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走出派出所

更新: 2021年12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二十多年的修炼,虽然修炼中走的磕磕绊绊的,也很艰难,但每一关,每一难,都是在慈悲的师尊为弟子的巨大付出和承受、加持和保护下走过来的。走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修炼路上,我心中升起了对师尊的无限感恩。下面把我最后一次正念走出派出所的点滴体会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警察非法入室、绑架

二零一九年的一天中午,我和一女同修在我家学法,一伙当地的“六一零”警察六、七人撬锁,非法入室,后来又来了好几个警察,绑架了我和同修。抢劫了大法书籍、师父的大法像、法轮图形、电脑,打印机等诸多耗材。

当他们在取下师父的法像、法轮图形时,我们立即叫他们不能动,这是对佛、对佛法犯罪,犯的是滔天大罪。他们不信,硬把师父的大法像、法轮图形抢走了,而且还不停的用手机照相。我的心情非常的难过,作为一个大法修炼人,没有保护好师父的法像、法轮图形、大法书籍,眼巴巴的看到被坏人抢走了,真是耻辱啊。我知道:这是因为我修得不好,有怕心,正念不足。

他们把东西搜走后,就叫我们跟他们走,我们说,我们没有犯法,犯法的是你们。我们坚决不配合,就不走,他们就强拉带拖的把我们拖走了。一出电梯,为了证实大法,曝光中共邪党的暴行,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法轮功有罪!”等口号。当时天下着雨,坝子没有人,我看到凉台上有人在观看。他们一推一拉的把我推進了车里。

这时,我和同修分开了,不在同一车上,我的怕心渐渐的少了,也升起了点正念。我质问他们:你们凭什么抓我们?我们没犯法。他说,你们发法轮功资料。我说有什么依据,就是发也是合法合理的。他说在你家搜出这么多法轮功的东西,还说没依据。我说,那都是放在我自己家里的私人物品,你们在光天化日之下,撬锁破门而入,抢走了我的东西,完全是强盗行为,你们是真正的在犯罪,在犯法。

然后,我就讲真相:法轮大法是正法,是佛家的高德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做更好更高尚的人。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是国家《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合法权利。

说到这里,那个开车的“六一零”头目就不准我说,我不理他,就继续说,他就用装了半瓶矿泉水的瓶子打我的头。我发正念,不准警察打我,不准他对大法弟子犯罪,求师父加持。我又说“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法轮功要遭恶报的。

这时,车开到了派出所,强行把我拉下车,推到所谓的审讯室。

不配合 向内找

一進派出所,警察就把我推到审讯室戴铐的铁椅子上,没有上手铐,只是坐着,叫我配合。审讯我的就是那个“六一零”头目,在那一群中,就他魔性大。这时,我想起师父的一段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我说:我不会配合你们,我是为你们好,我如果配合了你,你会犯更大的罪,我也在犯罪,大法弟子是救人的,怎么可能让你犯罪呢?他就自己在电脑上做。我就一直高密度发正念,叫他编造的构陷我的材料不起作用,一切都由我师父说了,请师父给我做主。

然后,我就讲真相,告诉他,善恶有报是天理,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所以你不要再参与迫害了。他很不耐烦的不要我说。我还是继续说。他就叫协勤把我的手铐上,铐上我还是要讲。我想平时没有机会讲,现在就是给他讲真相的机会。我告诫自己:时时用师父的法要求自己,“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2]一定不要有怨恨心,保持心态平和给他讲,让他明白真相,是为了救他,是为他好,不能让他干坏事。同时我发出强大的一念:定住他的行为,不能叫他对我行恶,把他背后的魔性清除掉。我就求师父加持。不一会儿,他的态度大有好转,他就说:叫你说你不说,不要你说你一直说。

后来,他做完了,就问我:我做完了,你看不看?我坚定的说:我不看,我全盘否定,你编造的那些我全都不承认。我做好人没有罪,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是国家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你们迫害好人,迫害善良,是你们在犯法犯罪。他就把那些东西打印出来,问我:签不签字?我说:不签。我不恐慌,不害怕,依然很平静。我想到:一切都由我师父说了算。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3]

这时,他起身准备要走,我没有一点怨恨的心,并慈悲深切的对他说:希望你不要再参与迫害了,你不为你自己着想,也要为你的亲人着想啊。你知道,你如果继续干下去,将来会给你的亲人带来多大的灾难。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真诚的希望你有一个好的未来,也希望你的亲人也有个好的未来,拥有幸福的生活。他听后,沉默了片刻,也许在那一刻,他真的感受到我发自内心的是为他好。他拿着手提包就走了。

这时,我的心非常的难过,像他们这样的人才是最大的被害者,但是他们却不知道,多可悲啊!但是我总希望我的这一肺腑之言能唤起他被掩埋的很深很深的人应有的良知,哪怕是一点点,一点点。

那个“六一零”头目走后,已经是晚上了,由两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几岁的小警察和协勤(有男有女换班)看管我,他们强行给我照相、验血、打指纹等。我坚决不配合,他们人多,我抵挡不住。我求师父帮我,叫所有强加给我的东西全都不起作用。

然后,我照样讲真相,劝三退,他们都不抵触,好象都听过真相一样。只是叫他们三退时不表态。到了下半夜了,协勤是个中年男子,善意的对我说:现在已经很晚了,不说了,该休息了,你就在椅子上坐着打瞌睡吧。我问:现在什么时间了?他说:钟就在你背后,你自己看吧。这时,我才知道我背后头上方,墙上挂着一个时钟,一看:已三点钟了。但我还没有睡意,不过我再不想睡,也不能影响他人休息啊,师父教我们做好人要为别人着想啊,我也不说话了。

这时,我才静下心来找自己。“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3]这次遭邪恶的迫害,表面上是同修被跟踪了,无知中把邪恶引来了。其实我自己本身就有很大的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遭到邪恶的迫害。

我内找:在这之前,我经常看常人的电视连续剧,看得有时整天不学法,也不坚持每天炼功。还有妒嫉心、显示心、争斗心、求名求利的心,对常人儿子情的执着心,有强烈的色心、安逸心等等。那时完全没有修炼人应有的状态,导致身体状态也很差,身体时常出现疲倦,走路累,身体消瘦。学法也不入心,发正念思想不集中、迷糊,不敬师不敬法等。

找出这些执着心以后,我都觉的太可怕了,我修炼了二十几年了,以前从不看常人的电视,怎么现在还看起电视了,而且还这么执着,并且这种状态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自己还不悟,还不自知。

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没做好,不争气,对不起师父,不配做师父的真修弟子。但是弟子不想离开法,还要继续修,求师父给我改过的机会吧!

同时我正告旧势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4]我已经把自己交给了我师父,我已有师父管了,我就走师尊安排的路。你旧势力没有任何资格也没有任何权力管我,迫害我。我有人心执着和欲望,没做好的,我会在大法中归正,按真善忍的标准归正。我发出强大的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及一切邪恶的安排。请师尊加持。然后背法,能想的起来的法都背。一晚上,我几乎没合眼。同修当天就被放回家了。

到了第二天,两个小警察也是一夜没回家,一直在派出所整理构陷我的材料。他们一会告诉我送我到洗脑班,一会又告诉我送我到看守所。我说:送哪里都不行。我想:一切由我师父说了算。我心里求师父:师父啊,看守所、洗脑班都不是大法弟子去的地方,那里学不了法,炼不了功,是非常邪恶的黑窝,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场所,我决不去。我要归正自己,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完成我的使命,求师父救我。

到了下午,其中一小警察把我叫到他办公室,是一个多人大办公室,当时只有他一人。我想借机会给他讲真相,我说:小警察,你只有二十几岁吧。他点点头说,差不多。我说你这么年轻,干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事,如果将来迫害结束了,会遭到清算的,太危险了。看到你单纯、善良,还是重新选择岗位吧,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你如果现在还不能换岗位,那你一定要善待法轮大法,善待法轮功学员,智慧的保护大法弟子。

我又说:其实你完全知道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不然,你们为什么连你们的姓名都不敢报,既然是违法的,将来一定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只是时间问题。“藏字石”中的“中国共产党亡”你该知道吧。中共干了很多坏事。从它建政至今,搞了几十次政治运动,迫害死了中国人八千万,比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还多,现在又迫害法轮功。学法轮功的人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是最善良的人。迫害法轮功不仅违反了国宪、国法,还犯了滔天大罪。老天要灭它,你不要当它的陪葬品,赶快三退了吧,保平安,给自己选择一个好的未来。你说个姓,取个化名就行。他可能有顾虑,只是笑,不愿说出自己的姓。

他虽然没有退,也听到一些真相,也给他今后选择未来打下点基础,启发他的良知,善待法轮大法,善待大法弟子。

这时另一小警察来了,说准备好了,就说走。我说,你们又要把我带到哪去?来的小警察说:看守所。先体检看情况,就看你的运气,如果检查出有病不合格,就放你。如果合格,就没办法。

我说我没病。他说检查了才算。我听后,没有害怕,我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我非常的镇静。我想人说了不算。什么运气不运气,一切我师父说了算,我师父有的是办法。

他们两个警察和一女协勤把我押上了警车。这可是讲真相的好机会。平时在哪去找那些人讲真相啊,一定抓住机会讲。在车上,我保持了一段时间的沉默,不断的发正念,清除俩警察和女协勤的邪恶恶因,不准他们干扰我讲真相救人,清理医院空间场和医院所有的医务人员与狱医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等,请师父加持。

到了医院,我走一处讲一处,他们还真的没有干扰,只是笑着对我说:你看你讲的不停。我说:是啊,这是他们听真相的机会。除了第一个年轻男医不要我讲外,其它的只要能讲的,我都讲,没一人阻止,都在默默的听。因警察穿的警服,女协勤穿的协勤服, 他们都不作声。特别在照B超时,一个喊号的年轻女孩看着我,身边还有两个男警察和一女协勤,看她的神色,觉的有些奇怪。我赶紧说:小妹妹,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就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大法是佛家的高德大法,真善忍是教人做好人,法轮功在中国完全是合法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是国家《宪法》规定的,是公民的合法权利。我做好人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不允许,搞镇压。他们把我抓起来迫害我。等体检完了,就送我到看守所关押迫害。妹儿,你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要三退保平安。这时医生在喊了。

看守所拒收

检查完后,我在车上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狱医背后的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要他善待大法弟子。下车后,警察叫我坐在门口等狱医看结果。狱医来了,是个年轻的男狱医,看上去有些面善。他量血压,我就给他讲真相:我说我是冤枉的,没有犯法,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合法合理,迫害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才是犯罪。

我告诉他,一定要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得福报。他用手势示意我不说话,在量血压。量完血压,他就与两个警察说了好一阵。我一过去,一警察说:我们走吧。我说又走哪去?他说:回派出所,通知社区的人接你回家。我有点不相信的问:是不是真的?他说是真的,狱医说,你是严重的肺炎,有生命危险,看守所拒收。我听后,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内心在呼唤着:是师父救了我!是师父救了我啊!

两个警察把我送回派出所后,通知社区的人直接把我送到社区门口。这样,我在慈悲师尊的加持保护下,堂堂正正的回到了家,师尊又一次保护了我。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