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家庭的兴与衰

更新: 2021年11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四日】一九九七年的春暖花开之时,法轮大法洪传到了中国北方一个不足百户的小村庄。很快,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家喻户晓,上至七旬老翁,下至几岁孩童,村民们纷纷来学炼法轮功。

一年后,参加炼功的男女老少多达五、六十人。在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感召下,法轮功学员们相互促進,共同提高,其乐融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与其邪恶党魁江泽民发起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警车时不时的出入小村,整个村庄乌云压顶,笼罩在惊恐之中。

中共恶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已经持续二十二年。对这场迫害的态度是分辨人的善恶的分水岭和试金石。小村庄里,有人认同法轮大法好,善待法轮功学员;有人反对法轮大法,歧视法轮功学员。

下面以这个小村庄里的四个家庭为例,说一说行善得善果,做恶招横祸的真实故事。

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 福报连连

田丰(化名)是一位普通的村民。法轮功被中共恶党疯狂迫害后,他不但不相信中共炮制的谎言,相反非常愿意看法轮功学员发的真相资料。

每当遇见村里的法轮功学员,他总是开口询问:“有没有新的材料?”真相传单、小册子、光盘、台历、大法真相护身符,他都要。真相资料看后,他都珍藏起来,有时间的时候,还会找出来看看。

《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这两本书,他也都看了。他从内心认同法轮大法好,佩服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

他还主动找到法轮功学员,让学员帮助他用实名退出了曾经加入过的中共组织——共青团和少先队。

七年前,古稀之年的田丰患了急性胆囊炎,在市级医院做了手术。手术后,他面黄肌瘦,身体非常虚弱。养病期间,他天天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的身体逐渐恢复了健康。两年后身体完全恢复正常,红光满面。他见到法轮功学员就高兴的说:“我的身板这样好,多亏了法轮大法,是李大师保护了我。要不然,我早就完了。”

他还经常对法轮功学员说:“咱们屯里,你们炼法轮功的这几家日子过的都好,人财两旺,家家抱孙子、抱重孙子。大法真好、真灵,真的保护着你们。”

田丰的老伴儿、儿子、儿媳全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他老伴儿也相信法轮大法。一次,她遇到了村里的一位法轮功学员,高兴的说:“你大哥年纪可不小了,往八十岁上数了。现在他干活和小伙子一样,可硬实了。是你们法轮功保护了他。我们全家人都知道法轮功好。”

田丰的儿子光辉(化名),种田、养农机、养猪,干啥都顺,还是村里的名人,家家户户的办红、白喜事都请他帮助打理。他家还在村里开了个小商店,农忙时,年逾古稀的母亲还能帮助卖货。

去年中国大年期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从武汉迅速向各省传播。光辉在南方工作的儿子回乡过年被疫情堵在家中无法返回工作岗位。村里的一位法轮功学员碰上了他,给他讲了真相,劝他三退。在爷爷的鼓励下,他退出了共青团组织。今年春天,他顺利的通过了医生资格考试,被一家部队医院录用,工资待遇比原单位增加了一倍。

田丰十分感恩,对村里的法轮功学员说:“法轮功真好,不但保护了我们全家,又保护了我的孙子。”

善待法轮功学员 家庭美满

高明(化名),是一位退职村官。一九九九年十月,还是他在村政府任职期间。当时村办公室里非法关押了本村的几位法轮功学员,由村官们分班轮流看管。

一天晚上轮到了高明值班,他非常同情这几个法轮功学员,就说:“你们今晚都回家去睡觉。”法轮功学员们都回了家。第二天,因为这件事,他遭到了其他村官的嘲讽。

高明退职后依然善待村里的法轮功学员。他家有一辆“神牛”牌三轮车,他经常拉着老伴儿去赶集。路上遇到去赶集的法轮功学员,他就让学员上车,把学员带到集上;赶集中,法轮功学员买完的东西,他也帮助看管;沉重的东西,他还帮助搬到他的车上,回到村里,他都开车把法轮功学员买的东西送到学员家。

一次,本村的一位法轮功女学员小珍赶集回来,半路上电动车没电了,只能推着走。高明回家途中,看到小珍推着沉重的电动车很吃力,就加大油门赶到家后,立即返回去帮助小珍把车子推回家。

前几年,高明患了脑血栓,在镇医院治疗了半个月。回家后,小珍给他送去真相册子《天赐洪福》。他看明白后,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病愈。几年过去了,高明一直没有犯过病,身体很硬朗。

高明的老伴儿过去有心脏病,离不开“救心丹”。自从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心脏病彻底好了。

二零一九年,高明的老伴儿得了胃出血,被送到县医院抢救。她在医院天天念“法轮大法好”,只住了一个星期,就出院了。回家后,她还是坚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几个月,她的身体就康复了。

如今,高明和老伴儿虽然年近古稀,但身体都非常好。两人还种了三十亩田,干起活来和年轻人一样。高明的儿子、儿媳常年在北京打工,工资很高。他的孙子就读高中,学习成绩优秀。

他们全家人都已经做了三退,一家人生活美满。

任凭家人仇恨大法 家破人亡

王某,也曾经炼过法轮功。法轮大法遭迫害以后,她持续炼了两、三年。她的两个已成年的孩子被中共邪党毒害的极深,不让她炼,她就顺从不炼了。

法轮功学员去她家,给她的儿子讲真相,没有讲通。她儿子说:“就信共产党,信到底。”

后来,法轮功学员在村子里发明慧真相台历,王某也要。她的孩子看见了,就把真相台历撕毁了,把碎片丢弃在垃圾沟里。第二年,王某又要了明慧真相台历,又被她的孩子撕毁扔到沟里。

如今王某的老伴儿患了脑血栓,病后失去了劳动能力。因为俩孩子都不在身边,家里的农活都是王某一个人干,她的日子过的很是艰难。

二零一七年,王某去镇里,遭车祸当场身亡。

歧视欺负法轮功学员 独子丧生

崔某的妻子与他离异,崔某带着年幼的儿子度日。村里的一位女法轮功学员小梅和崔某是街坊。小梅的丈夫和儿子每年都出外打工,她和儿媳在家种田。崔某很不本份,对小梅起了歹意,但是一直没有达到目地。

他对小梅恨之入骨,一直把垃圾扔到小梅家的柴禾垛附近。小梅修大法,没有和他一般见识。

崔某几次把带火的灰倒在小梅家柴禾垛附近的垃圾堆上,几次引起火灾。每次小梅和儿媳都要提水灭火,少则几桶,多则十几桶水,总是累的满头大汗。

有的法轮功学员来到小梅家,将摩托车停在大门外。崔某偷偷摸摸的往车锁孔里塞东西,导致法轮功学员打不开车锁。崔某有时甚至把小梅家客人的车钥匙偷走。

几年前,崔某在小梅家门外的路上挖大坑,当作垃圾坑,阻碍了村民们通行。小梅多次劝崔某把坑填上,他不听。一次,村政府统一修路,就把这个坑填上了。崔某知道后,破口大骂村官,又从新挖了坑。

小梅丈夫打工回来后,找崔某评理,崔某不认账。小梅丈夫打了他。崔某不依不饶,小梅好言相劝,崔某却把锋芒指向小梅,把责任全推到了小梅身上。在街坊们的劝说下,小梅做了一桌菜,崔某才算罢休。

日后,小梅每次和崔某碰面时,总是主动和他说话,可他不理不睬,还气哼哼的扬长而去。

二零一八年,崔某未成年的儿子领回了个女朋友,在他家住了好几个月。二零一九年,崔某的儿子去女孩家,两人谈崩了。崔某的儿子服毒自杀,崔某年仅十七岁的儿子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崔某的儿子死后,他才有所醒悟,从此再也不欺负小梅了。一旦碰面,还主动和小梅打招呼。

崔某自己给自己酿了一杯苦酒。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