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12次遭绑架 山东69岁徐世英又身陷囹圄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九日上午七点多,山东德州市现年69岁的法轮功学员徐世英,被德州市德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张希坤、刘大伟等几人绑架到公安局,后又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九月三十日,张希坤,刘大伟等又带人到徐世英家中非法抄家。

德州市德城区法院法官白雪电话(05342311918)告知,二零一四年的案件,几天后就送济南监狱。现在搞所谓“清零”,不法人员竟然把八年前的“案件”找出来,再次迫害徐世英。

徐世英一九九八年的一天请来了《转法轮》,三天看完了这本书,病也好了,全身舒服,走路轻快!从此便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路,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修心向善,善待他人,从此与人和睦,不再与人争执,对任何人真诚,变得更加宽容。

二零一三年九月七日下午,法轮功学员刘玉秀、罗宝清、程碧、刘玉爱、孙修海驱车到徐世英大门口时叫徐世英来拿花生,被尾随在后边的国保大队张希坤、刘大伟、段惠娟带领的多辆警车的警察一路录像并包围、绑架、关押,四万多元钱及私人物品被抢劫。

因徐世英身体状况和家庭原因,九月十一日取保候审,十月十六日被德城区公安分局监视居住。十二月二十日上午十一点左右,国保司机,警察王文军和一滕姓女警开车去徐世英家,将她带到德城区检察院,说是了解情况,实际是罗列迫害证据。检察院公诉科女科长李云涛问了关于刘玉秀和罗宝清还有四万多元钱的情况。

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五日十一点钟,国保大队刘大伟和滕兆强去徐世英家,将她带到德城区法院。法官白雪非法提审徐世英,他们放录像给徐世英看,徐世英质问刘大伟,抄走我女儿的电脑笔记本、手机,哪去了?里面怎么没有?白雪接茬说:“你可以请律师”。

最终国保大队张希坤一伙,将栽赃陷害的资料递交德城区检察院,对徐世英、刘玉秀、罗宝清三人提起公诉,检察长周方宝明确说:“我们听政法委的!”

二零一四年四月三日上午九点,德城区法院对徐世英等三人非法开庭。律师从法律角度上阐明了在中国修炼法轮功合法,信仰自由受宪法保护,思想不构成犯罪;对法轮功学员的指控证据不足,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提起公诉根本不能成立,应当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并指出审判人员审判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是在违法犯罪。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德城区法院冤判徐世英两年零六个月。七月十五日枉判,刘玉秀三年,罗宝清一年零两个月。德州市德城区法院法官刘印江、白雪,陪审员乔桂芹,书记员宋娜。

自中共江泽民邪恶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二十多年来,徐世英因坚持信仰真、善、忍,修炼法轮功做好人,遭受过至少十二次被绑架 、四次洗脑、一次劳教、一次判刑,及骚扰、抄家、勒索、监视居住等多种迫害。女儿被赶出学校,丈夫得了脑血栓,不能自理,女儿没有工作,整天为母亲担惊受怕。

下面是徐世英老太太曾遭受过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天津抓捕了法轮功学员,污蔑师父,到七月二十日政府又禁止晨炼,于是在七月二十二日,徐世英和同修去北京上访,希望政府明察是非,还大法公道。从德州到北京的路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想去北京难上加难。徐世英和陈桂仙,吴玉芝,她们三人骑自行车到沧州,在那换乘汽车。由于江泽民发动了文革式的截访行动,武警,公安,便衣全部出动,她们刚到天津就在北晨被半路截下,之后被劫持到北晨公安分局。不给吃,不给喝,还不让去厕所。中午十二点多钟,武警,公安,荷枪实弹的把她们分割包围起来,挥舞着电棍驱赶他们,不管她们怎样抗议,都不让说话。下午六点多钟,德州六一零把徐世英带回本地,二十五号又把她送到德城区党校洗脑,一周后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的正月初九,德城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武振远、张宗明把徐世英绑架到公安局拘留十五天,家属交了三百元钱。

二零零零年七月中旬,徐世英刚下班,六一零、公安分局、派出所开着警车就把她家包围了,警察张宗明把她绑架到东地派出所,关在楼梯口的铁笼子里一宿。在铁笼子里她看见一百元钱,她想“我是炼功人,这钱我不能要”。第二天早晨就交给了警察王英林。然后警察罗慧君给徐世英戴上手铐把她关押到德州看守所一个月。家人交了三百元钱。

二零零零年十月中旬的一天,夜间十一点半多,警察把徐世英从家里抓到德州市东方宾馆洗脑班,关了近一周,二十二日又送新湖宾馆洗脑班,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四个人轮班看着,没有自由,天天让看污蔑师父污蔑大法的电视,不看他们就羞辱她。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中旬,徐世英和王书海,邢国亭,杨同修和曹同修,她们五人租车去桑园,换火车去北京,到天安门广场去证实大法,被劫持到天安门分局派出所。警察拿电棍打,从楼上倒开水烫她们,还拿苹果投。她们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二十九日把徐世英劫持到德州驻京办铐了一宿,三十日被德城区东地办事处张某送到德州市看守所一个多月。中国新年正是合家团圆之时,徐世英和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关在一个屋里,在看守所过的三十,这天是老同修宋宝莲的生日,并给其庆祝生日,她们早起炼功,平时背法《论语》,正月初六释放她们回家。

二零零一年的正月十六,德城区东地办事处张某和东地派出所罗慧君、一司机把徐世英绑架到德州市纺织宾馆洗脑班。关押了十五人,学员之间不许说话,上厕所都有人盯着,每天看“天安门自焚”伪案,写认识。610、警察还唆使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和孩子来闹,施加压力,逼迫放弃信仰“真善忍”。赵金德的两个女儿给爸爸下跪,哭着喊着叫其不要炼法轮功了。吴玉玲的丈夫怕连累自己公职动手打妻子,嘴角都打出血了。还弄来几十名小学生来说服法轮功学员,小学生看了中共造假宣传“天安门自焚”伪案深受其害,说法轮功学员不要孩子,不要家庭等等。

洗脑班的头目叫曲培华(现任德城区法院副院长),长期蹲点做转化工作,不写保证不让回家。被关押四十多天后,徐世英、邢国婷、王书海、刘秀清、孙凤林、马毓环被非法劳教。其余林萍、张金芳、刘凤珍、李培华、赵金德、曲慧芳、李俊平、吴玉玲、老杨太太被放回。

二零零一年四月一号,由东地派出所罗慧君、张某、李民三人开车将徐世英劫持到济南女子劳教所,劳教三年。在女子劳教所,徐世英被隔离关在又黑又潮的小屋里两个多星期。被逼迫干活,缝制床上用品:床罩、被子等。从早八点干到晚上十、一点钟,干不完的活,自己拿着,挤休息时间也得完成,强制劳动,做出口产品。二零零三年九月底,徐世英被释放回家。

二零零四年八月下旬,徐世英发资料被人诬告后,东地派出所警察抄了她家,抢走光盘等,并把她女儿的存折、包里的一百多元钱偷走,占为私有。白天二人,晚上四人,轮流监视,半个月不让出门,没有自由。徐世英到公安分局向张希坤要存折和钱,被其诬蔑成是“活动经费”不给。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份,东地派出所徐海珊(徐海山)等二人闯到建筑公司宿舍徐世英家,非法抄家。徐世英的丈夫因妻子多次被绑架、关押、劳教,精神上受到了很大伤害和压力,得了脑血栓半瘫,需要人照顾,警察们才不得不放手。

二零零五年九月十日,徐世英去同修刘桂香家,进屋正赶上六一零、张希坤等人在抄家。他们抄完后直接把刘桂香带走了,把徐世英关到刑警大队,之后又抄了家。

二零一三年九月七日,徐世英被绑架,并被非法拘留,九月十一日取保候审,十月十六日被德州市德城区公安分局监视居住,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被德州市德城区法院非法判处两年六个月。因身体状况和家庭原因,监外执行(没有文书)。

二零一七年五月份,徐世英被骚扰。二零一八年中共邪党两会期间,徐世英被跟踪监控,其中有居委会的人员参与。

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九日,徐世英再次被德州市德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张希坤、刘大伟等几人绑架到公安局,后又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家人又陷入痛苦之中。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