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矛盾中要修自己

更新: 2021年10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一日】在二零一六年去北京带孙子,在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四号那天,儿子和儿媳生气,儿媳要带着孩子回娘家,孙子那几天有点小毛病不想吃饭,我让儿媳把药拿上她不拿。从五楼我追到二楼一脚踩空,掉到了一楼,脚腕骨折了,还是情重害了我。当时把我痛的心在抖,疼痛难忍,真是一言难尽,只有求师父救我,从一楼爬到五楼,儿子问我有事吗,我说没事。

这是晚上八点多,到了晚上十点多,把我痛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丈夫也是修炼人,回老家了,屋里就我一个人。师父点我,突然一念:炼功。炼两个小时功,汗水、泪水湿透我全身,脚站都站不了,一点动不了,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怎么坚持下来的,没有师父的加持肯定不行,再次谢谢师父为弟子的承受。

明慧网是学员的交流平台,《明慧周刊》每期我必看,看着同修过心性关、病业关,对我平时的修炼起到很大的帮助。到了三个月脚趾痛,人们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一百天到了,我的腿单盘都不行,心想没养好吧,脚拐了,也天天做饭,一天三顿,一想我是修炼人,那不是常人想法吗?顺其自然吧。

一年多吧,我终于能双盘了。整个过程没动吃药的心,女儿买来云南白药说外用的,我也没用,我想外用也是药,没用也好了,因为我是修炼人,我有师父。那要常人可想而知,那年我六十二岁了,不是年轻人,也不是中年人。谢谢师父对弟子的慈悲保护。

我的关还没完,在二零一九年十月份,我被狗咬了,小狗不大,把我腿咬的很深,说来也怪,穿的两层裤子哪条也没坏,就是腿直流血,弟弟家狗平时我也喂它,那天它像红眼一样叫,肯定是我有什么问题,到现在我也不知为什么咬我。弟弟家里客人多,十多个人,谁也按不住伤口,血还在流,弟弟的小舅子叫我到医院打针,我说没事,心想我是炼功人,丈夫买来创可贴,贴一会不流血了,我把它撕了下来。妹妹知道了,叫去她那烤红光,说能烤两寸深,哥哥叫我到医院打针,我说不用,他说;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是神?我心里想,我就是神。到了夜里三点起来炼功,一会屋里真叫臭,我问丈夫:“这是什么味儿?”他说没有。炼完功一看伤口流出了像煤水一样的脓水,六~七天了还是那样,天天流着又黑又臭的脓水,皮肤那块上面还亮,腿还肿的很粗,走路还有点拐,见到人还要装作没事样,怕人说一些不利于大法的闲话。

狗咬的地方一直不能恢复,这回动念了,想着到医院把那咬伤的烂肉挖出来,好的快点,和同修切磋,同修说:“那你打针吗?”刚说完没有两分钟,同修送来了周刊,针对我的事,“有个学员头上长个大包,直流脓,同修该干嘛干嘛。”比起同修我这点算啥,二十多年了这回怎么动心了。正念来了,一切有师有法,该干嘛干嘛!天天流黑水,流完黑水又流淡红脓水,这样有三个多月,一粒药没吃好了。到现在十个月了,被咬的那块边上还有点紫还落个黑疤。

千言万语说不完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和承受,弟子会更精進,在矛盾中要修自己,多救人。在疫情期间,我们这里有游客,多贴真相,发放真相材料,用真相币,叫人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把护身符送给有缘人。

一点个人体会,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