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绽放的小花

更新时间: 2021年02月0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一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大法的老弟子,今年四十九岁。这二十多年,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平稳的走到了今天,也有幸开了一朵小花。

这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做着打印真相资料以及制作大法书籍的工作。平时,很少出去发放资料和讲真相,但是,我觉的大法弟子应该是全能的,放在哪都应该发挥最大的作用。我决定走出去,和同修做完资料就出去发放。

一开始还是有点怕,同修就鼓励我,背师父的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1]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发的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快了。在零上三十多度的温度下我和同修挨个楼栋发放,每次发完都热的满脸通红。但却身轻如燕 ,从没感觉到累!同修带我去大集讲真相,我一开始不会讲,就听同修咋讲的,同修讲我就帮着发正念,记名字。出去几次后完全没有了怕心。

我们不但负责自己发放真相资料的打印,还得负责身边同修所用的真相资料,有时候每周都要一千多份。

在做资料的时候我表现出了很多不足,二十年如一日的做着相同的事情有时候心性也过不去,感觉自己是人在做大法的事,后来在不断的学法中修正自己,提高了心性。

我做资料的地方条件有限,是在一个密不透风的屋子里做真相资料,進去就是一天不能出来。在夏季的高温天气里都是汗水湿透了衣服,头发都打绺了。同修都说太不容易了,但我从来没觉的苦,因为我心里有法,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

每年的明慧台历下来,我地区都要做两、三万份,我基本负责一半。我做真相的地方在一个小区,出入不是很方便,有时候,门前很多人在唠嗑,我就不能出来,自己觉的总是出出進進的让邻居看到不正常,怕人怀疑。自己每天偷偷摸摸的,同修来次数多了我就不高兴了,告诉同修别总过来,说话的语气不是很好,带着怨。可是,越是这样就越演化一些东西让我过不去,心里有怕,邪恶就演化来吓唬你。邻居问我:你家姐姐怎么总来呀?我看每天都过来两、三次。哎呦!我这心就起来了,埋怨同修不注意安全,对同修完全没有善心,和同修说话的语气也不和善,晚上回家心里就难受了。我这是干啥呢,我有什么权利那么对待师父的弟子?师父说:“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2]我无条件的向内找,我是大法弟子,做的是最荣耀的事,我是主角,为啥总把自己摆在被迫害的位置呢?害怕的是邪恶呀!我们做好了,邪恶就被解体了。我有什么可怕的呢?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就做好自己应该做的。想到这,我浑身一震,感觉自己破了一层壳,再去资料点我很坦然,也没有了怕心。

每天在密不通风的屋子里,北方的冬天都零下三十多度,我和其他两位同修,在没有取暖设备的屋子里制作台历,早上都不敢喝粥,因为没有洗手间,我们早上吃干饭,还不敢喝水,八点進去到下午三、四点出来,一天不能吃喝不能上厕所。心想的是一定要做好资料点的工作,救度更多的众生。

我做真相币,有时候钱少了我就得给补上,五块十块、不放在心上,还觉的自己修的挺好没有利益心。有一次,同修让我去取零钱,我当时也没数就拿回来了,到家一看纸条上写的一千零九十元,可是钱才一千零一十元,我心里就这个怨呀,愤愤不平。我给你们做,耽误我时间,我还得搭钱!十元、八元就算了,这八十块钱呢?!心里这个不平呀,也没心思给打印了,坐了一会,突然反应过来了,我在干嘛呢,我还是个修炼人吗?做到无条件的向内找了吗?利益心、自私……认识到之后,马上否定这些心。我要做师父合格的弟子,把真相币打完后送给了同修,默默的把缺的钱给补齐。送去后同修说:钱数错了,是一千零一十元。我忽然明白:这是师父利用这件事情去我的执着心,使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谢谢师父,谢谢恩师的慈悲看护!

有一次同修让我做两万真相币,我回家做完少了一千,当时,我去问同修给我多少钱,同修说两万,我一想,问题还是出在我这,就想,我还是能负担得起,我就给添上了。心里没有波澜,很平静。后来,在我收拾东西的时候,看到电脑下有一千元钱就知道,我这一关过去了。谢谢师父!又给我一次升华机会!

我知道我做的还很不够,今后要多学法,多去执着心放下自我,和同修好好配合,救度更多的众生,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