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世恶浪中的一股清流

更新: 2021年11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一日】我是八零后青年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法轮大法净化了我的心灵与身体,让我在浊世洪流中找到了人生归途。

一、因病走入修炼

我从小身体虚弱,干一点重活就觉的很累。上初中时又得了“紫癜”和血小板减少症,经常因去看病耽误功课。中药、西药吃了不少也没见好转。考上中专后,每天早晨都是与同学一起吃过早饭后,自己得先回宿舍去喝了汤药再去上课,特别苦恼,但又没有办法。一个人在外地读书,身体不好,很怕远方的父母牵挂,所以一直不情愿的吃着各种药。

一九九八年七月放暑假回家,妈妈说我的姑父在修炼法轮功,特别好,能治病,建议我去看看。我很好奇,就跟着母亲去了。姑父拿着一本书告诉我:“这是一本非常神奇的书,很多人都在修炼,能祛病健身。”我觉的不可思议,看一本书怎么就能治好人的病呢?回家后就以最快的速度看完了《转法轮》。看完第一遍,最大的感受是:原来自己一身的病,不是身体素质的原因,与我的今生前世的道德品质和祖辈行为都有关系。

回想这些年的成长历程,才发现经历过的很多事情如果不用法轮大法的标准衡量,还以为都是对的呢!我一直认为自己虽然身体不怎么好,但是品行很优秀,从小爱学习,上学时成绩优异,老师同学都非常喜欢我,周围的人都夸奖。再往深一想,可如果谁对我态度不好我会记恨好几天,根本没有善和宽容,离大法的要求差太远了。大法的法理使我内心变的特别明亮,改变了我看问题的方式,知道了遇到不顺心的事第一念不应该是动恶的念头,而是用善心。

看完第一遍《转法轮》,我还在犹豫吃不吃药,就去问姑父:“我还吃不吃药啊?”姑父犹豫了一会儿说:“你自己去悟吧,觉的应该吃你就吃,觉的不用吃就不吃。”

我就去书中找关于治病的那段讲法:“有的老学员说:老师,我怎么哪儿都不舒服,总上医院去打针也不好使,吃药也不好使。他还好意思跟我说!那当然不好使。它也不是病,能好使吗?你检查去吧,没有毛病,你就是难受。我们有个学员到医院把针头给人家打弯了好几个,最后那一管药都哧出去了,也没扎進去。他明白了:哎哟,我是炼功人哪,我不打针了。他才想起来不打针了。”[1]

我明白了,我已经学了法轮大法,师父已经在管我了,不用吃药打针了。我就不再吃药了。神奇的是,从那以后不再感觉浑身没劲儿了,其它病的症状也都没有了,一直到现在再没犯过。偶尔有类似伤风感冒的症状,很快都能过去,真是脱胎换骨的变化。

二、守住心性,不随波逐流

毕业了,离开了学校,参加了工作,就正式走入了社会,开始饱尝人间冷暖。在学校读书时,学着课本的知识,以为生活中的一切是那么的光明美好,没想到参加工作后才发现一切都不是想象中的那样。

就拿我的工作单位来说,我是一名教师,教育领域本应是社会的清净之地,但受到当前社会恶劣风气的影响,同事的价值观是一切以利益为先,原本干净的教育阵地变成了勾心斗角的战场,使我的精神非常疲惫。我在思考:难道人生意义就是这样你争我夺,拼命挣钱,最后“功成名就”吗?这不是我所要的。虽然以前学过法轮大法,但那时年纪小,学法不扎实,只是知道大法能祛病健身。虽然学了,但是没深入内心。这时我想起了法轮大法,法轮大法的法理点醒了我。通过反复看书,我终于找到了人生真理,苦寻多年的人生意义都在书中找到了答案,这是真正的佛法!

师父说:“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这一念就最珍贵,因为他想返本归真,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1]“因为这个宇宙中有这样一个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1]。

我终于放下了积郁心里多年的愤世不公。一件件怕碰的伤心往事都能慢慢释然了。我明白不应该埋怨任何人,别人伤害我,也许是自己欠下的业债要还,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生自有定数,应该积极面对困难与不公,人生的意义不是要返本归真吗?那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法轮大法让我重获新生,成为中共恶党掀起的一场场浊世恶浪中的一股清流。

三、按真善忍标准在教育行业做一股清流

我是一名教师。大家都知道,教师比较爱慕虚名,不但争名还很会夺利。我虽然知道修炼人要放下这颗利益心,但有时也会受到同事们的影响。例如,在补课的问题上:大多数同事都会给一些学生课后看作业,周末补课,当然都是收费的,收入还不少。其实这些学生大多数都是在老师鼓动下来补课的,没有几个是自愿来的。有很多老师甚至周末从城里坐车到乡村带学生。有的同事建议我也带一些学生。

我们城里的教师工资虽然不高但也不低,维持生活没问题。但有时看着他们每个月可观的额外收入,也曾动过心。但从大法中明白了失与得的关系,修炼人要得的是功,不是常人的利。而且现在的大陆环境下,大多数家长为了生存而打工、谋生,供孩子读书已经很不容易了,再让他们承担额外的补课费,确实挺难的。作为大法弟子要为他人着想,所以参加工作的这些年,我从来没以补课的方式带学生,也没从学生那里挣过一分钱。包括订学习资料,也是按照本钱给学生。

这些年我教过的学生仅从这方面都觉的我与其他老师不一样,不算计着挣学生的钱。有的学生还和我说心里话:“某某老师总是让我们去她家里补课,可其实就是写作业,或多留一点题,基本没有时间讲新的内容。”我说:“那就别去呗!”学生无奈的说:“不去不行,别人都去了,谁敢不去啊!”还有的学生在背后骂鼓动他们补课的老师,说他们钻到钱眼里了。

参加工作十多年来,上级从未進行过职称评审。有些年纪大的同事在早些年曾经历过职称评审,他们偶尔会聊一聊这些事,但也不深入去说,因为大家现在都已经对提职称不抱任何希望了,所以大家都没有准备职称评审所需的材料。

可是有一天,突然上级下来文件,说要進行职称评聘了,让大家按照文件要求准备材料,而且时间很紧,几天之内就要准备好。这一下大家都慌了,因为很多人都没有相应的材料。所必需的材料包括:学历证,文凭证,教师资格证,上一级的职称证,论文证,课题证或成果证书。特别是晋升名额有限,大家都在争取,都在想方设法的凑齐材料。有些人的文凭不够,就只好放弃。因为取得文凭需要读几年的书或上几年的学才能得到,在很短的时间内造假文凭很容易露出马脚,况且相互都知道谁是哪个学校毕业的,有什么样的文凭,怕造假会被举报。有些人的文凭够了,但是没有论文、课题和成果证书,就想到了造假。因为论文、课题之类的证书不需要像文凭那样通过上学取得,这些荣誉类的证书随便做个假的就能以假乱真,很容易,也不易被别人发现。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些年谁参加了哪些上级组织的学术活动,或者谁独自发表过什么论文。我的其它证书都够了,唯独缺少论文、课题之类的,但这又是必需的材料。

有些同事去做了假证书,还让我也去做一个假的。我说:“这么做不是真的。”他们说:“哪有那么多真假,你做出来了就是真的。”强词夺理!但这就是现在国内的真实情况,人们已经分不清对错了,还觉的大家都这么做就是对的。好几个同事都做了假课题证书,最后都蒙混过关了,顺利的晋级了,工资自然就提高了不少。

我虽然没能晋级,但我无怨无悔,心里踏实,因为我没有违背大法要求的真。我想:以后自己努力,有了真正的论文或课题证书,再去晋级更好。

我在法中悟到:失与得是根据自己的德和业力安排好的,不必强求。同时如果我们真的能放下执著心,结果马上就不一样。当我放下了为晋级而造假的心后却迎来了另一个好机会。

我们学校的值班工作由一名年纪大的老师承担,除工资外每个月还会有一些值班费,不算多也不算少。有一些老师也想承担这份工作,但校长不认同的人选是干不上的。因为学校的值班工作并不是谁都能胜任的,看似简单,实际不容易,属于那种“好人不愿干,孬人干不了”的工作。在职称评审中,谁是造假蒙混过关的,谁是实事求是的,其实学校领导都心知肚明。平时工作中我都尽量按照大法的要求认真对待,尽职尽责,学校领导对我的为人和能力是认可的。在我们那位值班老师身体有病不能继续担任时,学校领导找到我,让我接着干这份工作。尽管有好几个老师都想干,但校长偏偏选中了我。我的条件从事值班工作很容易,所以这份钱挣的挺容易。这样我每个月不仅可以挣到值班费,还有了更多与领导接触的机会,也成了领导重视的角色。虽然我不追求这些,但是这样会消除很多人对法轮功的误解。不然有的人总是觉的领导会另眼看待大法弟子,他们会随着领导的态度而对大法弟子转变看法。

中国古代有一个故事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现在的情形,我就是那个“塞翁”了。当然这一切没有大法的指引,我是万万做不到的。

结语

邪党扭曲了我们中国几千年的道德标准:善良被说成懦弱,单纯被说成傻,坚持原则被说成死板。但就是有这么一群人在各行各业践行着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原则,用大法中修出的善良、宽容,让身边的人从不理解到敬佩,为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带来道德复苏的希望。这是人间神话,还有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在见证着和创造着一个个这样的神话。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