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法而来的小生命

更新: 2021年12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一、天上掉下来的礼物

我叫林诗唯,今年八岁。妈妈告诉我,我投胎来当她的孩子,就是要来得法的。妈妈说,在我还是小婴儿时,只要她念《谢谢你来当我的宝贝》这篇故事中的某一段,我都会流泪。那段内容大概是说:有一个长了翅膀的小天使,在天上飞呀飞,要找他的妈妈,问了很多小动物都找不到,口中一直喃喃自语的说:“妈妈,妈妈,我的妈妈在哪里?”这时,我就开始啜泣。后来小天使化成一道光,飞進了妈妈的肚子里。

妈妈说,我之所以啜泣,是我明白的一面因为找到了大法弟子当妈妈,感动到掉眼泪。从我还是个小婴儿时,妈妈就常带着我到学法点学法交流。我还会定闹钟,叫妈妈起来晨炼;妈妈要讲真相时,也会问我的意见。妈妈说,我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是她修炼中的好伙伴。

二、修去一说就炸的毛病

妈妈告诉我,一岁时,在保姆同修的教导下,我就会背《洪吟》里的〈香莲〉,现在已经背到《洪吟四》,也会背《论语》了。但是,我从小就常常生气哭闹,一生气就不停的跺脚,妈妈总是笑眯眯的说:“大象来了!”她还说要拿个碗来接我的眼泪,刚好可以煮一碗咸咸的汤。

我和妈妈的个性很不一样,她是我们学校的老师,是出了名的好脾气。我在幼儿园时,有一次放学,妈妈到幼儿园接我,老师和妈妈聊着,突然低头跟我说:“诗唯,要和妈妈一起炼功哦!”老师可能觉的我如果修炼,也会和妈妈一样个性变好。妈妈则认为,是师父借常人的嘴在点悟我,要开始学法了。

所以,四岁时,妈妈就开始教我念《转法轮》,但这正是魔难的开始,我的行为常常搞到脾气很好的妈妈也忍不住快爆炸,因为那时我还不认识字,所以是妈妈念一句,我跟读一句,如果我念错了,妈妈会轻声细语的提醒我,但是妈妈一提醒,我就会生气、大叫,或顶嘴说:“我早就知道了!”妈妈说我有不能被人说的毛病,一说就炸。但是,小小年纪的我,哪里听的下去啊!常常一生气,就说,我不要念了。

但是妈妈一直没有放弃我,到了大班时,我已经可以双盘跟妈妈一起学《转法轮》三十分钟了,但是,漏字、加字被妈妈提醒时,我还是偶尔会不开心,甚至不想盘腿;小学二年级时,被妈妈提醒“念错了”,我居然不会生气了。

这让我想起师父说的:“有的就象那火柴一样了,一划就着。就象那个地雷,一踩就响。你不能说我,一说我就不行。什么意见也听不了了,善意的恶意的、有意的无意的一概不接受,更不向内找,相当的严重了。这个不怪大家,你们从现在开始都得注意这个问题,必须做到谁说都行,有就改无就注意,你能够面对批评、指责不动心你就是在提高。”[1]看来我是真的提高了,谢谢师父将这部伟大的法传给我,让我这天生爱顶嘴、怪脾气的小孩,在大法的熔炼中慢慢归正。

随着不断的学法,七岁上小学一年级时,我几乎整本《转法轮》的字都认识了。有一次,学校里的老师还指着《转法轮》里的字,考我如何念?她惊讶的发现,没教过的字,我几乎都会读!妈妈这时就借机洪法,说是大法给我开智慧。

三、你不用再送我隐形宝石了

幼儿园中班时,我们班转来了一位小女生,我和她成了好朋友,但是她喜欢命令别人。有一次,这位同学看我头上戴了漂亮的发饰,就从我头上拿下来,丢到远远的地方,叫我自己去捡回来。我没有和她起争执,就默默的把东西捡回来了。

放学后,我很难过的跟妈妈说了这件事,妈妈说我做的很好,没有顶回去,并跟我分析,这位转学生因为看我的发饰漂亮,起了妒嫉心,才会有这种行为。这也让我想起了师父说的:“所以今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2]

像这种提高心性的机会还有很多次,有几次,早上起床,我根本不想上学,不想再碰到这种事情。我就跟妈妈说:“当人好辛苦哦,我想赶快回到天上的家。”妈妈笑着说:“要谢谢这些让你提高心性的机会,小小年纪就经历这些魔难,你才能体会修炼的珍贵,都是好事,都是好事。”

所以,我调整自己的心态,想要帮助这位同学。因为她喜欢命令别人,若有人不顺她的意,她就大声骂人。我就劝她不要骂人,不然会损德,但是她听不懂。我就跟另一位好朋友说“德”是一种看不见的东西,很珍贵,但是打人骂人,好东西就会飞到对方身上。她听明白了,她说不要再骂我了,已经有人骂过我了,她居然听懂了。

四、在师父的保护下健康成长

再过四天,我就九岁了,这将近九年的时间,我从来没有因为不舒服而吃药。有一次,妈妈在跟一位医院的心理师洪法时,讲到我长到这么大都没吃过药,对方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听妈妈说,我第一次发烧是在我一岁多的时候,那时我住在保姆家,保姆也是大法弟子,所以他们没有象一般父母一样,小孩一发烧就送医院、吃退烧药,缓解孩子的不舒服;只是简单的用毛巾冰敷,结果十二小时内,我就自动退烧了。后来的日子里,我不常发烧,有发烧几乎也都是十二小时内自动退烧。

我渐渐能理解师父讲的这段法:“为什么会在修炼中出现身体不舒服,象得了重病一样哪?而且每过一段时间会出现一次呢?我在讲法中告诉你们那是在消业,消去你生生世世所欠下的业力的同时也是提高一个人的悟性,而且也在考验着学员对大法是否坚定,一直到走出世间法的修炼,这是概括的讲。”[3]所以,只要我肚子痛,我都知道是在消业,我都会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一会儿就好了。

有一次,坐在爸爸车上,准备回家,我突然头晕、想吐。爸爸问我:“车子右转就是医院,直走就是回家,你要选哪一条路?”我想都没想,立即回答:“我要回家!”因为我知道修炼人没有病,这是在消业。

一回到家,我就请妈妈放师父在澳洲的讲法录影带给我看,看着看着,突然很想吐,还跑厕所拉了好几次肚子,若是不修炼的常人看自己孩子这样“上吐下泻”,肯定是急着送医院。但是,因为我们一家三口都是修炼人,爸妈看到这个状况,都很淡定,我也只是承受身体上的一点点难,坚定的相信这是在消去生生世世所欠下的业力。休息了一个晚上,隔天一早,我的症状完全消失了,又活蹦乱跳的去找朋友玩了。

中班暑假的某一天,爸爸坐在书房的电脑前专注的排班,我自己打开柜子,要拿图画纸画画,不小心用手扯到爸爸放在柜子上的摄影机,重重的摄影机就这样砸到我的脚上。我愣了几秒钟后,意识到痛,接着放声大哭,震耳欲聋的音量惊动了爸爸。爸爸移开摄影机后,抱我下楼,血就这样从三楼滴到一楼,爸爸立刻用冰块帮我冰敷,试图要止血,但是伤口太大,怎么样都止不住。折腾了很久后,终于从血流如注到只有一点点往外渗。

那天,爸爸照原定计划带我去看电影。几天后,血不流了,打开包扎的卫生纸,才真正看到伤口,哇!摄影机就像一把锐利的刀,把我的两根脚趾头从生长板的地方切开了,两片脚趾甲全黑,淤青的很严重。因为爸爸是药师,他判断冰敷止血就可以了,所以没有带我去看医生。

果然几周后,我的脚趾甲居然慢慢长出新的来,淤青的趾甲剪掉,就象没受伤过一样。我的伤口很严重,但是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有惊无险的过了这一关,消了一个很大的业。我真心觉的自己真是一位幸运的大法小弟子。

五、师父安排有缘的众生来到我身边

师父总是安排有缘的众生以各种方式和我们结缘,以下交流几则令我印象深刻的小故事:

有一次,我去台北找爷爷、奶奶,在火锅店吃完晚餐要回家时,我走在前头,一边走一边手往后面的背包要收起水壶,但是手太短了,怎么放就是放不進去。突然,一位叔叔从我后面走过来,帮我把水壶放好。妈妈见状,赶紧拿出一朵莲花给我,叫我送给那位叔叔。叔叔说声谢谢后,还说我很可爱。妈妈打趣的说,“可爱”也可以洪法。我体会到,师父总是把有缘的众生以各种形式引到我身边,跟我结缘。

妈妈常利用零碎时间陪我读《洪吟》、《转法轮》等经书。某一次,在捷运站等捷运,妈妈拿出了一本《洪吟》带我读,妈妈一句,我跟读一句,两人越读越起劲,也引起了旁边老爷爷的注意,爷爷好奇的问我几年级?妈妈说,幼儿园。爷爷惊讶的问,这么小看的懂字吗?妈妈就拿出了一份大法资料送给爷爷,跟爷爷说,我修炼法轮功,开智慧,认识很多字。

还有一次,妈妈本来要去拜访一位学生的爷爷,但开车到半路,临时打了退堂鼓,不想去了,妈妈问我的意见。我说:“已经决定要去找爷爷,就要去!”于是,妈妈听我的建议。去了之后,才发现,师父早已安排了一位有缘人来听真相。原来是爷爷的一位老朋友刚好也去拜访,在我们还没去之前,爷爷一直跟他说,我妈妈是很用心的好老师。因此这位长辈对妈妈留下了好印象,妈妈跟他洪法起来,十分顺利,对方听的津津有味。这件事情使我悟到:决定好的事情就要去做,因为师父已经安排好了,就等着我们走出去救人。我们如果没有去爷爷家,就错过了这位有缘人。

很多人都在等着我们告诉他们真相,要抓紧时间救人,不要让众生错过这万古机缘。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不足,希望在今后的修炼中能更精進,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圆满随师还。

最后,以《洪吟》〈安心〉与大小同修们共勉:“缘已结 法在修 多看书 圆满近”[4]。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病业〉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安心〉

(二零二一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