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嘉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廖邦贵、孙仁智

更新: 2021年07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嘉州监狱,由原四川省五马坪劳改农场和乐山沙湾监狱合并,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狱警和狱警指使的犯人酷刑折磨。以下是法轮功学员廖邦贵与孙仁智遭受迫害的事实。

1.用警棍电、用辣椒水喷眼睛 逼廖邦贵放弃修炼

四川遂宁市法轮功学员廖邦贵,现年72岁,2020年8月2日到二监区。5日早上,他炼功未穿衣服,就被两包夹从二楼拉到严管区,在严管区才穿衣服,不准他炼功,他就绝食反迫害。

酷刑演示:拖拽
酷刑演示:拖拽

每天,廖邦贵被从严管区拖到车间(约550米),下午从车间拖到严管区,把鞋子都拖烂了,到医院灌食就用板车拉,每天灌一次,连续7天如此。有一天,他又一次炼功被发现,包夹犯人把他从二楼拖到一楼,再拖到严管区,警察用警绳把他手脚分别绑上,4犯人把他从监区抬到车间扔在严管区,9点左右田警察上班就用警棍电、用辣椒水喷眼睛,问他还炼不炼功,他不回答。

8月5日到10月初,廖邦贵老人绝食抗议迫害4次左右,共计30多天。11月中旬一天早上,他再一次炼功,又被两包夹从二楼拖到严管区扔在雨水地上,身上只穿了两件衣服,天一直下着雨,身上湿透了。出工时,4个犯人,其中两人弯着腰把他整个下半身拖在水泥地上,从监区严管处拖到车间严管处扔在地上,衣服裤子拖湿末换。下午收工时,仍然4犯人,其中2人弯着腰把他从车间拖到监区扔在地上,衣服裤子都是湿的,来回拖了1100米左右,两只脚、左边屁股的皮肤都被拖烂了,他都没有哼一声,加上在绝食反迫害,已经瘦到80斤左右了,脸带浮肿,灌食灌不进,只打保脂肪的针。

廖邦贵每天侧着身体坐在板车上,进出拉了三个月左右才能走路。后来他不在监室炼功,又在车间里炼,坐下就盘腿,包夹抓起来就拖到严管区,严管犯人组长就拿一个凳子,把他两腿分开伸直,把脚伸进凳子里,犯人组长坐在凳上守着,不准他脚蜷一下,他只好把两手伸到地板上,让上身动一动,回到监区也如此迫害,包夹站在旁边守着。老人在车间炼功,绝食抗议迫害3次,每次绝食3至4天左右,警察仍然不放过他。

2.强迫孙仁智背监规、开“攻坚”大会

四川绵阳市法轮功学员孙仁智,2018年8月9日被绑架到嘉州黑监狱。因他不打报告、不背监规,8月24日,教导员邵林(音)找他说:“你必须背、没有人不背的”,并给刘警察说五天时间叫孙仁智背到。五天时间到了,刘警察叫他背,他说信仰无罪、不背。刘警察说再给你三天。三天到了,吃了早饭把他叫到饭堂,刘警察说今天该背了,他还是回答修大法无罪不背。刘说你不背等邵警察再找你。

9月5日,邵警察上班,在球场将孙仁智叫出队列背监规,他不背,将他带到没有监控摄像头的地方,坐下就喷辣椒水到孙仁智脸上,马上整个面部发烫,眼泪、口水、鼻涕向外流。邵威胁说:我有办法收拾你。他立即发出一念:不遭恶报,就立即调走,不能对法轮功学员再犯罪。10天后,邵真就被调走了。

2019年3月下旬,教育科杨希林找他谈话六次,欲转化孙仁智。孙仁智说:“哪个法轮功学员做过一件坏事?你们这些警察很辛苦善良,你们看看这个站在严管区旁边,站了三天每天12至13小时70岁的法轮功学员邓启兴,他们都是好人啊!”杨希林没话说,走时给警察打招呼,法轮功学员没再被罚站了。

一犯人组长找法轮功学员“交流”时打了学员,学员大声呼喊打人了。孙仁智找到警察说,任何人都可以找法轮功学员交流,不能打人,犯人没有权力打人,警察回答说“交流”可以。有一犯人组长不准法轮功学员上厕所解大手,解大手就必须罚站到中午收队。法轮功学员说不站,犯人组长强行拉学员罚站,72岁法轮功学员面向墙站了2个多小时。犯人组长找了警察,警察拿着安全帽和警绳要迫害学员,孙仁智急忙站起来报告警察,将犯人组长给法轮功学员说的每天上午上厕所解大手要罚站,警察当场问犯人组长孙仁智反映的是否是事实,后来法轮功学员免遭迫害。后来,一个犯人组长威胁孙仁智“你管好自己,你是想出头”,他说“法轮功学员是整体”。

2019年6月17日,监狱九监区(入监区)副监狱长说这12年从来没在监狱开“攻坚”大会,整个球场挂满了诽谤大法的标语,整个监区会场阴森、恐怖,横标“攻坚堡垒战”,副监狱长说:“坚决打击决不手软是今后长期的斗争任务,顽固不转化的,你们要认清形势,不要顽固了。”十几个法轮功学员遭打骂、吃秒饭等迫害。

3.放任2名犯人包夹毒打孙仁智

2019年6月18日,更残忍的大迫害开始,孙仁智是第四个受迫害。7月3日晚上,不准他睡觉,两个犯人包夹坐在床边拉被子,不准他瞇一下眼睛,晚上早上不准上厕所。7月4日早上,孙仁智绝食反迫害,天下雨无法到球场坐,就在饭堂外走道上坐。两犯人包夹用拳头打他背部,看他太瘦,就抓起他大腿肌肉用力捏和打。半个小时,两条大腿被毒打的没有知觉,两犯人仍不停的捏打,那些在排队吃药的老犯人都不敢看。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有一少数民族犯人说警察来了,包夹威胁说你是哪个监室的,少数民族的人没理两恶人,两包夹继续打。犯人大组长康压雷(音)叫包夹把孙仁智带过去,他根本就站不起来,两包夹把他拖到没有监控摄像头的死角处,犯人大组长叫他蹲下,他站都站不稳更蹲不下,两包夹用力把他按下蹲住,他蹲不稳,两包夹就提着。康说今天是监区安排的、不是康安排的,只要孙仁智写四书。

4.用滚水淋孙仁智颈部、三天喷了四次辣椒水

孙仁智说法轮功是信仰、是修炼、是以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宪法赋予公民信仰自由,包夹打人是违法犯罪。康起身用680毫升的杯子打开水,顺手倒了一部份在他头上,康问认不认罪,他没有回答,康将杯里的开水全部倒在他的颈部,痛得他瞬间倒地上,两包夹拉都拉不住。

酷刑演示:用开水烫
酷刑演示:用开水烫

孙仁智的颈部全部被烫起大泡,两小时后颈部的水泡都烂完,头皮不敢摸,颈部烧痛难忍,两条腿不能动,坐下起不来,没人拉不能走。晚上睡觉腿翻不动,颈不能沾枕头。上厕所解大手就更难,怎么也蹲不下,两腿无力不得劲,只能用两手反到背后撑在地上,整个身体向上才能解。解完起来也难,要试几次才能把身体翻过来,前面朝地撑着慢慢起来,每天吃饭少吃些减少上厕所次数,包夹把信箱守着,孙仁智无法投控告信。

7月27日,孙仁智不劳动,犯人组长告了警察,把孙仁智带到办公室朝眼睛喷辣椒水,喷不着就带走严管。中午给他打一点饭叫他吃秒饭,他说不加饭不吃,就给他加了饭。到严管区不到一小时,因他不吃秒饭,田副教导又将他带到办公室喷辣椒水。28日、29日,田副教导都把他带到办公室喷辣椒水,气恨的说“看把你炖得耙还是炖不耙”,后来田副教导休息就没人管了。三天喷了四次辣椒水,不准洗,下巴皮肤都烂了。

嘉州监狱恶警就是用这样残暴的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签转化书。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