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得健康出善念 十五年的恩怨化解了

更新: 2021年11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是吉林省的一名女大法弟子,家住农村,今年五十六岁。一双儿女,都大学毕业了,女儿结婚了。我和老伴靠种大棚卖菜生活,冬天老伴还出去打工,干的都是体力活,如:装卸粮食、扛沙子,就是装卸工。累的身体一身病,我就更不用说了,凌晨两点就起床,去十公里远的集市上卖菜,天天靠吃药顶着。

念九字真言,我的腰腿不疼了

我小姨是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看到我的身体状况就跟我说大法祛病健身很神奇,我觉的也很好,因为小姨的变化我看的清清楚楚,一身顽疾都好了,可我就觉的没时间看书、炼功,每天都睡不上一个好觉,我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兜里天天装着护身符,走路、干活、没人买菜时我就诚心默念九字真言,渐渐的我发现身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腰、腿不疼了,我的身体也感觉轻松了,凌晨两点多走夜路也不知道害怕了,真的很神奇啊!

得法修炼二十八天,母亲脑血栓康复

二零一五年我母亲得了脑血栓,不能正常走路,端胳膊,扔腿的,眼睛斜、嘴也不正,时常尿裤子,小姨把我母亲接到千里以外的自己家,天天陪母亲炼功、学法。期间对我母亲的照顾就不用说了,我这个当女儿的也做不到。小姨就象侍候自己的母亲一样,洗尿布、想吃啥买啥,擦屎擦尿的。母亲一天一个变化,心情一天比一天好,每一天的变化小姨都用视频发给我们看,全家人都非常的高兴。

母亲去小姨家还带了五百多元钱的药,有高血压药、眼药水和其它相关的药。小姨家条件很好,天天做大鱼大肉的,可是母亲开始不敢吃,说医生说了只能吃蔬菜、萝卜、白菜、土豆等,小姨说,你学大法了,大法是超常的,吃点没事的。慢慢的母亲就忘了不吃这不吃那的了,感觉天天学法、炼功很充实,睡觉也很香,自己一连几天都忘了吃药了,特别是高血压药,一天一片药,都吃多少年了,平时不吃就迷糊,这些天都没什么不正常的感觉呢?母亲就问小姨,你说我还吃不吃药了?小姨说你自己说了算,母亲说:我好了,身体没有不舒服的感觉了,我为什么还要吃药呢?心要不诚也不行,说着就把一包药都塞進垃圾筐里。从那以后,母亲就真的再也没有病了,当然也没再吃过一粒药。

母亲在小姨家呆了二十八天,母亲就能小跑了。我儿子和女儿高兴的把母亲接回来。母亲家的邻居都来看她,说上车时是用轮椅抬上去的,不到一个月时间,就跟正常人一样了,这还用说吗?法轮大法就是神奇,电视上说的我们再也不信的了,我们只信亲眼见到的。

后来,邻居、亲人都跟我母亲要大法书看。我父亲和妹妹全家人也都走入了大法修炼。

和家人一起学法六天,我多年的罗锅没了

我看到母亲的变化,又见证了大法的神迹,更加坚定我对大法的正信。我也抽时间看大法书。

小姨家供师父的法像,我想看看师父,那时我不懂,其实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大概是二零一八年的冬天,也是我不忙的季节,我与母亲小妹乘坐高铁一同去小姨家,不管去多少人,小姨都全程给我们报销路费,一直到现在还是这样。

到小姨家,真的跟平常人家不一样的,无论是做事、说话都得要符合真、善、忍,觉的非常舒服,没有压抑感,心里空空的,小姨说是我们都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发出的能量场也都是最正的。一共待了六天,我就拉稀拉了三天,小姨说这是师父给你们净化身体呢。可真是不一样,没有病的感觉,身体还轻飘飘的。以往要拉了一天都觉的全身没劲,脸也蜡黄,这就不同,脸色还红润。每天定时学法、炼功。我多年的腰肌劳损,还有驼背,小姨就摸摸我的罗锅说:好好炼功,逐渐的都回归正的。我相信一定会的。

一天晚上我们一起学法,我的肚子就像拔火罐往起揪,然后再拽一样的疼,实在是受不了了,我就放下书说我先听,你们读吧。我妹妹还开玩笑的说:好象要生小孩的样子。不一会,我的腿也像抽筋一样的疼了起来,但我没害怕,不一会就正常了。睡了一宿舒服觉。早上醒来,我的身体超常的轻松,多年的罗锅没了,母亲和妹妹、小姨都来摸我的后背,那种开心、祥和的气氛从未有过,再穿上大衣一看更明显了,小姨给我买了一件中长款的羊绒大衣,妹妹说给我穿都可惜了,后背还有个包,指的是我的罗锅。这回看看后背平平的了,我急忙给师父法像上香,忘记了自己还穿着睡衣呢。我说:师父啊!我是个粗人,没什么文化,就一心一意跟您修炼了。说完我泪流满面。

妯娌间十五年的恩怨化解了

第六天,我和妹妹就先回家了,因为我公公身体也不好,常年卧床,喂饭、擦屎尿都是我做,我老伴一看就恶心要吐。有时老人痰咳不出来我还给他往出抠,学大法了我更应该好好孝顺老人。

我回来不到一个月公公就去世了,母亲还在小姨家,母亲给我打来电话说:你一定要在这件事上好好做啊!指老人丧葬这件事。还说跟小宁媳妇和好吧,你都修大法了。我在电话里答应了母亲,我说:好。

小宁媳妇是我小叔子的媳妇,我们就妯娌俩,因为家庭琐事十五年前我俩吵的不可开交,结下了怨恨,十五年中我没和她说过话,见面就象不认识一样。听完我母亲的嘱托,我心里还是不情愿,以前的一幕幕浮现在我的眼前,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一想我在师父法像前说跟师父一心一意修炼,那我就得听师父的话,原谅一切人,要按照真、善、忍高标准要求自己,我决定找机会跟她说话。

给公公办丧事的一天晚上,亲朋好友来的人都在一起吃饭,我看小宁媳妇那张桌子有个空位,我就坐那了,吃了几口饭,我还没张开口就走开了。心想:明天公公就出殡了,我一定不错过机会。晚上,我就想:这么多年了,邻居也都在议论,这妯娌俩,这回更得干仗了,因为大家都知道我俩的事。邻居都在等着看我们的热闹呢!我想到母亲叮嘱我的话,“你都修大法了”,是啊!好像我的怨气渐渐的在消减,可能我们俩前世有恩怨吧,不管什么原因我就是要听师父的话,对谁都要善,何况我们亲人呢?再次想想我这几天的表现,我穿着一个大马夹,因为有两个大兜子,大家给的礼钱我都记账后揣在兜里,一会买这个,一会买那个,我都随便的往出掏钱,根本没什么计较。来我家的亲人朋友都说我善良又大气。我很安心的睡了。

老人出殡的早上,我们都上车了,马上就要开车了,小宁媳妇连跑带颠的来了,正在找哪辆车有空位,我这正好有个空位,我就打开车窗叫她上来。此时此刻在我的胸前就像一团浓浓的黑黑的一团气体立刻消散,我知道了,这是真、善、忍的高德大法,巨大无比的善化解了我十五年的冤怨。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从此后,我们妯娌更加亲密相处,珍惜今世这份缘份。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