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上半年北京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综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根据二零二一年上半年明慧网的报导统计,北京市法轮功学员18人被非法判刑,至少七人被非法庭审,129人被绑架,148人被骚扰、恐吓,四人被关入洗脑班,一人被迫害离世。由于中共网络封锁等原因,还有许多没有报导出来的迫害案例。

本文收集整理的只是明慧网已经报导出来的迫害概况,简要叙述如下:

一、张淑香被迫害离世

北京市平谷区法轮功学员张淑香女士,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一日遭中共不法人员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关入北京女子监狱,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二零一九年四月三日被120急救车送回家中,一直卧床不起,当地司法所和派出所屡次骚扰她,她的养老金也被扣发,导致她病情恶化,于二零二一年三月三十日含冤离世,终年七十三岁。

二、十八人被非法判刑

据二零二一年上半年明慧网报道,北京市法轮功学员又有18人被非法判刑、勒索罚金。部分名单和基本情况如下:

大兴区:张慕杰、张慧云;
昌平区:梁新;
丰台区:李淑云、姚俊清、郝庭珍;
朝阳区:鲍守智;
西城区:杨学华;
房山区:常淑荣;
延庆区:王朝英;
海淀区:付晨生、李占金;
地区不明:时邵平。

● 海淀区温泉镇付晨生,69岁,因讲真相被绑架,被海淀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三个月(判刑时间不明),曾被送往监狱,被监狱因年岁大拒收,退回看守所,已在海淀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

● 大兴区张慕杰女士,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九日被清源路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被大兴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 西城区杨学华,因向民众发送真相资料,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三日被丰台区太平桥派出所警察绑架。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杨学华被丰台区法院秘密非法判刑七年,被勒索七千元。

● 丰台区李淑云,于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被非法抓捕,关押在东城区看守所,同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勒索罚款四千元。

● 丰台区蒲黄榆姚俊清,于二零二零年一月失踪,二零二一年二月得知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 昌平区60多岁的梁新女士,被中共警察绑架、关押大半年,今年二月三日被东城区法院枉判三年六个月,勒索四千元。

● 二零二零年九月八日,东城区法院在网上对朝阳区法轮功学员鲍守智非法开庭,后又一次网上开庭。二零二一年约二月,鲍守智家属接到通知,鲍守智已经被非法判刑两年零六个月,勒索罚款五千元。


法轮功学员鲍守智

● 房山区常淑荣被非法关押近一年时,房山区法院在二零二一年三月十八日秘密开庭,对她枉判一年六个月,并勒索罚金两千元。

● 大兴区张慧云,今年三月被丰台区法院非法开庭,被诬判四年半,开庭时法院没有通知家属。

● 中科院硕士时邵平,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八日在北京租住房内被绑架、非法抄家,此后一直被非法关押,二零二一年四月得知已被非法判刑九年,送北京市第二监狱。二零零一年时邵平遭中共非法判刑十年,一直被关押在北京前进监狱,遭受长期迫害。

'法轮功学员时邵平'
法轮功学员时邵平

● 丰台区蒲黄榆郝庭珍,现年81岁,(具体时间不明)被丰台区法院非法判刑一年,监外执行。郝庭珍老人要求立即停止对她的迫害,撤销一年监外执行的刑期。

● 四月三十日,延庆区法院三人由派出所一个警察领路来到延庆区千家店镇王朝英家,也不进屋,站在院子里向他们宣读判决书,读了没几句,判王朝英二年六个月,勒索罚金五千元。家属出来质问法院人员,人都被你们折磨成这样了,你们还要判她刑、罚金,你们还是人吗?在家属的质问下,三名办案人员把判决书丢到一边,草草收场,赶紧上车逃走。

'昌平看守所把王朝英送回家时在120急救车下来时的照片'
昌平看守所把王朝英送回家时在120急救车下来时的照片

● 北京大学75岁的退休高级工程师李占金女士,被绑架关押构陷近两年,于二零二一年五月三十一日被海淀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老人上诉到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

三、绑架关押,非法搜查

二零二一年上半年被绑架并非法关押一百二十九名北京法轮功学员,其中多数被非法入家强行搜查,掠走财物。被非法关押时间长短不同,有的以“取保候审”放回,有的被非法批捕,也有当天放回的个别情况。

其中部分名单:

东城区:王树祥、张鸿儒;
西城区:郝瑞华、蒋京庸、杨波夫妇和女儿蒋荷(禾);
海淀区:王春萍、甄渺及女儿、甄渺丈夫张师大、胡贵兰、傅蓉、霍志芳、柯兴国、丁晓义、钟华健、张淑霞、张淑霞保姆、贾晓玲、林燕、傅秀云、朱荣华;
石景山区:田姓法轮功学员、刘翊;
房山区:李兰强、李秀玲、牛北彦;
丰台区:邢国庆、张杰夫妇、二名女学员,李春芳,陶玉琴;
大兴区:齐世纯、仇冬云、李艳、张广香;
朝阳区:雷中富、黄清香、冯颖军、王淑英、李淑清、孙仲芳、王彦明、王宝军;
通州区:李淑芳、崔秀玲;
顺义区:单叔江、王宗才、王淑兰夫妇、孙秀英、杜海华、张秀娟、杨士杰、张桂淑、杨士敏、张子云、王素荣;
平谷区:张广和;
密云区:尚素兰、马福东、柳娜新、柳娜新弟弟、弟媳,王志勇;
怀柔区:彭兴云、于占芹、赵秀梅;
延庆区:焦玉芳、魏东梅、郭振革、丁晓艺、吴芳龄、杨玉兰、杨敬霞、韩世民夫妇,郭金山、范纪荣、孙志刚、刘俊、宋秘枝夫妇、杨来小;
昌平区:于莉、侯宇新、刘全桃、张淑蕊、张雷、吕梅侠、张成果;
京外法轮功学员:河北省武安市郝虎城、河北省三河市刘振、河北省张家口市李润梅、河北省沧州市刘希杰、吉林省吉林市刘瑞云、陶亚威夫妇、山东省冠县徐海东。

部分案例:

1、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四日凌晨,北京香山派出所警察协助海淀区公安分局警察非法搜查法轮功学员王春萍(女,70岁上下)及其女儿甄渺家,王春萍和女儿及女婿张师大分别被绑架到清河派出所。甄渺十二岁的女儿也一同被绑架到派出所,当晚被奶奶领回。

2、一月三十一日上午,怀柔区泉河派出所所长赵某带领七、八个警察,闯入彭兴云家,到处乱翻,把屋子搞的一团糟,三、四十本大法书,二千九百元真相币等被抢走,彭兴云被绑架,当日取保候审放回。

3、二月四日晚约八点,顺义区赵全营派出所两辆警车,七、八个警察叫开木林镇东沿头村王宗才家门,进门就乱翻,师父法像、新经文及护身符被抢走,王宗才、王淑兰夫妇被绑架到顺义区赵全营派出所。

4、丰台区方庄方星园三区法轮功学员邢国庆、张杰夫妇和二名女同修三月二日在家学法被绑架,非法抄家。

5、三月七日,海淀区霍志芳出门,给住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老父亲送了一碗粥,被片警陈炳超打电话骚扰,说中共“两会”期间不许出门,还让她到中关村派出所一趟。下午中关村派出所警察上门抄家,暴力绑走了霍志芳。

年3月7日,法轮功学员霍志芳被中关村派出所警察暴力绑架(视频截图)'
2021年3月7日,法轮功学员霍志芳被中关村派出所警察暴力绑架(视频截图)

6、四月二十二日,在北京以修理空调电器为生的河北省武安市法轮功学员郝虎城,在租住房内被昌平区沙河镇七里渠派出所警察绑架。

7、五月十一日,怀柔区赵秀梅在家休假,上午被泉河派出所警察带走去医院做核酸检测等,赵秀梅丈夫不放心随后去了医院,中午泉河派出所警察哄骗说,他妻子没事,让他先回去,一会就让赵秀梅回家。丈夫信以为真就回去了。结果等到下午赵秀梅也没回家。她丈夫给泉河派出所打电话无人接听,给赵秀梅打电话,关机。后来得知,赵秀梅被泉河派出所与单位(怀柔区成人教育局)合谋绑架到顺义看守所非法关押。

8、海淀区傅秀云在居住处被六月十八日、十九日两次敲门骚扰后,三十日晚遭敲门后撬锁,把锁锯开,被恩济庄派出所警察、八里庄街道、小区居委会等单位人员搜家,傅秀云被绑架后拘留。

9、六月二十日早晨,朝阳区82岁的孙仲芳正在家里吃早饭,突然闯进七、八个警察,说是潘家园派出所第四大队的。进屋后说有信息证实孙仲芳发资料了,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搜查证,就开始在屋里翻东西。最后拿走一本老太太每天看的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书《转法轮》,和一些《明慧周刊》,强行带老太太到派出所录口供、到医院检查身体。

四、非法批捕,构陷至检察院

已知上半年至少14名北京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构陷至检察院。

1、二零二一年二月上旬,海淀区甄渺、张师大夫妇被非法批捕,三月十二日被构陷至海淀区检察院。

2、二月上旬,朝阳区东湖派出所警察宣布,被取保候审的李玉根、刘辛荷夫妇被朝阳区检察院立案,并批准逮捕。后因身体原因被检察院“取保候审”。

3、昌平区侯宇新于二月二十一日去平西府派出所后被拘留,二十四日家属被告知逮捕通知书,通知书是“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公章是北京市公安局,签发逮捕证日期是二月十八日。

4、被非法关押的西城区蒋禾及母亲杨波、父亲蒋京庸一家三口的冤案被递交到西城区检察院。

5、三月五日,构陷平谷区付素芹的案子被送到门头沟区检察院。

6、三月十一日,顺义区杨士杰被后沙峪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非法批捕。

7、丰台区方庄地区法轮功学员胡行铣,78岁,三月二十二日,被丰台区检察院通知去拿传票,被胡行铣拒绝。四月八日,方庄派出所两个警察把胡行铣和他儿子送去接受传唤。胡行铣不承认他们的指控,认为自己不是犯罪嫌疑人,拒绝签字,办案检察员大吼大叫,扬言下两次传唤不到,对他实施非法抓捕、判刑,扣发养老金。

8、四月八日,丰台区张杰、邢国庆夫妇被非法批捕,构陷到丰台区检察院。

9、五月十二日,西城区孟秀珍接到西城区检察院的电话,告知案子已到检察院,让去做笔录,被孟秀珍拒绝。随后孟秀珍向西城区检察院、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国家信访局、北京市公安局纪检监督局邮寄了控告书。

五、非法起诉

上半年至少24名北京法轮功学员被非法起诉。

1、二零二一年四月前,丰台区王君萍、郝庭珍、胡行铣,先后被构陷到丰台区法院。

2、石景山区杨婉馨,二零二零年八月被非法抄家、绑架,非法关押在石景山区看守所,已被构陷到石景山区法院。

3、被非法关押在东城区看守所的许娜、孟庆霞、李宗泽、李立鑫、郑艳美、郑玉洁、张任飞、刘强、邓静静、焦梦姣、李佳轩等,四月初已被构陷到东城区法院。

4、五月十四日,房山区李文才、李素娟夫妇被房山区检察院构陷到房山区法院,面临非法庭审。

5、石景山区付秀芹被构陷到门头沟区法院。

6、西城区蒋禾及母亲杨波、父亲蒋京庸被构陷到西城区法院。

7、六月二十八日,丰台区张杰、邢国庆夫妇被构陷到法院。

8、六月底,顺义区张桂书的家人接到顺义法院助理米京京的电话,说张桂书被构陷的案子到了法院。

六、非法开庭

上半年至少七名北京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开庭。

1、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五日,海淀区山后法院对刘紫璇、叶琳琳进行非法审判,两位律师对提供的证据进行反驳,当庭未宣判。

2、四月十九日,朝阳区谷小华被朝阳区法院非法开庭。此前谷小华曾三次被中共非法关押共八年。谷小华认为信仰无罪,拒绝戴各种刑具。最后法院只好借用朝阳区看守所的一个房间,草草开庭。

3、延庆区67岁的王朝英,四月二十日被北京公安医院120急救车送回家,身体消瘦到皮包骨。送回家之前,延庆区法院在看守所非法对王朝英所谓网上视频开庭。

4、丰台区73岁的王君平女士,被劫持构陷半年,五月十三日被丰台区法院非法开庭。律师梁小军为王君平做了无罪辩护。

5、昌平区国秀兰,在家人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二次非法庭审。

6、西城区王蕾,于五月二十五日在西城区法院被非法开庭,当庭没有宣判。

七、骚扰、恐吓

二零二一年二月中旬,北京政法委以“两会”安全为名,布置大面积骚扰法轮功学员。三月一日开始全面铺开,特别对所谓“重点户”、“重点人”,由政法委、公安派出所、社区警察、街道居委会十几个人入户骚扰,威胁,要求在两会期间不得出生活小区等;六月上旬开始,北京市再次大面积普遍骚扰法轮功学员,包括学员家人和炼过法轮功的人。

上半年至少有148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严重干扰本人和家人的正常生活。

部分名单:

东城区:周晶;
海淀区:霍志芳、钟华健、朱瑞、张雷、申华、申晓、傅秀云;
石景山区:付秀芹、刘兴社、潘勤、于淑芬;
门头沟区:吕素民;
房山区:刘胜志、苏秀荣夫妇、牛北彦、蔡玉云;
丰台区:刘彦琴、刘敏英、邓春仙、李小柏;
大兴区:齐世纯、王立君;
朝阳区:王玉红、缪伯君、李国栋、苏葳、贾桂兰、王厚红、齐爱花、寇茹敏、浦玉玲、周宝勇、董玉芝、叶玉华、崔秀丽、张佩芝、张兆雨和家人、孙仲芳、谭守礼、关英山、杜贵芹夫妇;
通州区:李淑芳、赵平;
顺义区:刘建玲、王秀兰、孙善香、刘巍、张秀芳、王国海夫妇、田雅芹、王淑荣夫妇、李艳;
平谷区:王国英、刘亚平、朱素芝、马占全、高立凤、李淑伟;
密云区:王翠苹、付东满、春莲子、陈志华夫妇、桂红、赵春玲、小明、翠娟、春华、尤春玲、老项、马志会、张国兰、郑云生;
怀柔区:孙桂青、钟月环、乔亚凤、肖晓伶、王柏芝、梁和平、张秀华、吴国勤、谢久娥、温玉红、高英、孙福英、王秀玲、张桂所、白永凤、孙福娥、陈俊玲、张爱生夫妇、焦宝云;
延庆区:武淑华、郭姓法轮功学员、郝峰;
昌平区:吕梅霞和家人、王宝利、王雨、郭晓清(王雨妻子)、张青山、杨秀荣夫妇、高桂华、张青山夫妇;
区域不明:张桂芝、陈雅丽;
京外人士:河北省保定市唐凤华、贵州省遵义市涂晓敏。

实例:

1、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二日上午,丰台区东铁匠营派出所、同仁园街道人员到刘彦琴家骚扰,当时刘彦琴不在家,她丈夫没让他们进屋,后来他们又给刘彦琴的亲戚打电话。刘彦琴得知后直接打电话问片警:“有什么事吗?”街道姓方的书记回话说:“让你去街道一趟,因为你是炼法轮功的在册人员,让你在‘转化书’和‘决裂书’上签字。”刘彦琴告诉他:“我不会签的。如果签了,就会害你和你的家人。我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错。你让我往哪里‘转’?”然后,刘彦琴又给片警打电话说:“你不要参与这些事了,我真心为你好,希望你能平安幸福,有个美好的未来。”

2、王国英是平谷中学退休教师,住平谷区海泰家园,曾遭洗脑班和劳教所迫害,丈夫和女儿受惊吓,丈夫已去世,女儿得抑郁症而辍学。现在王国英瘫痪在床,仍遭平谷区警察不断骚扰。三月二十六日,王国英听到有人敲门,保姆开门后,三个人未经允许闯入,其中两个警察,一个姓王,称自己是新调过来的辖区片警(警号:061925),一个人开着执法仪,另一个人拿着手机非法拍照。

3、六月九日上午,北京大学燕园派出所和北京大学燕园街道办到北京大学蔚秀园骚扰申华、申晓,他们不听劝善与真相,并多次辱骂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而且强行闯入申华、申晓家中,在没有搜查证的前提下进行搜查。张艳辉还强行打开申华的电脑搜查。张艳辉和不敢说姓名的警察每个人喊了三次:“迫害法轮功不怕报应。”不敢说姓名的警察还说:“我们共产党不信报应!”

4、六月十日前后,怀柔区九渡河镇派出所警察以“100周年”为由,骚扰九渡河村孙福英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威胁他们别再炼法轮功,别出去,严重干扰他们的正常生活。被骚扰的名单包括学过法轮功的村民和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共二十多人。整个过程中一直录像。

八、非法监控、跟踪

所有在册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各种形式不同程度长期监控,特别是在所谓的重要时期或者遇有重大事件更加严重。

部分实例:

1、北京八旬老人陆秀玲,一九三八年生,被非法判刑一年,在北京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出狱后仍然被监视。

2、三月一日,朝阳区常营乡、派出所、居委会联合对常营地区的夏春凤的住所楼道进行二十四小时监视跟踪。六月十五日,常营丽景园居委会雇人对夏春凤在楼道进行二十四小时监视、跟踪。

3、家住东城区安德路乙六十一号院(工人日报宿舍)的周晶,自四月二十五日又一次被片警刘军骚扰,甚至还要笔录,门外设有二十四小时便衣保安看管。

'北京法轮功学员周晶'
北京法轮功学员周晶

4、朝阳区法轮功学员王玉红,被长期监视、骚扰。一到敏感日更是如此。上半年又有七、八个人在王玉红的家门口,躲在一辆灰色的面包车里,二十四小时把守,搞得街坊邻居很恐惧。

5、每到所谓敏感日,丰台区邓春仙所在社区人员雇人在她家门口,两人倒班二十四小时监视、跟踪。还经常有警察上门骚扰。六月十一日晚九点,马家堡两警察敲门,邓春仙已睡觉,就敲邓春仙家邻居的门(老头88岁,老太太85岁,都已睡觉),向他们了解邓春仙和谁来往,老太太说:她很少出门,没有看见有人来。老太太说:她都80多岁了,能犯什么事?你们没完没了的来找她。另一警察说: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登记你的身份证号,老太太把身份证给他登记了。

6、朝阳区芍药居社区马秀云、唐平顺夫妇家门前,六月十五日开始每天二十四小时有两个人进行监视和跟踪。

7、六月以来,朝阳区和平街派出所警察不断骚扰法轮功学员谭守礼,又二十四小时在门口安插人监控。

8、朝阳区法轮功学员关英山、杜贵芹夫妇经常被派出所、居委会人员骚扰,后又被二十四小时监控。开始在家门口有人看着,后来在楼下看着。

9、六月十六日以来,丰台区镇国寺社区居住的王秀珍、郉昌旺夫妇二十四小时被随身监视。

10、朝阳区警方、街道人员,分别委派无业人员跟踪水南庄地区张金芳和齐姐,还有红庙地区的几位大法弟子,她们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只因为修炼法轮功,在临近七一前行为受限并且被人监视,跟踪。

11、昌平区昌平六街社区赵少宽,六月三十日起被社区和保安人员二十四小时监控,外出时,这些人在后面跟着。

九、关押场所的迫害

监狱、各看守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被严密封锁,传出来的也只是一些片段。

1、许那等11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被绑架到东城区看守所,家人和他们失去联系,音讯皆无,心情十分焦急,四处寻找,在相当一段时间(约三十天)后,家属们没有收到任何通知及法律文书,只好请律师问明情况。整个绑架、关押过程不但违宪、违法操作,同时进行秘密审讯,强制洗脑,诱骗写悔过书、保证书等。

2、被非法关押在东城区看守所的许那、孟庆霞、邓静、郑艳美等,被要求打疫苗。开始说是自愿打疫苗,可是开始打疫苗后,竟变为强制性打疫苗。不打疫苗,将要把购买日常生活用品的购物卡收走。许那拒绝打疫苗。同时对她们进行洗脑迫害,看守所狱警找到每位法轮功学员谈话,要求写“悔过书”等,遭到许那等人的抵制和拒绝。

3、延庆区王朝英于二零零零年十月被非法关押到昌平看守所,她长期绝食反迫害,三次被送到公安医院。延庆区法院今年四月在看守所所谓网上开庭后,把她送到公安医院,公安医院看到她的情况也不留,延庆法院才通知家属接人。家属接到通知表示:人是好好地被带走,现在这样了,谁送走的谁去接回来。这样他们用120急救车把她送回家。原本一百一十多斤的人,回来瘦得不到七十斤。据医生说,体内还有严重症状。

十、失联

上半年关于法轮功学员失去联系的报导如下:

1、朝阳区垡头地区赵春英,于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失去联系,至报导时大约一个月。
2、朝阳区小关地区冯女士(融融)失联十天。
3、海淀区张福兰老人(76岁),大概在二零二一年四月中旬失联。
4、石景山区贾彦茹(60多岁),大概在二零二一年四月五日后失联。
5、法轮功学员贾小玲,约在五月上旬有警察开车去了她家,贾小玲下落不明。
6、家住西城区月坛附近的佳木斯法轮功学员李秀云失联。
7、朝阳区王玉红失踪。

上半年,大兴区采育镇综治办主任屈树国、副主任赵春民,与邪悟者李桂红、甄宝华办洗脑转化班迫害法轮功学员。他们下一步密谋再转化三名法轮功学员,已选好了目标,其中包括甄宝华的妻子。并扬言,不转化者将被强行送到更加邪恶的房山区法制教育培训中心进一步转化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