和DVD各一台、MP4一个、手机十部(全是家人的)、塑料袋一包、打印纸半包、轿车一辆。

警察非法抄完家后,给郑慧香戴上手铐,还有不修炼的家人(丈夫、儿媳、女儿和3个孩子,大的五岁,小的一岁半)一同绑架到派出所。家人被勒索5000元钱。

7月22日凌晨4点多,高密市警察敲孙立正家的门,没有敲开。6点多,警察非法开锁,闯入家中绑架了孙立正及家属,孙立正被勒索1000元。

7月22日清晨五点左右,高密市五六个警察冒充小区物业人员敲开王淑芹的家门,把王淑芹和其不修炼的丈夫、儿子、儿媳绑架到朝阳派出所。被勒索5千元。

7月22日清晨6点前,高密市法轮功学员曲洪波、朱平和他们的女儿曲亚静,及3个店员(常人)被高密市夏庄派出所绑架。

同一天,高密市法轮功学员呼世欣及她丈夫和员工被高密市夏庄派出所警察绑架,呼世欣被勒索1万元钱。

7月22日早晨6点半,高密市姜庄派出所警察到东辛庄法轮功学员蔡玉霞和焦淑美家,把她们绑架到姜庄派出所。

7月22日清晨,高密市20多个警察非法闯到当地法轮功学员毛永芳家,将毛永芳及其丈夫和女儿绑架。

7月22日6点多,高密市张秀花及家属被公安警察绑架,被勒索2万元,其家属不同意,给了5千元。

7月22日6点40左右,高密市姜家屯村李玉芳在家中被拒城河派出所警察绑架。

7月22日一早,高密市姚哥庄派出所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李瑞清和妻子及管翠玲、李华。李瑞清被非法抄走2台电脑、手机2~3部、轿车一辆、被勒索2万元。

7月22日一早,高密市法轮功学薛建新、毛永春、郑桂香、小杜小唐夫妻俩、小杜的母亲和邻居周戈庄、小杜的姨严老师,被高密市警察绑架。毛永春被勒索5000元现金,警察不要手机转账,要现金,怕留下迫害证据。

7月22日早晨,在高密市科技市场开耗材店的法轮功学员唐正敏,被高密市孚日派出所七、八个警察绑架。警察又到唐正敏女朋友杜晓艳上班的地方将杜晓艳绑架。约9点,4个警察到唐正敏家非法抄家,抢去真相币6500多元、家用零钱约200~300元、三星相机一部、笔记本电脑一台、手机2个、随身听、MP3等财物。被勒索2万元。这2万元是非法抄家抢去的,被唐正敏制止。后来还是被他们勒索去了。

7月22日早晨,高密市密水景苑法轮功学员严素华遭绑架;高密市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退休教师陈秀贞老人被柏城镇派出所绑架;高密市戴秋霞在家中被北大王庄派出所五、六个警察绑架。

7月22日早晨,高密市法轮功学员李德山被注沟镇派出所警察绑架,被敲诈5000元。高密市注沟镇派出所和柏城镇派出所都参与迫害了。高密市大牟家岗家村法轮功学员唐玉花、严素香及一位不知名的女学员(此学员在高密市儿子家看孩子)被大牟家派出所警察绑架。唐玉花被勒索5000元钱,不知名的女学员也被逼交钱了。

7月22日早晨,高密市曲淑凤及家人、高玉玲及家人被绑架;王可秀被绑架,王可秀被勒索50500元,其中500元是所谓的“出警费”,她的五个女儿每人拿一万。

高密市警察绑架秦少华

2020年11月13日中午,高密市夏庄镇派出所三个警察(两男一女)由栾斌带头,到秦少华单位绑架了她。秦少华的两个胳膊被扭到后面,用手铐铐着,一直到下午四点左右,国保的警察非法提审,才打开。因为手铐太紧,秦少华的手腕都勒出了血,胳膊痛的抬不起来。

绑架秦少华的三个警察每人都分了一个信封,里面分别装着3600元钱,是他们的奖金,三个警察当着秦少华的面点钱,都哈哈大笑。

陈正涛,高密市井沟镇鲁家店子村人,黄历1976年11月1日生,现任高密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二中队队长,负责迫害法轮功,今年高密市发生的迫害案例,与他有直接关系。陈正涛妻子马洪伟,有两个儿子。

昌乐县恶人白天撬锁入室,叫嚣:“这是共产党的天下”

2020年5月28日上午,昌乐县手提橡皮警棍的任玉初(音)伙同昌乐县红河镇派出所的两个吴姓警察,由昌乐县红河镇涝洼村会计王桂志领着,突然出现在给苹果树套袋的王桂臻家人面前。

任玉初拉着王桂臻的妻子朱某的胳膊大叫:“这是共产(恶)党的天下,炼法轮功就不行。” 王桂臻的妻子说:“我按真、善、忍做好人,国家哪一条法律规定的炼法轮功有错?”他们不听,还非要到家里去看看,夫妻俩人不配合。后来他们鸣着警笛,胁迫本村书记和会计一起把王桂臻家的门锁非法撬开,入室乱翻,抢走了大法经书《转法轮》3本和其他的一些大法经书。

附件:2020年潍坊市更多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实例(33KB)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