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老板真有眼力,找到你这样的好人”

更新: 2021年10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十四日】我今年八十岁,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之前,我身体不好,心脏偷停、风湿怕凉、右脚跟长骨刺,走路不敢踩实。修炼三个月后,我发现自己什么毛病都没有了,都好了。

我内心非常感谢法轮大法。我用心学法、炼功。我们炼功点有70~80人。刚开始,师父的经文就几张,大家传着看。我要了一张之后,就去复印社复印,给大家每人一张。为了让大家去我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我又买了一台放像机,放在集体学法点的同修家里。

后来,一位朋友找到我,让我去他厂里上班。我说:“不去。”他问我:“为什么不去?”我告诉他:“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朋友说:“你学你的大法,没关系。我弟弟也是学大法的。”我一听,他不反对,我就去他的工厂上班了。

这位朋友自己是老板。他让我管理食堂,买菜、做饭、收拾,都是我一个人。老板每个月给的伙食费,我都精心安排,让大家吃好。每个月都剩钱,我就把每个月剩下的钱到年底一起交给老板,他对我的工作很满意。

后来,又把我调到管理后勤工作。管理一些职工福利、劳动保护、废物处理。我自己记了一个账,卖掉的物品记在本子上。等到卖废品的钱多了,我就给老板送去。每次送钱和记的账,老板从来都不看。我问他:“你怎么不看看我卖出了什么、多少钱?”老板说了一句:“我最相信你了。”

一次,老板给了我3000元钱,我说我不要。老板说:“为什么不要?”我说:“我修法轮大法了,我不要这钱。”老板说:“我自己办厂,我说了算。我给你,你一定要拿着。不准给我大哥(我们俩口子都在他办的厂上班)。”老板说了这话后,我才拿了。

老板每次给我的钱,我全部都用在证实法的项目上。那时是二零零一年,江魔头和中共恶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很残酷。那年五月,一个同修来厂找我,说:“来了一个外地流离失所的同修,住在农村菜窖里,没有伙食费。”我当时就给了他五百元钱。我说:“有事再来找我。”

后来又有一个同修找到我,说:“外地来的同修没地方住,想租房子。”我就给他二千元钱,我告诉:“有事再找我。”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听说有同修流离失所,我去看了一下,冬天很冷,屋里没有暖气,没有被褥。我回家把被褥送去给他们了。我有时间就买些馒头、咸菜给他们送去。

在厂里工作,工人有困难找我,我都帮助解决。厂里的工人都相信法轮大法好。我给他们真相传单,大家都要。中午去食堂吃饭,人们看见我时,不叫我的名字,手一抬,然后说:“法轮大法好!”

有人来厂买东西、收废品,我都给他们讲真相。给他们真相资料,他们都要。收废品的人说:“多给我点,我帮你往外发。”他还跟我要《转法轮》书,我都给他了。

我自己有个办公的地方。我买回了红色、白色的油漆,绳子、红布、黄布,自己做条幅。做好了十个、八个之后,等晚上领导下班走了,通勤车也走了,我就往大公路两边的树上挂。挂完了,我再坐公交车或出租车回家,每次我都安全的回到家。

过年时,厂里给每个职工发福利:每人50斤大米、50斤白面、10斤油。上万斤的东西都由我来购买、发放,从来没有出过差错。给厂里买所有的东西时,不管对方给我什么好处,我从来没要过。我告诉他们:“我是修法轮大法的人,是修真、善、忍的,不要回扣。”他们说:“现在谁不要?”我说:“别人要是别人,我不要。”对方说:“你们老板真有眼力,找到你这样的好人,你也给我打工吧!”

二零零三年初,因丈夫脑出血,我们俩口子都回家了。丈夫病重时住在医院里,孩子上白班、中班,后半夜护理。这样,我能出去散发真相资料。晚上十点多钟,我就出去发真相资料。发完后,再打出租车回医院接班。

后来我丈夫的病好多了。有一次,老板来看他。临走前,老板跟我丈夫说:“我出钱给你雇保姆,让我嫂子(指我)还回厂去上班。”丈夫说:“我脾气不好。”老板没再说什么。我虽然没去工作,但我心里很感谢老板对我的信任。我在老板的厂里工作了七年,都是兢兢业业的干好工作。

二零零三年三月的一天,我中午去贴真相传单。那时,我不注意安全,在大马路上贴,被恶人绑架到派出所。三个人非法审问我,我跟他们说:“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做好人的,我们是修佛的。你们别迫害大法。现在全世界很多国家的人都在学。‘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他们说:“你别说了,你是来给我们宣传大法来了。问你这东西哪来的?”我一直没说。

有个人好象是个领导,他说:“她不说,把她送马三家去。”我在心里发正念,背师父的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他们在我的兜子里找到了手机和电话本,找到我女儿,去了我家。他们非法抄家,勒索罚款一万元。下午五点我出了派出所。

女儿把车直接开到了婆婆家。我一進婆婆家,公公、婆婆、我丈夫、小叔子、小姑子、女儿、女婿共七人坐在客厅里,都很严肃的样子。丈夫的二弟说:“你有钱,给派出所送去。”尽说些不好听的话。婆婆走到我面前,打了我两个耳光。我什么表示也没有,我知道她是心疼那一万元钱。我们三十多年也没红过脸,我心里想,这都是来考验我呢!过了一会儿,我就回自己家了。

过了二十多分钟小姑子来劝我:“别生气。你走后,我说我妈了:我大哥都没打我嫂子,你80岁的婆婆打60多岁儿媳,你打啥呀?”我婆婆是个很强势的人。后来婆婆有病的时候,我还和以前一样,买东西、包饺子送去,照顾她,她都很不自然。三个多月后,婆婆去世了。

后来丈夫天天看着我,不让我出门。我想我是师父的弟子,我要证实大法,这是我的使命。我把地下室的钥匙给了同修,把真相资料送到地下室的缸里,到时候我下去取,拿上来叠好、装好。晚上,我就出去发放。我经常给丈夫念真相资料的内容,让他知道大法的真相。后来,他不反对我学法了,还让同修来我家学法。

丈夫去世后,女儿让我到她家住,说我70岁的人了,没人照顾我。我说:“我学大法了,有师父管我。我不去,自己过。”上午,我坐车去监狱附近发正念。下午直接就到学法小组学法。每天早晨炼功。同修印好的真相条幅,我要来自己做成成品,自己去监狱附近挂,回来没有公交车就打出租车。法轮大法日也是自己做好了真相条幅自己去挂。多次发真相资料后,我都顺利回家。

我去法院门前的警车上放真相资料,在家把选好的真相资料包好,让他们都知道法轮大法的美好。一次,我去一个法院,警车都在院子里,因为法院有墙,上面有铁栏杆,还有门岗。我把包好的真相资料再包两层塑料袋,这样雨水就泡不着真相资料了。我用力的把真相资料扔到院里的车下,让他们能捡到,让他们知道法轮大法的威力和神奇,停止迫害。

我听同修说,一个派出所迫害大法很邪恶。我就准备好真相资料,和同修去了那个派出所。同修在外面发正念,我進院子里,把装好的真相包放在院里的警车上,让警察们能收到。之后,我很顺利的出来了。

我是师父的弟子,我要洪扬大法,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我修炼法轮大法26年了,没吃一片药,这都是师父给我的福份,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自己还有很多地方没修好,以后我要努力做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