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抓紧救人

更新: 2021年11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二日】去年(二零二零年)中国年本打算回老家和父母一起过年,但因为买车票晚了,未能回去。武汉肺炎爆发,天灭中共开始了!那些党团队员是最危险的,我要抓紧时间讲真相救人。

加大力度制作和发放真相资料

我立即上网,寻找避疫方面的真相资料。当时明慧网还没出真相传单,自己就把相关的明慧网文章制作成单张打印成传单,出去挨家挨户的发。很快明慧网上与疫情有关的不干胶、传单、三折页传单、折叠传单、周报、大册子、卡片等陆陆续续都刊登出来了,我就下载、打印,天天出去发,多的时候一天发一百四、五十份,少的时候也有几十份。心想:只要能有一个世人看完资料得救了,我的事就没白做。

在这之前,邪党在市内加强了监控力度,各地都增加了监控摄像头。我们小区几乎每栋楼、每个街道、十字路口、小区進出口都有摄像头,而且有的地方甚至设有两、三个摄像头。我家一楼邻居家门口也安装了摄像头。

为了成功救人,我每次出去前这样做:首先要坚定正念,克服怕心,明确自己做的是最正最有意义的事;接着在家里发正念:大法弟子去救人,任何邪恶不得干扰与破坏,谁动谁是罪;解体监控摄像头背后的邪恶,让摄像头、人脸识别不起作用;正念加持世人明白的一面自己主宰自己,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在正法中起正面作用,兑现自己的誓约,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看真相、明真相、做三退,给自己的生命选择一个幸福美好的未来;真相资料是救人的法器,来之不易,众生要珍惜,只准看,不准毁,要将真相资料传给亲朋好友,让每一份资料发挥更大的作用,救度更多的世人。

出门前给师父敬香,求师父加持弟子正念正行,求师父救度这些有缘的众生。发完资料回来叩谢师父,谢谢师父的加持,师父辛苦了!因为真正救人的是师父,弟子只是跑跑腿而已。

以前我都是把真相资料装在塑料袋里挂在门把上,有的常人一看就知道是法轮功资料,直接就扔了。现在我一般都是把传单、周报、大册子、卡片、翻墙卡等插在住户门上,挂到门把手上,或放报箱里,把有关疫情的标题或者是“避疫良方”几个字放在最显眼的地方,让常人一眼就能看到。如果门上没有把手,没有贴对联或是福字,就用漂亮的小磁扣把资料吸在门上。每个门洞最少贴一张不干胶,告诉世人避疫良方和三退保平安。

过年期间,电子城都不开门,后来因为疫情多次推迟开门时间。还好自己家里还有几包打印纸,还有不多的不干胶纸、单、双面铜版纸,就利用现有的材料制作。为了更多、更好的救人,B同修又从别的同修那里拿来了一些不干胶、铜版纸和打印纸,解决了我的后顾之忧。

我发资料主要是坐车在市内各个小区发。

一天晚上给亲戚送真相资料,从她家出来已是晚上八点多了,我身上带了一百多份真相资料,就在附近发,每个门洞两户人家,所以得发十几个门洞。我想得快点,错过了末班车就麻烦了。

发完后在车站等车,大街上空荡荡的几乎没有人,老半天没来车,我身上没戴表,不知道时间,就在心里求师父:一定能赶上末班车。车终于来了,一看车上只有我一人,是我的专车啊!心里对师父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二月十四日,市内各小区开始封闭,只留一个出口,出门要查出入证或登记姓名、电话、楼号。这时我一边发正念否定邪恶势力利用中共病毒封城、封路、封小区来干扰大法弟子正常生活、阻碍世人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邪恶因素,同时开始着手在自己小区内发放真相资料,先从自己家的门洞开始,主要是在夜间发放。

在师父的加持下,小区内除一栋楼上锁進不去,陆陆续续我将小区十栋楼,三十个门洞,约五百五十多住户一户不落的都送去了真相资料。

在此同时,我又将自己尚未讲通的亲朋好友、昔日同事、大学同学,尤其是湖北、武汉、上海、北京、天津同学的电话号码全都上传明慧网,让海外同修帮忙打电话救人。我除为自己制作真相资料外,还给其他同修提供少量的真相资料。

后来发现个别大道边的楼房没有封闭,于是何时方便也去那里发资料。有些封闭的小区白天封闭,晚上七点以后无人看守,我就晚上去发资料。

我家一楼一个邻居,以前每次见到我都象不认识似的。有一次我在外边用钥匙开楼下大门,不知怎么就是打不开。她在里边听见声音,就打开自家的门往外看。我请她从里边帮我把门打开,她一听,“咣!”的一下把她家门关上了。后来是其他邻居用钥匙把门打开了。

这次疫情我不计前嫌,在她家门边的信箱上放了一张塑封好的疫情卡片,一面是“祝您平安”,一面是“疫情凶猛自保有妙招,面对瘟疫请您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大难来时命能保!”

第一天她可能没发现,第二天我发现卡片不见了。不久我白天出去采购,每次回来大包小卷的,她老远看见,就主动上前帮我把大门打开了。我知道众生明白的一面都在感激大法,感激大法弟子,因为大法弟子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

翻墙卡风波

二零二零年春夏的一天,我拿了几张新做的网门翻墙卡在家附近的一个街心小花园用手机测试,所有卡片上网都好用。往家走的时候,正好看到路边停了一排轿车,就把翻墙卡插到车窗上。

插完了往回刚走了几步,背后一个女人的声音大喊:“站住,你给我回来!”我没停步,继续往前走,一边走一边在心里发正念。那个女人在后边一边追我还一边大声的喊。我想我不应该逃避,就转身面对她。她大喊:“你干了什么坏事!”我说:“我没干坏事呀!”她说:“你别想走了,你给我说清楚。”她拽着我到她车跟前,原来是我把翻墙卡插到车窗上,她在车里面摇下车窗,想看看我插的是什么,结果卡片顺着车窗掉到车缝里了,拿不出来,把她气的够呛,她质问我怎么解决?

我也不会弄,就双手合十,诚恳的对她说:“对不起,我真不是有意的,没想到给你添麻烦了。这样吧,我给你点钱,你去找人把它弄出来,好吗?”她生气的说:“不行,今天不给我弄出来,你就别走了,看我怎么收拾你,离我远点,站那别动。”说着她拿起手机打电话,我一听是打给她老公的,开始抱怨这件事,问她老公怎么解决。

我在心里马上求师父:“师父,我可不能在这儿,我得赶快走。”就听那个女人说:“你走吧,快走,别让我再看到你!”我马上转身走了。心里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我先到附近的超市转了转,一边转,一边向内找自己:最近翻墙卡的点击量一直呈上升趋势,不自觉的起了欢喜心;发卡前没有发正念清场;刚才插卡的时候也没先看看车里是否有人;因为忙于做事,学法炼功不到位,自己的空间场不净;平时自己都是往车窗上插,没想到司机摇下车窗,卡会掉到车缝里,这样常人不就看不到卡片了吗?还给常人带来麻烦,卡片在里面影响车窗上下活动,这不是让人反感了吗?怪不得那个女人那么生气,是我不对,给别人添麻烦了;修炼人做事得考虑别人,以后要换个位置放。

在超市想买东西的时候,我一摸兜,身上没带几个钱,心想:亏了那个女人没管我要钱,要真管我要钱还麻烦了!

拒绝用微信

二零二零年八月的一天中午,我冒着大雨坐车去营业大厅交宽带上网费,一進门,保安让我扫健康码,我说我没有健康码,我是来缴费的,他简单的测了一下我的体温就叫我進去了。当时还不到一点,是中午休息时间,大厅里只有我一个客户,也只有一个服务员在工作。

我把上次缴费收据给她看,让她帮我查一下还剩多少钱,她说只剩四毛五了。我说再交一年的费用:五百五十元。她说:“这里用现金缴费,最低交七百二十元,你要交五百五十元,只能用微信交。”我说我没有微信,又问她:“用现金交七百二十元,网速是多少?”她说是一百兆。“那用微信缴费,网速是多少?”她说原来是多少还是多少。我说:“我今天没带那么多钱,可不可以先交半年的费用?”她说:“不行,要交就交七百二十。你可以用亲戚朋友的微信,这样交五百五十元就行了。”我一听这不是变相涨价,这不是难为人吗?转身走出了大厅。

外面雨下的很大,我站在车站等车,心里想:怎么回事呢?用微信交就是五百五十,用现金交就是七百二十,怎么差这么大呢?是去利益心吗?我问自己:能不能用微信?不能,微信是间谍软件,二零一八年明慧编辑部《所有大法弟子须知》早就通知大家删除了,不能给邪恶迫害提供方便,不能让常人对大法犯罪,那会毁了他们。那能不能借用亲戚朋友的微信缴费?也不能。我的宽带是身份证实名的,非常时期,大法弟子做事要考虑别人,不能给常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那会把他们推出去的。

公交车来了,我没有走,心想:这两天正是帮助同修上传法会征稿的关键时期,我真的没有时间来回跑。还是要坚持用现金缴费,虽然钱好象是涨了,但宽带也提速了,七百二十就七百二十吧,可是自己身上没带这么多钱怎么办?我从家出来的时候只往钱包里装了六百元,突然想起,好象钱包里原来还有一百元,我又翻包,在包外面的拉链里又找出四十元,太好了,钱够了。

这时雨小了,我打着伞,又回缴费大厅,已过了中午休息时间,客户陆续的来了不少。门卫又叫我扫健康码,我说我刚刚来过了,他就放我進去了。

原来那个服务员跟前有客户,我就上右边等另一个服务员,男客户走了之后,她问我办什么业务?我说缴费,说着把上次的缴费单递给她,她问我交多少钱?我说一年的费用,她说:“是五百五十元吗?”我说是,递给她六百元,她找我五十元,又从新给我打了一张缴费单。

出了门,雨已经停了,我有点懵,心想:这是怎么回事呢?怎么两个人说的不一样呢?我明白了:邪恶是想利用利益心胁迫我使用微信,被我识破了。我从安全的角度,从为别人着想的角度,坚决不用微信,又放下了利益心,所以邪恶就没招了。另外我还想到:要学会为别人着想,尽量不在中午休息时间办业务,不打扰别人休息。

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师父辛苦了!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以上是我的一点修炼体会,有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