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活中修炼 婆婆丈夫都帮我提高

更新: 2021年02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五岁。二十多年的正法修炼中,大陆大法弟子在邪党的迫害环境中,全靠信师信法,按照真善忍修自己,才能跟随师父正法進程走到今天,提高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保护和加持。今天主要谈一下我与婆婆及丈夫的善缘,在平时生活中修炼的一点经历,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在生活中修炼 婆婆丈夫都帮我提高

1、我和婆婆共同提高

我和婆婆都是“七·二零”前得法的大法弟子,婆婆今年八十五岁了,我拿婆婆跟自己妈妈一样,说话想说啥没有芥蒂,感情很好。婆婆自修炼后,严格用大法要求自己,她八十五岁了,能自己独立生活,从不用儿女操心生活问题,已经很超常了。她坚定的信师信法,她常说:“如果师父不管我,我能走到今天吗?都是师父在管我。谢谢师父!”

婆婆的天目从小就是开着的,她从不以为然,以为谁都是这样呢,修炼后,她能看到很多神奇美妙的景象,也常能看到法轮从大法书中往外跳,会看到大法书上的字变的很大,金光闪闪。

有一次,婆婆看到一个同修的大法书,封面没有保存好,她心里很不舒服。婆婆看到从书中往外飞出好多法轮,她想师父太慈悲了,大法书就是承载佛法、救度众生的宝书啊,婆婆常讲一定要珍惜大法宝书啊。

每次我被邪党绑架时,婆婆就会长时间的打坐入定,帮我发正念,清理邪恶对我的干扰及迫害因素,直到空间场清亮为止。有时哪个同修状态不对劲时,她知道了,就会默默的帮助同修发正念,同修很快就好转了。

有时,对天目看到的东西她把握不好时,因为我是闭着修的,会拿自己的观念去强加于她,埋怨、指责她如何如何,她当然不接受。于是,我修炼自己,转变观念,我也去掉了很多不正确的想法。

举个例子:婆婆对门住的是一位同修,同修一来家里,婆婆就会看到她背后跟着的东西,是个动物,她就再也不让同修来了。可是同修不来呢,那个东西也会出现在她眼前,婆婆睁着眼闭着眼都能看到,那东西一来她就骂它,或者铲它,撵它走,它就离开了,很长时间,那东西再也不来了。

我知道后,就指责她,说她看到的都是假相,有点自心生魔了,自己招来的等等,也不是用这方面的法理开导她,从法上认识。渐渐的我知道我错了,不应该那样对待她,修法不同而已,把心放下后,再也不执著她了,认识到都在大法中修,都有师父看管,只是修炼过程中修自己就是了。这不就是修炼嘛,于是我找出这方面的法和婆婆一起多学学,共同提高认识。

婆婆八十岁以后,有时会出现腰疼、腿疼的状态,有时功都坚持不下来,我也很为她着急,我知道这不是心疼的事,修炼中有她要过的关,也有我要修去的情,都该提高了。放下常人心后,常常关心她也没有错,一问她咋样了?她会爽快的回答:“没事,师父管我呢。”一句简单的话语,老同修那纯净的心谁也动不了,都在帮我去情。

她出去贴真相粘帖,却从不说腿疼腰疼的,一出去,走两个、三个小时,很轻松的就回来了。用她的话说:“出去贴粘帖,腿一点不疼,有师父看护,就这么神奇。”

婆婆讲当她从怀里把粘帖往出一拿,眼前金光耀眼,一片金黄,每一个粘帖都带着大法的能量,贴上去金光闪闪,周围环境都纯净了。婆婆常常沐浴在这样的佛恩浩荡之中,有时会讲出来鼓励同修。

二零一八年的一天,婆婆被一辆面包车给撞了,当时撞得挺重的,脸贴地面上,满脸都是沙子,左腿被车压过去了,当时那司机一个劲的问她:“大娘怎么样啊,怎么样了?”司机吓的脸都不是色了。旁边有人看到,都说这么大岁数,一定不轻。跟她一块走路的人也吓坏了,但她爬起来说:“我没事,啥事也没有。”没让司机有一点负担,就让司机走了。

回家后,婆婆脚脖子肿了,变成了紫色,才感觉到疼。孙女说:“奶,你真行啊,你把人放走了,这要有个什么事,我们上哪去找那司机呀。”她说:“我有师父管呢。”八十三岁了,碰到这样的事情,她能把握好,知道自己是修炼人,有师父保护。

2、丈夫的默默支持

我丈夫是处级干部,工作中当了多年的邪党书记、副处长等,待人非常随和,从上到下对他都很尊敬,对我的修炼从不反对。邪党迫害大法后,我多次被绑架,遭到非法关押和劳教迫害,他都是正面支持我,想尽办法帮我,同时他也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但他从不言语。跟我一起被绑架的同修的家人去找他,他都能尽自己所能提供帮助,同修的家人都很感激他。

退休后,他就在家里帮我做饭,厨房比我收拾的还干净呢,我要一干活,他会说:“学法去,干你的去,这都不用你。”

他很早就三退了,我家安装了新唐人电视之后,他也跟着看,他没修炼,但他能够做到天天炼功,从不耽误,身体一直非常好。有一次,他发烧,烧到三十九度了,浑身发冷,我说:“你念法轮大法好啊,”他说:“都念一下午了,”第二天起来,完全好了。

有时师父会借他的嘴来提醒我,比如:有时他看到我对婆婆说话强势劲,他会说:“你修你自己得了,老太太啥样,你少管点,你比别人修的高呀。” 我马上意识到,赶紧归正自己。

有状态不好的同修,我就接回家,本地的外地的都有,吃住在我家,同修什么样的状态都有,有时看似很危险,大家在一起学法交流,调整几天后,好了,就离开了,来的都是女同修。丈夫每天三顿饭做着,到点就过来说一声吃饭了,跟同修之间都礼貌相待,同修都很感谢他,他说一句:“可别谢我,也没特意做啥好吃的。”淡淡的一笑,就完了。一个同修叫他叔叔,竖起大拇指说:“你可真是了不起,功德无量啊。”

丈夫为了不耽误我学法救人,我父亲八十多岁瘫痪在床,他照顾的。父亲一喊我名字,他赶紧过去了,不让我分心,直到老人安详离世的一切事情,都是他操持的。我弟弟说:“姐,我姐夫真行,我做儿子的都做不到姐夫做的那样。”是啊,老人拉了尿了,全是他给洗,从不嫌弃。

我家是学法点,我们上午学法,下午出去讲真相救人。有一次,我们正在学法,有人喊我的名字敲门,我们在里边屋,没听见。他赶紧把同修的鞋都收起来,放到一个柜子里了,然后过来告诉我,有人敲门。我出去开门一看,当地国保的派出所的警察好几个人站在门外。我把他们让進屋内,在厅里沙发上坐下,又给他们倒水。

他们看到父亲房间开着门,我丈夫在那照顾,他们说:“还有那么大岁数老人呢。”又说:“就是来问问你诉江的事,你不是实名起诉江泽民了吗?为什么呢?”我就给他们讲了为什么,我说:“我修炼真善忍做好人,一身的病都好了,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江泽民不让做好人它才违法呢,是不是?都应该告它。”警察手里拿着本子要记录,那国保大队的说:“不用记录了,问问就行了。”随后,他们就起身离开了,也没往其它房间看,里屋四、五个同修都在那发正念。

丈夫这时才知道我诉江的事,因为实名诉江的事,一到敏感日,社区人员会电话骚扰,再说往返儿子家,会经过北京,一次电话又打到丈夫那,问我是否在家,他们看到我买北京的车票了。丈夫说:“在家,不信你们来抓我。”他们一听他口气很强硬,马上缓下来,“您别生气,就是问问,没事。”从那以后,再也不打电话骚扰了。

他就是这样默默无闻的帮助大法弟子,也正确摆放着自己的位子。

二、逆境中救人 兑现誓约

瘟疫也挡不住大法弟子救人的脚步,我与同修天天出去讲真相救人,相互配合,非常融洽。我们都是几个人一起走,谁遇到有缘人就去讲,其他人帮助发正念,效果很好。

举一例:有一次,一个同修遇上一个年轻便衣警察,小警察说:“你知道我是谁?我是警察,你还敢讲。”我们一看,马上帮助发正念,加持同修,清理阻碍警察得救的邪恶因素。就看同修一边随着他走一边讲,递给他一本《九评》书,他接过去了。走挺远了,小警察还回头说:“以后注意安全,可别这么大声了。”同修连声说:“谢谢!谢谢! ”同修回来说:“同意三退了。”

有一次,我在一个小区看到一个老人,在那儿坐着,我走过去,也坐她身边,叫一声老阿姨,问她您多大岁数了?家住哪呀?她告诉了我。您身体好吗?她说:“我有好几种病。”我说:阿姨,我告诉你保平安的秘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要退出曾经入过的党团队组织,神佛就会保护你。她点头听懂了。我拿出一个护身符挂坠给她,她说不敢要,收受不起。她要给我钱,我不要钱。我说:“那我给你写在纸上吧,你回家自己念吧,”她感动的双手合十,对着我说:“我今天真的遇到神了,我有救了,谢谢!”我说:“不用谢我,谢谢大法师父吧,是大法师父叫我来告诉你的。

关于讲真相救人中的小故事实在太多了,这里就不多写了。正法修炼二十一年了,三退的人数从没记过,每天多少而已,我会珍惜修炼的神圣缘份,在所剩不多的时间里,抓紧救人,做好三件事,修心向内找,修好自己,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