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与证实法中出现的神奇

更新: 2021年10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六日】二十五年在大法中修炼,经历的神奇事很多,处处体现出师尊与大法的伟大与超常。

一、从一身病到无病一身轻

在得法前,我一身病,到医院去看,医生说,身上的各个器官都不行了。那个时候自己经常心绞痛,上不来气、休克,在单位上班,常常正在工作,一下就休克了,同事们就把我抬到值班室的床上休息,工作干不了了,只好回家休病假了。在家休息,每天吃药,病情还是不见好转,还是经常心绞痛,上不来气、休克,晚上常常因为上不来气而睡不着觉,夜里时常起来坐着,夏天屋里太热,我就只好出去到楼下的马路边上坐着乘凉,天天从半夜坐到天亮,还得让丈夫陪着我,搞得丈夫也休息不好,也很累。丈夫白天还得上班,平时还要买菜,做饭、干家务。看着丈夫那么辛苦,自己又帮不了他,心里也很苦,真的很无奈。我就这样一天天扛着,那个时候,自己觉的生活没有奔头,很悲观,真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有一天,我的一个朋友来我家看望我,并且告诉我说,法轮功能治我的病,而我当时由于受无神论的毒害,并不相信,也就没想太多。过了几天,我那个朋友又来看望,看我身体没有什么好转,又和我说炼法轮功可以治我这个病,我还是不相信,就说以后再说吧。

又过了些日子,这个朋友又来了,那天下着很大的雨,他是冒着大雨来的,当时我心里非常的感动,心想,我自己身体有病,和人家有什么关系,人家却那么的热心,三番五次的来叫我炼功祛病,到底人家图什么?就这样想着,不好意思再推脱了,就这样答应他第二天去炼功。

第二天早晨三点半我自己去公园找到了炼功点,可是并没有马上去炼功,而是远远看着他们在炼动功,当炼功音乐响起来时,觉的非常动听并且有一种说不出的很舒服的感觉,这时看到朋友在找我,我这才走过去,那时他们已经炼完了动功开始炼静功了,朋友说你和大家一起炼静功吧!我就坐下和大家一起炼静功,当教功的辅导员教我怎样盘腿时,没有想到当时我一下子就双盘上了,一直到炼完静功。炼完功后,朋友借给了我一本《转法轮》,叫我回家好好看看这本书。

回家后,我忙完了家里该干的事情,才拿起《转法轮》来看,这一看一下子就放不下了,被书中博大精深的内涵吸引住了,这大法太好了!我恨自己看的太晚了,从晚上十二点一直看到天亮,就这样一口气看了三讲《转法轮》。

接下来的每天晚上,我都看三讲,用九天的时间看了三遍《转法轮》,让我一下子明白了许多真理,就像师父讲到的,“很多人经过长时间的练功,也有的人没有练过功,但是在他的一生中有对真理、人生真谛的追求,在琢磨。他一旦学习了我们法轮大法以后,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当中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可能伴随着他的思想会来个升华,他的心情会非常激动,这一点是肯定的。我知道,真正修炼的人是知道他的轻重的,他会知道珍惜的。”[1]真的是这样的。我明白了做人的目地,知道了人不是为了当人,而是要返本归真,返回到先天善良的本性上去。

1996年7月16日这一天,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从这一天开始我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心里说不出的高兴,感觉自己太幸福了!从此以后,我天天看书学法,可是没再去炼功点炼功。有时候早晨听见师父叫我的名字,叫我起来去炼功,可是我这个当弟子的不争气,还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能每天坚持去晨炼。有一天晚上,我的女儿突然病了,发高烧。晚上十二点了,我和丈夫带着女儿去医院,医生一看说这么严重怎么才来!把我们训了一通,告诉我们晚上没有医生办理住院,要到明天早晨医生上班才能办理住院手续,就给开了一个吊瓶,当时我丈夫悟到了可能是师父点悟我们,应该去炼功点炼功,就对我说,等孩子好了我们就去炼功。这样一直等到早晨医生上班,我们去办理住院,可是一检查,医生说孩子没有病,住什么院!又把我们说了一通后,我们领着孩子回家了。

第二天早晨4点,我和丈夫就去了公园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从那以后,我们天天坚持去炼功,炼功不长时间,自己一身的病都好了,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谢谢师父!

二、证实大法后感受的殊胜和美妙

1999年7月20日法轮大法遭到史无前例的迫害,公园的炼功点和师父留下来的集体学法小组也遭到了破坏,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和同修切磋之后,觉的必须進京为大法鸣冤,还师父清白,证实大法。

2000年11月4日这天,我们决定進京证实大法。那天我先去洗了个澡,洗完澡回家路上看到我家周围的地上有许多同修散发的真相传单,心里觉的同修做的太好了。可是我刚到家,就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警察来了,心想,他们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是不是走漏了消息,表面上我们什么都没表露出来,问他们,有什么事儿吗?警察说,这儿附近有许多法轮功的小报,从哪来的?我们说不知道,那时候还没有明慧小册子和打印版的资料,多数是蜡版手印的资料经常出现,各种颜色的都有,内容主要是讲4.25和大法遭迫害的真相。警察也看到我们是刚洗完澡回来,头发还是湿的,一会儿就走了。

我们按原计划启程了,那个时候去北京检查的很严,汽车站、火车站、港口等都要严格检查,这样我们就不能坐直达北京的车,所以我们先坐了一辆去天津的车,为了安全中途也换过车。到天津后,要想到天安门广场也不能直达,只好又租了一辆没有营运证的私家面包车,上车后司机说,你们是炼法轮功的吧!我拉了很多法轮功的人,你们要想直接進北京進不了,我只能把你们送到郊区,再往里進,要不我也会被查。我们说行。到了北京郊区,就有同修在那里接待我们,他们也不知道我们是从哪里来的,只要是進京护法的大法弟子,他们都接待,彼此也都不知道姓氏,那里的同修给我们安排了一个地方住了下来。同修也说,从郊区不能直达天安门广场,必须中途就下车,然后步行進入广场。

这样我们几个商量好了之后,就于第二天,这一天是2000年11月6日,上午大约10点钟,我们几个人分散开,同时走進了天安门广场,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有很多警车,也有很多便衣。在人群中也有很多大法弟子,有在炼功的,有举横幅的,经常是有很多大法弟子在不同的方位同时把真相横幅举在空中,同时也会有很多大法弟子立刻聚集在横幅下面。

大约在11点的时候,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也把带在身上的横幅拿出来,拉开,高高的举过头顶,用尽全身的力量喊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那一刻我真是体会到了天地间唯我独尊的感觉,那一刻心是那么纯净,同时感觉非常的神圣,此刻仿佛一切都静止了,感觉我整个身体充满了能量。直到有警察跑到我眼前来抢横幅,我才从那个状态恢复到现实中来。

警察抓住我的头发把我往警车里拖,直到我被拖到车里,我看到车里面已经有很多大法弟子。警察用车把我们拉到一个地方,我们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叫我们下车,排着队進到一个大院子里,我刚進大院门,有一个先進来的同修向我使了一个眼色,我立刻明白是师父借同修口点化,叫我快走。所以我马上向院子的后门冲去,那么高的铁栏杆大门,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一下子就爬上去了,栏杆顶上是一个个竖立的三角,肩上的包带被铁三角拦了一下,我随手把包往上一带,然后轻松跳到地上。一看,地上满是没过脚踝的青草,只有一条很窄的小路,心里想,我该怎么走?

正不知怎么办的时候,一抬头,看见有一辆出租车出现在小路上,一会在我面前停下,司机问,要打车吗?我知道是师父给我派来的车,我立刻上了出租车,离开了那里。出租车司机问我到哪去,因为我从小晕车,从不出远门,此时又身处异乡,所以一时也不知应该去哪。忽然一下想起,昨天晚上,就在同修接待我们那儿,有一个同修说到邢台站,正想着,司机说你是不是要去邢台站,我马上回答说,是的。司机又说,你看你都不知道上哪去,还是我告诉你上哪去,你得谢谢我。我说,谢谢你。我心里明白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一切都给弟子安排好了,我知道师父就在弟子身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心里一直不停的感谢师父。司机送我到邢台站后,我在那里买上了回家的火车票,因为还没到发车时间,我没敢在车站久呆,就先离开了车站,快到发车时间我才回来坐上了回家的车。

坐在车上,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很大变化,当时就感觉自己无比高大,自己身体什么都没有了,而此时的自己感觉不是坐在车上,而是坐在返本归真的大法船上,那种无比殊胜和美妙的感觉,真的用人间的任何语言都表达不了。当车進入北京站时,又有同修上车,听同修说,北京站里有很多警察和警车,听说是在找一位走脱了的大法弟子,我心里明白他们是在找我,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弟子平安的回家了。

回到家后,我还是坚持天天学法炼功,在炼功过程中,出现过就像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现象。写到这儿,我又想起在我刚修炼法轮大法时,自己在炼静功时看到,自己是五、六岁小孩子的模样,梳着古代小女孩的发型,手结着印,盘着腿在空中坐着。自己感觉非常神奇。

当时我从北京回来,可是丈夫却一直没有回来,又等了几天,还是没有回来,我的心就有些放不下了。一天在炼静功时,正想着丈夫怎么还没回来,想着想着,突然看见天空中出现一根很粗很长的黑东西,急速向我飞来,眼看就要从我头顶進入我身体的一刹那,我在心里喊师父救我,就这么一想,那个黑东西一下子被打的粉碎,不见了。心里无限感恩师父的慈悲看护,感叹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把自己在得法与证实法中出现的超常和神奇写出来,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交流。个人层次有限,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