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为有我这样的妻子而骄傲

更新: 2021年10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三十一日】我是一名退休医师,今年七十一岁了。修炼法轮大法前,我被病痛折磨的生不如死:风湿病长年发作,全身关节疼痛,怕冷,冬天要穿很厚的棉衣、棉裤、棉袜,我穿的棉袜是母亲手工做的棉花袜子,能象皮靴一样立着不倒,可见有多厚;夏天也要穿很厚的衣服。为了治病跑医院,打听偏方,寻访名医,吃了无数的药,不但风湿没治好,还因长年吃药,胃又出现了严重问题,喝点水都胀气,更别说吃饭了,人瘦的皮包骨,一遍一遍去医院做胃镜,先查出的是患“浅表性胃炎”,后来变成“萎缩性胃炎”,最后发展到“糜烂性胃炎”。西医看了不见效,又跑去看中医,中药大包大包往家拿,每个疗程三个月,每天早、中、晚喝一袋,顿顿喝,可是越治越重,我自己就是学医的,可对医学竟失去了信心,在病痛的折磨中无望的熬日子。

一九九八年九月的一天,无意中看到广告栏里有介绍法轮功的传单,我刚走过去看看,立刻就有个人过来问我是不是想炼?当时就教了我炼功动作,并介绍我去学法点学法。我那时悟性差,只想着治病,虽然觉的书里讲的挺好的,但心思还是想治病,药也没停。同修提醒我不用吃药了,可我就是放不下病。就这样一边吃药一边炼功,身体没有什么好转。

直到那年年底的一天,我去参加集体炼功,一名同事告诉我她肺气肿每年冬天都要去医院治疗,而今年炼了法轮功,没吃一粒药,肺气肿、肺心病症状没有了。我熟悉她,也知道肺气肿、肺心病的严重性,听到她说的,看到她变的一身轻那副高兴的模样,内心受到很大震动。

回到家我对丈夫说:“我不再吃药了,是死是活我都把自己交给法轮功了。”就在我说出这句话的当晚睡觉的时候,感到一股热流从头顶灌到脚底。奇怪的是第二天我就一点也不怕冷了。后来学法才知道那是师父在给我灌顶,清理身体。

这时正赶上我的老父亲在我家住,看我病歪歪的样子说:“二闺女,看你这样子也伺候不了我,我住一周就去你妹家吧。”一周到了,父亲说:“闺女,我怎么感觉你这几天身体好多了。”父亲住了四十天才离开我家,期间我的体重增加了十斤,脸色开始有了血色,能吃能喝,干活也不觉的累了,折磨了我十年的顽疾离开了我,这时我也体会到什么是无病一身轻了!

得了法的我身体健康,心性提高了,明白了做人的真正意义,每天沐浴在幸福、快乐中。

可是这种日子过了不久,中共对法轮大法和修炼人的迫害便开始了,我们的炼功点被取消,不能再正常的集体学法炼功了。同修们都不理解:这么好的功法居然被打压,一定是当权者搞错了,应该去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我便义无反顾的走上了進京上访之路。

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第一次去北京,到二零零一年底,两年内我共去了北京五次。期间多次被劫持回当地非法关押,遭受各种酷刑折磨:铐在暖气管子上十天十夜不让睡觉;寒冬腊月被扒光衣服往身上泼凉水;长时间做军蹲、蝎子爬墙动作等等。即使如此,我仍然坚决拒绝转化!在师父的保护下,每次我都正念闯出黑窝。虽然吃了苦遭了罪,可是师父再一次给我净化身体,多年的泌尿系统的结石好了!

二零零一年四月,我要再次去北京证实大法。丈夫是单位的高层领导,压力之下就看着我不让我再去北京。后来我找到了一个机会才得以脱身。临走之前我给丈夫留了一封信,信中说:“我的生命是大法给予的,今天大法遭诬陷,我去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的父母会为有我这样的女儿而自豪,你也应该为有我这样的妻子而骄傲。”平日我笨嘴笨舌,这次竟然能写下这番意真言简的话。后来他告诉我,当时拿着这封信他泪流满面……我知道我对大法的诚信感动了他,他内心确实是因有我这样的妻子而感到骄傲的!

那次去北京被单位劫持回来后,关在本单位公安处的地下室,铐在暖气管子上十天十夜。铐到第七天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腰和小腹部疼痛,我要求去卫生间,当时的卫生间是蹲式的,当我小便完后,发现便池内留下一堆褐色的泥沙,小便前是没有的,显然这些泥沙是从我体内排出去的。因为修炼以前我得过泌尿系统结石,经过治疗没有什么效果,还时常发作,修炼后再没剧烈疼痛过,这次竟然自己排出来了。我很激动,知道是师父再次给我清理身体。我合十感谢师父!

铐了十天后,单位有关人员才让我回家。第二天我就上班了。

上班的第三天,在办公室我又感到一阵腰腹疼痛,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知道这不是病,让我自己承受吧,我不能总让师父替我承受。”我预感到还有东西要排出来,就随手拿了一个铁脸盆去了卫生间。接小便时我听到象有颗螺丝钉落在盆里的声音,起身看时发现黄豆粒大小的石头排出来了!我泪流满面,双手合十,感谢师父没有让我承受一点痛苦。我当即清洗了石头,把石头倒在一个纸杯里。石头是褐绿色的。

我端着纸杯跑到单位管法轮功的那位领导的办公室,给他看杯子里的石头。我说:“某书记,你看这么大的石头,我一点也没感觉疼就排出来了。法轮功这么神奇,为什么不让炼!”书记说:“唉,我们也没法子呀!好你就回家炼吧!”

我丈夫和我在同一个单位工作,因为我炼法轮功,他受到很大的压力。但是因为从我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所以他对大法非常认可,而且也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所以他不认同打压。

后来,我不断的给他讲真相,给他看真相资料,慢慢的他越来越明白,还协助我做一些证实法的事。

有一次他开车被一辆大货车迎面撞上,他开的轿车车头扭曲变形,他费了很大的劲才从方向盘底下钻出来。那辆轿车报废了,而他只受了一点点轻伤,在衣领上有点血迹,其它什么问题都没有。现场处理事故的所有警察和双方相关人员无不啧啧称奇!我们知道这是大法师父保护了他。

我们全家人叩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