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治医生说这已经是很超常的了

更新: 2021年10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十四日】二零二零年正月初二,我打电话给二姐拜年,二姐说这两天不舒服,吃不了多少饭,吃点饭就恶心。我又打电话找三姐去看看怎么回事,三姐离二姐家有三四里地。结果三姐哭着和我说:二姐的眼珠都是黄的了,脸也黄,身上还发痒。

二姐六十三岁,最近这几年都在外地照顾孙女,腊月二十八才回老家过年的。我和女儿商量正月初六让她去医院。因为二零二零年的元旦前后,女儿领着我二姐去医院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结果是:胃里长了息肉,胆囊血管扩张,还有一个五六公分的卵巢瘤。因为卵巢瘤和胃息肉导致经常下腹或上腹肚子疼,我和二姐商量先做妇科手术,再切胃息肉。可女婿和女儿不知什么原因就挂了消化科的号,我好大的不满意。

住院第二天化验结果真的出人意料:晚期胆管癌。因为是在女婿工作的医院,所以女婿知道的最多。可女婿又是一个特别内向的人,不愿多说话。那天晚上下班的时候,女婿开车拉着我回家,我问他,主治医生于主任都说什么了,女婿一反常态无所保留的一一和我说了实话:二姨身上、脸上泛黄,都是因为胆管堵的太厉害,胆汁流不出来导致的。(这就应验了在女儿医院检查的结果:胆囊血管扩张。)要做手术只能移植肝和胆,大约七八十万,还不一定有效,即使有效的话也只能维持一年的时间;这种病人最多活三个月至半年的时间。

回家以后就打电话给我三姐,我哭的很伤心,打电话的声音就跟哑嗓子的,三姐一听也哭了。除了哥哥不知道,我姐妹六个知道了都特别的难过。那天晚上外甥也回家了,医院只留一个陪床的。我给外甥打电话,外甥哭着说:“四姨,我感觉天都塌了。我妈这三四年在这看孩子,受了不少的委屈,都是我把俺妈气的这样。”我说:“孩子,不能这么说,萍萍(外甥媳妇)是有好多不讲理的地方,你也归正不了。关键是你妈,不知道什么时候造的孽啊。不用难过,人的寿命都是一定的,不是人说了算的,尽力做吧,跟医生商量用最好的方法治。”尽管劝人是这样的,可自己还是哭鼻子抹泪的。

第二天,我打电话跟二姐说:在医院里也遭罪,不如你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只要心诚就管用。二姐听了说会照做的。其实二姐看孩子的这三四年,我把师父的讲法录音、《转法轮》、炼功音乐都已经给她了,她也已经学了动作了,只是偶尔的炼炼功。

按照医生的建议,在二姐胆管里打了三个支架,还得往外引胆汁,前后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其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二零二零年的四月,我去二姐家住了半个多月,我给二姐看了好几个见证大法的神奇的视频,再加上我俩坚持炼功、学法,二姐逐步的越来越好,开始时炼一套休息一会再炼一套,以后慢慢的就能坚持炼下来了,到五月初基本上就能炼全了。并且她的最大体会是:炼第五套功法的时候特别明显的感受到,一结印就是暖呼呼的,特别舒服。

到七月份,我再一次去看二姐。二姐特别的想家,这也已经半年多没回老家了。我就安排女儿女婿在二十五日周六休息时一起回家了。二姐这个长期晕车的人,那一天竟然舒舒服服的坐了三个多小时的车,这也是奇迹。

回来的那一天,家里姐妹一起相聚,看到二姐的模样,大家都很高兴。二姐也和其他的姐妹说,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可真的是宝。

二姐有时出去遛弯的时候,遇上能说得来的也跟他们说大法好,也出去发点真相资料,贴粘贴,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日,外甥要二姐去医院打化疗针,二姐不知道是化疗,去做检查的时候,发现二姐身上还有粒子。这个粒子是做支架手术的时候放的,一般人也就六至八个月的时间就没有了。二姐这也有十个月了,医生都说少见。并且在住院前做核酸检测的时候,一块给二姐化验血。外甥说:我妈检查的结果都很正常。我单独跟二姐夫说的时候,他脱口而出:这还真能是出现奇迹。

二姐患晚期胆管癌,已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现在都还是很好的,连她的主治医生都说这已经是很超常的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