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的神奇事

更新: 2021年12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四月得法的。得法前我是一身的病,是多个大医院都觉的没办法再救治的人。然而我却有幸遇到了大法,大法改变了我的一生。我不仅活了下来,而且还从一个不识字的文盲变成一个能识字的彬彬有礼的有素养的人。

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在我身上发生了许许多多的神奇事,现在交流几则。

一、在读法中出现的神奇

因为不识字,我刚开始总在担心怎么能学好这部法。读书时我是用手指指着字,一个字一个字数着念的。每一行,哪怕认识了一个字,两个字,同时我也莫名其妙的明白了这个字的一点涵义。看书时,那个字一个劲的往我脑子里灌,头好象掉在书里了,感觉头不在身上了。我用手摸摸头,头还在,可是就是感觉不到头;又用手拽拽头发,头发还在,还是感觉不到头;我赶紧到镜子前照照,看头还在身上,我太激动了。以前头顶那个沉重的感觉没了!(由于严重的忧郁症、胸膜炎、皮肤病、内分泌失调、肾结石等多种病,长期没睡过一个舒心觉,每天都是白天盼黑夜,黑夜盼白天,盼着能突然有个好瞌睡。盼来盼去盼的心力交瘁,还是头昏体乏。)而且读着读着,快到十二点时(晚上),我想睡觉了,我把大法书合上,抱在怀里,突然从我口中喷出一口气,好象是闷在心里多年的怨气,之后我浑身舒服多了。

我把书紧紧抱在怀里,我想这真是一本宝书啊!金书啊!这是金山、银山都买不到的宝书啊!想我花了多少钱看病,落得个回家等死的结果。可这一本十几块钱的书却有如此神奇的效果。我在心里默默的跟师父说:李洪志师父,从今以后您就是我的师父啦,我只要有命,我一定要跟您走到底。

看书时,讲“争斗心”那段特别显眼。好象是在告诉我,我身体不好的状况好多是因为生生世世的争斗心所致造下的业造成的。我的争斗心就是很重,好象这本书是专为我所写的似的。

现在想想,这正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不用花钱上学,我就能识字了,能看书了,而且第一讲还能很熟练的背出来。

二、黑窝里念正有师护

二零零零年,我被迫害到劳教所,每次来问我考虑的咋样了,我都是跟他们说:师尊是伟大的,大法是正的,是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身上的血都是大法带动的。没有大法,我的血早就停止了。

我绝食到第七天,人不行了,就灌食。那个管子从鼻子一直插到肺里,抽出管子时,管子上都是血。每天晕死几次,脑子每天都是昏眩的,动不动就倒地,晚上看到空间场中布满邪恶,一切都是魔鬼的样子,伸着爪子,张大着嘴,多长的爪子扑向我,好象随时都会来取命。夜里我急的求师父:“师尊啊,弟子求您救救我,救救我,弟子实在是承受不住了,弟子承诺跟师尊走到底的,现在我命都好象难保了,不能把我放在这个层次上不管我啊。”第二天一大早,发现原来的几个看我的包夹被换掉了。这新来的三个包夹让我坐在床中间,就是帐子里面,她们坐在床周围,就是帐子外面,轻轻告诉我:你在里面炼功,我们坐在床边,有人来呢,我碰碰你的腿,你就不要炼了。

三、正念解体干扰

正念从黑窝里回来后,邪恶并不罢休。六一零和社区居委会联合挑拨家人,鼓动儿子、儿媳、丈夫反对我炼功。说什么我炼功会影响他们的工作及孙子、孙女的上学、就业、参军等能给人带来现实压力的问题。但是自从回家后,随着学法、炼功,我的身体恢复的非常快,心态也非常好。家人看见我的变化对邪恶的鼓动也怠慢了,不象刚回来时那样了。但是每逢邪党敏感日,敏感的事都给家人施加压力。

有一次,本地有位同修被非法开庭,本地同修很多都去法庭周围去发正念。六一零就逼我儿子不准他上班在家看我,不准我出去。我不管,照样冲出家门,儿子没办法,紧跟我后面,一直跟到开庭的地方,我就站那发正念。

丈夫是受六一零和居委会挑拨受毒害最深的。在家里跟我闹,跟我吵、跟我骂,连师尊都骂的。我说什么他都听不進去。为了阻止老伴污蔑大法,继续造业,干扰我修炼,我就对他发正念:正念解体某某(老伴)身上的附体、邪恶因素,让他正的一面出来,解体从遭殃电视台发出的那些邪恶能量对某某(老伴)的操控。效果非常好,家里马上就安宁了。

四、老奶奶学骑摩托车

六十五岁之前,我都没碰过电瓶车,更别说摩托车了,只会骑自行车,坐别人的摩托车都感觉有点怕。看到同修能出去到更远的地方去做救人的事,很是羡慕。

突然有一天比较熟的一位同修说她的摩托车不骑了,送给我骑。太令人惊讶,并且她还和另一同修一起教我。在一个宽敞的院子里,大概学了个把小时,我就会了,并独自把车骑回家了。儿子知道我骑摩托车之后,非常担心,就过来劝我,说什么年纪大了,反应慢,骑摩托太危险。我不为所动,我要骑摩托做我要做的事。儿子见劝不住我,就骂交警:你们都眼瞎了,这么大年纪的老奶奶骑摩托车上马路,也不管管。有次骑摩托车到亲戚家去吃饭,亲戚说:大嫂,老远看你骑在摩托车上,象个小伙子一样。

自从修炼后,我的身体非常健壮(老伴是病秧子,家里重活、体力活都是我干),五十斤重的煤气罐灌满气后,我能一口气扛着上几层楼。周围的邻居和熟人,每逢看到我骑摩托车或扛煤气罐上楼都投来惊讶和羡慕的眼神。

二十多年来,我都是在坚信师尊,坚信大法的强大信念下走过来的,所以神奇的事不断在出现。

师尊给予弟子的太多,弟子做的很不够,但弟子不会松懈,继续紧跟师尊,做好三件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