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同修:在和同修配合中修去各种执着心

更新: 2021年12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以下是我在近期的修炼中获得的一些心得,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和同修配合中修去人心

我参与了一个媒体项目,需要多名同修一起配合,在这期间,我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心性考验,刚开始由于矛盾很大,我出现了一种心理,就是看多个同修哪里都不顺眼,真是一分钟都不想在项目中呆下去,在这之前,我感觉自己是个很随和的人,很少和别人争执,在外面,熟人都会说自己很随和,但是在这个项目却遇到这样的心性冲突,真是想都想不到。

有几次,我心里象炸了锅一样,想着要离开,但是,师父都用各种形式点化,告诉我这是前所未有的提高机会。有时候,我看看自己做出的成果,感觉基本没有人问津,能起到什么救人的作用吗?哪有人会关心?但是师父又点化我,这个项目,实际上有多少人都在抢着要做。我在每天的学法中,不断的得到师父的鼓励,告诉我机会难得。但是,回到工作场所中,各种不满,各种麻烦事情,又一起来了,在矛盾中,感到自己就像一个被火烤的开水壶,内在翻腾到极点,这种事情积累多了,又有别的不同的同修出现对我发难的场面,麻烦积累多了,事情越来越难办。某一天,我想起师父的一段话来,“复杂的环境,我想反倒是好事,越复杂,才能出高人哪,要从这里脱颖而出,那才修的最扎实。”[1]

如果环境不好,是不是正是最好的修炼场所,如果这个项目的环境,是自己能遇到的最不好的,那我为什么要走呢?我要在最复杂的项目环境中修出来,要看看这个项目到底还能考验我到什么程度,如果要去别的项目,也是要从这里修出来之后再说。因此,以后每次遇到新问题,我都想,看来在这里还没修到底。这样,沸腾的心就平静下来了。

渐渐的,同修们的矛盾就真的没那么多了,我的环境又回到了比较正常、宽松的局面。但是,还有要过的关,有的时候心里又对哪个同修有意见了,这样过一段时间,对方又会找出一些麻烦来,显然是我没修好造成的。看来这个过程的确是修炼啊。

有一次,我看着别的同修参与制作的作品,再看看自己的,就觉得感觉差距太大了,但是我突然有一种感觉,发现似乎也有一些生命,看到我们做出的东西很高兴,愿意看到这样的讲真相的项目。这些快乐的情绪,似乎不光来自表面空间,还来自另外的空间,感染着我的心灵。这时我心里就有说不出来的感受,原来不管表面上看起来好不好,每一个同修的成果,都有要存在的原因。当然,做的更好,效果肯定会更好。但是,有的时候真的要放下人的偏见,我看不上人家的作品,人家看不上我的,争吵个不停,但是,无论出了什么成果,对于等待救度的众生来说,都是有效的,也都是值得的。师父让我们抓紧时间救人,让我来到这个项目一定是最好的安排,我不能因为我的个人情绪,影响了师父的安排。

我進一步向内找,发现自己以前,几乎所有人,包括同修都会说我随和,但是实际上,我发现自己跟家人还是明显会发火的,一些事情不合自己的意愿就会很自私,原来是因为求名的心长期不去,已经习惯了在外面维护自己的完美形像,而真正的没有修好的地方还在,会在放松的情况下,在家人面前表现,会在这个项目中,被全面的冲击时表现出来,自己的名受损了,就发作了,争斗心出来了,怨恨心也出来了,还有疑心、看不起人的妒嫉心都很重。所以几乎和同修撕破脸,修的多差啊。同修是来帮我提高的。

我在小时候得法,但是在以前很多年的时间里,根本没有好好修炼自己,只是对外人有表面上的友善。虽然别人看到我的表面,但是看不到内心,我有许多问题藏着没有暴露。通过不断的学法、向内找,我感到,同修是来用这种形式帮助我提高的,应该感谢、珍惜这个环境,这样,一些问题在实际情况中,都渐渐的变得淡薄了,不再会让我像一个膨胀的热水壶一样,我通过这个项目的魔炼,最终变得比以前扎实了,感谢师父,感谢帮助我提高的同修。我要继续提升自己,做好救人的项目,完成好自己的使命。

和同修交往中修去妒嫉心

随着我不断学法、向内找,我认为自己和同修的关系改善了,但是有的时候,发现实际情况还不是那样。虽然情况不像以前那样紧张了,但是我自己有的时候,还是不在法上。有一次,有一个和我出现摩擦的同修,在一次网络交流中和人愤愤不平的说另外一个同修对她如何不好,说了很久,我也在场,听了两句就不想听了,想离开去学法,心里想着,这个同修之前对我如何如何,今天也吃到苦头,看来这是让她提高的,多好的事情,这回也该她提高提高了,不能总是我……想着想着,突然我看到师父的照片,师父的表情是那么严肃。

哎呀,原来我是有执着心了,对她怨恨的心还没有去,看不起人的妒嫉心是那么严重,甚至因为同修遇到麻烦而感到高兴,幸灾乐祸起来。我还用对她好的心来掩盖执着心,这是多么的狡猾和虚伪!大法弟子修的是真善忍,我在这个问题上真、善、忍都没有做到。想到这,我坐立不安,又回去听完了剩下的交流。

在过关中,很多次我在学法中都注意到师父的这句话:“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1]

我感觉同修对我不好,可能是我生前也是这样对待过别人。到了今生,有幸得到大法,我还不好好修,那不是前功尽弃了吗。

实际上,同修就是我的一面镜子,我看她很强势,认为她做事的方法冲击到我了,于是心里跟她对着干。实际上,我自己就是有强势、没有礼让她、也不替她着想的问题,这样一看反映出的执着心比她还多。有时候,我感觉同修比自己修得扎实,自己又有不服气,妒嫉心起来了,搞起了常人的非暴力不合作那套,最终损失的还是救人的项目。我应当做的就是放低自己,放弃对同修的看法,配合做好我应该做的事情,不给项目添乱,一起合作发挥更好的效果。

修去求安逸心

这几年,我一直有这样一个观念,就是感觉自己睡觉不够,就会第二天无法正常的工作,而且,如果睡的时间少,工作中就感到很辛苦。在美西,每日四次的全球同步发正念,其中一次是在冬令时的凌晨两点(或夏令时的凌晨三点),我一般都起不来,而且起不来发正念的话,早上就会做一些乱七八糟的梦,我想可能是因为空间场清理不好导致的,一直以来很苦恼。

不过,关于执着于睡眠时长的问题,我发现在近期已经有了新的改善,这是在以前意想不到的。现在我進入了这样一个状态,从某一天起,我有一次贪睡午觉,趁着项目工作不忙,下午睡了三个小时,起来之后天已经黑了,手忙脚乱,因为学法炼功还都没有做。一般情况下,我近期会每天炼一个小时的第二套功法,每天坚持五套功法,当天起来之后,因为还没有学法,就先抓紧学法,到了半夜十二点过后,还没有炼第二套功法,就想,今天先休息一下,炼半个小时的第二套功法吧,可别睡晚了,明天又累。

就这样炼完了半小时,似乎就五套功法到位了,然后学法也做了,完成任务了,继续躺到床上,可是怎么也睡不着,而且心里挺不好受,似乎浑身细胞都不太安宁,我就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突然间脑子中有一个这样的念头,还应该把第二套功法炼完,最后发现真的继续躺下去也是浪费时间,我不得已,又去炼了一遍一小时的第二套功法,最后到深夜,把正念发完了。这样的事情也多次出现,如果功没炼完,躺下连觉都睡不着。

我想,也许是我到了这个状态,因为以前真的基本不炼功,现在时间真的越来越紧,需要我赶紧补足这个部份了。而且还发现,如果白天睡多一小时,晚上定会导致我少睡一个小时,似乎我一天能睡多少时间,也都固定到一个均衡的数字上了。但是,虽然睡眠时间比以往减少了,白天却不累了,我知道,这一定是师父帮我调整身体后出现的状态,只要在法上修,不需要抓着以前的旧的观念不放,师父都会帮助修炼人调整到最好的状态。

以上是我现阶段的一些体会,感谢明慧网提供一个纯净的平台,帮助同修们抓紧实修,让我们在新的一年里更加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