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大山里的感恩

更新: 2021年12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八日】外甥一家生活在群山环绕的深山里,村子地处三县交界处。在中共的体制下,勤劳的中国农民多数依然穷困,看不起病,上不起学,在这穷乡僻壤是普遍现象,外甥家也不例外。一年到头的辛勤劳作,最后都是所剩无几。

外甥的奇遇

糟心的是,二零一九年八月,外甥在一次上山伐树时,锯条崩裂,一细小锯齿直刺進外甥左眼,一汪水流出,外甥顿时大叫。

被送到市内医院时,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医生做简单处理后,转送到省城眼科医院。医生说,玻璃体破碎,眼球还不一定能保住。我虽然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年了,听到这一消息,我的眼泪还是没止住。

外甥三十六岁,是姐姐的儿子,眼睛长的格外好看,人朴实肯干,更主要的是,对亲戚朋友有求必帮,有情有义。母亲(大法弟子)在姐姐家居住期间,外甥看到他们邻村的一个大法弟子,就告诉他说:我姥姥也是炼法轮功的,你去我们家找我姥姥吧!

外甥出事后,我心里求着师父,并电话联系外甥媳妇,告诉她心里多念姥姥告诉过她们的话(即九字真言),会有奇迹发生!外甥媳妇会意并爽快的答应了。我又嘱咐姐妹中最相信大法,也一样牵挂外甥的三姐,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

我和丈夫到医院时,外甥已经从手术室被推回病房,头深低着(手术后装的玻璃体需要必须保持这个姿势才能定住),坐在病床上。恍惚间,一幅场景映入我的脑海,曾经在征战间,一众被俘者必须在他面前低头认罪。我释然——在历史的轮回转世中,谁又知道谁曾做过什么?外甥今天所遭受的,也许就是业力轮报吧!

外甥听到我们的声音,不顾疼痛,和我们打招呼,我抚着他的肩膀安慰。大姐依靠在墙上,身体羸弱的让人心疼。她告诉我医生说手术很成功,眼球保住了,但能不能看见,还是未知数。我说:大姐,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一定会有奇迹的!大姐无助的看了我一眼,嗯了一声。我没有再多说,因为我知道,在她内心最痛苦时,我说的话她没往心里去。

在病房里,仅剩我和外甥时,我告诉外甥,我進病房时瞬间感知到的事情,外甥信佛,他相信我说的。我告诉他,你的事情大法师父能善解,但前提是你要相信大法,并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外甥说:“好!”临走,老公给外甥留下两千元钱,我又再三叮嘱外甥媳妇多念,也告诉她要照顾好自己。

第三天,我带去了MP3师父的讲法录音,买了吃的东西,再去看外甥,告诉他听法,外甥欣然接受。

第七天,我买了一箱奶再去,外甥已经可以抬头,可以到处溜达了。他说:“姨,大法讲的太好了!”他还告诉我说:模模糊糊已经能看到东西了,医生说恢复的这么好,很意外。我告诉他继续听。

每次去医院看外甥,他都告诉他妈妈我去看他。远在深山的大姐也会打电话给我,每次我也叮嘱她,诚念我在医院里告诉她的九字真言。她告诉我:她在念。

一个月之后,外甥出院了,三米之内可看见。第二次复查时,大姐打电话告诉我说:医生说能恢复的这么好,真是奇迹!

两个月后,外甥在做第二次手术时,我和外甥媳妇在手术室外等待,她说:医生说手术会有风险,外甥因为第一次手术留下阴影,很害怕,她也很担心。我说:我们俩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手术一定会顺利。她点头。当时不知为何,看着脸色苍白的外甥媳妇,有些莫名的心酸。

外甥的手术如期望的一样成功,看着相互搀扶走進病房的夫妻二人,不禁感叹在岁月的长河里人生之不易!

第二次手术做完,外甥的视力可以恢复差不多了。大姐最后说:“太感谢了!”在中共还在迫害的环境下,敏感的话在电话里不能直说。我明白大姐说的是: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我默默的双手合十,心里念着师父,不觉中已泪目。

又见神奇

就在期待外甥能重见光明的日子里,忽然不幸的消息再次传来。在外甥第二次手术出院的第十天,外甥媳妇被医院检查出来“子宫癌”。用“晴天霹雳”、“雪上加霜”,来形容大姐一家,一点都不为过。

大姐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已经语不达意,我也是震惊的心里打颤。那么年轻,那么懂事的孩子,这么残酷的“消息”任谁都难以接受。

修炼大法前,我是很不愿意家里的亲属来我家的,花钱不说,屋子被弄的乱糟糟的,下班回家,做饭,收拾完,都筋疲力尽的,说白了,就是怕麻烦。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修炼法轮大法了,师父要求大法弟子要无私无我,要为他人着想。

我一遍一遍的打电话给外甥,让他们来我家,到省城医院检查治疗,并告诉他莫忘了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又把我手里仅有的一点存款转账给他。

很快,外甥夫妻来到省城,直接去了权威医院,被确诊“子宫癌”,而且是世界罕见的“小细胞癌”,已经在b级初期,要知道,这种癌细胞在初期就会有转移。医院直接安排了住院,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是:卵巢、输卵管、子宫,全部切除,然后做化疗。

其实,在外甥媳妇检查期间,我一直希望能有奇迹发生,希望市级医院检查有误,但事实并非如此。我打电话问外甥有没有如我告诉他的那样诚心敬意的念或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外甥告诉我说:从媳妇检查有病到现在,他其实都在念他信仰的(而不是九字真言),因为那是他自己小时候就信到大的。

外甥夫妻的遭遇,更心疼我那困苦操劳的大姐,我不止一次的流泪,很想逃避他们的遭遇给我带来的痛苦。很多时候,也想放弃,尤其在和他们说让他们相信大法,他们不以为然,或者表面应付的时候。但每次心里求助师父,得到的答案都是“不要放弃”。我曾在一日清晨醒来的那一刻,梦见外甥媳妇和我说:她叫小莲,是从天上来的,她要回家。我理解的“回家”是“得大法,修炼返本归真”,我确信这是师父的点化。

我给外甥打电话,郑重告诉他说:我和你姥姥都是因为原来身体不好,才修炼(法轮功)的,尤其我自身,年纪轻轻时,就得了一种难治愈的慢性病。修炼(法轮功)后,我们都是无病一身轻。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们修炼的(法轮功)是高德大法,是真正的佛法。法轮功不治病,但是真正的佛法是度人的,佛救度有缘人,救度真正修炼和相信的人。医院能治病,但就现在的医疗水平看,你媳妇的病医院是治不了的。你眼睛碰伤时,听过我们师父讲法,你说“讲的太好了”,而且,奇迹也在你身上发生了,不但你的眼球保住了,还能看到了,大夫都说是奇迹。我今天和你说这些不是让你改变你的信仰,而是发自内心的希望你媳妇能如你当时一样得到大法的保护。你不相信,我们不强求,不过你代替不了她,相不相信让我和她说,其实是给她一个能被大法救度的机会。如果你听姨的,那么,她在住院治疗过程中,我告诉她的事,你别拦,你最好能支持。

外甥说:姨,走到今天,我已经走投无路了,现在谁能救了她,我就信谁的,我不拦着,我听你的。

我心里求师父帮助安排我能长时间,并且能单独和他们谈话的机会。刚好外甥打电话说,妻弟接他们去家里住一晚。下班后,我带上三本明慧真相期刊,赶了过去,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外甥到车站接我,见到我后,失声痛哭。

面对外甥悲苦的境遇,我竟也说不出安慰的话来,也随之落下了眼泪。

见到媳妇时,外甥已擦干了眼泪,他郑重的和媳妇说:大冷天的,姨这么远跑来,都是为了你,姨说的话,你好好听着。

我抓紧时机,给他们讲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讲了相信大法给身处绝境的人带来的奇迹。给外甥媳妇做了三退(外甥之前已三退),叮嘱她和一起来陪护的弟妹,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鼓励她保持乐观的心态。最后外甥媳妇接过真相期刊,乐呵呵的说:姨,这些我住院时看。

在外甥媳妇出手术室时,我赶到了医院,外甥激动的和我说:姨,奇迹出现了,医生说比检查时情况要好多了,所以手术只切除了子宫,输卵管和卵巢都保住了。

当晚,我在外甥媳妇床前守了一夜,麻醉药过后,给她听师父的讲法,她格外平静,而且睡的也很好,没有出现其他病人术后的刀口疼痛的情况,术后恢复也特别快。这期间我都是叮嘱外甥,让她多听师父讲法。医生说看恢复情况,可以尽快做化疗治疗。

在外甥媳妇到省城医院化疗期间,我又带了《转法轮》和几本真相期刊,买了蛋白质粉、水果去看他们。从她出院回家,我有两个月的时间没有看到她了。其实我心里很担心她的状况,因为除了她自身的病情和做手术的痛苦外,化疗也是极其痛苦的。

在我看见她的那一刻,我的心情随之轻松了,外甥媳妇还是白白胖胖的,笑容满满的,她告诉我,化疗就是有一点恶心,没有象其他人那样难受,腹部一尺来长的刀口也恢复的很好。外甥告诉我,他俩一直在坚持听法。外甥还问了我许多关于大法被迫害的事。外甥还说:大法弟子都是好人,这个大法太大、太好了。他要坚持听下去。外甥和外甥媳妇得法了。

有缘入道得法

二零二零年年后,中共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外甥媳妇化疗的医院刚好是收治武汉肺炎的定点医院。

一天,外甥打电话告诉我说:姨,我可能被感染了,因为我在门诊那七天,正好有一个疑似武汉肺炎的患者被确诊了,我现在的症状和武汉肺炎的症状一样。我只告诉你、还有弟弟,没告诉我爸妈,怕他们上火。

我说,你别怕,你多听(法)、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会有事的。他说:姨,能不能是我每天听法,还打坐,师父管我了?给我净化身体呢?我有些吃惊,外甥还挺精進的。我说:肯定是了。他说,那医生给我开的药,我还吃不吃了?考虑到他新得法,我说:这个你自己决定。你吃不吃药,师父都会管你。

三天后,外甥告诉我,他好了。外甥媳妇化疗也没有全部做完,医生就让他们提前回家了。

回家后,母亲也时常叮嘱他俩,坚持听法,有资料和师父新讲法,都给他们,他们都欣然接受。我每次回家见到他们,提到大法,外甥一家那份千恩万谢之意溢于言表。

就在写这篇文章时,外甥给我打电话,说媳妇每天和他一起走村串屯的卖货,饥荒(指“欠债”)还的也差不多了,而且他和媳妇每天都听师父讲法。

人来一世,还有什么事能比得上“在宇宙大法中修炼、从而返本归真”更幸运的呢!

谨以此文,代表远住在深山里的外甥一家,表达对师父的无限感恩!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