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清原县张金生一家遭受的迫害

更新: 2021年01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清原县清原镇法轮功学员张金生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九日在北京办理出国旅游,遭警察绑架、构陷,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二零年四月被劫持到吉林省公主岭监狱。

'张金生'
张金生

张金生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五日被抚顺市国家安全局绑架,十月下旬被枉判十三年,而诬判的理由竟荒唐是:张金生教别人上明慧网判八年,法院让本人在判决书上签字,张金生签下了“法轮大法好”五个字,法院恼羞成怒,一个字加刑一年,将八年刑期改为十三年。

下面是根据张金生孩子口述他们家这些年的遭遇整理而成的文章:

爸爸叫张金生,属鼠的,今年60岁了,家住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1995年父母就开始学大法了。父亲是当地的义务辅导站长,我家就是学法点,很多叔叔阿姨爷爷奶奶都在我家学法炼功。那时候我才11岁,看见大法弟子们都很善良,每天都笑容满很可亲的样子。

可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污蔑迫害大法以后,清原县公安局把炼功点给驱散了,还上我家抄家,把大法书、师父法像、炼功带、录音机,还有我家睡觉的被子和我爱吃的白糖都抢走了。晚上睡觉没有被盖,是妈妈上公安局把被子要回来的。

当时爸爸(张金生)被公安送进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内看大队长问我爸爸:“还炼不?”我爸说:“炼。”大队长就把我爸绑起来,往用报纸糊我爸的脸上浇水,糊三层,不让呼吸、憋我爸爸,折磨爸爸。然后,说是消毒,给我爸往胃里灌高锰酸钾液。看我爸还不妥协,内看队长就让监舍里的所有犯人每个人打我爸十个耳光,必须出响,谁打轻了队长就打谁。有一个犯人认识我爸,就不想打我爸爸。队长说:“你必须打,不打就打你,打轻了还不行!”就这样爸爸的耳朵当时就被打失聪,家有医院鉴定。

也是在1999年的时候,父母亲进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警察带我妈从北京回来途中出“车祸”(这是警察说的),而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我妈是跳车、还是被警察推下车、还是被警察打的,因为我妈那段记忆一点都没有了,小脑粉碎性骨折,医生说:“小脑骨头碎成豆腐脑了,没有救了”。警察为抓我爸,天天在医院里看着我妈。而我妈妈心里时刻想着大法,想着有大法师父保护,一个月就好了,医生都说不可能的事情,太神奇了。妈妈活下来了,但是还有一段一段完全失忆的症状。

2000年,爸爸被非法劳教3年,妈妈在失忆的情况下也被非法劳教3年,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没有人管我,没有人给我做饭吃。天气非常冷,去姑姑家吃饭,常常在外面冻半个多小时也叫不开门;去奶奶家吧,叔叔不让奶奶管我,嘲笑我爸爸妈妈炼法轮功,让我去找信法轮功的爸爸妈妈去。

我好想爸爸妈妈,突然爸爸妈妈被强迫与我分开,我不知道我该怎么生活下去。学校里,老师把我爸爸妈妈被抓进劳教所的事告诉所有的同学,我又被学校、同学冷落歧视,使我心理和精神都造成很大的伤害与压力。小小的年纪我无法面对这冷漠的世界、无法承受这缺少人性的社会、不知道怎么样去忍受突然没有爸爸妈妈关心的日子……

爸爸得知我无人照顾又辍学的消息十分难过,跟政府申请要求提前释放回家照顾我,都没得到允许,最后逼得爸爸说不炼了,才提前一年放爸爸回家。也就是2002年冬天爸爸从劳教所回家的,没多久爸爸又被非法劳教2年。

爸爸第二次劳教回来后,警察、社区总上我家骚扰,我家周围还安排人监视,公安在我家对面租的房子,专门监视爸爸,我们一家提心吊胆无法过上正常日子。最后爸爸被迫流离失所,不能回家,我再想看见爸爸太难了。

2004年4月初,抚顺市公安以我爸与外国大法弟子有联系为由,被警察悬赏三万元追捕。爸爸在辽宁省清原县南口前镇再遭迫害,警察非法进屋绑架我爸时,一脚把我爸爸的腰给踹坏不能动了,是抬出房间的,抬进抚顺市公安局的,公安局一处刑讯逼供,用尽各种手段,逼迫爸爸承认罪状。爸爸的头骨被打坏了,结果什么证据也没得到。两天后被抬送到清原大沙沟看守所的,清原警察说:“张金生头骨被打坏,不是清原警察打的。”

2004年9月6日,清原县法院非法开庭,说爸爸教别人上明慧网被非法判决八年。爸爸在法庭上喊“法轮大法好”,法官恼羞成怒,说是“一个字加判一年”,共非法加判五年,最后爸爸被冤判了13年,关进沈阳第一监狱三监区。

2004年10月,警察以妈妈改电视信号为借口绑架、构陷,妈妈又被非法判两年 。

2009年6月监狱让我住在监狱附近,随时进监狱帮监狱规劝爸爸吃饭。听警察说的,爸爸因为其他大法弟子受虐待而绝食抗议一个月了,身体瘦的很严重,要求监狱放人,监狱不放,还怕有危险,让我天天早上到监狱里陪着爸爸,晚上象下班一样回监狱附近的旅店。直到爸爸好转了,就不让见了。接见日家属接见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时,沈阳第一监狱刁难法轮功家属骂大法才让接见。

爸爸在监狱里受了11年的苦,2015年冬天回家的。3年半后,就是2019年5月17日,爸爸要出国旅游,在北京旅店被绑架。2019年5月29日被带到吉林省梅河口市河南派出所,关铁笼子里一夜。

2019年5月 30日警察上家里抄家,把大法书籍、光盘、真相资料、还有年画、还有我在楼道里捡回家的真相都被算在爸爸头上了。警察绑架爸爸的借口是:爸爸2019年中国新年前后给吉林省梅河口市公检法邮寄真相信了。

2019年9月26日上午9点半,梅河口市法院非法开庭,非法判4年。爸爸上诉,法官说:“白费,我跟通化打好招呼了,你感觉会向着我还是向着谁!”

2020年5月,爸爸被劫持到吉林省公主岭市监狱9监区2队。

2020年9月,2队队长给家里来电话说:由于你爸不转化,上面给我们压力很大,我们就强迫拽你爸爸的手指头在转化书上按上指印,你爸爸哭了两天,状态特别不好。你以亲情角度,让你爸爸跟外孙女视频,让孩子在电话里撕心裂肺的哭,对着电话边哭边说:“老爷快回来吧!”我告诉大队长说:“不行,我早告诉孩子,老爷出国旅游去了。那么小的孩子让她知道最爱的老爷在监狱里受苦,孩子心理会留下什么样的阴影,孩子会受到什么样的伤害,不残忍吗?你是怎么想的?!你把电话给我爸,我要跟爸爸说句话,看看爸爸怎么样了。”队长没同意就挂断了。

2020年9月末,队长用手机发来视频跟我们联系。视频里,队长衣服给我爸穿着,队长光着膀子,故意弄出他有多关心人的样子。孩子见到心爱的老爷又说又笑的别提多开心了,让监狱队长非常失望,再也不给视频了。

2020年11月,我跟队长通电话要求见爸爸,他说11月12日可以接见。11日接到监狱打来的电话说疫情期间监狱不许接见了,说11月10日原队长就休假了。11月21日爸爸给家里打电话说:“他才下队,队长换人了,没有空别来了,上次狱警说你没有空不来的。”

现在得知:爸爸从2020年5月被送进监狱到11月21日,一直在入监队被强制转化。正常入监队生活只有一个月时间,学习监规监纪,第二个月就分配下队干活了。可爸爸在入监队待了6个月,按照队长给家里来电话说:“由于你爸不转化,上面给我们压力很大,我们就强迫拽你爸爸的手指头在转化书上按上指印,你爸爸哭了两天,状态特别不好。”这段话也证明爸爸在这6个月里被强制转化,遭受很多苦难。于狱警队长约好跟爸爸的接见日,一边骗我疫情不让接见,一边骗爸爸说我没空不能接见。中共就靠说谎维持它的骗局。

我家从1999年7月20日至今一直被迫害。公主岭监狱和沈阳第一监狱一样,要求接见大法弟子的家属必须骂大法才允许接见,它们都在助纣为虐,在帮邪党泯灭良知,穷途末路了。

公主岭监狱以前一队队长:18684279811
公主岭监狱狱警:18628769390
柳河法院孙法官:0435-4369278
梅河市公安局:田某18543677487(参与抓大法弟子张慧岩)
柳河县国保大队姜辉:18543588306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