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妹见证大法创造的神迹

更新: 2021年12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在中国国内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我得法源于我的大姐。她是一九九三年得法的。那年大姐得了脑瘤,医生讲做手术的话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可能性下不来手术台;如果不做手术,恐怕活不过两年。她走投无路去庙里烧香拜佛。

机缘巧合,她非常幸运的遇见了法轮功师父。师父当时正好要办传法班,她便去参加了。

师父在讲法班上给学员清理身体时,她就感受到有一股凉凉的气从脑子里往下滑,滑到右脚心就消失了。当时大约有半分钟的时间,她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

回家后她就按师父要求的按照大法真、善、忍约束自己,并认真炼功。炼了差不多半年后,她去医院复查,主治医生发现她的脑瘤没有了,感到十分震惊!医生问她:“你做了什么,脑瘤怎么消失了呢?这是不可能的啊?简直不可思议!”大姐告诉医生自己没做什么治疗,只是炼了法轮功。主治医生便详细的向她了解法轮功。于是医生和他的家人也都走進大法修炼。

修炼大法后,大姐的脾气由原来的暴躁变的温顺祥和,原来和家人经常吵架拌嘴,修炼大法后家庭和睦了,一家人其乐融融。

见到她修炼后的巨大变化,我们全家人便由大姐领着也走入了大法修炼。自那以后我一直坚定的走在修炼路上。

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时间一长,矛盾就来了:我的女儿嫌我不做家事,不陪她爸爸,不看电视,也不出去散步了。她就总跟我生气。一次给我丈夫量血压的时候,他们非要给我也量量。我说我是修炼人,我没有病。我当时说话态度不太好,他们就拽着我的胳膊给我绑上了量血压的仪器。我突然想到师父教导我们向内找,那就将计就计吧。我就在心里发正念,清除我周围空间场内的一切旧势力邪恶黑手烂鬼的干扰,同时我想这也是向他们证实法的好机会,让女儿和女婿见证大法的神奇,量不出我的血压是多少,让他们看到大法的威力。

我的正念一出,结果真的没量出来,血压计的数值上去是数字180~150,下来的时候就是两个字母:一个C,一个E,怎么量都没有结果。他们不信,反复的量,量了很多遍,甚至以为血压计坏了。可给他们自己量就好使,给我量就这两个字母,没有结果。就这样反反复复,总共量了有二十多次,后来只好放弃了。女儿一边走一边说:“我妈真牛,真有神功在身。”

从那以后,我的修炼环境改变了,女儿说:“你愿意怎么炼我们都支持,只要对你身体好就行。”

外孙女刚出生没多久,有一次女儿、女婿半夜把孩子留下让我照顾,他们去赌场玩去了。我不想让他们去那种不好的地方,我还不敢自己一人在家,就非常生气,边生气边要下楼,第一个台阶就踩空摔了下去,把腿扭了,坐在地上站不起来了。当时就意识到自己错了,就说:“师父啊,我错了,我不该有怨恨心,我这是现世现报了。请师父救救我……”我用手抓着楼梯就站了起来。但是走路却不行。我把孩子哄睡后就盘腿炼静功。刚开始疼的盘不上,我就把腿硬盘上。打坐四十分钟,感觉气血顺畅了,再站起来竟然全都好了。

大法真是神奇,谢谢师父!

我四妹参加过师父的两次传法班,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始终没修炼。上个月她在家打扫卫生的时候从一个高凳子上摔了下来,躺在地上怎么样都起不来。她当时自己在家,很害怕,也没办法拿到电话求救,这时她想起我和大姐经常跟她说念“法轮大法好”能遇难呈祥。这么多年她从来没念过。当时动弹不得,实在没办法了,便喊到:“师父救我!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喊完她竟然真就站起来了。她赶紧给大姐打电话,让大姐带她去医院。

检查后医生说她的排气神经摔断了,很严重,肚子鼓鼓的排不出气。做了一次大手术。

在大姐家养伤的时候大姐劝她走回大法修炼,她便躺在床上跟着大姐一起炼功。炼完全身衣服都湿透了,她说:“活了五十三年了,第一次觉的身体这么轻松,似腾云驾雾一般,飘飘的。”偶尔跟着大姐炼抱轮,但她还是没有坚定修炼的心。医生说她这种情况一般需要两个月才能生活自理。就在她断断续续修炼了半个月后,一次去洗手间,护理她的人把她忘在洗手间了,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竟然自己走回了卧室。从那以后她便每天都跟着大姐学法炼功。她好的特别快。

一次在打坐中,她看见一个景象:一群穿着白大褂的人从好几个大法弟子身上活摘器官,那几个大法弟子躺在那里被开膛破肚了,她突然见到一个身影在这些被活摘器官的大法弟子的身上每抚摸一下,这个人就变成了一个小金人飞上天……太神奇了!

她和我们说:“活摘大法弟子器官是真实的,太残忍了!”从此她就坚信了大法,现在修炼特别精進。

修炼大法这么多年,真的亲眼见过很多神奇的事情,都是源于大法。很多奇迹,我就不一一再说了。

我们三姐妹用什么词语也表达不了对师尊的感恩!师父救了我们,我们唯有听师父的话,修好自己,在乱世中尽力多救人。中共病毒大疫当前,更要抓紧时间讲真相,救那些被中共邪党谎言毒害的中国同胞。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