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信仰 四川崔小平遭劳教、冤狱迫害逾十年

更新: 2021年12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崔小平,女,乐山法轮功学员,原在四川省乐山市教委任职。她坚修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二年期满后,因她要求单位恢复工作,被再次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四年四月,崔小平再次遭“六一零”、恶警王爱萍绑架,十二月被非法判刑六年,被劫持到四川省女子监狱迫害,于二零一零年底结束冤狱回家。崔小平坚持信仰,遭冤狱迫害超过十年。

一、修炼大法 身心道德升华

崔小平从小体弱多病,修炼前,患有慢性肠炎、胃炎、胃下垂六公分、贫血、低血糖、腰肌劳损、神经衰弱、偏头疼、低血压等疾病。每年最少住院治疗两次,自一九九一年起,崔小平每年都要进行输血治疗,长期的药物治疗,导致她对二十多种药物产生排药反应。故此,崔小平变得偏激、易怒、焦虑等。崔小平访遍名医,均没有治好崔小平的满身疾病,于是,崔小平开始尝试气功治病。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崔小平有幸参加广州第五期法轮功学习班。八天的学习班下来,崔小平一身的顽疾一扫而光,真正地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给单位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给家人减轻了负担。

其次,崔小平思想观念也有了很大的转变,找到了人生的真谛和理悟了生命存在的真实意义。得法后崔小平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提升自己的道德品质,工作中任劳任怨,认真负责,说真话,办实事,受到同事和领导的好评和认可。

中共迫害前,崔小平在乐山市教育局工作,修炼大法后,崔小平逐渐地把利益看得很淡,不收礼,秉公办事,受到基层工作人员的好评。

即使在监狱被迫害期间,面对警察和包夹人员的迫害,崔小平依然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善待他们,无怨无恨,因为崔小平知道他们也是被蒙蔽不明真相的。一九九九年八月,崔小平被绑架到乐山市拘留所,牢头狱霸扬言要打崔小平并要抢走崔小平的所有生活必备品。她说:“听说你们法轮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今天我们要打你,你怎么办?”

崔小平平静地说:“你打我,一定是我有什么地方没做好使你生气了或者你心情不好,如果你打我能平息你的情绪,能使你高兴,那么你就打吧,我不会还手的。”她们当时看到崔小平确实是发自内心说的,没有打崔小平,但是拿走了崔小平所有的生活用品。崔小平心里并没有怨恨她们。

警察知道牢头和其他犯人在撒谎,要处罚他们,帮崔小平取回自己的东西,崔小平对警察说:“她们要上山,家里也很穷,我就送给她们吧。”所长听后也很感动。一位狱医说:“所长要帮你取回你的东西,你还不要,真傻!”牢头从此改变了,开始善待法轮功学员,主动送给后来被非法关押在这的法轮功学员生活用品。

迫害后,由于失去工作,没有生活来源,崔小平到社会上打工,面对身边的人对她嘲笑和不解,崔小平都付之一笑。她用大法归正自己的言行,和善的对待周围的一切。工作中,崔小平吃苦耐劳,不计较个人的得失,诚实守信的品格赢得了大家的认可。

二、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劳教、判刑

崔小平曾分别被非法判刑三年、劳教两年(因身体原因,劳教所拒收)、又非法判刑六年,以下是她遭受的迫害。

屡次被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下午,乐山市公安局和国家安全局联合绑架崔小平后,非法抄家和抄办公室,然后绑架崔小平到市中区公安局,要求崔小平劝阻其他法轮功学员不要到北京去上访,崔小平不配合。他们一直非法审讯,威胁,恐吓崔小平。至次日凌晨后,将她转至顺城街派出所,非法关押四十八小时。崔小平从派出所回来后,被监视居住。

一九九九年八月,乐山市教育局将崔小平送到乐山市委组织的洗脑班。因第一期迫害,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没有人“转化”,洗脑班开设第二期,地点是在乐山市石柱山看守所旁的公安局招待所院里。每个房间,都有一个持枪武警把门,不允许法轮功学员互相说话、走动。每天下午,法轮功学员被强制军训,为期大约一个月。

崔小平的母亲来洗脑班来看她,听说崔小平已经被送犍为看守所,母亲当场晕倒,被送医院抢救。因崔小平没有“转化”,崔小平被绑架到犍为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半个月。

从犍为看守所回家后,崔小平仅上一天班,又被骗到张公桥派出所。一天后,警察又将崔小平非法关押到乐山市拘留所,为期半个月。

回家后,崔小平仍然被监视居住。崔小平回到乐山市教育局上班,领导要求她每天看“焦点访谈”等污蔑法轮功的节目,写“思想认识”。期间,政法委让电视台来采访崔小平,崔小平没有配合,拒绝“转化”。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左右,崔小平从外地刚回家,市中区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又来非法抄家,将崔小平绑架到乐山市张公桥派出所,又将崔小平强行送至乐山市石柱山看守所,为期一个月。警察将崔小平带下楼时,被来看望崔小平的母亲看见,母亲惊吓过度,不得不住院治疗。

期间,乐山市教育局领导到看守所告知崔小平,她被辞退公职,乐山市教育局,乐山市人事局,乐山市监察局等五家联合下文决定辞退崔小平。崔小平回家后,仍然被监视居住,强迫崔小平每天到派出所签到。

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零年六月初,崔小平在成都被绑架到某派出所。乐山市国安将崔小平又绑架到峨眉山市胜利镇派出所非法关押,期间,多次来“转化”崔小平,希望从崔小平这里得到其他法轮功学员的信息。崔小平不配合。三天后,他们又把崔小平强制转到牛华镇派出所非法关押。

崔小平被非法关押的房间环境非常恶劣,仅仅一晚上,一只手臂上就被蚊虫叮了二百八十多个包。六天后,崔小平绝食抗议,他们才将崔小平绑架到峨眉山市拘留所,三十天后转入峨眉山市看守所。期间,崔小平因为炼功,被看守所所长暴力殴打,脚部肿痛一个多月。

后崔小平被非法判刑三年,地点是四川省简阳市养马镇四川省女子监狱。期间无数次被强制转化,崔小平没有配合,两个包夹二十四小时看着崔小平,随时向狱警报告。因为崔小平不“转化”,被关进小间四十八天,出来后,又被奴役劳动。

再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三年,崔小平出狱回家,在家中仅仅待了半个月,又被绑架到张公桥派出所,随后,送乐山市石柱山看守所。崔小平绝食抗议,四天后,崔小平被非法劳教两年,送四川省楠木寺劳教所。

入所前体检,崔小平身体极度虚弱,劳教所拒收。乐山市公安局国保警察吴畏向四川省国保请示后又将崔小平绑架至资中县医院做二次体检,结果依然。他们只得将崔小平送回家。

上访被扣押

二零零三年八月,崔小平将自己的情况成文,要求相关单位恢复她的工作。市中区国保大队长卢德福告诉崔小平:“你这样反映情况属于法律保护的正常渠道,现在言论自由。你可以讲你的想法。但是你是市级单位的,你要找市级单位反映。”于是,崔小平就开始了向市级相关单位反映情况,并上交她的上访信。一段时间后。市级没有音信,崔小平就将上访信邮寄到省级有关部门。

二零零四年三月,崔小平去乐山市教育局找局领导反映她的情况,局长说:“根据你的人品和能力我们很多单位都愿意用你,但是国保,公安要来找麻烦,压力很大。所以你最好去找政法委书记王志清,只要她一句话,我们就安排,现在分级负责分级管理。”

周三是王志清的上访接待日,上午十点左右,她已接待三人后,崔小平去她的办公室。她见到崔小平说:“你的情况找办公厅,不要找我。”随后乐山市六一零来人将崔小平带走。

第二天,乐山市教育局来电话说:“你昨天不是找王(王志清)书记说工作的事情吗?你今天来趟局里谈这个事。”

崔小平去后,被随后到的警察再一次绑架,同样,又是先非法抄家再关押,把崔小平绑架到夹江县看守所。崔小平再一次绝食抗议,他们怕担责任,他们将崔小平戴上手铐、脚镣,用二个武警押着,去县医院输液。崔小平的身体状况十分糟糕,于是,他们将崔小平送回了家。

二零零四年五月,乐山市公安局国保又将崔小平绑架到张公桥派出所,随后送石柱山看守所。这次他们绑架崔小平的理由是她写的上访信中有宣传法轮功的内容。崔小平绝食抗议十三天,生命垂危,十分危险。晚上,他们将崔小平送到医院抢救,国保说:“这回崔晓平都变形了!”后他们通知家人来,将崔小平接回了家。

被非法判刑六年

二零零四年七月,他们又将崔小平绑架至看守所,很快非法开庭。乐山市市中区法院冤判崔小平六年。崔小平绝食抗议,上诉陈冤。因为多次绝食,导致身体极度虚弱,看守所怕担责任,把崔小平送回了家。

回家后不久,崔小平再一次被绑架。崔小平又绝食反迫害回家。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份,警察在街上直接将崔小平绑架至看守所,随后扔给崔小平一张二审维持原判的判决书,直接将崔小平送到四川省女子监狱。

进到监狱后,崔小平就开始绝食反迫害。八十三天后,监狱怕担责任,通知家人办理保外就医。家人花了六百元租车去监狱接崔小平。狱方又说需要当地派出所的手续。崔小平的父母又返回当地派出所,派出所说:“上面有话,要让她死在监狱里,不要她回来,不给盖章。”

崔小平的母亲又找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队长说:“谁让你的女儿去找王(王志清)书记,她发话要判刑,我们也只有照办。”

崔小平在监狱整整被迫害六年,于二零一零年底结束冤狱回家。

十几年迫害 抄家、勒索、恐吓 家人承受巨大

因为崔小平多次被迫害,被警察、包夹人员辱骂、诽谤、恐吓是常态。二零零零年七月,在峨眉山市看守所,崔小平被所长暴力殴打;二零零二年,在监狱,被关小间长达四十八天。

期间,警察多次去崔小平母亲家,以找崔小平为由,骚扰的同时,也去找崔小平女儿的学校,找崔小平女儿询问崔小平的情况。当时,崔小平的母亲六十多岁,女儿十多岁,她们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和痛苦。

崔小平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派出所、看守所、监狱对崔小平还进行敲诈,如,在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期间,崔小平吃得是最坏的伙食,但是每天收取崔小平的伙食费是五十元到一百元。家人去看守所、监狱给崔小平送物存钱,但是这些物品钱大部份都没有给崔小平。

而在四川省女子监狱期间,警察对崔小平实行重工奴役。当时崔小平因为绝食抗议,身体非常虚弱,繁重的奴役对当时的崔小平来说很难承受,当时已经达到崔小平所能承受的极限。

为了不让崔小平修炼法轮功,她的法轮功书籍与其它财产被闯入家中的人员抢走。崔小平的一些财产也遭到了损害或破坏。上述讲过的每一次绑架都是警察来抄家,抢走了崔小平所有的大法书籍和相关物品。包括家里的录音机、录像机、麦克风等音像设备。

十多年来,崔小平多次遭到绑架迫害,非法判刑、关押,每一次回家后,都被无限期地监视居住。并且还要求崔小平每天到派出所签到。崔小平被非法辞退公职,被骚扰、诬陷、诽谤、监听电话、跟踪等。

出狱后数年中,崔小平所入职的单位均被国保骚扰和施压。她一再被迫失去工作,使崔小平的工作和生活一直处于极不稳定状态。居无定所,朝不保夕。

崔小平的遭遇是成千上万大法弟子的缩影。然而,善恶终有报,无论罪魁祸首或帮凶从犯,都躲不过人间法律的追责与天理的终极惩治。奉劝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员,尽快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不做被中共利用迫害好人的工具;赶快停止迫害,忏悔赎罪,将功补过,顺天意而行,才能获得上天的保佑,躲过大难。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