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此生了愿再回家

——在父母的病业魔难中实修自己

更新: 2021年12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五日】我出生时母亲已经得法修炼了。我曾经是昔日的大法小弟子。回想那段修炼的日子极其珍贵,往后我却没有好好珍惜。师恩浩荡,又给了我一次返本归真的机会——在经历一番波折后让我再度接上圣缘。

一年前,母亲出现了脑血栓的症状,昏迷了一个月。她没有去医院,在师父的保护下,在同修们的正念加持下,一个月零一天时苏醒了,四个月后能自己走路了。我当时辞了工作,又和男友分了手,要看着昏迷不醒的母亲,对一个不真修的我来说,突然觉的好难……也许是小时候大法已在心中扎下了根,此时还有一个正念在,知道大法弟子有师父管,没事,所以没有落泪,放下手机,每天和同修们一起学法,发正念。

我又开始从新背《转法轮》,一遍一遍的背;背《洪吟》;学师父的各地讲法,有时某段法点到自己了,我都背下来。很深的体会是,法装的多了,人念就少了。很多时候,当一个矛盾来时,师父的法要比它来的快,马上打入我的脑中,我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师父讲:“因为他已经在思想当中有那么深的印象了,他在行动中每当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他都能够用炼功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真是不一样。”[1]

这里不谈母亲的修炼状态,只交流自己在这过程中的修炼心得。母亲醒后,我陪着她学法,一个字一个字的学,学的很慢,在这个过程中,魔炼我的耐心,去我的烦心、急躁心,我越急,她越念不好,非得把我这颗心去掉不可,直到后来我不急不躁,心生慈悲,一字一句却看到了更多的法理;有时腿疼也坐不住,我就想:我在学宇宙大法,这么神圣怎么会坐不住呢?越疼越盘着腿。直到坐几个小时不动,感觉不受时间的制约;做家务时,母亲坐在那叨咕这不干净那没收拾好,开始时我会不高兴:“还要我怎样?”不满、抱怨,到后来忍住不吱声,但心里放不下。没达到标准的忍还不行,所以就反反复复的,直到把这颗心磨的差不多了,不动心,不辩解,默默做好,这一关算过去了。

自己觉的付出很多了,可是有一次,正当我以自己的付出为理由辩解一件事情的时候,一个同修指着我问我:“你做什么了?”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就是觉的很委屈,太委屈了……冷静下来之后,我找到了很多执著,比较突出的是不能被说的心和好面子心。我坐下发正念,清除这些不好的东西,它们全部不是我。然后想起师父的法:“你怎么不应该感谢人家?你心里真得好好谢谢人家的,确实是这样的。”[2]我真心的谢谢那位同修。有时用人心想问题:别人这个年纪都在做什么呢?吃喝玩乐,正在享受青春年华,而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能在家拖地……跟常人又不能谈修炼的事情,同龄的修炼人又少,一种孤独感上来了,我警觉了:这不是真我,是后天的观念,求安逸,求人中的幸福?我是大法弟子,是创世主的弟子,我孤独什么!后来背到师父的《洪吟》:“我没有了伤感不再失落 因为我等到了创世的法王 因为我已在回家的神路上”[3]。

看到有的同修交流说,以前没有好好修,现在走回来后每一天都会遇到提高心性的事情,几乎每一天都不会过的舒服,我感同身受。师父说:“还有,一个人要想修炼,可不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情。”[2]我不看母亲同修的表象,不被她的言行带动,因为那并不一定是真的,也许就是为了去我的心,让我提高。

就这样磕磕绊绊的,发生一件小事,找到一个执着,去一个执着,不断的放淡,放淡,放淡,直到后来想起来那些当初看的很重的事情时,觉的平淡无奇,一笑了之。有的时候,关过不好,心里不是滋味,师父的法就会响在耳边:“在迷中靠悟往回修苦很多”[2],我会叹口气,心想:“是啊,真苦!”这时,下一句法又响在耳边:“返回去就快。”[2]我好想哭,我懂了,是师父慈悲,这不是坏事,师父给的是最好的,是师父给的让我返回去的机会,是回家的路。我下定决心,要好好修炼了。

后来我在家附近找了一个药店的工作,顾客少,闲下来时我就背法,三件事也不耽误,那时修炼状态很好,学法入心,每天很充实,也很踏实。我以为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就这么一直往前走吧,挺好的。

没想到的是半年前,父亲(同修)突然也出现了和母亲类似的病业。我们没有选择去医院,不到两个月父亲就能下地走路了。父亲出事那晚,他躺在炕上,同修们又都来了,看着这似曾相识的场景,我的心很平静: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绝不动摇。那晚,我和一位阿姨同修躺在一起,她问我:“你打算怎么办?”我忘了有没有回答她,我心里想的就是我相信师父。

接下来,我面对的是来自各方的压力,这些全压在我一个人的身上时,仿佛更加艰难,相比之下之前的魔难好像不算什么了。好在修炼一段时间了,有了一点基础,对师父和大法的信还是坚定的,我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被亲情带动,每天和同修们学法,发正念。

父亲醒后也不认字了,我就陪他学法,还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学,这次邪恶在干扰,眼看着一个字他就是不读正确的音,我们学的更慢了。不断的发正念,不断的学,在帮助父亲的同时,不断的魔炼自己,扩大容量。“功夫不负心志坚 勤练心研不记天”[4],在师父的加持下,父亲基本可以自己读法了。

我好像又从新开始修了,有的原本以为放下的执着又翻了出来,还得再修掉;有的新的执着出现了,可能还得剜心透骨的割舍,分清它,清除它;有时承受不住也会大哭一场,知道自己容量不够,就跑到同修家多学学法,回来继续笑对一切。

有一次,我没有守住心性,发了脾气,抱怨自己的生活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家里家外的事都得自己一个人忙活,我二十多岁,谁来照顾我呢?心里委屈。此时半年没联系过我的妹妹突然打电话来,跟我讲她现在过的有多好,男朋友对她如何好,工作也好……挂掉电话,有点羡慕她,也有点难过,但我知道不对,心里一个劲的排斥它,然后就去炼功。

悠扬的炼功音乐,特别是师父的口令,让我慢慢的平静下来,师父的法一字一句的显现在眼前:“常人有常人所追求的,我们不追求;常人有的,我们也不稀罕;而我们有的,常人想要也要不到。”[2]我在求什么呢?我来世为了什么?这时师父的诗词回答了我:“只因苦中能消罪 再得大法回天门”[5]。我想到了师父,然后好像看到了宇宙,我的心突然变的很大,很舒服,不是人中的感受,此时我觉的得法的生命真幸福!

时间和魔难能考验一个修炼人的正信,能魔炼修炼人的意志。师父把我父母的命都保住了,师父承受的不是弟子们能想象的,弟子表面肉身剩下的一点,我们得通过真正的修炼才能突破。这过程中不断的有考验,在他们主意识不强时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表现,我知道,那不是真正的他们自己。当母亲要轻生,做出各种危险的举动时,我怎么做?信师信法!不动心!假相就消除了;当父亲唉声叹气,消极无奈,不学法不炼功时,我怎么做?信师信法!不动心!很快,他清醒后又主动学法炼功了。当他们俩突然都悲伤起来,搞的家里氛围不对劲;当他们的身体表现出时好时坏;当他们动摇时,我怎么做?信师信法!不动心!师父讲:“你把这一关一难看作是提高的好机会一放下的时候,你就能过去这一关。”[6] 坚定正念,就这样一点点,一步一步的修了过来。

时间久了,我也听到有的同修说:“俩口子都修了这么多年了,怎么还都这样了?”当然,这里有父母本人没做好的地方,没找到的执着,也有我修炼的因素,但是我想,一切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每个生命牵扯的背后的因素是很复杂的,都不是偶然的,但是既然发生了,师父就已经把它转变成好事了。“因为你看不到它的因缘关系,你看不到它的本质”[2],神看问题是全方位的,人的这双肉眼能看得懂什么呢!当有一天我们明白的时候,才知道:“噢,原来是这样!”我之前还在纳闷,修炼怎么这么简单了?

那段时间提高的很快,真实的感觉到生命在升华,不断的突破,就像被推着往上上。师父早就知道在什么时候会出现什么事情,是师父在推我,给我加了那么大的能量,为了让我修炼,为了让我有正念来面对魔难,感恩师尊!

不久前,一位同修教会了我开车,他的女儿帮我介绍了份工作,是我之前的专业,各方面都挺好的,而且通过修炼,我常人中的工作技能提高的也很快,得到了老板和同事们的认可。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给我的。我当初觉的自己失去的,现在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其实,师父从来没有让我们在物质上失去什么,我们真正失去的都是不好的东西。

经过一番魔炼,我的心态变了,我是一个真正的修炼人了,在常人中守住心性,抵住诱惑,心中装着法,不断的纯净自己,脱胎换骨,返本归真。现在别人都说我十七、八岁的模样。前几天看到明慧网上同修写的一首诗,很受触动,诗的最后一段大意是:“登上峰顶览众山 一关一难如云烟 觉者心中无巨难 只有慈悲与威严”。

有一天学法时读到师父说:“中国就象那老君的炼丹炉一样熔炼着大法弟子,把那火烧的越旺,就象严酷的考验一样,去人心、去执着。那当然这种煎熬是很难受啊,可是炼出的是真金。”[7]师父只不过是利用这种形式在成就弟子。大法成就的生命在宇宙中闪光。

我很幸运。回头一看,我真的觉的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生生轮回,哪里才是归宿呢?唯有此生,精進修炼,救人了愿,不为自己,为了那无量众生。万古机缘一霎那,此生了愿再回家。

谢谢师父!合十

谢谢本地同修们的无私付出!

现阶段的一点粗浅认识,还有太多的不足,和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太远,继续努力吧。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的建议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人生真意〉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五》〈赞神韵演员〉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回天门〉
[6]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