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看护 一路前行

更新: 2021年11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八日】我从小就喜欢听神话故事,《西游记》更是百看不厌,特别是看到孙悟空喊“我有师父了”,我更是莫名其妙的泪如雨下。

转眼我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小丫头,长到了满脑子都是对人来在世上到底是为什么的青年,总是异想天开自己有一天能遇到高人指点自己。一九九八年四月份的一天,我有幸读到了一本天书《转法轮》,真象神话故事一样,从此:我也有师父了,师父收我了!那年我二十三岁。

幸福的时光总是过的飞快!睡梦中,自己清清楚楚的大声发誓:哪怕地球上只有我一个人在修炼法轮功我也要坚持修炼,决不动摇!

转眼就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恶首江鬼铺天盖地的将邪风刮遍了全国,一时间,我们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也没能幸免。我被当地派出所三番五次的骚扰、威胁,并且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他们不让大法弟子炼功学法,我们就在心里凭着记忆,默背大法师父的《洪吟》、《精進要旨》,只要能想起来的就反复背诵。

一次,我和一个阿姨一起炼功,被看守所的警察看到,他就认定说是我带头,就给我戴上脚镣、手铐,我却一点都没感觉到痛,还照样能双盘打坐炼功。

晚上睡梦中,慈悲的师父给我吃了一勺白白的糖粉一样的物质,当时只感觉非常好吃,至今还记忆犹新。从此,我就感觉不到饥饿,对食物也没有了执着,一天吃一餐也行,甚至不吃也不饿,整天还精力充沛。

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一年我多次去天安门为大法鸣冤,从心底里喊出“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在此,记录下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我亲身脱险的神奇经历。

那是二零零一年的十月一日。我提前自己买来黄布,用红油漆,分别手写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与同修约好在车站碰面,我们一路很顺利的坐上火车,去了北京南站。下车后,再转坐公车,在附近的农家小店里住宿了一晚。

十月一日那天,我们一人带一条横幅,藏在身上,坐上去天安门的车。来到天安门广场,我心里还想让同修先打出横幅,我再跟上。可是,我在天安门广场上转了一圈,也没看见有同修出来,对面却走来了一个便衣,过来就问我照相不?我望了他一眼,说不用,他就走了。

我看见广场上的人渐渐多起来了,我心里想着我是来助师正法的,不能依赖任何人,今天我就应该先跨出这一步。我打定主意,来到有外国游客的地方,从袖口拿出横幅,高高举过头顶,并用尽最大的音量喊出了我的心声:“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迫害法轮功是千古奇冤!”我围着广场边走边喊。

整个广场沸腾了,四面八方传来了同修们响彻云霄的最强音“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好”,我不再听到警笛声了。不知何时,我被人从身后抢走了高高举向头顶的横幅。只见便衣们发疯般的抢夺同修们手中的横幅,并且拳打脚踢,真象一群野狼扑向了手无寸铁的羔羊。陆陆续续的同修们被推上了警车。

我和同去的同修被大客车载到了北京昌平看守所,当时已是傍晚时分。看守所里灯光通明,每个房间都有用钢筋焊的铁笼子。我和一位素不相识的阿姨关在一个房间,但是被分别关在铁笼里。

阿姨留着一头短发,大概五十岁左右,人很和善。我和阿姨悄声约定,一定要出去,不能被关在这里。我跟看守的中年男人说:我要上厕所。他骂骂咧咧的不让我去。阿姨就说:那让我先去吧。阿姨随手将她穿的一件毛线织的背夹递给我,我悄声说,尽量延长时间。阿姨会心的点头。

看守人带阿姨去厕所后,我在心里求师父帮我将铁笼打开,我要出去证实法,传递真相。我用力将钢筋向两边拉,渐渐的钢筋好象有些松动了。我想到师父在《转法轮》里第六讲的“武术气功”这一节里讲:“那功能运用好了,那石头用手一捏都得粉碎的。这不就是硬气功吗?”[1]我继续求师父帮我用功能将钢筋掰开。果然,我侧着身子能出去了,可是头还不能出去。我就双手合十,求师父帮弟子,不知不觉中,我就从钢筋的铁笼里出来了。

我将同修的背夹放在凳子上,再打开木门,我来到院子里,看到高高的围墙,院门紧锁,没有人看守。每个房间里都亮着灯,并且能听到说话声。我一点都不担心,坚信师父就在我身边,我一定能出去的。

我走到院子的侧边,看见有一辆大汽车靠围墙停着,我爬上车头,可还是摸不到围墙的顶,只好下来。我心里一直不停的求师父加持。我将院子里看门人留下的椅子搬到汽车头顶上,我就站在椅子上。这下,刚好能摸到围墙的顶部,还是上不去。我就求师父将我的周天打开,就在一瞬间,我没有了重量,轻巧的就坐到了围墙上。我嘴里不停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我顺着墙跳了下去,还将当时过路的人吓了一大跳。我就这样真真切切的在师父的看护下,一路顺利的走出了邪恶的北京昌平看守所。从此,我又汇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每当想起此事,无限感恩师父、感恩大法的救度。

就在我准备写稿的前几天里,在看似偶然的时间里,让我看见了邪党毒害众生的宣传画贴在一个繁华的闹区。我回家后,就针对此事发正念,并求师父帮弟子除恶,晚上,要是能下场大雨,就好了。可是白天天气晴朗,晚上也没有下雨的迹象。

我发完午夜十二点的正念,正在犹豫不决要不要去销毁邪恶的画报,不一会儿,就听见外面传来劈里啪啦的下雨声,并且越下越大。我一边感谢师父,一边拿上雨具,向目地地走去。以我平时风风火火的性格,正准备冲向邪恶的画栏时,不经意间,看见一个男子正站在画栏的侧边低头划手机,身边还停着一辆摩托车。我先是一愣,接着,我镇静的向反方向慢慢的走去,男子也不时的向我张望。

我在心里边求师父,边发正念,让男子赶快离开,我要帮助众生清除邪恶。眼看雨停了,可那男子还没有要离开的迹象。突然一句法出现在我的脑子:“一个常人的大脑被控制那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1]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我对着那个正在专心玩手机的男子发出一念,你快离开吧,我要销毁毒害众生的画报,任何生命不得阻碍。那人象接到命令似的,收起手机,骑着他的摩托车从我身边驶过,还不时的望向我。我以为他会一直向前开走,没想到,他竟然又将车子调转头,一溜烟的骑走了,同时还望了我一眼。

我见周围没有了干扰,很快的就将邪恶的画报清除的一干二净,扔進垃圾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