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修实修 师尊保护

更新: 2021年10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三十一日】我是一名普通的大法徒,修炼二十四年了,修大法后,我由一个活死人变的无病一身轻。每当听人夸我:“你真有福气,家里什么都顺,要什么来什么。”我总是笑着回答:“不是我要来的,是师父给的。”师父给我的太多太多了,此处略说点滴,感恩师父,与同修交流。

一、神迹促我精進

修炼前我患有腰椎间盘突出、颈椎肥大骨质增生、胸椎弯曲,也就是说整个脊梁都不行了。五十岁不到,就病退在家,

在家里,不说话则已,一张口就说病,头痛、背痛、腰痛、脚痛,丈夫说我全身除了头发不痛,全都痛。我腰不能直,手不能举,不能碰冷水、不能吃生冷水果,更不能吹电扇开空调。白天只能靠着椅背坐,晚上躺下痛得难翻身,那个苦呀!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一九九七年,我学炼法轮功了,只不过是很不情愿被朋友拉去的。说不情愿,因为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那些大医院许多名医都没有治好我的病,就凭看这本书做几个动作,就能治好我的病?所以对待修炼,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一天,我拿起了《转法轮》,双手捧着书,未翻书,双眼瞅着不想放下 。瞅着瞅着,突然,眼前一亮,封面上“转法轮”三个字腾空而起,象三个正方形的大柱子,银光闪烁,无比壮观。我又惊又喜,看啊看,心想,这不会是梦吧?不是,我明明白白在这儿坐着呢。

定了定神,继续看下去,整个封面上的图形都是活的。法轮图形里面的卍字符、太极,就连太极中的那个小白点,都是一个大大的银球,还有许许多多的东西都是活的,都在转动着,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妙不可言的天体世界,我好象也進入了世界中。

看了许久,突然一股力量把我捧的书推到胸前,瞬间,什么都消失了。

从那以后,我知道这本书的轻重了,同时懂得了修炼是一件很殊胜的事情,就开始认真学法炼功,按书中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遇事为别人着想,待人接物变的心态祥和、诚实、善良、宽容,大法的法理不断提升着自己。

思想境界在升华,身体状态也在变化,学法炼功不到两个月,一身疾病不治自愈,到现在,没吃一粒药、没打一次针,每年单位通知体检,我都婉言谢绝。二十四年来,为国家节约医药费少说几十万元。

二、信师信法 得福报

修大法后,我家出现的奇迹多多。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常人的孩子办事,家长奔波花钱,还办不好,我家的孩子们不用我劳神费力,靠师父、靠大法,一切顺利。师父的慈悲无量,无论情况多么危急,事情多么复杂,师父总会给我最好的结果。在此仅举两例。

1、孙女一只手指夹断 五分钟恢复正常

二零一九年八月的一天,我去凉台,要把孙女的一件上衣挂在晒衣绳上。孙女在客厅玩玩具。我刚伸手去挂,就听孙女大声惨叫,转身一看,孙女就在我身后,原来我去阳台,她跟在我后面。我走上阳台,她正好走到阳台门口。当她用右手扶着门框要迈到阳台上时,瞬间一阵风,把门关上了,右手被夹在门框与门中间。孩子这么小,嫩嫩的小手夹在一个大铁门和铁门框的中间啊!可想而知多可怕了!

我一看,孩子手上夹出一条深深的乌黑的血印,手掌和手指间的骨头好象夹断了,中间有一条缝隙。出大事了!我吓的马上抱起孙女,双膝跪在师父法像前,连声说:“师父呀,师父!”一边喊师父,一边握住孙女那只小手,目不转睛的盯着。我求师父,说:“师父啊!师父啊!求师父救救孩子的手吧!”

就在我求师父时候,看到孙女手上的那条缝隙慢慢在合拢,血迹也变白了,不一会儿,小手就恢复了原样。好了!孩子也不哭了。我问她痛不痛?她说:“不痛了。”问她手能动吗?她把手从我的手上举起来,动了一下,手能动了。

前后约五分钟的时间,孩子的手就完全恢复了。我还在跪拜师父,她就自己去玩玩具去了。

2、孙女鼻腔里的珠子出来了

二零二零年二月一日晚饭后,儿媳抱着孙女,紧张的说:“妈,娃塞了一颗珠子到鼻孔里,怎么也掏不出来,现在她不让人掏,看也不让人看。”

当时正是武汉肺炎高风险的关键时期。一律在家,不准出门,没有社区通行证,不能上医院看病。如有特殊病情,非去医院不可的,持证就医后,必须隔离十四天,方能回家。可这珠子必须尽快掏出来,掉到喉管里去,就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这一下全家急得团团转。几部手机都在打电话,有联系开通行证的、有联系医院的、有联系医生的。儿媳在谁带孩子上医院的问题上发愁了,自己怀二胎六个多月不能去,儿子会开车不会带孩子,我会带孩子又不会开车。算来算去要去医院,得两个大人带孩子去。也就是说连孩子三个人要隔离十四天,怎么办?你一个主意,我一个主意,都不是好主意,这办法、那办法,没有一个好办法。这时候,在家多呆一分钟,孩子就多一份危险。儿媳急的要哭。

这时,我接过孙女,跪到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师父!这个特殊时期,我不能去医院。十四天不学法、不炼功,那种迫害,我不接受。”看儿媳那眼神好象在说:我急的要死,你抱着孩子跪着叨咕这些,能管用吗?

求完师父,我对他们说:“现在十一点多了,通行证还等着上面批,你们先去睡觉,明天早上再说。晚上出来了,明天就不去。”我这么一说,老伴恍然大悟,连忙说:“对!对!晚上出来了,明天就不用去了。”我知道他是想起了师父、想起了大法。

他们走后,我哄孙女睡下,准备发十二点钟的正念。孙女说:“奶奶,我鼻子里有个珠子,我不舒服呀!”我摸着她的头说:“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尊爷爷好’吧,别吵我发正念。发完正念,我教你怎么弄出来。”她真听话,一直等我发完正念,还在念。

我抱着孙女坐下,示范着教她擤鼻涕,她学着擤,“对!就是这样擤鼻涕,用点劲,再来一次。”因为有上次师父救了孩子的手的事,这次我心态稳稳的,就用手去接珠子,真神!已经塞到鼻腔深处、连邻居医生都掏不出来的一颗花生米那么大的粉红色的珠子正好掉在我的手掌心。

我和孙女俩同时大叫:“哇!出来了!出来了!谢谢师父!谢谢师尊爷爷!”感恩的泪水夺眶而出。全家人聚一起,都是一种心情——感恩师父和大法。儿媳和儿子双双跪在师父法像前,拜了又拜!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