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救了我和我早产的儿子

更新: 2021年11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四日】我今年五十七岁,三十七岁那年我怀上二胎,因在北方坝上做生意,那里的海拔大概二千四百米左右,我因不适应那里的气候,患上了妊娠高血压,浑身肿胀,眼睛都肿的一条缝,整天迷迷糊糊的,怀孕五个月的时候就受不了了,就回到市里。

回来后不久,我就开始咳嗽,有一天夜里咳嗽的吐血了,坚持到早上天没亮,我丈夫就打车带我去了最近的一个小诊所,那大夫拿听诊器一听,就马上说快去二五一医院,不能耽误,快去。我丈夫就立刻打车,我们就去了二五一医院,去了急诊室,那时我说不出话来,顺嘴往外流粉色的血,脸色苍白,眼睛都睁不开了。大夫看了吓了一跳,随后抱怨人这样了才来医院,一边抱怨一边手脚麻利的给我输上盐水,加上一只氨茶碱,几分钟我就不喘了,血也止住了,大夫马上换了药,因氨茶碱对婴儿不好,安顿下来把我送去病房,大夫告诉我病因,是血压高致使左心衰才吐血的,不让我起床,就在床上静养,也告诉我们大人能保、孩子就看造化了,因为得用药给我治疗。

在医院住了半个月,身体都消肿了,我就出院了,出院时大夫嘱咐说:“回去不能随便走动,尽量在床上静养,因为你的心脏很脆弱了 。”回家呆了一个多月左右,身体又都肿起来了,两只脚肿的不能回弯,走路象走在棉花上一样,都没有感觉,想起上次的教训,就又去了离我家近一点的医院,那是一个专门接待妇产医院,住進去那一刻,大夫就到病房嘱咐,在床上躺着,没事尽量不要走动,大夫说:“你这很危险了,你也算高龄产妇,又有心衰记录,必须好好静养,输七天液,等身体消肿了,就得马上做剖腹产手术把孩子拿出来,要不你们母子都危险,随时都会丢了性命。”

因为血压高,一瓶液要输十五、六个小时,早上七点多输到晚上十点多,一分钟三滴,一天下来胳膊都输肿了,我想这要输七天,这哪是头啊,谁知道第二天输完液肚子就疼起来了,我刚开始还说忍着点,大晚上的别惊动人家大夫了,可是到了一点多实在疼的受不了了,我丈夫去找值班大夫。大夫来了一检查,就着急的说宫缩了要生,就赶紧去联系主刀大夫、麻醉师主任和护士长。

五点钟左右一切准备就绪,主刀大夫叫我丈夫签字,告诉我丈夫病人这种情况很危险,出一点意外孩子大人都不能保全。麻醉师主任叫我丈夫签字,并告诉我丈夫麻醉过程的危险性,让我丈夫有个思想准备。在手术室里,麻醉师不停的叫着我的名字,问我家住哪里做什么生意的,老和我说着话,怕我睡过去醒不过来,大夫护士她们都很紧张。

一个多小时后我听到一声孩子的哭声,声音很小,好像来自很远的地方,我看了一下墙上挂着的表早上七点十分,我就睡着了,麻醉师大声的叫着我的名字问怎么了,我说我困了,她说眯一会行、不要睡着了,告诉我生了一个儿子,虽然个子小点但很健康,护士长把孩子抱过来叫我看:“说孩子一千九百克,孩子虽然小点,但母子平安就是万幸了。”

孩子出院一个月,从三斤多长到七斤多,因为长得太快了,营养跟不上了,腿一抽一抽的,去医院做了CT,大夫说大脑没问题,化验血说是缺十九种元素,什么钙、碘、铁、锌好多都缺,医院给开了药回去就是各种补。我当时是母乳孩子,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孩子住院时我也做了个心电图,大夫看了很吃惊说:“就你这身体还给孩子母乳,你的心脏心律不齐、心肌缺血、心肌炎、心肌缺氧,你的心脏还不如六十岁老太太的心脏好,赶紧给孩子断奶,自己吃药治疗吧。”孩子住了几天院就回家了。

孩子五个月时,我天天洗尿布,两只手有时就抬不起来了,抱着孩子不敢立着抱,就坐着手放在腿上,因两个手说不管事就不管事了,就没有知觉了,我手放腿上那样摔不到孩子,后来一用凉水手就疼,去医院看大夫说是血压高输液输的,静脉炎还有点硬化,里面还有静脉豆,手上血管用手推里面象有一根棍似的,自己都能看到。大夫建议住院治疗,给孩子断奶,因治疗的药孩子吃奶都不行,我想给孩子断奶还得喂奶粉,黑天白天的,大人孩子都受罪,我和大夫说回去考虑一下就回家了。

回家后和丈夫商量说,我还学法轮功吧,四年前我和我同学的妹妹学过几天,她还送我一本《转法轮》,虽然和她学了几天,五套动作都不熟,当时我的胃溃疡、严重头痛(煤熏后遗症)都好了,只因共产邪党打压迫害,再加上做生意忙就不学了,今天想起大法真好,能祛病健身,我还是学大法吧。

就这一念,第二天我的手弄凉水没疼,真神奇。我马上找出《转法轮》看起来,没多久我的静脉好了,手不怕凉水了,血压也正常了,心脏也恢复好了,我的身体好了,人也精神了,孩子也好了,睡觉踏实了,以前缺元素,睡十几分钟就醒。孩子正常了,也不用吃那么多药了。

法轮大法救了我和我儿子,挽救了我们这个面临破碎的家,我知道法轮大法不是共产党说的那样,它那都是造谣污蔑。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救度众生的高德大法,我从那时起就决定了修大法到底。

二十年过去了,我的儿子,那个当年三斤多的早产儿,如今高一米七二,体重两百斤,他支持我学大法,有时也会和我看看书学学大法,虽然没正式走入修炼,也受益匪浅,身体很好,很少闹毛病,从来没输过液,这么多年因感冒只打过一针,平时有点感冒我就给他读大法书很快就好了,因为他特别相信大法,我们一家在大法的沐浴下幸福快乐。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