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保护 我儿子两次死里逃生

更新: 2021年12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今年七十六岁,与妻子一同修炼法轮大法。我从娘胎里出来就是病秧子,与各种病魔抗争了五十多年,直到一九九八年幸得大法,走入修炼,身体才得健康。妻子同样,从嫁入我家到修炼前,吃药、打针,几乎没停过一天,修大法后,所有病症不翼而飞。我们万分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我们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大波,四个孙女活泼可爱。我们全家都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幸福的生活着,生活中有时遇到危险,总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七日晚,我和老伴突然接到大儿子前妻打来的电话,说:“你儿子得病了,住進了医院。”我们还没回话,她就挂断了电话。我们不知儿子得了啥病,住進了哪家医院,于是打通了儿子的手机,接电话的是他的女友,这才知道儿子在某市(离我家一百多公里),突发脑溢血,生命危在旦夕,需马上手术,要十万元治疗。儿子的朋友还发视频过来,只见儿子躺在病床上,处于重度昏迷,不省人事,他双眼紧闭,气色难看,已经奄奄一息了。他朋友要我们赶快弄十万元过去,做手术救人。

我是农民,找土地要食,家里根本就没有什么积蓄。我们老俩口非常镇定,不着急:我们知道大波相信大法,很支持我们修炼,他不会有事的,人生路上的魔难他会挺过来的,因为他有师父看护。同时,我们也打电话给正在那里打工的青年大法弟子安安,请他去了解一下情况。第二天,安安打来电话告诉我们:大波是脑溢血,他女友找别人借了钱,做完手术了,头部打洞,抽出了瘀血,人还在重症监护室,医生说醒过来后,就没有生命危险了,但后续治疗还得一大笔钱。

“大波得了脑溢血,要十万元治疗。”消息很快传开,第二天,我的大妹夫来到我家,邀我一同去某市看望大波,并说:“再不去,去晚了恐怕……”这种不吉祥的话他还没说出口,我马上就打断他的话说:“我们不会去,也不能去!因为我们是修炼人,有师父管,我们的孩子也是师父管着的,不会有生命危险的。再说,大波人在重症监护室,去了也见不到他;就是有机会见到他,他还在昏迷中,也说不上话,去了没有意义。”我们没去,每天不停的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对他的种种邪恶安排、清除妄图利用他来干扰我们讲真相救人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这期间,众亲友也在为我们筹款,我的两侄儿在网上申请了“水滴筹”。我的一位明白大法真相的邻居,特别关心网上“水滴筹”筹款的進展情况,告诉我们:有资助一百元的、两百元的,也有拿五百元、一千元的,最多的资助了三千元。所有的亲朋好友都伸出了援助的手,很快就筹集了四万多元。在此也表示感谢。特别是我们乡,只有几个大法弟子,听到消息后,几个人也拿出了好几千。还有同修说把情况搞清楚,看还需要多少钱,我们一起想办法筹集。

收到这些钱后,我老伴打电话过去,想问问情况,没想到儿子醒过来了,而且说话清楚,能正常的交流。儿子接过电话,老伴第一句就问:“儿呀,你知道,妈要跟你说什么吗?”他未加思索,瞬间回答:“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儿子的回答多么令人兴奋啊。他接着说:“我好了,没事了,过几天就出院。医生让我回本地医院做康复治疗,他们说我只有三天就醒过来了,是他们医院恢复的最快的,真是奇迹!”

大约十来天后,儿子出院回来了,没有去本地医院,直接回家了。他回家之前,地方上议论纷纷,众说纷纭。特别是我们当地有一个叫姚尧的人,和我儿子年纪差不多,得同样的病,住同一个医院,只几天就死了。儿子回来后,姚尧妻子见到我们就说:“你们二老到处讲真相、救人,做了大好事,你家大波就好了。我们家姚尧呢,就死了。”是呀,姚尧生前不但不听大法真相,还反对大法,有一次还想举报讲真相的大法弟子。

儿子脱离危险了,我们筹的钱怎么办?“水滴筹”所得的钱,医院花了,就让儿子以后去处理吧,他应该懂得失与得的道理。同修捐的我们必须一一还给他们,还钱那天,同修们感到很惊讶:还有不少同修正准备给你们捐钱呢,怎么不要了?我们说儿子已经转危为安了,同修们异口同声:真得谢谢师父!

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儿子的身体刚刚恢复,他开着小轿车前往某市找工作,在快進入市区的路上,被迎面而来的一辆货车撞上了,车身撞瘪了,右边的轮胎撞的不成样了,车门撞到左边去了,儿子被撞晕在驾驶室。医生来了,急救一会,人慢慢的才缓过来。医生说他:你命真大,车都撞成这样,你居然还活着,只是头和脸被震碎的玻璃划伤了,内脏没问题。这么严重的车祸,能逃离死神的魔爪,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是万万不可能的!

回想起去年儿子人生路上连遭两场劫难,都在浩荡师恩的保护下,有惊无险的闯了过来,弟子感恩师父,唯有精進、精進、再精進,以报师恩!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