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跟婆婆道歉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日】我跟婆婆都是大法弟子,都是邪党迫害大法后走过弯路,后来又从新走回来的不争气的弟子。

回来后,我们倍感时间的宝贵和再得机缘的珍贵,无限感恩伟大师尊的浩荡佛恩!一直都想把走回来后经历的一些魔难写出来,可是总不能清晰的回忆事情的经过,开始以为自己记忆力不好,也没多想,现在明白那是邪恶干扰。今天就把一件刚刚发生但瞬间化解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切磋。

我跟婆婆住在一起,生活中我总会有一些小脾气,婆婆不跟我计较,宽容我。我呢总能看到婆婆身上一些缺点,感觉厌烦,认为修炼人怎么能这样呢?但也能宽慰自己不看她的缺点,因为她是婆婆,但不是真正的宽容,而是常人式的容忍。另外,还有一个最大的理由是:我是修炼人,得找自己修自己,不能总盯着别人的缺点,老修别人。师父说:谁修谁得。师父的法理知道,可是总是没有彻底的修去这个人心,浪费了很多师父苦心的安排,让可恶的人心在自己不愿真正放下中被保护着,并且滋养的越来越强大,强大到能反过来操纵了我。

有时一看见婆婆就心烦,一听她张口说话就心烦,不但没有警觉,还觉的自己委屈,觉的婆婆说的话都是各种常人心的暴露,所以让人心烦,还觉的自己修的好,能强烈的感受到那是要修去的人心,就忘了师父说的:“当出现任何矛盾,出现任何事情,我告诉过你们,除了俩个发生矛盾的人要找自己的原因,第三者都要想想自己,为什么叫你看到?更何况我们直接是矛盾者之一,为什么就不修自己呢?”[1]就这样时而清醒,修修自己,排斥排斥;时而糊涂怨恨怨恨,修修婆婆。被这假相一直欺骗迷惑,不能自拔。

有一段时间我甚至很少讲话,特别不愿意跟婆婆讲话,就感觉一跟她说话她就来兴致了,滔滔不绝,都是常人嗑,受不了,就控制不说。就在这时好时坏中徘徊不能突破,感觉很苦。

一天晚上做晚饭,婆婆拌菜,我炒菜,因为饭还没好,就跟婆婆说等一会再炒吧,饭还没好。婆婆也说等一会行。婆婆又问我:看看还用不用做点啥别的菜,我这厌烦的心就又出来了,不高兴的说:不用了。婆婆没在意,应该是没看出我不高兴吧,又说:你也得研究做啥菜,不能总我自己研究啊。我这心啊,当时就怼婆婆说:我不用研究,我研究的,你也看不上,我就听你的就行,你说做啥我就做啥(因为婆婆总是自己的想法,问你了,也还是要按自己的想法来,应该是触碰到了我的那个自我,感到自我受到了伤害。)。

我说完,婆婆不高兴了,还流了眼泪。当时我也后悔了,怎么能这么说呢,咋说也是婆婆啊,想道歉,又张不开嘴(我从小到大没给人道过歉,只有后来走回大法修炼后跟丈夫过关时给他道过歉)。很纠结,心里特别煎熬,知道自己错了,心想:这不是让邪恶钻了空子了吗?不能产生同修间的间隔,让邪恶得逞!她是师父的弟子,我不能这样对待她,师父不允许!就这样一想,应该是符合法了,师父就赐予我力量,毫不犹豫的站起来去给婆婆承认错误。

我说:妈,你别生我的气了,我错了,我不该那样跟你说话,我这不是魔性吗?修的太差了,你放心吧,我会修我自己的。就这样说完,心里那个舒坦,这一直以来怨的物质消失遁形了,婆婆说的什么我好像都没听到,好像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师父的洪恩下那个不愿张口承认错误的顽固的爱面子的心和被我滋养的无比强大的怨恨的坏物质在我的天体里土崩瓦解了,我跟婆婆的紧张关系就这样瞬间化解了,再看婆婆也不烦了,听婆婆说话感觉很和善呢,这个困扰了我一年的难关师父领着我走过来了。再次叩谢师恩!

我知道,过程中有很多人心隐藏着,必须认真的修去它们,不能再糊弄了,于是回到自己屋里开始找,找到了,爱听好听话的心、不让人说的心、看不上别人的心、求名的心、争斗心……太可怕了,还觉的自己修的不错呢!修啥了?这么多强烈的人心不修去,怎么能修出善呢?!

我把这些心写在本子上告诫自己,从现在开始每天晚上整点发正念直到睡觉,认真的铲除修去这些肮脏的人心,决不能再滋养邪魔了。

层次有限,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