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修炼路 感谢师尊保护

更新: 2021年12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是退休教师,一九九七年因病走入大法,得法的第二天就无病一身轻,从此走入了洪扬大法的行列中,一直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之前,这是我一生最快乐的时光。

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四年了,有苦有乐,有艰辛有魔难,还有人为的增了一难差点丢了性命,是师尊慈悲把我救起。一路走来,没有师尊的保护,我走不到今天。感谢师尊救命之恩。

一、声援狱中同修

二零零二年我儿子(同修)被绑架构陷,被诬判十三年。监狱叫嚣要百分之百转化。了解到监狱里的迫害情况后,我们联系了十多家家属,写好信,二十八人签名,找监狱长、狱政处。监狱纪委一个办事员接待了我们,我们把监狱迫害家人经过讲了,他一口否定。第二天办公桌搬监狱里面了,找不到人了。我们一行九人到了省监狱管理局信访、省政协、省人大,最后到了省信访办。省信访办接待了我们,一听说是法轮功来上访很惊讶。我们人多念正,讲的讲,剩下的发正念。他们态度很好,并且帮助联系不能打人、不能虐待。在省信访办的压力下,监狱长接见了我们家属。监狱还扬言要抓我们家属。

在当地同修的帮助下拉去了两千本《九评共产党》,一夜之间覆盖了整个监狱家属楼和周边的楼房每家一本。第二天监狱里的空气凝固了,警察谁都不说话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蹦出一句:法轮功真厉害。我们知道这是法轮大法的法力,是《九评共产党》的威力。

二零零七年,国际上要来调查法轮功被迫害的情况,早上五点,监狱就把大法弟子都赶上大客车,有慢一点的东西都来不及拿。北边监狱的往南送,南面的送北边,东边的送西边,监狱里没有大法弟子,都在车里。我们知道把他们转移后,家属们立即就赶到了新到的监狱。

后来在恶魔周永康的淫威下监狱加大了迫害。我儿子因不让睡觉,绝食反迫害,我知道后立即赶到,在当地同修的帮助下天天去找监狱长、狱政处办公室,给监区打电话、发短信、写信,谁都给写,快递、挂号信天天寄。

事件平息后,监狱不让接见,不让打电话。我要求写信,监区不同意,我找狱政处,最后他们同意了,通知监区这个月就可以写信。

在我无望时,我就背法:“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1] 师父说:“哪里有问题我们就上哪里去讲真相,法官、律师、牵扯的方方面面的人物,我们都去讲。”[2]

我们只要往前走,前面就有路,因为我们有师父。

二、师父又救了我一命

这些年讲真相救人,每天用半天时间面对面讲真相。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日早上和往常一样一切准备就绪要开门出去讲真相时跟师尊打招呼:师父我走了,在开门关门时突然脑中有一丝对这个家的留恋,我随意看了一下屋里就把门关上了,过后思量一下好像有一种回不来的感觉。当天是周日,要到郊区赶大集,赶集的人多好讲真相,去赶集要换两趟车都是长途,车上也能讲真相。

车来了,我们就上了车,我就站在后边两层台阶的上边,手抓在第一排座的靠背上,另一同修站在我的里边,还有一个坐在第一排的座位上,我们还说着话,瞬间我什么都不知道了,没有了意识,没有了记忆。

半个小时后我们又上了一辆车,这时我有点意识了,我就问同修刚才咱上了车怎么现在又上车了?同修说:刚才发生交通事故了,你从台阶上栽下去了,摔的很重没有了意识。同修说是你自己起来的,我们一起下的车,车下的人叫我们等交通公司拉你上医院检查身体。这时我摸摸我头上有个大包比我手还大,摸摸肩膀、锁骨里面骨头咯咯响,我想幸好有师父保护,这不是来取命的吗?到了大集,我一切恢复了正常,我的身体没有不适的感觉,还讲了真相,共讲退了九个有缘人。

我下车往家走时感觉有点累了,脖子发软了,回到家照镜子一看肩膀、前胸、后背、乳房全是黑的,这不是来取命的吗?谢谢师尊救命之恩,没有师父的救护,我就回不来了。我想起了早上关门的那情景,我躺下休息一个多小时、念九字真言。全身疼痛,我费好大劲起来了,学了两讲法,炼了两遍第五套功法,第一个动作左手不到位,其它的动作都能到位,动功不到位就没炼。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就躺下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我炼了第五套功法,学了一讲法,我就躺下调理身体:我全身放松,正我小宇宙一切不正确状态,五官四肢五脏六腑全部归位各行其职,咱们是一个整体,旧势力要取我们的命,师父叫我们回来了,我们有使命要完成,咱们好好表现,跟师父回家。我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身体周围黄色的光、紫色的光一团一团的,我沐浴在佛光普照中,身体没有一丝疼痛,象坐在摇篮里一样舒适美妙。

当时我激动的想哭,但我没有哭,全身动不了,只有一点思维在念九字真言。两个小时后我起来了,双手合十感谢师尊的救命之恩。当天是小组学法日,同修要来了。我满面笑容的迎接着同修,谁也没想到,摔倒失去记忆、身上黑紫色的我能生活自理。第二天,我继续讲真相救人去了。到第十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达到标准。

但是,我摔过的那个肩膀老是不自在,发紧,我也没往心里去。后来我把这个经过写了出来,同修打完字后底稿丢了,电脑里打好的文件也丢了。这引起了我的警觉,问题出在哪了?我错在哪了,哪里犯了错?我摔的那么重,旧势力抓住我什么来取我的命。我开始理顺我的思路。修炼前因有病找人算过命,说我的天命是七十六岁,当时五十多岁也没在意。真正到了七十六岁时,心里就想了:我天命到了,是师父给我延长了生命。是谁说我的天命到了,是师父说的吗?不是,是谁说的呢?是附体说的。附体说的你听了你信了,你心里想了,你没否定它,这不是你自己求的吗?这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这是我自己心不正招来的。师父说:“那么大家想一想,你找他算了,你是不是就听了、信了?那么你精神上是不是就造成负担了?造成了负担,你心里想它,是不是执著心?那么这种执著心怎么去?这不是人为的增了一难?产生的这执著心不得再多吃苦才能去的吗?每一关、每一难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来的问题。本来就难,还人为的增加这难,怎么过呢?你可能因此就要遇到难、麻烦。”[3]“是你自己要的,别人就不能管,这是个悟性问题。”[3]

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弟子知道应该怎么做,努力做好三件事,完成使命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也三言两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