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次见证神奇 我走進大法修炼

更新: 2021年11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四日】从四十岁起,我开始喜欢求神拜佛,去庙里皈依过,也从庙里请过佛像,还上过教堂,看着唱诗班在那儿唱歌还感动的要落泪。可看着那些修炼人的言谈举止,干什么都要钱,求这求那的,我就觉的不是那么回事,一直也走不進去。可是,亲眼看到修炼法轮大法的妹妹自身的变化和她身边发生的一件件神奇事儿,让我一次又一次的看到佛法的殊胜和美好,我就正式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了。

妹妹一直体弱多病,青光眼、心脏病、颈椎炎、怀孕后又得了严重的妇科病,各种病让她每天都痛苦、难过,身体弱,干不了活,家庭生活也没有什么来源,那心情就更不用说了。可自从学了法轮功以后,她的身体变好了,让我感到神奇的是,她那么多种病,只炼了一次静功,就都好转了。这个事儿如果不是发生在她的身上,别人再怎么说,我也不会相信的。

妹妹还说过,有一次她颈椎病又犯了,脖子根本不能动,低不下头,活儿都在那儿堆着也没办法。她就想先炼炼功吧!第一套动功“佛展千手法”[1]刚这么一抻,哎,脖子不疼了,病好了!原来我每天都听她叨咕,不是这儿疼,就是那儿难受,不是心要跳出来了,就是肚子又怎么疼了。大过年的,别人都过年呢,可她还得去输液。现在她不但不再喊难受了,还天天唱歌;过去每天穿的厚厚的还说冷,现在大冷天开着窗户,别人都觉的冷,她却没感觉;她的脾气变好了,皮肤变的白里透红,明显比同龄人年轻的多。在她的身上,我真的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有一天一大早,妹妹隔壁商铺里五岁的小男孩儿走丢了。家里人急的够呛,发动大家四处找孩子。足足找了一上午,周围的店面都找遍了,也没找到,孩子的妈妈都要急疯了!我妹妹和我听说了,也很为孩子妈妈着急,接着就听妹妹在嘴里念叨:“求谁都没有用,求求大法师父,请师父把孩子送回来吧。”

话音刚落,小男孩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把我俩吓了一跳!

孩子回来了!太好了!这可是发生在我眼前的,这孩子不是一步步走过来的,而是突然间就站在我们面前了,就像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当时我就想:“这可是我亲眼看见,要不我无论如何都不相信!这孩子不是自己走回来的,是大法师父给送回来的,这可太神了!”

另一个神奇的事情就发生在我妈妈的身上。妈妈脾气大,爱骂人,什么也不信。她有严重的心衰,犯起病来上不来气,必须二十四小时吸氧,每天只能坐着睡觉,什么时候气喘顺当了,才能趴在被摞上歇一会儿。她自己痛苦,别人看着也难受。我们家别人说什么她都不听,只有妹妹是她最心疼、最喜欢的,也是家里最小的。妹妹就求妈妈:“妈,求求你,你就是为了我,就念念‘法轮大法好’,试试吧!”怕她记不住,就写个小纸条放到她的衣兜里。这次妈妈听话了,真念了。

这一念,还真好使了!妈妈的病不那么严重了,每天也不那么难受了。刚开始我不知道是咋回事,还觉的奇怪,问妈妈:“你的病怎么好啦?”妈妈说:“你不知道啊,我炼法轮功啦!”这法轮大法真的就这么好使!

临终前的那段日子里妈妈住進了医院。和她对床的老太太得的是哮喘,整天喘不过气来,憋的难受,喘气时声音很大,照顾她的家人也跟着忙活的够呛。我妈妈是严重心衰,比她那个应该还厉害,可是她却啥事儿没有,也不难受,也不憋的慌,每天就是平心静气的躺在那里,最后就这么安静的、干干净净的走了。妈妈走后一翻她衣服的兜儿,小纸条还好好的在兜里放着呢。

两边两个人一对比,我心里明白:要是没有大法保佑,妈妈和我们娘儿几个还不知道得多遭多少罪呢!

这几次的亲身经历,让我深刻的体会到法轮大法是真神奇!真是佛法啊!是来度人来的!我决定也要学法修炼了。

从妹妹那儿借来《转法轮》这本书我就看起来。不过一看到什么分子啊、粒子啊、科学啊等等我就有点迷糊,这也不是原来佛教中讲的那些啊?看不懂,也看不明白,一本《转法轮》就看了一年才看完。但是,不知不觉间发现我多年的高血压好了,头不晕、不疼了。有一天一量血压,高压119,低压78,这可是医学上号称的“黄金血压”呀!要不是学了法轮大法,我这六十岁的人了,能这样吗?这大法我是学定了!

从二零一九年的冬天,同修开始带我去学法小组学法。师父说:“集体学法是我给大家留下来的,集体炼功是我给大家留下来的,除了迫害极其严重的情况下,中国大陆之外其它地区都得这样做。没有理由不做,它关系到未来人得法修炼的问题,所以呢,集体炼功学法是不能没有的。”[2]

我个人体会,师父说的集体学法真的是潜移默化的在改变人。应该说从那时候开始,我才正式的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中。但是读法对我来说,就更有难度了。因为十多年前和前夫吵架、闹离婚,我的精神和头脑都受到很大的伤害。拿起一张报纸来,我念了半天也念不下来,根本不知道自己念的是啥,更别说读书了。

去学法小组学法,每个人都要读一段,我也跟着念。刚开始我根本不知道读的是啥,“那”和“哪”分不清,一句话半天读不下来,丢字、错字严重。但是我没有面子心,就是认认真真的读。同修纠正我,我就改过来。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哎!我好像能分清‘那’和‘哪’的区别了,也能读成句了!”我的脑子变好使了!仅仅几个月的时间,我基本上就能够顺利的读法了!真的像师父说的:“你们肯定有很多问题,我想,通过学法呀,你们也都能够解决。很多具体问题,你们只要去学法,也都能解决”[3]。这是师父看到我确实想要学法,帮我开智开慧了!现在的我越来越愿意读法了!集体学法的时候,经常是同修读一段,我就读两段。

随着学法,我也不断的遇到各种心性关。一天,我和丈夫因为家庭琐事吵架了。不久,我就发现双臂和身体上突然长出大片大片红色扁平的疙瘩,又痒又疼。这应该是风疹!这个毛病我二十年前犯过,当时中药全吃了,最后吃的激素。可还是痒痛的难受,折腾了一个多月才好。第一天,我还没明白过来。第二天我悟到,为什么出现这个情况?应该是我心性上出问题了,动心发脾气才会这样。我立刻就去向丈夫道歉,说:“我错了,不应该这样对你。大法弟子怎么还能发脾气呢?你看现在我就这样了。我向你道歉。”

晚上,我坐在床上炼静功。刚往那儿一坐,就觉的两只胳膊和身体都发冷,一直在刷刷的往外冒凉气,当时我还想:怎么这么冷呢?炼完功,我就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一睁眼,胳膊和身上的疙瘩全没了!太神奇啦!上一次可是折腾了一个多月才好啊!这次因为找到心性上的问题,一炼功,两天我就全好了!师父说:“我们人类发展到今天这样一个成度,几乎人人都是业滚业滚来的,人身上都有相当大的业力。所以往往在业力转化问题上会出现这个情况,你在长功的同时,心性提高的同时,你的业力也在同时消,同时转化。在遇到矛盾时,可能就会表现在人与人之间心性魔炼当中,你能忍的住,你的业力也消了,你的心性也提高上来了,你的功也长上去了,它们就熔合在一起了。”[4]

实际上,我的心性提高了,师父就在帮我消业,给我清理身体啊!谢谢师父!我让丈夫看,他也觉的不可思议。

不知不觉间,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修炼前的我,争强好胜,脾气倔强,说话冲,身体不好、生活艰难、孩子、家庭事事不如意,生活中的难题、大难、小难不断。每天没有什么事情能让我开心的。别人都说我的脸都是青黑色的,每天苦着脸,看什么都不顺眼。现在的我,身体健康,什么烦心事都不放在心上了,也不愁了!朋友们都说我变化很大,能笑了,皮肤变的细腻,人变的年轻、好看了!同修们也都说,得法后的我变化很大!

我知道我做的还不够,还有情、有想过好日子的心,但我尽量的多学法,兜里总揣着随身听,有时间就听同修切磋文章、《明慧广播》,遇到问题也知道向内找修心性了。我讲真相讲的还不好,但买东西我都用真相币,随身带着真相不干胶,楼道里、共享单车上,走到哪儿贴到哪儿。

我知道我正走在神的路上,大法的神奇也一直在我的身边展现。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