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身心受益 了悟人生走出谜

更新: 2021年12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三十日】我是医院药剂师,一九九四年末念大专时,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因为身体不好,而对气功感兴趣,上届学长就给我介绍了法轮功。

炼了不长时间,我就剧烈咳嗽,同学们都劝我上医院,我就告诉她们是师父在给我消病业,结果一个星期后,早晨起来,就好了,浑身轻飘飘的。好神奇啊!头天晚上,我还咳嗽的头大,并且痰里还有血丝,好象是嗓子都咳破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彻底好了。

我在十三岁时得过肺结核,X光片子显示在肺门处有两个阴影。治好后,身体虚弱,常年感冒,扁桃体肥大,初三时切除了扁桃体,高中时经常回家打吊瓶,有时嗓子肿的两、三天吃不下东西,只能吃点蒸鸡蛋羹。有病难受时,我就想,功名利禄都是过眼云烟,只要有个健康的好身体,即使穷点,也行啊。现在,我终于成为一个健康人了。

隔了一段时间,又有眩晕症表现,天旋地转的,也是一个星期就好了。

身体好了,头脑也清醒,思路敏捷。高中时上课集中注意力时间长一点,就头疼眼睛疼,近视以一年一百度增长,炼功后,不再长了。而且大专学业考试也轻松过,没挂一科。

心性上的提高也有很多。有一次,我在宿舍楼捡到一百元钱,就交给了辅导员。班上一个男同学知道后,问我为什么上交?我说:修炼人不能得不该得的东西。他说,你不要给我呀,我不炼功,没事,都够我半个月生活费了。这个同学后来当了警察,现已明真相。

还有一次,我在宿舍给炼功用的录音机的电池充电,同宿舍的同学就说是她的,我说是我的,她还很生气。我没和她争,但心里很难受,毕竟五十块钱的东西呢。后来,和一起炼功的同修说了这件事,都说不让我要了,我就又买了一套。

我知道这是去利益之心,但为什么会出这样的事呢?忽然想起来,一次,我把这位同学治痤疮的药水瓶弄打了,当时瓶里只剩五分之一了,她有些生气。我说,要给她十元钱,她是五十元一瓶买的,她没要,我就没坚持给。当时确实有点舍不得,就是这颗利益之心找到了。在以后的生活和工作中,也多次出现利益上的考验,有正面经验,也有负面的教训,甚至有的教训是刻骨铭心的,在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真是该花的钱,必须得花,不该得的,千万别得。印证了“欠债得还”[1]和“不失不得,得就得失”[2]的理。

毕业后,我来到男友(同修)所在的城市,在一个诊所上班,并且和他成家。一年后,他以性格不合,提出离婚,我接受不了。别人修炼,家庭和睦,我俩都炼功,怎么能离婚呢?我不同意,他就不理我了,也不吃我做的饭了。我想不通,炼功时,眼泪哗哗流。在抱轮时,忽然一个金色的大字转到我眼前停下,是个“缘”字,隐去后,又转过一个金色的“吴”字。我明白了,是缘份无了,缘份没有了,别执着了。这是师父看我实在不悟,点化我呢。我放下了对他的情,和平分手。但我还是很感谢他带我走入大法修炼。

随着修炼的升华,反思过去发生家庭矛盾时,我并没有找自己,修自己,都是盯着他的执着,去修他了,还认为自己付出很大。通过向内找,才发现自己不愿吃苦,拈轻怕重,做事走极端,近视不戴眼镜,人为的给自己造成很多不必要的麻烦。粗枝大叶,我行我素惯了,还固执的不行。真是惭愧啊。

离婚后不长时间,就是九九年“四·二五”、“七·二零”,开始進入了正法修炼时期,每天都很忙。我三十多岁时,妈妈就开始唠叨让我找对像。有一次,妹妹打电话问我是不是还在等他?我说没有,是没找对像那个心思。放下电话,想到前夫,心里还是有些难受。唉,也不知我俩以前是什么缘份。结果,晚上在睡梦中,师父给我展现了那一世的因缘。这回,我是彻底明白了。欠债已还,缘份已尽,大法解了我们的渊怨。

修炼路上,也多次出现过危险的事,但都在师父保护下,有惊无险的走了过来。仅举几例。

一次晚上,在离北京不远的高速公路上,我从行驶的截访客车上跳下,因为惯性,后脑勺先着地,短暂的失去意识,起来后,就下意识的跑下高速公路,才想起自己是谁,我师父是谁。随后,就有两辆汽车开了过去,再晚一会儿,就被车碾了。我无法表达对师父救命之恩的感激!

我只是后脑勺摔个大包,不摸不疼,左脚掌落地就疼,这都不算什么了。我就一瘸一拐又往北京方向走去。

还有一次,我吃了坏西瓜,连着三天上吐下泻,吃东西就吐,后来拉的都是脓和沫子。有好几次,坐着坐着就失去了意识,我也不害怕,找到了执着后,就好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