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身体会到“修在自己 功在师父”

更新: 2021年12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一日】

一、去掉妒嫉心

四年前,儿媳带孙女回娘家住了几天,儿子休息要去看她们,儿媳打电话说让我给做点炸鸡翅,让我儿子给她带回去。打电话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我一看冰箱里只有一袋了,她家人多,可能不够吃,可是商店已经下班了,因做炸鸡翅得腌十几个小时,明天再买已来不及了,我只好做这一袋了。

第二天炸好后,看着这外焦里嫩的鸡翅,我心里想:“我做了半天,都给他们拿走了,我一个也没吃着,不行,我得吃一个。”这样的想法,当时我也没有意识到心里已经不平衡了,已经是妒嫉心。

我拿起筷子夹了一个,刚到嘴边,心想:“本来就少,我吃一个,不就更少了吗?还是别吃了。”我把鸡翅又放回去。

可心里还是不平衡,还想:我得吃一个。又拿起筷子,可刚到嘴边,心想:我这是干什么呢?这么馋吗?又不是没吃过,怎么这么执着呢?放下不平衡的心理吧!不吃!这“不吃!”两个字说出了声,我赶紧把鸡翅放了回去。盖好盖子,跟儿子说:炸好了,拿走。儿子出去,关好了门。

我站在厨房,惊奇的一幕出现了:从我的胸部向左右分开,开了一扇宽敞明亮、象一堵墙那么大的窗户,我当时整个人就象从这窗户跳出去,喊:师父,这就是我的妒嫉心,我放下了!我放下了!我兴奋的了不得,我心里那个敞亮,无法形容。这种状态持续了有三、四分钟。

我深刻的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我把这贪吃的心、妒嫉心放下、去掉它,师尊给我显现出另外空间的景象,鼓励我。

二、放下同修情

我家楼上有个大妈,九十多岁。白天,她的两个女儿照顾她,晚上,她的儿子和她做伴。她的儿子是同修。

去年春天的一天晚上,不到八点,我们几个同修正准备学法,他找我丈夫(同修),我说:“某哥,和我们一块学法吧!”他答应了。

他读法时,几乎一字不差,语速均匀,我最爱听他读法。轮到他读时,我能静下来,学完法切磋,他也谈了他的很多心性关过的好的事情。周刊让他拿回去看,看完送回来,我再看。

一来二去的,他来我这的次数多了,经常谈一些修炼中的事情,慢慢的不觉中,我对他产生了同修情:看他关过的好,悟的好,对他妻子好,打坐时间坐的长等等。有时不送给他周刊时,听到他早上从他母亲家出来回他自己家时,一关门,声音很大,我就知道他下楼了。因这个时间段八点左右,我正在厨房做早饭。我家一進门就是厨房,我有时就开门,让他進来,在厨房说几句,有时十多分钟,有时二十多分钟,这种情况断断续续有一个多月。

一天早晨,我又听到他关门声,我又想给他开门,我手把着门,突然意识到:我老想和他说几句,耽误他做正事,我老夸他修的好,他若升起欢喜心,不就害了他吗?

师尊讲:“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1]

想起师尊的法,这时我松开了手,跟师尊说:“师尊,我得放下这个情,我不要它。”话音刚落,这时我亲身感受到,从我的左胸部出来一大团象足球那么大的一团灰色物质,落到地上不见了。此时,我对他的任何心,任何想法都没有了。

我想放下这个同修情,师尊再次帮弟子把另外空间那个执着给拿掉了。

三、去掉怨恨心

去年三月份,我小姑子的儿子结婚。前一天,我去帮忙,我和小姑子的女同学、同事帮着整理第二天用的东西。小姑子对她俩说:她妯娌一家没良心,她妯娌的儿子结婚,小姑子一家三口子都去帮忙,可自己儿子结婚,她妯娌一家一个人也没来帮忙。小姑子气的不行,老在嘴里念叨。她的同学、同事都说:别说了,明天就是大喜的日子,别生气了,高兴点。可是小姑子还是愤愤不平的说。我这才意识到,她为什么老说?

让我听到不是偶然的,是不是我也有对谁的抱怨心哪?一找,还真有对儿媳的抱怨心。儿媳坐月子时,她母亲来我家,说是伺候月子,可到我家什么活也不干,一日三餐都是我买、我做,我还得给儿媳单做。儿媳的妈和她的妹妹在我家住,直到小孙女一百天,她们才走。想起来,有时对他们的种种做法还有怨气。

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得放下对亲家母的怨恨心。”这时,小姑子也不说了。

第二天,我炼法轮桩法时,双手随着机制,自己抬起来了。晚上发12点的正念,有一个小法轮从我的左侧突突的转到天目部位,在天目部位一直在转。还有不知几个法轮在我的头部从左到右,从右到左唰唰的穿梭着在转。我想这可能就是师父在帮我清理我对亲家母的怨恨心吧!

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对师尊的感恩,用实际行动来回报师恩吧,我要放下一切执着与观念,修好自己,多救人,跟师尊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