耄耋老人的修炼故事

更新: 2021年10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二十二日】我今年八十岁,一九九七年幸遇法轮大法。大法修炼要求学法修心,也要炼功改变本体。而我只上过两年小学,四、五十年过去,那两年认识的几个字差不多也都忘光了。可修炼不久我就能通读《转法轮》和师父的所有经文了,这让亲友觉的很惊讶。这事就不多说了,今天和大家说说修炼中的一些经历和挺神奇的故事。

我按修炼要求,每天认真炼完五套功法,我每天也专心学法,保证学一讲《转法轮》后,有时间还要学习师父的《精進要旨》、《洪吟》和各地讲法。除自己在家学,每周去学法小组两次参加集体学法,每天都出去讲真相救人,每天过的很充实。夏天一般都是早上出去讲真相,早上凉快,外面人多;冬天下午出去,下午比较暖和。

(一)

二零二零年夏天的一天,快下午四点了,我因故还没有出去讲真相救人,心里虽然着急,可就是有点不想动,因为那天非常热。就在这时我的两只手莫名其妙的开始发胀发麻。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事,我知道这是我的人心造成的:大疫当前,世人都在危险之中,都在等着大法弟子去救他们,我却贪图个人安逸、舒服躲在家里,我必须出去抢人去救人。于是我就戴上帽子,骑上我的电动车出门了。

一走出去,心情就舒畅了。路上遇到了一个几十年未见过面的老熟人,我赶紧下车和他打招呼。我俩很自然就讲了各自这些年的各方面的情况,我给他讲了法轮功真相,并很痛快的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和他分手后,我发现我手上那种很胀很麻的感觉完全消失了!

修炼真是严肃啊,一点不能懈怠。

(二)

一天早上我骑电动车出去,有七个人明白真相后退出了各自加入过的中共组织,其中有三人还是中共邪党党员。回到家后为了一点小事就和老伴抬起了杠。接着我爬上梯子从高处拿东西,下来时梯子滑了一下,就连梯子带人摔地上,左脚崴了,脚面当时就起了一个黑紫色的大包,很疼。

我马上悟到,是自己没守住心性与老伴抬杠造成的,再找找原因,发现今天讲真相时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我在集市上给一位妇女讲真相做了三退后,她让我给她的老伴和两个女儿也做三退。我告诉她三退是很严肃的大事,回家后一定要给她家的三人讲清三退的重要性,他们自己同意三退才有效。她答应了。我就把这三人的名字也写在了三退名单中了。这事做法不妥,因为并没有得到他们三人自己是否同意三退的确切消息。如果把这三个人名报上去,岂不就不符合真善忍的“真”了嘛!

找到问题后马上归正,在三退名单上用白纸条抹上胶水把这三人的名字盖上,去掉了。我的左脚肿的象个发面馒头,疼的走不了路。我对师父说:“师父啊,我知道我错了,但我得出去讲真相救人,我不能走路就没法出去救人了。”说完我忍着疼痛,坚持炼功。当炼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抱轮时,左脚疼的几乎站不住了。我告诉自己要坚持炼功,就站在床边,腿靠着床坚持炼完,炼第五套时,左脚疼的几乎让我放弃继续炼下去。我不放弃,就用一条布带子兜住左脚脚腕子,就这样,坚持把五套功法炼完。

两天后早上,我的左脚好了!马上我就又骑上电车出去救人去了。四天后,我去集上讲真相,听到有人喊我,回头一看,正是那位让我给她的丈夫和俩女儿三退的女士。我忙问她家人同意退出中共的组织吗?她说老伴认可,要退,但两个女儿还没明白为什么一定要退,说明白以后再说。

(三)

我平时看《明慧周刊》、真相资料时,看到有讲真相的好句子、好内容时,我就把它记在本子上,多看,多记,总结和归纳出适合自己讲真相的方法和内容,师父也给我智慧,我针对不同的人采取不同方式方法讲,人们都愿意听,愿意三退。

我姥爷家门前就有三座庙。姥爷家的人都很信佛,我小时候我姥爷给我讲过的一段话我到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姥爷说:“末法时期,有如来佛转生人间传道,他的弟子都不入庙,不入寺院。”又说:“将来会有四种旗:红旗、蓝旗、黑旗、黄旗。这四种旗出现时,就是众生的灾难来了,将来要救人。红旗表示:很多人死了要烧,有人连葬身之地都没有;蓝旗表示:会发洪水,山上的石头也会滑下来砸死人;黑旗是地震,年年震,月月震,天天有震;黄旗表示神托付人,有人来救人。”

我姥爷还说,有“三员”。我那时小,不知道啥是三员。后来我明白了三员就是党员、团员、少先队员。姥爷说最后一员势力大,人管不住它,天要治它。他说你发了誓,额头上都有印记,神灭它时谁都跑不了。想保平安,得退出,对着天说:“我叫某某,我不要它了,我要平安。”

讲真相时我就给他们讲姥爷讲的和当前中国的现实情况,一般都会说是真的,很认同并做三退。

这时很多人都会对着天说:“我叫某某(个人的名字),我不要加入过的党、团、队了,我要平安。”我就用心记住他说的名字,用笔记在纸上。

我会对他们说:你的房子、你的车都是金的,你死了带不走,啥都没有。这时人就明白了,都说是呀,平安最重要。这时我就送给他们一张大法真相护身符,告诉他们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保平安得福报。

我还给他们讲善恶有报的真实性。那也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但是会以第三者的角度去讲。我拿着护身符说:有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给我一个护身符,她告诉我平时常念这上面的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这时不少人都会拿出手机对着我手里的护身符拍照。我继续说:有一个六十多岁的妇女,与这位老太太住一个小区。有一天那个妇女举报这个老太太炼法轮功。警察就去老太太家抄家后把她抓起来,罚款六千元。这个妇女为此得到了一千元的奖励。但是四个月后,她突然瘫痪了,躺在床上五、六年,后来遭罪死了。街坊邻居都知道她是得不义之财遭了报应。

这时人们就会明白举报好人是会遭恶报的。

(四)

下面说几个我在修炼中遇到的一些神奇事。

我有一辆电动车,是二零零八年买的,我骑了三年后,该换电瓶了。因为家里还有别的车子,所以这辆车就闲置了起来,这一放就是两年。两年后,当我再打算骑这辆电动车时,电瓶就彻底坏了,充不進去电。我把电动车推到修理店,店里的维修人员说,这车放了这么长时间,不仅电瓶坏了,车也不行了,他让我再买辆新车。我没有同意,就又把这辆电动车推回了家。

一天,我在学法时忽然有一念:“神的一念能移动山,我也是修炼的人,我的一念也能使这辆电动车的电瓶恢复成新的。”我有了这一念后就拍了拍电动车,对它说:“我是师父的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人。你也是个生命,你帮我也是帮你自己,我得骑着你去救人呢!”第二天,我拿着充电器准备给电动车充电,老伴看到后说:只怕电瓶早都坏了。我没吱声,把充电器接上电源。一看,电瓶在正常充电!充了四个多小时的电之后,我让老伴骑上它在市里转圈。老伴骑着跑了很远的路,回来时电动车的电还是好好的。老伴亲眼看到了大法的神奇。

我每天骑着这辆车东奔西走去讲真相救人,又骑了三年。到了二零一七年,也就是买来这辆车九年后,才第一次给它换了电瓶。现在老伴还一直骑着它到处转悠。

我家还有一辆加油三轮车,是二零零一年买的。二零零七年修大法的儿子被非法判刑五年后关监狱遭受迫害。从那时起,每个月老伴都骑着这辆三轮车,带着我,来回跑二百多里去监狱看望儿子,一直跑到儿子结束冤狱回到家。后来,因为老伴和我都有电车,这辆加油三轮车也就不用了,我们就想把这辆三轮车送给需要的人。有一天早上我刚发完六点的正念,忽然耳中听到一个声音对我说:“我和牛一样给你们拉了这么多年车,恁都不要我了,要把我送给别人。”这声音听起来既伤心又生气。我赶快对老伴说:这辆车咱谁都不送了。到现在这辆车我们还经常骑着。

我八十了,可眼不花,耳不聋,腰板儿直直的。我每天精神饱满的轮流骑着家里的这几辆车东南西北的找有缘人讲真相,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个老年人,相反还觉的很年轻。这一切都是师父的慈悲,是大法的威德!我离师父的要求还相差很远,与同修们相比,我做的还很不够。我会与同修们比学比修,继续做好三件事,共同精進。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谢谢同修们!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