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保护我走出魔窟

更新: 2022年01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今年七十五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邪恶迫害的初期,多次被绑架拘留,一次被非法劳教两年。但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都坚定的走过来了。我怀着无比感恩的心情,把师父保护我走出劳教所的一段经历写出来,以见证师父的慈悲与伟大。

二零零一年初夏的一个晚上,我和妻子、儿子(都是同修)正在家里做真相不干胶,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猫眼儿一看是警察。我们拒不开门,并立即关灯发正念,清除其背后的邪恶因素,不让他们对大法犯罪。僵持一段时间后,忽听空中一个炸雷,震的整个楼都晃了一下。他们暂时离去,说明天再来。我把东西收拾好,第二天一早就离家而去。他们扑了空,就叫我单位的人频繁来家打听我的下落,但始终未能得逞。

在流离失所中,我继续做着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可是天气越来越冷。十一月初的一个晚上,我回家准备拿些衣物,被长期在我家附近蹲坑的人发现。第二天早上八点多钟,四个警察到我儿子单位,挟持他回家打开房门,把我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并于当天把我关進市看守所。面对警察的非法讯问,我除了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外,一概不予配合。

一个月后,邪党恶徒把我非法劳教两年。三个警察和我单位新来的一个年轻人,把我劫持去劳教所。一路上,我背着师父的诗句。到劳教所后,先去医院查体,在做透视和心电图的时候,我看医生反复的时间比较长。在返回劳教所的时候,等待的时间也很长,因为身体原因,他们在我去留问题上有分歧,但送我去的警察做了手脚,最后还是把我强行留下了。

劳教所有四个大队,都在一栋楼里,关押的全是法轮功学员。新来的先去九大队严管班,進行所谓的“入所教育”。白天让坐在小木凳上,保持一个姿势,不准动、不准说话,否则就挨打。晚上则被专人严密监视。当晚我听到队长和值班人员说:要注意这个人(指我)。我感觉这里就是人间地狱,根本不是大法弟子待的地方,心想不能待在这里浪费时间,得早日出去,还有许多事情等着我去做。但有一点我非常清楚,就是不论出现什么情况,坚修大法的心永远不能动摇,因此每天都坚持背法。

两个月后,我被转到十一大队。除了每天做奴工外,还被强迫看洗脑录像等,目地是逼迫学员“转化”。虽在魔难当中,我也清楚的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我求师父加持自己的正念,并反复背诵师父的诗句:“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1]。恶警播放诬蔑大法的录像时,我就和几个正念强的同修坐在后面发正念,让影碟机坏掉,放不出来。有时候它就真的放不出来,队长只好讲几句散会。

四月份的一个晚上,全大队的人都在走廊里做奴工,剪裤子线头。我没有出工,就在床上背法。不一会儿,听到走廊里有读书声,静心一听,读的像是师父讲法。我拿了个小板凳坐在门口细听,确实是师父讲法,一个班长在读。早先同修曾跟我说过,大队里每年都搞几次读大法书的活动,有时读《转法轮》,有时读其他讲法。他们让邪悟者断章取义,歪曲、诬蔑大法,欺骗误导新来的学员。 我想作为一个真修的大法弟子,这也正是学法的好机会,假如我要能够读法的话,和他们是截然不一样的。我就在心里求师父让我去读。不一会儿,神奇的事出现了,警察指着我说:你让他来读吧。我接过来一看,是师父的著作《欧洲法会讲法》。我想要师父的每句法都打到学员的心灵深处去,唤醒他们被邪恶洗脑迷失了的心智,生出正念,从新归正。我清了清嗓子,认认真真的读起法来。越读我觉的声音越洪亮,心态越祥和,有一种非常神圣的感觉。我一字不错的读了四十多分钟,全场学员静静的听着,没有一个说话的。结束后,我内心深处有一种无以言表的喜悦感,一夜都沉浸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中。

平时多数时间是在车间干活,用铜丝缠线圈、做串珠灯笼、剪服装线头等。从早晨五点起床,干到晚上十一点,天天累的筋疲力尽,个个苦不堪言。由于入所时师父就给我演化了病业假相,血压高达190,有时我就不去车间干活,警察就派一个人在监室看着我,我就在床上发正念、背法,也与看着我的同修交流,一起背法。一有机会就与几个坚定的同修交流、传递新经文,互相鼓励。

二零零二年五月底的一天中午,饭后短暂休息,每个人都坐在自己床前的小凳子上,准备去车间干活。这时我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声音说“开始”,瞬间我就倒在了地上,感到天旋地转,闭着眼不敢睁开。旁边的同修把我扶起来。我坐在凳子上,趴在床上,不断的流着眼泪鼻涕。有同修叫来警察,问我感觉怎样。我说晕的厉害,不敢抬头、不敢睁眼。队长说:马上送医院。就让两个同修一边一个架着我下了楼。叫救护车已来不及,就用所里的一辆轿车,由警察陪同去了医院。

在急诊室里,几个医生一块会诊,心电图机、呼吸机都弄来了。医生用手电筒照着我的眼睛,拿一个小皮锤敲我的膝盖。所有的检查都在進行着。但是整个过程中,我心里非常明白,这是师父在给我演化病业假相,好救我出去。我闭着眼不说话,医生说什么我都听的很清楚。会诊的结果是继续住院观察。我被单独安排在一间有三张床的病房里,一名年轻警察和一位同修陪住。医生和护士弄来了氧气瓶、吊瓶、药物等等,都给用上了。他们走后,我就把氧气管拔掉,吊瓶就意想它什么也不是,药片就在上厕所时扔掉。第二天医生来问怎么样,我说有时心慌,有时心脏象停止跳动,还有点头晕。医生说:你要做个二十四小时的监视心电图,但是得自费,一天一宿240元,你有钱吗?我说:我哪有钱啊,都四年没给我工资了,家里还有一个八十多岁的老母亲需要赡养。他一听也没给我做。

第三天上午八点半,队长来到病房,对我说:今天上午要带你去148医院(军队的)做一个脑CT。在去医院的车上,他又对我说:这次CT检查要有问题,就让你回家。我就在心里感谢师父。十一点多,CT结果出来了。他们脸上表情都很严肃,诊断书不让我看。我一再追问,他们只得告诉我诊断为“大面积严重脑梗塞”,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下午五点,队长又告诉我:所领导研究决定,让你回家治疗。我问什么时候走。他说:今天晚上就走,已经给你家里打了电话,让你家人马上来接你。我心里很清楚,冠心病、高血压、脑部大面积严重梗塞这种病业假相被“确诊”后,劳教所既怕治疗花钱,又怕出现生命危险承担责任,巴不得立即叫家人把我接回去,只要把我推出劳教所的大门,他们就没责任了。我担心家里人害怕,说明天走不行吗?他说不行,都已经说好了。

妻子一听叫马上去医院接人,着急了,忙让儿子找车来接我。晚上视线不好,司机路况又不熟,赶到医院已是午夜十二点多。警察带着我儿子去劳教所办理出所手续,带上我的被褥衣物等,回到家已经是早上五点四十分了。我让妻子和儿子洗漱后先去休息,自己却没有一丝睡意,洗漱后换了衣服,恭恭敬敬的给师父上了香、磕了头。接着学了师父的《论语》,炼了五套功法,才去休息。早上七点劳教所来电话问情况,妻子告诉他们一路很顺利。

按邪恶的说法,我还有一年半的时间劳教才能到期,期间每个月都应给劳教所写所谓“思想汇报”、到期办理解除劳教手续、去当地六一零报到等这个那个的。我想自己是大法弟子,只归师父管,其他任何人都不配管、也不允许他们管。因此根本就不与劳教所联系,他们也没再找过我。

从那以后,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道路上,我一直平稳的走到今天。谢谢师父的慈悲保护!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