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轮功 泉城恶报知多少

——山东省级和济南市1999~2019年恶报案例集

更新: 2021年10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十二年前,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出于它暴力统治的邪恶本性,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在完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诬蔑诽谤和对上亿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但是,善恶有报却是永恒的天理。我们看到,二十多年来,那些指挥、操控迫害、实施迫害者,不但害了人,而且自己和家人也随之遭到了恶报。这正是应验了一句古话:“害人者终害己”。

仅明慧网上报导出来的全国各种恶报实例已有两万多例,山东省也有两千二百多例了。

下面是我们目前所能收集到的在济南地区已经发生的恶报,106个真实案例,做了简单整理,呈现给世人。其实这是不完全的统计,愿这些真实的案例能使人警醒,从而敬畏天理,警钟长鸣!

目录
第一部份 总体概述(分类统计):
一、按恶报者的部门层级分类
二、按恶报的形式分类
三、按恶报者的迫害行为分类
第二部份 恶报案例:(106人)
一、迫害法轮功的操控者、指挥者恶报案例(28人)
1、山东省级的迫害操控者、指挥者恶报案例(15人)
2、济南市级及各区县的迫害操控者、指挥者恶报案例(13人)
二、迫害法轮功的实施者之一:诽谤法轮大法、毒化洗脑百姓招致恶报(14人)
三、迫害法轮功的实施者之二:公检法司监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招致恶报 (21人)
四、迫害法轮功的实施者之三:其他人盲从邪恶、助恶为虐招致恶报(43人)

第一部份 总体概述(分类统计)

一、按恶报者的部门层级分类:

表1 按照部门层级分类
政法委、六一零党政官员公、检、法(备注1)监狱、劳教所大学、厂矿、基层人数
省属66411431
市属14241728
区县56142247
合计1216201543106

(备注1:基层公检法司人员恶报很多,但是媒体对此基本不报导;又由于客观条件限制,我们能收集到的很少。如,2019--2000年打黑除恶中,已知济南市的一个区公安分局及所辖派出所就有15人因涉黑被免职,可暂时还没能收集到其具体信息。)

二、按恶报的形式分类

表2 按照恶报形式分类
死亡、自杀判刑、双规、审查免职、家庭破裂、海外起诉、通告车祸、癌症、疾病、殃及家人人数
省属7836327
市属5418220
区、县9625830
大学厂矿基层1959538
合计4018112818115(备注2)

(备注2:恶报者中,有9人遭恶报,同时又殃及家人)

3、按恶报者的迫害行为性质分类:

表3 按照迫害行为性质分类
指挥、操控者诬蔑宣传毒害世人公检法司实施迫害其他人助恶为虐人数
省属1525628
市属102517
区、县3211319
大学、厂矿、基层83442
合 计28142143106

第二部份 恶报案例:

一、迫害法轮功的操控者、指挥者恶报案例(28人)

1、山东省级的迫害操控者、指挥者恶报案例(15人)

山东省是追随江泽民邪恶集团最紧的,是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最严重地区之一。山东省绑架、判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数,历年都在全国排名前几位,二零一四年排在全国第一。二零一九年全国排名第二。据明慧网报道统计,山东地区有一万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济南市作为省会驻地,更是深受其害,相应的恶报也多。

据了解,山东省迫害部门,如省委、政法委、“610办公室”、公安厅,主要负责人相继遭恶报。

(1)王仁元,山东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癌症死亡。

作为省会城市的济南,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如此残酷,山东省委、政法委的指挥操控者、安排部署者负有直接罪责。

王仁元同时是山东省“维稳”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所谓“维稳工作”,在1999年之后主要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另外还有打压上访的民众。

王仁元于2012年因患癌症死亡。

(2)才利民,山东省政法委书记、省委常委,提前免职;

政法委是指挥、操纵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党务部门,具体推动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

才力民作为山东省政法委书记、省委常委,对于山东省内发生的众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被关押,都负有操控、部署的领导责任。

2017年9月报导,才利民被免职(未满60 岁)。

(3)张建华,山东省委政法委副书记,被立案审查。

张建华除担任省政法委副书记之外,还曾任烟台市委副书记。张建华任上述职务期间,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指挥者、操控者、责任人。

2001年11月15日晚12点左右,烟台市西炮台派出所恶警活活打死法轮功学员吴海友(50多岁);

2003年1月28日晚,烟台市芝罘区法轮功学员王凤芹,女,39岁,烟台市芝罘区珠玑村人,在烟台市的幸福十六村法院二楼洗脑班被折磨迫害致死。张建华难逃罪责。

2018年,张建华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立案审查、调查。

(4)惠从冰,山东省委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副主任 ,“投案自首”,接受纪委审查和监察调查。

惠从冰任山东省政法委专职委员、省委610办公室副主任。他积极执行中共迫害政策,在全省范围内采用跟踪、监控、拍照、录像、录音、收集个人信息(地址、电话、微信、QQ、采血、指纹)勒索钱财、抄家、绑架、判刑等迫害手段,给法轮功学员及家人带来深重的灾难和痛苦。

在他任职期间,山东省青岛市法轮功学员、退休上校军官公丕启,被非法判刑七年半,于2021年4月12日晚在山东省济南监狱被迫害致死,遗体头部有伤,耳朵有血流出,头部肿胀并且湿漉漉。

山东省委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副主任惠从冰涉嫌严重违法,“投案自首”,目前正接受山东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5)李玉妹,山东省副省长主管省公安、司法、610办公室,作恶多端,被“追查国际”通告,还殃及弟弟车祸身亡。

李玉妹,女,曾任临沂市市长、莱芜市委书记。在临沂任职期间,卖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和社会上的下岗(失业)的弱势群体,作为向上爬的资本。

2006 年1 月,心狠手辣的李玉妹终于踩着法轮功学员的鲜血升任山东省副省长,分管公安、司法、信访等工作,主管省610 办公室。在她的直接指挥下,山东省对法轮功的迫害全面升级。尤其是在江泽民2006年5 月前后流窜来山东活动期间,全省各级610 组织象被注入了兴奋剂一样,疯狂策划并参与了多起绑架事件,先后有大批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使山东省对法轮功的迫害再次趋于公开化。

李玉妹先后两次被“追查国际”通告。其罪行还殃及家人,其弟出车祸身亡。

(6)郭永其,山东省610负责人,恶行连累家人,独子惨死。

郭永其作为山东省610负责人,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指挥者、操控者。

至2019年,经法轮功网站明慧网上报导的全国各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数,山东省历年来一直排名前几位;被酷刑折磨死亡的人数,山东省416人,居全国第五位。郭永其是山东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魁祸首,双手沾满了法轮功学员及家人的血泪。

郭永其的恶行连累家人遭殃。其独子遭车祸惨死。

(7)董宗方,山东省610办公室头目,2004年11月29日,因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在西班牙被起诉。

(8--10)山东省公安厅厅长、副厅长

◆徐珠宝,山东省副省长、公安厅厅长,患胃癌;
◆秦黎,山东省公安厅分管610的副厅长,患肺癌。
◆万国忠,原山东省公安厅副厅长兼青岛市公安局局长,在“双规”期间自杀死亡。

公安机关是绑架、抄家、监控、跟踪、关押、拷打、虐待法轮功学员的执行机构、直接打手。各地公安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其实是在上级指挥、操纵下干的,公安厅高级领导负有不可推卸的组织、领导责任。

徐珠宝刚刚被提拔为副省长,就被查出胃癌,已做手术。

秦黎于2015年退休,当即被查出肺癌。

(11)杜世成,山东省委副书记、青岛市委书记,无期徒刑。

杜世成卖力迫害法轮功,对山东省、包括济南市和青岛市许多法轮功学员的被迫害都负有责任。

杜世成2008年2月,因巨额贪污受贿犯罪,被判处无期徒刑。

(12)季缃绮,山东省副省长。2019年3月19日被判刑14年。

据海外明慧网2008年4月报导,济南法轮功学员李建强遭到非法抓捕迫害,时任山东省商业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的季缃绮是相关责任人。

(13--14)山东省监狱管理局局长、副政委

◆牛庆芳,山东省监狱管理局副政委,患乳腺癌、高位截瘫;
◆王玉章,山东省监狱管理局局长,被“双规”。

山东省监狱在迫害法轮功中,手段极其残忍。监区狱警指使犯人使用暴力和酷刑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公开讲:不“转化”,打死白打死,打死也是正常死亡。从一九九九年至今,山东监狱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现在已知的有钱栋才、王新博、吕震等有十多名(实际数量现在无法得知)。

蒙阴县法轮功学员吕震2009年6月20日晚,被酷刑摧残致死,其情景惨不忍睹,令人发指。吕震死时年仅33岁。

被迫害致残、致疯的更是难以计数。潍坊农村才女柳志梅,以“山东省第一”的成绩被保送到清华大学,被赞誉为“山窝里飞出来的金凤凰”,在山东省女子监狱遭到反复残酷迫害,包括打毒针、注射破坏神经的药物和不明药物,被迫害致疯。

牛庆芳作为山东省监狱管理局的副政委,王玉章作为局长,是上述残酷迫害的领导者、操控者。

法轮功学员通过各种渠道(例如写信、电话)等劝告牛庆芳。她不听善言劝告,已遭恶报,患了乳腺癌。但是她仍不悔改,2006年5月底6月初又遭恶报。其车在经十路下高架桥时,为躲前方驶来的车辆,发生车祸,车体在失去平衡的情况下连翻几个跟头,司机安然无恙,但牛庆芳已高位截瘫。

王玉章还同时操纵整个监狱系统,对不放弃修炼的警察、职工及家属进行系统疯狂的迫害。许多警察、职工、家属因不放弃对大法的信仰被强制洗脑、开除公职、反复抄家、甚至劳教判刑。

王玉章2006年退居二线、任职省人大期间,被查出有重大经济问题,已被“双规”。

(15)李勇,山东省高级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被纪委监委审查调查。

李勇在山东省高级法院任职长达12年之久,中间于2012年2月,在山东高院副院长任上,调任山东省济南市中级法院任院长四年,后又调回省高院。

李勇长期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积极推动迫害政策,操控下辖法院诬判、枉判法轮功学员,指挥高院、中院对上诉的法轮功案件一律驳回、维持原判,或不予理会,把大批法轮功学员投入监狱、致死、致残、致疯。其罪之大,罄竹难书。

2019年10月21日,山东省高级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李勇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山东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济南市级及各区县的迫害操控者、指挥者恶报案例(13人)

济南市作为省会城市,一直紧紧追随山东省政法委、六一零的操控指挥,肆无忌惮的指挥公检法司人员迫害本市法轮功学员,制造了许多惨无人道的伤害案件,也把迫害者一个个推到了法律制裁和天理报应的死亡线。

(16)杨鲁豫,济南市市长,入狱。

杨鲁豫,原济南市长、济南市委副书记,他与王敏一起推行江泽民犯罪集团的邪恶迫害政策,对济南法轮功学员持续实施残酷迫害。

2017年5月5日,杨鲁豫以贪赃超过2300万元罪判刑14年。

(17)董海涛,济南市610头子,患肺癌。

董海涛,男,1955年4月生,山东省长清县归德镇薛庄村人。2003年以后,董海涛调到济南市610任头目。2007年至2015年,任济南市委副秘书长、市维稳办主任、市信访局局长。

董海涛多年来积极参与、操控济南各区县疯狂绑架、关押、劳教、判刑迫害法轮功学员。还到处招摇撞骗,将社区民众和中小学生作为主要的毒害和欺骗对象,利用现场会、展板、公开信、强制签名等活动,将邪党对真善忍大法的仇恨和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散布到社会的方方面面,造成了许多恶劣后果。

董海涛大约于2015年遭恶报患肺癌,动手术割去一叶肺,现在只有一叶肺,在重病中承受痛苦的折磨与死亡,偿还他害了无数好人的罪业,因此捞取的金钱名利也一场空。

董海涛家住济南市园林局宿舍。有时也去长清区政府大楼西侧的区政府宿舍(8号楼最西单元201)住。

(18)冯建军,济南市公安局六处处长,入狱。

冯建军是济南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马前卒,负责通讯监控法轮功学员。

冯建军在2005年5月因贪污被判刑10年。

(19)董建村,济南市政府信访办,被列车撞死。

董建村,男,邹平县人, 1994年8月由部队转业到济南市信访办(即济南市公安局四处),担任济南市公安局文化保卫支队调研员、一级警督。1999年以后,董建村积极跟随江氏及中共迫害法轮功,为610提供上访法轮功学员的线索、名单,策划抓捕,助纣为虐,极尽能事,并因此受邪党奖赏。

2005年9月28日深夜,董建村在为江泽民到山东济南的专列执行警卫任务时,被江的专列撞的脑浆迸裂、眼球和牙齿撞飞,身首异处,死像惨烈恐怖,成为江泽民的殉葬品。

(20)赵新,济南市公安局副局长,猝死。

赵新,男,1666年2月生,历任济钢派出所警察、副所长,华山、孙村派出所副所长,党家派出所所长。2011年任市中区分局局长。2017年7月任济南市公安局指挥部主任,2019年4月任公安局副局长。

赵新在职期间,曾野蛮绑架迫害刘如平、张承兰夫妇,迫害彭桂香、战玉彩等法轮功学员,将她们非法判刑迫害。在赵新指挥下,市中区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

赵新突发疾病,于2019年9月11日死亡,终年53岁。

(21)王超,平阴县公安局副局长,猝死。

王超任平阴县公安局副局长期间主管迫害法轮功,2010年致使平阴多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在家被非法搜查抄家、抓捕。 后退居二线。

王超原本体格健壮。于2014年5月份,喝酒后独自在家,突发心肌梗死。

(22)孙瑞祥,长清区邪党书记,被双规。

孙瑞祥在迫害法轮功上罪恶累累:(1)指令长清区610,非法转化绑架、洗脑、劳教多名法轮功学员。(2)操控、指令长清区610、人事部门及法轮功学员工作单位,非法扣发、降低法轮功学员工资待遇。

2009年5月初,孙瑞祥因“贪污受贿”被双规。

(23)江林,长清区副书记、章丘区邪党书记,入狱。

江林在2002年至2007年期间担任长清区副书记。该期间长清发生诸多法轮功学员遭严重迫害的案例,其中包括江林的原单位同事——刘如平、张承兰夫妇。

江林在2008年至2017年1月到章丘区任市委书记,期间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数量很多。

2017年12月21日,江林落马为囚。

(24)孟谦,长清区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主任,独子自杀。

大约2008年至2012年间,孟谦任长清区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公室主任。期间,孟谦死心塌地紧跟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亲自带领警察跟踪法轮功学员,不断绑架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劳教所、监狱;对绑架的学员降职降资、开除公职等等。

孟谦的恶行累及家人。2017年2月20日晚饭后,孟谦的独子(任长清区烟草专卖局办公室主任,30多岁)自己开车到位于长清区大学城的园博园内水库自杀。上演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人间悲剧。

孟谦老家是长清区归德镇翟庄村,现住长清区长兴小区8号楼1单元302室。

(25--26)天桥区公安局局长,历城区检察院工作人员

伊世金,天桥区公安局局长,判刑12年、罚款80万元;
伊世金的儿子,在历城区检察院工作,被牵连免职。

伊世金,男,1962年4月生。2001年8月任鲍山分局局长;2007年4月任槐荫区分局党委书记、局长; 2017年7月任天桥区分局局长。

伊世金在鲍山分局(原济钢公安处改制)任局长时,对法轮功学员刘红祥的多次被绑架、迫害致死,对王长海被迫害致死,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另外,对王金萍、秦显基、谢爱英、范奎芳、刘嗣堂、李洪英等的绑架、直至判刑迫害,负有直接罪责。

伊世金在槐荫区公安分局时,曾报复、骚扰、绑架迫害三十多位按法律程序起诉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

伊世金,在2019年8月判刑12年、罚款80万元。他的儿子在历城区检察院工作,也被牵连免职。

伊世金曾经号称济南警界的“元老”,历任济钢鲍山、槐荫、天桥多个区分局局长,仰仗着从山东高升至中央的多位省市大员的势力,曾经在济南呼风唤雨不可一世。但是他在任时不折不扣地执行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邪恶政策,背负着迫害佛弟子的血债而遭到恶报!

(27--28)历城区政法委副书记、610头子

◆张书年,历城区政法委分管副书记,患重病。
◆王思军,历城区政法委610头子,患重病。

历城区在1999年后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在19992001连续三个年度被评为济南市迫害法轮功的标兵单位。

历城区在2000年至2002年主办会仙山洗脑班、郭店洗脑班,是济南市迫害法轮功最恶劣的典型。数百、上千的法轮功学员被一批批强行送去实施关押和暴力“转化”。

给历城区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及家人造成了经济上和人身上的巨大伤痛。有的法轮功学员,因拒不“转化”,遭到无端的毒打和虐待;还强迫学员家属缴纳每人10000元,少一分钱也不让回家。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勒索到所交的处罚费,几乎都是一元一角的凑成的。有些法轮功学员就是从这里被送往淄博王村、济南刘长山、济南浆水泉等劳教所、被关进精神病院、洗脑班进一步迫害。

张书年对上述迫害负有主要领导、组织责任,且具体参与了实施暴力洗脑迫害。张书年2010年后患上严重心脏病,40多岁就无法工作了。

王思军也是历城区所举办的会仙山洗脑班、郭店洗脑班的主要负责人。2005年冬天,王思军突患脑血栓,险些丧命,正当年富力强的时候就已经无法上班。

二、迫害法轮功的实施者之一:诽谤法轮大法、毒化洗脑百姓招致恶报(14人)

(1)蔡秋芳,山东省副省长,主管文教,毒害中小学师生,患肝癌49岁死亡。

蔡秋芳追随江氏集团,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2001年2月,蔡秋芳一跃升为副省长,负责文教管理。在蔡秋芳主管文教的四年中,在山东省中小学发动了污蔑法轮功的集体签名、强迫中小学师生搞演讲、办黑板报、写作文等活动诬蔑法轮功,毒害了大量中小学教师和少年儿童学生。

蔡秋芳在2004年患肝癌。但蔡不知这是毁谤佛法的报应,继续行恶,于2005年9月17日死亡,时年49岁。

(2)王英,山东广播电视台副总编辑(副厅级),被审查

2017年5月4日,山东广播电视台党委委员、副总编辑(副厅级)王英接受审查。

王英,1957年11月生,山东安丘人,任山东有线电视台副台长、山东有线电视中心副主任兼综艺频道总监等职;2006年4月任山东有线电视中心主任;2011年8月任山东广播电视台党委委员、副总编辑(副厅级)。

山东广播电视台播出的污蔑法轮功、毒害欺骗民众的内容,作为山东广播电视台的副总编辑,王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3)江雪海,济南军区船运大队保卫股长,癌症死亡。

江雪海协助江氏邪恶集团非法关押迫害部队的法轮功学员,侵犯人身自由,对坚定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烧毁大法书籍及音像带。对神佛犯下了滔天罪行!

江雪海于2004年得癌症死亡,年仅40岁左右。

(4)亓(qí)法舜,山东大学口腔医学院党委书记,患肝癌死亡。

亓法舜配合610,迫害本单位修炼群众,用恶毒语言攻击大法和大法师父,被山东大学评为2001年度镇压法轮功所谓的“先进个人”。

2002年,亓法舜患肝癌死亡。

(5)王敏,济南市委书记,被判刑12年。

王敏,前中共山东省委常委、曾任山东省“维稳”工作领导小组成员,省委宣传部部长,济南市委书记。

王敏任职期间,卖力追随江泽民犯罪集团迫害信佛向善的好人,利用电视台、报纸等媒体大肆诬蔑抹黑法轮功,毒害世人,煽动民众仇恨法轮功,致使山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统计数字一直位列全国首位。王敏任济南市委书记期间是济南市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罪恶累累。终因作恶到头报应上身。

王敏于2015年因贪腐名义入罪。2016年9月,以贪赃超过1800万元罪判刑12年,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万。

(6)李方明,济南市司法局政治部主任,妻亡,本人猝死。

李方明紧紧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凡是有干部被提拔任用的,他就强迫被提拔者在表格里必须填写诽谤法轮功的话。

他的恶行累及到他妻子死亡,李方明还不知悔改。

李方明本人于2017年4月,突然猝死在办公室里。

(7)孙远航,济南市市中区610办公室主任,猝死。

孙远航,男,50多岁,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610办公室主任。孙远航攻击大法,毒害世人,遭恶报,暴死在去医院的路途中。孙远航生前不仅积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还发起“拒绝×教”活动(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到市中区的社区及各个学校向师生发放邪恶的宣传彩页和宣传读本,污蔑法轮功,并唆使逼迫学生教师签名,毒害无知学生与不明真相教师。

约在2016年7、8月份一天,孙远航要去参加一个会议时,感到身体不舒服,同事要陪他去医院看病,他说自己开车去,结果猝死在去医院的半路上。

(8-9)济南历城区教育局书记和局长

◆任关东,济南历城区教育局书记,猝死;
◆李国勋,济南历城区教育局局长,入狱。

任关东经常在教育系统会议上宣讲诬蔑法轮功,卖力迫害区教育系统内的法轮功学员,逼迫她们停职、写检查、甚至开除。

约2004年至2005年间,任关东上班时,在办公室心脏病突发猝死。

李国勋经常在区教育系统校长会议上污蔑法轮功。

李国勋在2005年因贪腐判刑3年。

(10--11)章丘市埠村煤矿矿长和书记

◆郑尔和,章丘市埠村煤矿书记,癌症死亡;
◆孙德继,章丘市埠村煤矿矿长,车祸身亡。

2002年,孙德继、郑尔和分别当上了章丘市埠村煤矿的矿长、书记。他们二人积极在会议上污蔑法轮功,迫害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还多次让煤矿中学、小学的学生写揭批法轮功的作文,使众多无辜的不明真相的中小学生受蒙蔽,对大法犯罪。

2005年,煤矿邪党书记郑尔和遭恶报得癌症,在花费巨资后于九月份死亡。

2006年10月,矿长孙德继在回煤矿的途中遇车祸身亡。

(12)郭子敬,原济南第二毛纺厂党委书记(退休),车祸死。

郭子敬退休后在某厂烧锅炉。1999年7月20日后,曾焚烧大量的法轮功书籍、音像磁带等,还上电视诬蔑法轮大法,造成极坏的社会影响。

2006年7月20日早晨七点多,郭子敬上街买早点,被迎面而来的一辆越野车撞飞,又弹回来把越野车的前挡风玻璃撞得粉碎。郭的肠子流出来、断了。经医院抢救一周,在极度痛苦中死亡。

(13)刘X亮(刘某亮),济南历城区七里堡南北社区文化活动服务中心主任,其妻、其父都患抑郁症。

刘X亮为捞取升迁资本,积极迫害法轮功。他于2018年在社区服务中心大楼墙壁上挂邪恶的展板,恶毒诬蔑法轮功师父,经法轮功学员写信劝说及多次撕去,制止其行恶。

其妻子先患上了忧郁症。随后,老父亲在老家农村,竟然也患上了忧郁症。刘X亮还不醒悟。现在服务中心主任已换人,他被调去干别的工作。

(14)李宗山,济南历城区西营镇李家庄村村长,癌症死。

李宗山的长子是退伍军人,叫李永贵。李永贵外出打工时,在淄博市临淄西门银行附近,见有一妇女摆书摊,其中有《转法轮》,就买了一本。那妇女还送给他两本真相资料,其中一本是《藏字石》。李永贵带回家,看了三遍,被其父李宗山发现。李宗山将其全部烧掉。

烧了大法书后,李宗山胃下部拳头大的“寒块”(医生叫“寒块”,多年不痛)开始剧痛,用擀面杖顶紧,痛稍微轻一点。很快转成肝癌,花了五、六万元。不到两个月,李宗山就死了,时年63岁。

三、迫害法轮功的实施者之二:公检法司监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招致恶报 (21人)

(1—3)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三名恶警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恶警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对学员极尽身心摧残,已有多人被迫害致死(包括出所后不久死亡的),多人被迫害成精神病。

天日昭昭,善恶必报。

◆王奎彩,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恶警,患尿毒症;
◆许华,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恶警,长一种奇怪的皮肤病,皮肤一见阳光就起一块块的烂斑;
◆杨恩卫,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恶警,长年腿疼、胳膊疼,即使夏天也要穿秋衣秋裤,晚上到下半夜吃上几片安眠药才能睡几小时。

(4)战化成,山东省监狱教育科长、副监狱长,殃及家人。

山东省监狱迫害死多名法轮功学员,利用各种残忍手段折磨、摧残法轮功学员,都与作为教育科长、副监狱长的战化成有直接、间接关系。

他的女儿战莹(音)在招商银行工作,2014年元月份生下一怪胎。战化成怕别人说是自己遭报应,一直捂着这件事。

(5)齐定军,山东省监狱610头目,遭恶报被双规,等待法律制裁。

山东省济南市山东省监狱,自2002年以来,非法关押了很多被冤判的法轮功学员,山东省监狱以“转化”法轮功学员为目的,紧紧追随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弟子。

狱警齐定军,是监狱科级警察,自2002年至2016年,成为山东省监狱610办公室的头目。任职期间,齐定军指使狱警残酷打压各地送往监狱的法轮功学员。狱警利用重刑犯人得到“减刑分”作为奖励,用残忍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2008年,包夹犯人把蒙阴县的一名不配合“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打死了。进入山东监狱的法轮功学员都经受过及残忍又下流的暴力手段,只要不 “转化”就受残酷的折磨,齐定军就是祸首。

2016年,齐定军被以包庇监狱犯人使用手机诈骗罪,被“双规”落马,等待法律制裁这是他迫害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的报应。

(6--7)济南市劳教所政委和副大队长

◆郭祥民,济南市劳教所政委,猝死;
◆王玉新,济南市劳教所第二大队副大队长,全身瘫痪。

郭祥民、王玉新都是极其恶毒、道德败坏之徒。“发明”了很多残忍的体罚办法。教唆犯人殴打、折磨其他法轮功学员,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还经常向服刑人员索贿,目的达不到,就予以打骂。因手段残暴,多次被服刑人员控告。

郭祥民、王玉新是迫害死年轻的济南法轮功学员刘健、李武堂的直接指挥者、操纵者、罪魁祸首。

法轮功学员刘健被劫持到济南市刘长山劳教所,始终被单独关押在阴暗潮湿的小号里,上厕所、洗漱都被跟踪、监视。曾遭到殴打、把大便抹在他身上、长期被铐在“龙床”(手脚被固定、铐在铁床上)等折磨。狱警用力拧他胳膊,打断一根肋骨。为争取自由炼功权利,刘健绝食抗议,却长期遭到残酷灌食。他受尽了难以想象的精神和肉体摧残。随后,在该所刘所长、郭祥民的参与秘密布置下,由二大队长王玉新亲自安排, 2001年12月28日上午10点左右,在刘健上厕所的时候,有人将刘健从三楼厕所窗户推下摔死,年仅30岁。(当时劳教所正在换窗户,厕所的铁窗卸下还没安装)

刘健被迫害致死后,当时被同时关押在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李武堂挺身而出向检察院及省、市劳教局揭露劳教所罪行,并绝食绝水抗议迫害。刘长山劳教所对李武堂实行野蛮灌食折磨。李武堂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出现肺结核症状,生命垂危,后一直未能康复,于2004年9月含冤去世,年仅36岁。

王玉新于2004年突发怪病,全身瘫痪,不能自理,生不如死。

2006年12月底,郭祥民在同警察就餐时,众目睽睽下倒地死亡。

(8--9)济南女子劳教所两恶警

◆曹冬燕,济南女子劳教所恶警,患重病、破家;
◆许瑞菊,济南女子劳教所恶警,常年多病、殃及家人。

曹冬燕因为卖力迫害法轮功学员而受到劳教所的提拔重用。法轮功学员彭桂香被折磨的出现心脏缺血、血压不稳、便秘等症状。曹冬燕歇斯底里:“你想通过绝食出去,没门,死也不放人。”

曹冬燕丧失人性迫害信佛向善的好人,造下大业,患重病、住院动了手术。因性格乖戾被丈夫抛弃。

许瑞菊则经常充当迫害善良人的打手,得到劳教所重用。许瑞菊常年病恹恹的。她的儿子,在她迫害法轮功最起劲的时候摔断了腿。

(10--12)济南历下区公安局610和国保大队人员

◆李东方,济南历下区公安局原610头子,入狱,殃及家人;
◆孙辉,济南历下区公安局刑警队副队长、610人员,恶行殃及家人;
◆徐栋,济南历下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猝死。

原历下区公安分局610刑警大队,是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其头目李东方和副手孙辉,相互配合,多年来以迫害法轮功学员、勒索家属钱财作为其升官发财的手段,罪恶累累。

李东方曾经是公安内部一名普通司机,在1996年用10万元买到了派出所所长的职位。中共江泽民集团1999年7月迫害法轮大法后,李东方把这当作了升官发财的“捷径”,对辖区内法轮功修炼者实施野蛮迫害,被上级610选为得力的打手,于2003年提拔为历下区公安“610”头目。从此李东方更加有恃无恐。在历下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李东方是主谋、罪魁祸首,也经常是亲自上阵的直接打手。

作恶到头终有报,约2016年,李东方因受贿罪下大狱。妻子患严重肾病无法医治。

孙辉对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曾经一拳把一名女法轮功学员的脸打得严重变形,颜色黑紫,肿起老高。他甘心充当李东方的打手,而任由李当面唱“白脸”、假扮“好人”,来迷惑炼功人。面对真相资料和法轮功学员善意的忠告,孙辉不但不以为然,还多次叫嚣:“什么天灾人祸,什么报应?我这不是好好的?”

孙辉一定有天惩的恶报在等着他。他已经累及母亲,患严重糖尿病,眼已瞎了。

徐栋任历下区国保大队长期间,和李东方相互勾结,十分张狂的绑架、抄家、勒索钱财,给法轮功学员及家人制造了巨大的悲痛与苦难。

徐栋于2017年1月3日突发心脏病死亡。

(13)张会生,济南历下区科院路派出所所长,患癌症死亡。

张会生对法轮功学员极尽侮辱、谩骂,大量勒索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的钱财,曾强迫被绑架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每人交5000元钱“洗脑费”。然后带领恶警们吸好烟、喝好酒,每餐高级饭菜全部挥霍,用的都是从法轮功学员那儿勒索的钱。恶警张会生洋洋得意的说:“羊毛出在狗身上,我们吃好喝好,钱用完了再让她们交,个人交不上的由单位代交”。他曾经流氓之极的专门用电棍电击女法轮功学员身体私处;还曾用电棍电击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心脏十几分钟至其昏迷;扬言“打死你白死算畏罪自杀,拖出去埋到树下”。

张会生无视天理,凶狠猖狂,于2004年、年仅40多岁就得了绝症直肠癌,手术后,奄奄一息,等待死亡。

(14)刘瑞山,章丘市龙山镇派出所所长,忧郁症自杀。

1999年江氏集团发动迫害法轮功后,刘瑞山积极配合,手段残忍。章丘市龙山镇芽庄村有两名女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派出所后,刘瑞山用橡胶皮管,里面装上沙子,然后狠力抽打她们。他还用炉钩打,用笤帚把打、直到笤帚把打烂。

刘瑞山后来得了忧郁症,于2005年开枪自杀身亡。

(15)景慎阳,章丘市普集派出所所长,食道癌死亡。

景慎阳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2002年非法抓捕两名法轮功学员,把她们关在铁笼子里,后又送济南洗脑班进行迫害。

2006年夏天,景慎阳患食道癌死亡。

(16)张文远,济南历城区公安局610头目,遭到国际制裁、殃及家人,本人患肺结核。

张文远因为残酷迫害法轮功在国际上了恶人榜,致使其女儿2006年8月出国办手续时,不能获得所去国家的签证。

法轮功学员王风强,原山东省第一监狱科级干部,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迫害失去公职,遭到绑架、劳教、关洗脑班,期间染上严重的肺结核住院。恰逢此时张文远因迫害法轮功学员导致其女儿出国上学办理签证被拒。张文远气急败坏,不思悔改,找法轮功学员撒气。他冲进王风强的病房,朝王凤强的嘴巴狠狠的三拳,把嘴巴打破,致使眼镜摔碎。张文远还抓起凳子,因为病房里有众多病人和家属,没敢再打。王风强表示抗议,绝食绝水反对这种无理迫害。张文远嚣张的说:“别看你现在绝食,等你绝食至全身无力时,看怎么收拾你!”

第二天,张文远自己就被查出患了肺结核,也住院了。真的是现世报应啊。

(17)于宝海,章丘市拘留所警察,脑出血死亡。

于宝海充当中共打手,粗暴对待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对其讲真相,仍不改恶习。

后来他妻子离他而去。他得了肝炎,离岗在家。2011年10月20日突发脑出血死亡,时年40岁。

(18)张树来,章丘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猝死。

张树来在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之前、之后,都积极跟踪、调查法轮功学员,卖力的搜集所谓“法轮功情报”。

2006年11月张树来心脏病发作,刚到医院就死了。

(19)徐光,济钢派出所警察,祸及家人骨肉。

徐光积极参与迫害济钢几十位法轮功学员。

徐光的父亲已得癌症死亡。其姐一家三口车祸,一人重伤、二人死亡。

(20)王勇,济南大观园派出所所长,猝死。

王勇生前多次迫害法轮功学员。

2003年6月5日,王勇得脑溢血症暴死,时年38岁。

(21)亓峰,济南天桥区公安分局工人新村南村派出所片警, 本人及其父先后查出癌症。

2015年3月21日,亓峰积极配合、带领桓台恶警,到辖区法轮功学员张奎福家,绑架张奎福(曾去桓台老家发过法轮功真相资料),抄家并劫掠了大量私人财物。2015年11月14日,张奎福被桓台法院非法判刑7年。

2016年下半年,亓峰查出身患癌症,病的很厉害,刚40多岁已不能上班。随后他爹于2017年也查出身患癌症。

四。 迫害法轮功的实施者之三:其他人盲从邪恶、助恶为虐招致恶报(43人)

(1)赵建华,山东省老干部活动中心主任(副厅级),猝死。

赵建华长期以来积极追随江泽民犯罪集团卖力诬蔑、迫害法轮功学员,终遭恶报。

2015年10月31日,赵建华酒后回家开楼梯门时,突然倒地死亡,时年五十九岁。

(2)苗仲华,山东农业大学原党委书记,被判刑十二年。

苗仲华,男,1963年2月生,日照市岚山区后村镇沙沟村人。先后担任德州市委常委、秘书长、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山东省林业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正厅级),2008年6月任山东农业大学党委书记(正厅级)。

苗仲华紧跟江泽民邪恶迫害政策,在本单位诬蔑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2010年1月,将农大附属学校坚持修炼法轮功的一位女教师开除公职。

2011年9月8日,苗仲华因利用职权为他人牟取私利120余万被审查,2013年5月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

(3--6)山东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四名服刑犯人

◆廖显惠,山东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服刑犯人,肝癌;
◆初秀平,山东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服刑犯人,乳腺癌晚期;
◆于爱荣,山东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服刑犯人,多病;
◆汤炜炜,山东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服刑犯人,严重皮肤病。

中共警察经常利用真正犯罪的犯人(被关押人员)来迫害、折磨无罪的法轮功学员。山东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是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恶警徐玉美就经常采取这种利用犯人的手法,每天侮辱、折磨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经常被徐玉美利用的是:重庆的一名贩毒犯,廖显惠;平度的一名制造炸药的刑事犯,初秀平;烟台的俩诈骗犯,汤炜炜、于爱荣;威海的一名贪污腐败分子,丛萍;菏泽的一名副县长犯人,李颖;等等。善恶有报是天理,这些服刑人员没想到她们的自私和残忍成了徐玉美邀功请赏的牺牲品。

廖显惠来到监狱时很健康,近三年多的时间被查出有严重的肝病,经常痛得在床上打滚、嗷嗷大叫。

初秀平在2016年被查出乳腺癌晚期,当她得知自己得了癌症时,后悔地说:“我这些年把精力都用在了转化这些法轮功的人身上,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监狱里怕担责任,偷偷叫她取保回家了。

于爱荣浑身是病,一天三时吃药。

汤炜炜得了严重的皮肤病。

(7)刘秀占,山东大学610副头目,患骨癌死亡。

刘秀占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她对该校修炼法轮功的师生,逐个找其所谓的谈话,逼迫写“保证书”,不写者直接交派出所迫害,致使该校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关进洗脑班、看守所、劳动教养所。

其中,郑颖女士曾遭到数十次的非法关押和绑架、劳教、强行送洗脑班迫害,被多次无故抄家。反复的骚扰、迫害,给郑颖与家人制造了巨大的精神恐惧压力。在年复一年的压力痛苦中,郑颖身体出现异常,生命面临危险。

对所有这些,刘秀占都难逃罪责。2006年末,刘被医院确诊患骨癌。 2008年10月16日因骨癌死亡,终年58岁。

(8)段某,济南市市中区乐源办事处科技政区居委会主任,祸及家人。

该社区即原铁路南郊。段某原是临时工,自1999年7月20日后,卖力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不分昼夜地监视,挑动不明真相的人围攻迫害法轮功学员,目的是借此机会往上爬。结果爬上了正式居委会主任职位。

至2004年,段某的公爹、段某的丈夫(姓孟,40多岁)先后得了偏瘫、脑血栓,半身不遂。可惜段某还不悟。

(9)郭静,济南市历下区建新街街道办事处党委书记,入狱。

郭静在1999年7月20日后亲自带人多次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充当迫害法轮功的打手。

郭静在2015年以受贿罪(受贿60多万)被判刑15年。

(10)赵辉,济南市历下区东关街道办副书记,疾病,殃及家人。

赵辉,女,在1999年7月20日以后主管迫害法轮功,特别是2000年10月后达到疯狂的程度,和公安联手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拘留所和劳教所进行折磨。

不久,赵辉的老伴摔断了腿。她自己也得了青光眼。

(11)李长顺,济钢总经理,天大的罪业招致企业破败、个人身败名裂。

济钢原是一个有二万多人的大企业,李长顺是该厂总经理。在李长顺主导下,济钢把迫害法轮功学员当作了重中之重的大事,造下了天大的罪业。

李长顺布置安排宣传工具造势,对法轮大法进行诬蔑宣传;把善良的修炼者丑化为无知、愚昧,使其孤立于社会,使民众不听、也不敢听法轮功学员讲真相。

济钢安排几班人马夜间巡查,阻挠法轮功学员张贴传单、标语,每人每晚发放值班费100元(济钢因此一年需支付几十万元)。济钢还和王舍人镇联合下发通知,叫嚣“不使社会面上出现一张”法轮功真相资料。

李长顺扬言,不让济钢留下一个法轮功弟子。济钢用金钱诱惑见钱眼开的小人举报、跟踪法轮功学员。积极配合历城区610一起,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长期施压,不转化就长期不准正常上班。将本单位几十名法轮功学员送入洗脑班、劳教所、监狱。

济钢不遗余力地配合中共迫害善良的职工,把大量资源投入迫害,把企业经营建设放在了后面。李长顺的倒行逆施终于葬送了济钢集团的命运,也把济钢两万员工的命运推到了动荡不安中。

李长顺自己也因此而被免职,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12--16)济南鲁丰纸业有限公司经理、副经理、书记、保卫处长

◆邹宗地,济南鲁丰纸业有限公司经理,猝死;
◆王臣岱,济南鲁丰纸业有限公司副经理,猝死;
◆张永善,济南鲁丰纸业有限公司邪党书记,猝死;
◆陈桂芳,在张永善之后继任济南鲁丰纸业有限公司邪党书记,猝死;
◆鲁跃林,济南鲁丰纸业有限公司保卫处处长,猝死。

这五人都被江泽民集团的对法轮功的污蔑宣传和镇压政策所蒙骗,盲目仇恨法轮大法创始人和仇恨大法,积极协助历城区610恶人绑架、监视本单位法轮功学员。

这五人,在近几年陆续恶病暴毙,而且都正值青壮年。

(17--21)济南市黄台发电厂保卫科科长、副科长、工作人员,退休办主任

◆马建刚,济南市黄台发电厂保卫科科长,患重病、切除一个肾;
◆姜葆威,济南市黄台发电厂保卫科副科长,家庭破裂;
◆徐勇,济南市黄台发电厂保卫科工作人员,家庭破裂;
◆陈虎,济南市黄台发电厂保卫科工作人员,家庭破裂;
◆许尚义,济南市黄台发电厂退休办主任,殃及妻子癌症死亡。

1999年以后,该厂保卫科与派出所恶警相互勾结,将依法向政府上访、依法讲述法轮功真相的本厂法轮功学员辛延海夫妇、刘传祥、刘继玲、胡庭浩等多人送劳教所、洗脑班,并扣发所有工资奖金(每月只发100多元的生活费),或者予以罚款。因此而给这些学员造成的经济损失总计达到50多万元,给他们和家庭造成的精神损害和其它损害更是无法用数字表述。其中,法轮功学员刘传祥的母亲因承受不住儿子接二连三被抓的打击,精神崩溃而亡。

保卫科还和退休办主任许尚义相互勾结,把已经退休的法轮功学员刘传孝从家中骗到会仙山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2001年初,马建刚就患重病,被切除了一个肾。姜葆威、徐勇、陈虎先后家庭破裂、离婚。2001年,许尚义的妻子患肠癌死亡。

(22--25)济南新型建材厂保卫科长,员工,退休员工

◆杜新年,济南新型建材厂保卫科长,破家;
◆张立业,济南新型建材厂员工,80老母亲跳楼身亡;
◆朱庆昌,济南新型建材厂退休员工,患癌症、
◆孙坤林,济南新型建材厂退休员工,脑血栓。

济南新型建材厂(后归山东水泥厂)是济南市一家老企业。大约2000年初,派出所打电话给保卫科长杜新年:全厂有多少炼法轮功的? 科长说:不知道。工人张立业自以为消息灵通,主动说:咱厂宿舍里有谁谁,科长就报给了派出所。后来这些法轮功学员一直被派出所监控、骚扰。

该厂也指派退休人员监视,据传说还发给监视费用,大概每月50元钱,另加一桶花生油。

保卫科长杜新年家庭不幸,离婚两次。而“消息灵通”的张立业,其80岁的母亲在2010年从厕所窗户跳楼死亡。

负责监视法轮功学员的退休老头朱庆昌,2008年得癌症死了;又换了另一个叫孙坤林的,2012年前后得脑血栓,行走困难。

(26)高玉安,章丘市绣江服务公司副经理,车祸成植物人。

高玉安,50多岁。其单位有一位法轮功修炼者,高玉安主动担当起了监视、迫害该法轮功学员的任务。

高执行该任务非常积极,不但跟踪、控制、监督法轮功学员,同时暗地威胁本单位职工不要听法轮功学员说的话,不看真相资料,否则将开除公职。在高的威胁下,致使本单位职工没有人敢单独跟法轮功学员讲话,就象文革时对待“地富反坏右”那样。

法轮功学员对高玉安好言相劝,讲善恶有报的天理,但是高不相信。2006年12月的一天早上,高玉安骑摩托车送小孙子上学,在路上,突然一辆轿车直冲他而来,把他撞得七窍流血惨不忍睹。肇事司机跑了,高玉安成为植物人。

(27)李中伟,济南卡西欧浪潮通信电子公司总经理,淹死。

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李中伟为了免受牵连,开除了该公司内所有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并收回了他们分的房子、没收了住房福利基金。

李中伟于2004年,在烟台海边游泳时被淹死。

(28)陈爱国,章丘市埠村煤矿副书记,撤职,患多种疾病。

2001年3月,陈爱国伙同本单位保卫科长王德同,把本矿两位法轮功学员骗到明水转化班,迫害一个月。

2002年7月,陈爱国被撤销副书记职务,后得了多种疾病,行走不便。

(29--30)济南市历城区610所开办的“会仙山洗脑班”两名工作人员

在2000年到2002年期间,济南市历城区610为了积极响应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指令,开办了臭名昭著的“会仙山洗脑班”,将济南市各区县的法轮功学员都强行关押在该洗脑班,进行虐待、强行罚款和强制思想改造。这就是“会仙山洗脑班”的来历。下面是该洗脑班部份人员的恶报情况。

◆李保东,历城区会仙山洗脑班工作人员,女儿被砍;
◆收款人(姓名不详),历城区会仙山洗脑班收取非法罚款的收款人,猝死。

李保东,是历城区2000年—2002年会仙山洗脑班工作人员,当时是从洪家楼综治办抽调到洗脑班的。此人非常邪恶,坏点子多,出主意威逼学员家人交罚款,每人10000元,少一分都不让回家。有的法轮功学员家庭贫困,所交的罚款几乎是一元一角才凑成的。

在会仙山洗脑班期间,李保东的女儿在路上被人砍了好几刀,险些丧命。

该洗脑班负责收罚款的一个男的,40多岁,后来忽然猝死。

(31--33)济南历城区大辛庄村治保会主任、治保会成员

◆马胜群,济南历城区大辛庄村治保会主任,脑干出血走失;
◆刘斌,济南历城区大辛庄村治保会成员,车祸死亡;
◆冯某,济南历城区大辛庄村治保会成员,癌症死亡。

2005--2011年马胜群任大辛村治保主任。他在任期间,积极绑架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送到王舍人派出所。马胜群因此得到奖励2000元。后来马胜群脑干出血重病,后来走失了。

该村治保会成员刘斌,2006年骗本村法轮功学员到派出所,随后该法轮功学员被劳教一年半。不久,刘斌因车祸身亡,死时面目全非。

该村治保会成员,姓冯,老想抓法轮功学员赚钱,法轮功学员多次给讲真相也不听。后来得癌症死亡。

(34)张立尧,济南历城区华山镇还乡店村村委主任,患癌症。

张立尧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疯狂迫害本村法轮功学员,尽全力抓人去洗脑班或送劳教。

2003年9月份,张立尧得了贲门癌,两个月动手术后又扩散为淋巴癌,基本不能说话,等待死亡。

(35--36)历城区东风街道葡萄园社区主任、妇女主任

◆张元才,历城区东风街道葡萄园社区主任,猝死;其弟在公厕吊死;
韩道兰,历城区东风街道葡萄园社区妇女主任、后继任社区主任,患癌症。

张元才、韩道兰任职期间,无知的配合中共关于迫害法轮功的安排,争先进。他们在小区安装了视频监控系统;积极安排人力清除法轮功宣传标语,协助警察绑架两名法轮功学员,破坏大法资料点;协助派出所警察上门骚扰诉江的法轮功学员。经常借各种理由上门及打电话骚扰驻地法轮功学员、监控法轮功学员。还把这些都作为成绩上报。

2017年,张元才因为心脏病突发去世,大约50多岁。其弟突然失踪,经报警找不到,后发现在七里河市场一个公共厕所里上吊死亡。

韩道兰继任该社区主任不过两年,身患乳腺癌。已于2018年卸任离职,不能上班。时年40多岁。

(37--38)济南市历下区区政府两名司机

◆陈建平,原济南市历下区副区长、政法委书记李国忠的司机,癌症死亡;
◆桑君峰,系李国忠的继任司机,暴病死亡。

李国忠,原任历下区副区长兼政法委书记,2008年左右调任济南市政法委副书记。李国忠在历下区主管迫害法轮功期间,其司机陈建平,跟随李到处诽谤、诬陷、攻击大法,倚仗李的权力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

陈建平于2003年死于癌症,时年40岁左右。

李国忠的下一个司机桑君峰,继续跟随李国忠到处诬陷、攻击大法,还多次去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训斥、谩骂法轮功学员,后被升任为区政法委办公室副主任。

桑君峰仗势欺人,造下大业,于2004年死于心脏病发作,时年36岁。

(39--40)济南历城区彩石乡黄泉路村两名村民

◆王海港,济南历城区彩石乡黄泉路村村民,破家破财;
◆孙立东,济南历城区彩石乡黄泉路村村民,遭车祸。

两人均曾在2003年举报散发真相材料的法轮功学员。

随后,王海港花了不少钱从外地找对象,对象不久离开了他,人财两空。

孙立东自举报了法轮功学员后,出了三次车祸。2004年的车祸中,把肋骨撞断了好几根。三次车祸共花了三万余元,遭受伤痛折磨。村里人都说他害好人得报应了。

(41)刁云广,济南市天桥区候场小区居民,暴死。

刁云广在2000~2003年间,多次配合北园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并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其恶行有蹲坑、监视、绑架、抄家、勒索等,极其嚣张。曾到元首针织厂一法轮功学员家,直接破门而入,绑架、抄家、勒索,抢走4000多元钱。

2007年大年初五,刁云广喝酒时突然暴死,时年48岁。

(42--43)章丘市圣井镇吴辛村两名村民

◆张立业,章丘市圣井镇吴辛村村民,突发癌症死亡;◆贾忠,章丘市圣井镇吴辛村村民,突发癌症死亡。

2006年,该两位村民受邪党610指使,负责监视本村一位法轮功学员,白天黑夜盯着学员的大门,连吃饭都轮流。

后来两个人都突发癌症,于2006年当年底,先后死亡。

结语

古人云:“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善恶有报,如影随形。”

二十多年来,那些主动和被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邪恶之徒,正在纷纷遭到各种形式的恶报。可是由于中共实施信息封锁,千方百计的掩盖这些血淋淋的事实,另外有许多人也害怕遭到邪党的打击、所以不敢传播这些发生在身边的恶报事实,所以使普通民众对这些恶报事实所知甚少,甚至是体制内的人、对这些恶报事实也同样所知甚少。我们这里所收集到的,也只是其中的较少一部份。

在当今人类道德基本陷于崩溃状态的时候,法轮大法犹如一股清流,帮助愿意修炼的人洗净自己的心灵,开始生命的回升,带给人类新的希望。而中共迫害法轮功,其实是禁止人们走上这回升向善、通向新希望的路。中共此举是在危害整个中华民族、危害所有人,所以它必然会被上天淘汰。而盲从中共参与迫害法轮大法的人也会遭到恶报,其实是上天对众生的警示和怜悯。

但愿此文能帮助唤醒善良的济南民众,在这历史大变迁的关键时期,分清善恶、明辨是非,摆放好自己的位置,尊重法轮大法,善待法轮功学员,得到上天赐予您和家人的平安、福报!

希望血泪的教训不要白白的付出。希望那些还在盲从中共、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能够从中得到警示、惊醒。有人不相信报应,可是“不相信报应”不等于“没有报应”啊。希望人们珍惜自己,及早了解法轮功真相,分清善恶,停止迫害、远离恶报。如果有机会,尽快将功补过。

愿所有人珍爱生命,为自己和家人选择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