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向外看为向内找 同修改变了

更新: 2021年12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七·二零”前开始修炼、年近八旬的老同修又听红歌了,我在心中对师父说:怎么办呀?她根本就不知道这是红歌。让她卸微信,她以讲真相有内容与正念足无怕心为由坚决不卸。对家里留存带有江魔头、红领巾、邪党党旗等等邪灵标志之物因承载着自己学生时代的“美好”回忆而不以为然。给她看明慧相关的同修交流文章也很抵触,说很多都写的不好,她不要看。而这些有关党文化的表现《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上都写的明白,可她不读,也拒绝看相关视频,连我一提起党文化都烦躁、反感、发火。以前知道她听红歌我就很着急,还为此争执过。

那段时间,我甚至感觉同修家另外空间场不干净,一个人晚上睡觉感到有些害怕,也不知道可以发正念清除内、外在空间场的邪党邪灵毒素及其败物。直到同修把曾有江魔头的图册送走。我只记住了师父说:“在另外空间什么都给你清理,你家里的环境也要清理的。环境不清理,各种东西干扰你,你怎么炼功? 但是有一种情况我的法身不能给清理。我有一个学员,有一天看到我的法身来了,给他乐的够呛:老师法身来了,请老师到屋里来。我的法身说:你这屋里太乱了,东西太多了。他就走了。一般说来,另外空间的灵体太多,我的法身会给清理的。但他满屋子都是乱七八糟的气功书。”[1]

邪党是邪教,个人理解,留着带邪党标志物的东西与师父所说的“乱七八糟的气功书”无异,是对不二法门没有在法上认识,还有就是对邪党党文化认识不清,受了无神论眼见为实影响。

后来一次学法至“法身”这一章节,突然有个声音说“党员”,细细体悟,觉的是师父点化我,那些对着邪党血旗宣誓过的人,他们佩戴的邪党党团队标志物上不就有邪党邪灵附体么?加之思想里被党文化灌满,作为一个不知大法真相的中国人真的是最可怜的,从最微观到最表面都被邪党党文化毒药泡着。

明慧网有交流文章谈到,有同修因为对清理居住环境的邪党书刊报章杂志等等邪灵因素认识不清,被旧势力迫害,病业严重的有,被拖走肉身的也有。教训可谓深刻。

师父讲的很明白:“你有那个心哪,你的心才会动;你没有那个心哪,象风吹过一样,你根本就没感觉。有人说你要杀人放火,你听了之后太有意思了,(师笑)这怎么可能?一笑了之。根本就不当回事,因为你没有那心,这话动不了你。没有那心,碰不着你。你的心动了,就说明你有!你的心里确实很不平,就说明这个东西还不小。(鼓掌)那不该修吗?”[2]对照师父的讲法,向内找才吓一跳,我这样的动心不也是党文化的影响吗?自以为是的心、强加于人的心、看不起人的心、嫌弃心、急躁心、烦躁心、妒嫉心、怨恨心、对立思想、对立思维方式等等,还隐藏了一颗怕被同修带动也变的受党文化影响的心,有这样肮脏的自我保护的为私为我的私心在,难怪同修有这样的表现。

另外,自己还给同修贴了一个标签,她一拉长脸高声说话横眉立目就觉的她变成了红剧《红灯记》里的李铁梅。我没有意识到这些不好的心、负面情绪与负面观念,不仅是向自小就喜好文艺、擅长唱歌跳舞的老同修扔不好的物质,因我不向内找,而是向外看,执著于同修的执著,还加强了同修这方面的表现。

同修有次突然很突兀的说我:那你改好了吗?因为觉的不符合我们当时的话题与语境,我也不知怎么向内找,没有抓住那个被党文化加强的不想改变自己只想改变别人的心,陷在人的思维框框与观念里用人心去衡量,而不是在法上共同提高,以为了对方好的名义,自认为同修只要认识到了党文化对自己的影响与危害,正念清除,她的记忆力、听力、视力退化、痰阻咳嗽等等就会好转,自己也就不会受影响了,利用大法得好的肮脏的有求之心、把大法当成保护伞的心多强啊,也没有放下同修情。现在才知道,这是师父借她的口点化我修自己。

意识到这些,我排斥排除这些负面观念、思维及其不好的物质,加强发正念清理自身空间场的党文化生命、毒素及其败物。还提醒自己,说话声音响与大,不等于就是党文化。因为有时觉的同修说听不见我说话嫌我说话轻是故意刺激我,让我很反感,不想搭理她。殊不知是师父以此方式让我修自己。而这次,听到同修听微信上的经典红歌却不自知,我赶紧在法中归正,修去执著于同修执著的执著,向内找及时清除自身空间场的党文化毒素,并告诉自己,同修有师父管。结果我这次知道向内找,也不再着急、激动的去制止她听歌了,老同修却变了,对我不再口气生硬、激动的大声说话、叫喊了。更神奇的是,这段时间老同修一直以来都咳嗽(她说未修炼前就有咳嗽、咽喉炎),自此她也不咳嗽了。

未曾谋面的师父却几乎是以手把手的方式教会了我向内找,把对方当成镜子找自身的不足修自己。我改变了,与同修有些紧张的关系也渐渐变的轻松,同修不再我说什么都激动、抵触、辩解、反驳了。

仔细想来,我很早以前就知道师父好,大法好,受益匪浅。可受无神论、现代变异观念、思想业力等等影响浪费了很多时间。一次读师父新经文被“棒喝”惊醒,去“三退”救人,可效果不好,师父点化,要学法、炼功。如不修炼是很难救人的,硬着头皮学法炼功,有求之心、严重的思想业力等等阻挡着我,根本就学不進法,独修时间很短连门都没入,还带修不修,也不知怎么修自己,就被迫害了。被迫害中也走过弯路,可师父却没有放弃我。我浪费了很多师父安排我修心性提高的机会,光学会向内找实修自己就用了那么长的时间,让老同修辛苦的“陪炼”了那么长的时间。唯精進不怠,方不负师父的无量慈悲与救度洪恩。

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谢谢同修的包容。

以上交流如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