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626752 人次发表声明

更新时间: 2021年02月1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十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1997年我在丈夫带动下开始学法炼功,但只浮于表面,放不下名、利、情以及对常人美好生活的向往,不懂得修炼。1999年“7.20”邪党诬陷大法和残酷打压后,丈夫遭受多次迫害,我长期走不出无奈与恐惧的阴影,扮演了魔的角色,起了反作用。1、“7.20”后,丈夫去北京上访,被派出所非法关押,由单位接回。我担心他被单位处分,逼他写转化材料;不准他再学法炼功和接触同修。2、2002年冬,丈夫被诱骗到洗脑班,听说他被“转化”了,我很高兴。因为在家我怎么对他施加压力都无济于事。单位里一个女同事也被关押在洗脑班里,后来跑了,于是我主动找到她丈夫,协助他一起把这位同修又送進了洗脑班。当时认为是做好事,实则是做恶事。3、2007年夏天,丈夫突然被抓,在非法庭审阶段,我担心他被判刑,以致被单位开除。于是我写了纸条请律师带到看守所,说服让他签字。我据此去找人活动,希望法院能判缓刑,保住公职。纸条是以后不再炼功了。当时还有意将炼写成练字,留有余地出来再炼。4、我的一个亲属是2008年得法的,单位不知道她修炼法轮功。2015年,听说她要诉江,我怕她公开身份后会遭受迫害,曾多次劝阻她不要实名诉江。也劝阻她不要面对面发资料、讲真相和劝三退,认为这样会带来危险,而建议她在我认为的安全范围内做事。通过不断学法,特别是学习师父后期讲法,我现在认识到我以上行为是背叛师父和大法,起到了旧势力的作用,是助纣为虐。我痛悔不已。师父慈悲伟大,没放弃我这个弟子,否则,我哪还有再修炼的机会。在此我严正声明:我过去所说、所做的一切背叛师父、有损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我要多学法,破除一切后天形成的观念,不给邪恶可乘之机,坚持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定跟师父回家,永不动摇!

马立霞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至2004年10月期间,我多次被非法关押,在洗脑、酷刑和邪恶威逼下,我多次写过“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书及“悔过书、揭批书和检举书”,以及各种“思想汇报”,还对邪党媒体记者讲过不符合大法的话(说过国家不让炼就不炼,是在压力下讲的,已声明作废)。在劳教期间我还被迫帮邪恶给其他学员洗脑,说过不符合大法,影响修炼人正念正信的话,也帮邪恶出过黑板报,我在2005年恢复自由后,于2005年、2012年和2017年三次声明上述各项言行完全作废。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在被胁迫和精神压力下,和酷刑折磨后说的话,做的任何“保证”,都是被迫的违心的,在此我向师父忏悔请罪,感恩师父给我悔过、从新走回修炼路的机会。有一个问题我以前忽视了,就是在劳教所期间,在酷刑折磨下我被迫“转化”后,邪恶让我写出我认识的大法学员,我出于应付,就写了三位在之前一年就已被判刑关押在监狱的同修。我以前对这件事没有清醒的认识,觉的这对他们没有什么影响,我们是在一个资料点前后被抓的,他们被非法审判时,警察对我说他们供出你了,我不为所动,警察问我认不认识他们,我回答不认识。所以我觉的他们進监狱不是由于我的出卖,而我在讲出他们的名字时我已在劳教所两年多了,而他们也已在监狱里被迫害。直到最近重温师父的经文《走出死关》和明慧文章我才意识到这不是小事。这也是配合邪恶,加重了对同修的迫害。现在我没有办法去找这几位同修承认错误,当初写的“检举书”是邪恶逼迫下所写,现在我严正声明:其内容全部作废。我向师父真心忏悔所犯下的出卖同修的错误。今后痛改前非,更加坚定的修炼,按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讲清真相,多救度众生。跟随师父回家。

宋静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19年的黄历五月初三被派出所绑架拘留15天。被绑架那天,我外出讲真相被人诬告。到了派出所警察问我真相币哪来的,我说:草厦捡的,没人送你们家吗?他们问我真相币哪家打印的,我说:这不能告诉你们,告诉你们了你们去迫害人家,人家生意就不用做了,这对你们也不好。后来他们就把我带到一个小屋,一个小伙拿来一张纸让我签名。我说:不签。他就说:这也没什么。他就开始念,我一听当时觉的是没有什么就签了名字。后来他们又是验尿又是验血还拍照,还把我包里的钱摆在地上让我指着给我拍照,我都配合了。他们给我戴上手铐送到拘留所,在拘留所里我心脏跳的厉害,我就告诉他们(自己知道没事,想早点出来),结果他们找来医生给我听,听完了给我一小白片药,我说:我不吃。他们说:没事,吃了吧。我就放在嘴里喝口水没吞,他们走了我就吐厕所里了。当时觉的那里不是我呆的地方,身体也有很多地方感到不适,我就找他们,当时正赶上端午节放假,他们不听,我就不穿拘留服,打坐炼功。一会儿来一女警问我在干什么,逼我穿上拘留服。我说:我穿着难受。她说:你有本事别進这里,進来就要守规矩,到15天就走,出去后发传单干什么俺都不管。当时觉的她说的有道理就都顺从了。现在悟到以上所为都不符合大法。在此严正声明:在黑窝里我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扎扎实实学好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王爱红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从1999年“7.20”邪党迫害铺天盖地,当地610、公安、国安、政法委、派出所、单位保安,不分白天黑夜监控、跟踪我,邪恶到单位、到家骚扰、非法绑架等,我的亲戚朋友都被株连,整天生活在恐惧中。有一段时间国安头头天天找我,逼我交出《大圆满法》书,我不交。他威胁要怎么处置我。我由于学法没入心,怕心重,心不稳,总听有两人说:一个让交,一个说:怎么也不能交,烧了也不能交。结果我把《大圆满法》书烧了。当时我真的很难过,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第二件耻辱的事是,2001年1月我被迫去市办第一期洗脑班。因学法不深,在各种压力下,我写了“三书”不学、不炼了,还摁了手印。这是我抹不去的耻辱。还有在2001年5月,突然610、公安、国安、政法委、派出所、单位等10多人闯入我家,说有人举报我跟谁联系,把我绑架到公安局,审问我一夜,不让睡觉,第二天把我关押到拘留所,在他们诱骗、恐吓下,我由于怕心,无意间讲出同修,使同修遭受到迫害,我对不起同修。今天我再次严正声明:以上我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文字全部作废。20多年来,我每想起这些事就痛心难过,深感到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今后我一定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弥补过错,紧跟师父回家。

李振侠 2021年2月2日


严正声明

我平时学法不入心,流于形式,没有认真踏实的实修,怕心藏的很深很重。在2020年10月28日我被派出所非法绑架,由于正念不足,写了“认识”。回家后又被社区、街道、区公安局、国保大队人员的伪善迷惑,违心写了“三书”。忘记了自己是修炼人。而是用常人心看问题,尽管自己心里非常明白决不能背叛师父,可是在关键的时候用人念想问题,犯下了背叛师父和大法的大罪。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认真学法,深挖这次犯大错的原因,向内找心性上的漏,发现自己是在做事,而没有认真实修自己。主要的是没有用心学法,被旧势力抓住有漏的把柄迫害。通过这一阶段认真学法,我认识到亲情很重,没有修出救人的大慈悲心,用人念应付事,信师信法的正念不坚定。在哪里摔倒,就在哪爬起来。在此严正声明:我违心写的“三书”及此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一定从此认真用心学好法,实修自己,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在法上提高上来,跟上正法的進程。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已经向社区、街道、公安局、国保大队要想转化我的人当面声明废除违心所写的“三书”,修炼法轮功到底,并给他们讲了法轮功真相。)

张玉梅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在2018年10月下旬,我家人接到我单位的电话说国保大队的要来我家。当天下午只有我一个人在家。国保大队的5人(其中2名女的)及我单位的后勤主任到我家。后勤主任介绍说:这位是国保大队的领导,坐下来讲讲。我就讲了炼法轮功后身体的病都好了(我是提前5年在50岁就病退的)。这时我看到那2女工作人员到我家另外几个房间去,另一男工作人员拿手机在对我们拍照,那个国保大队领导只跟我说几句闲话,大概10分钟,就要走了,也没说什么。我当时正念不足,我没请师父加持,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制止他们拍照,告诉他们这是犯法。之前我单位领导在召集离退休人员开会时,在会上讲:今年(指2018年)我单位要参加评选省文明单位,若评选上,就可以三年每年都可以每个教职工及离退休人员多拿一个月的奖励工资。单位书记对我说:如果有炼法轮功的人,就一票否决,单位就不能被评选上。我有怕心、私心,就默认了。但我内心很痛苦,这些人心阻碍了我去救单位的领导。我没有做好,愧对慈悲伟大的恩师。我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认真学好法,严肃认真对待修炼中一思一念,做好三件事,完成使命,跟随师父回家!

刘莲花 2020年12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1996年得法,但当时只读了《法轮功》,没有读《转法轮》,法理不清。在1999年邪党迫害初期,我上大学时,班主任跟我说“不许炼法轮功”。我当时很奇怪,心想:为什么管我这事呢?是谁告诉他我炼功了?我连迫害的发生也不知道。只是听说天安门有炼法轮功的自杀了,我想:很奇怪,炼功不应该自杀呀?就跟班主任说:“不炼了”。过后几天家人匆匆从地方赶到北京,跟我说:你知道89年“六四”吧,多少女孩下落不明了,赶快把法轮功书籍交出来,我老老实实(也有不情愿的一面)把几本大法书给了家人。出国后,2009年我从新得法,我哭了,知道自己失去的是什么。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我有意无意中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发自内心认识到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我只有信师信法,无条件向内找,正念正行,才能走到最后。以后我一定学好法,精進实修,尽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走好师尊安排的修炼路。跟随师父回家!

李颖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2000年1月30日我和同修在广场集体炼功,遭警察非法绑架、劳教2年。2005年7月上班时在车间又遭邪恶绑架、劳教2年9个月。邪恶抢走了我家里的电脑、打印机、强行撬开书桌上的暗锁,抢走大法资料。2010年3月23日晚上10点,恶警再次去我家抢走了电脑、电印机、拖机,把我绑架、非法劳教10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刑满释放那天,女儿和亲人到监狱接我,610不让亲人接,610、国保、社区、单位保卫科4人强行把我绑架到派出所迫害,又是照相、滚指纹、抽血、测DNA,下午才让女儿接我回家。我没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法学少,没在法上实修,正念不足、有怕心,做了不该的事,给大法抹了黑,是我一生最大的耻辱。现在严正声明:以上我被迫所说、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文字全部作废。从新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心中装有师父的法,我是师父的弟子,只走师父安排的路。

黄喜兰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我是老年大法弟子,修炼多年,但没学好法,对大法修炼不严肃,把干事当成了修炼,经常走极端。在2020年秋,我不理智,被警察非法绑架到市看守所迫害。当时我身体出现严重病业状态,但是看守所不放人,还给吃不明药片,我要求不吃药,因我不写“悔过书”,不但不行,还增加了药量,致使我连续服药一百多天,造成口腔溃烂,腹部疼痛,经常便血(少量),由于长时间脱离法,承受不住这种迫害,我违心写了“悔过书”等五书(决心书、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做了不该做的事,对大法、对师父犯下了大罪。我深知罪过严重,回家后认真学法,我明白了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感恩师父给我悔过的机会,严正声明:我被迫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及文字统统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从新走回大法,堂堂正正的修炼,抓紧时间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赵芯 2021年1月28日


严正声明

在2000年12月,警察逼迫我说某同修在我这拿过资料,从下午4点僵持到晚上8点多,610威胁说,要不说就关押你。由于怕心和正念不足,我向邪恶妥协了,说出了同修,后来听说同修被非法迫害劳教1年。对出卖同修的可耻行为,我很懊悔,一直难以释怀。在2001年2月在派出所我被迫写了“保证书”,其中有“决裂”二字。在2001年3月为了回单位上班,又写了“保证书”,也有“决裂”二字。在2016年9月25日,当时我没有怕心,但是被什么东西隔着,没有正念,邪恶让写就写,我在几张空白纸上签了自己的名字。回家学法,1个月后才忽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也写了严正声明,但没明确说明是空白纸。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及所有签字全部作废。我没有学好法,没做到在邪恶面前金刚不动,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今后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大法到底。

张丽华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2018年大约7、8月,我和妹妹从我家出来,有两个人问我:你叫刘玉玲?我说:我是刘玉玲。他说:我们是派出所的,想来看看你。我说:我一个老婆子有什么好看的。他说:来看看你炼不炼法轮功。我说:这个功法不炼不行,我过去是卧床不起的人,连饭都不能做,学了大法后无病一身轻,什么活都能干。接着我说了大法的美好,讲真相。他问:你丈夫与孩子都支持吗?我说:都支持,我修大法全身的病都好了能不支持吗?他拿出一个本子叫我签字,我说:我不会写字不签。他说:怎么连自己的名字还不会写,没有别的,你签个名字证明我们来过了,你不是修真善忍吗?否则我回去交不了差。我就签了。我近期看《明慧周刊》,看同修说的和我一样,同修没签。我才知道自己错了。都是我学法少悟性差做了错事。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刘玉玲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2020年2月,我给世人讲真相,被邪恶绑架、抄家、勒索罚款。当晚10点在“取保候审书”上签字后回家。10月被起诉到检察院,11月又被起诉到法院。家人害怕我岁数大了万一進去就出不来了。儿女们还怕影响他们仕途,吓的惊恐万状。他们背着我请了律师,要求我写“悔过书”。我坚决不写,老伴偷偷的替我写了“悔过书”,我发现后当即撕的粉碎。儿子气得要死在我面前,老伴只好又替我写了“悔过书”逼我按了指印。邪党“清零”时邪恶给我儿子打电话让我到居委会签字,我不签。是老伴替我签了。我很痛心,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严正声明:我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老伴替我写的“悔过书”、所有签字以及我在“悔过书”上按的指印全部作废。以后我要坚定维护大法,给家人讲清真相,多学法,多救人,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鹿国花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在12月初,我儿子做买卖回来,進家就问我:今天有没有人来找过你?我说没有。他说咱庄干部给我打电话让我回来有事,儿子接到电话就回来了,直接去了大队部。進屋后,看见屋里有乡政府的人,还有村干部,他们都问了些什么我不知道,结果他们拿出三张纸,一张是“保证不炼功”,一张是“悔过的”,还有一张是什么我忘了,三张纸上下面都有字,中间是大空白,他们让我儿子在空档里给我写上字。儿子说:我妈炼了15年法轮功,谁都改变不了她,我不会替她写。结果他们看我儿子不写,就强迫我儿子在下面写上我的名字,又让他在名字上按了手印,我知道他们用这形式造假,但没有正念制止。我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儿子替我签的字、按的手印全部作废。我只要师父的安排,做好三件事,跟随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连霞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2021年1月21日上午10点多,我一進家门,就看到区政法委、社区、办事处、派出所警察等有20多人,我進屋他们就把我围在中间,一个自称志愿者的坐在我对面(他是邪恶从外地找来的帮教),他们不让我说话,我一说话他们就堵我,那我也得说,我告诉他们法轮功不是邪教,是宇宙大法,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我学法不犯法,没有错。他们看说不了我,就来硬的,上来几个人,拽着我的手指就往纸上摁,我发正念摁不上,结果摁了几次都没摁上,又过来几人拿着几个印盒。这群人丧失天良,对付一个近80岁的老太太。我严正声明:这一切及手印全部作废。我心中有法,有师父管,谁都改变不了我,今后我要好好学法、多学法,实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完成使命。

石玉珍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2020年12月24日下午,派出所2人上我家骚扰。因我搬家没有找到我,他们打听到我女儿的工作单位,问我女儿:你妈还炼法轮功吗?女儿只想把他们快点搪塞走,就说:那么多年了,不炼了。他们一听不炼了,就说那就签个字这事就算完了,以后就不找你妈了。女儿想快点把他们打发走,也没想那么多,就签了字。回家来跟我说这件事,我说:这不行,我坚修大法不会放弃的。女儿说你在家炼就炼,他们也会知道的。我想女儿说的简单,她不知道大法的严肃性。邪恶利用家人不了解,想把大法弟子拉下来毁掉,同时也毁掉众生,我决不承认他们的手段。在此严正声明:我及我家人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家人也表示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大法。弥补过错。

何文莉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我1996年万幸得法,1999年7月邪党疯狂迫害后,我被邪党劫持去洗脑班,单位安排3人来转化我,我被迫转化,写过“揭批法轮功”材料。我深深痛悔。2007年妻子同修经过我同意让同修帮我写了声明。邪党迫害后,我没有坚定信师信法,没有严肃对待修炼,给自己修炼留下污点,每次去上班坐动车,我配合安检员人员拍照,配合地方警察完成拍照的任务。在诉江时妻子同修经过我同意后帮我签名,警察问我是否诉江,我说“忘记了”,警察问是否别人代替写,我不吭声,没有堂堂正正对待。修炼是严肃的,在此我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文字全部作废。郑重声明从新修炼,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和迫害,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跟随师父回家。

林培生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我被邪恶非法劫持到监狱黑窝迫害,在长期的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下,我失去了正信,在肉体承受到极限、精神恍惚的状态下,顺水推舟配合邪恶的“四书”。犯下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重罪。狱警安排对我下狠手的刑事犯继续和我一屋看着我,省公安厅的特务头目还曾亲自来到监狱找我谈话。我深深的痛悔,良知告诉我不能苟且活着。后来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向监区长和包组警察表明了我的真实想法,并写了严正声明,从此堂堂正正不再配合邪党监狱的一切活动。在此严正声明: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违背大法、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用一颗如初的心实修自己,多救人,用实际行动加倍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兑现誓约,完成使命!

陈静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我70岁。1998年喜得大法。我一直坚修大法。但由于悟性差,走了一段弯路。2007年我从劳教所回来,派出所叫我按手印,用整只手按,我按了。另外,在2009年到2014年、2015年之间,我听信邪恶的谎言,進了洗脑班。同修不叫我去,我不听还要去。2017年我发放真相资料被恶人构陷绑架到派出所,又将我劫持到公安局,警察叫我按手印,我按了。10天后又将我劫持到洗脑班迫害。我没有坚信师父,主意识不强,处处走弯路,给大法抹了黑。现在我痛心万分,深感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此我严正声明:以上我所做、所写、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下大决心学好法,扎实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孙秀枝 2021年1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修炼法轮功,身心健康。2020年我与同修讲真相被邪党监控探头监控到了,5月被邪恶绑架并抄家。在师父的保护下,在同修们正念帮助下,4天回家。从此邪恶不断骚扰、照相。2021年1月12日晚6点多,村书记带派出所、610国保大队、市公安局的等一帮人闯入我家,把我绑架到洗脑班。洗脑班设在镇政府内,里面设有政法委、610、公检法等多个办公室20多人看着我,让我看邪恶诬蔑大法的东西,逼迫我写“四书“,我不会写,他们就写好让我签字、摁手印,不签不让回家。我严正声明:我被迫所说、所做、所写的不符合大法、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一定弥补过错,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坚修大法到底!坚决跟随师父回家。

刘凤云 2021年2月4日定


严正声明

在1999年“7.20”后,在邪党高压迫害及邪恶威胁下,我告诉了大姑放书的地方,大姑也很害怕就烧掉一部份,当我看到她烧书时,特别后悔告诉她,由于书很多,就把没烧的那部份交到乡政府了。每当想起这件事我都非常后悔。不仅我造了业、犯了罪,还让大姑他们也跟着犯罪。她原来学法,后来不学了,还产生了不正确的想法。虽然现在没有那种想法了,但是处于带学不学状态。这件事我一直不敢曝光,但是也不能总藏在阴暗角落掩盖着它,我要鼓起勇气曝光自己犯的罪过。在上高中期间,为了上学还在村里开过“不炼功”的证明等东西。现在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刘晓静 2021年1月24日


严正声明

在2013年,我和同修三人去发真相资料、福字,被绑架到派出所。警察问我们谁找谁的,资料是谁给的,我说我们是碰到一起。资料不能告诉你谁给的。然后让我签字。其中有诬蔑大法的字句,我由于学法不深,有怕心,怕被劳教,怕進监狱。我违心签了字。在派出所一直呆到晚上,还要我们去检查身体,他们几个人去拽同修,没拽动,只好让我们三人回家了。我给大法抹了黑,做了不该做的事。让师父操心了。师父从地狱把我们捞起,带我们往高层次上修炼。我没做好助师正法,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众生。我后悔莫及。现在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艳玲 2020年12月12日


严正声明

2020年夏邪党搞“清零”迫害,派出所、居委会找我谈话,欺骗我说:走过场,签字回家炼功没人管你。我明知道这“三书”不能签,同修要我多学法,发正念,但因我长期不会向内找,在法上悟不上去,又因怕心重、情重,加上私心,怕邪恶经常不断骚扰孩子们,被情带动,违心配合派出所的人录像,说了“不炼功”。“三书”是他们提前准备好了的,但我配合了邪恶演戏,承认了迫害。我们很后悔,在此严正声明:我们被迫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及“三书”全部作废。我们要多学法,精進实修,努力做好三件事,听师父的话,多救人,坚修大法到底,坚定跟师父回家。

刘怀山、崔荣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2020年7月17日,市公安局“610”和派出所十余人来我家,没出示搜查证,就到处翻东西,掀床板,抢走4个小播放器和一包真相资料。把我被绑架到派出所讯问笔录,要把我送看守所,结果到医院体检血压高200,看守所拒收。回到派出所他们打电话让老伴来签字取保候审。随后他们也拿一张表让我签,当时我脑子一片空白,没看那纸上写的啥,就随手签了名字。完全忘了自己是修炼人,没有正念。直到现在我才惊醒。严正声明:以上我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签的名字全部作废。在今后坚定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信师信法,修出神念,清除人念。做好三件事,多救人,跟师父回家。

韦桂荣 2021年1月27日


严正声明

在2002年至2003年之间,邪恶迫害我,当时我丈夫在世,丈夫代我签了“不炼功”的 保证书。2008年奥运会期间,邪党利用我家人迫害我,他们恐吓我儿子、儿媳,儿媳害怕让我直接面对找我的人,就配合了他们,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儿媳在“三书”上代我签了字。我知道后很难过,但想:这签字不是我让签的。我没有向内找,也没有给儿子、儿媳讲明真相。现在我深知此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害了丈夫、儿子、儿媳。我严正声明:我丈夫、儿媳代我签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及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学好法,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和自己的过错。

李云芳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我学法不入心,没有按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执着自我,求安逸心,情、怕心、私心太重,没有做到坚定的信师信法,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我违心向邪恶妥协,家人配合片警代我写了“四书”。回家后被家人逼迫写了“保证不炼功、不与同修联系、不接触大法”的东西。后又被家人和单位政治处主任送洗脑班,写谤师谤法的“四书”,还配合录像。在正法最后的最后,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我痛悔不已。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文字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苗爱新 2021年1月26日


严正声明

邪党搞“清零”,警察和社区人员多次骚扰、恐吓我家人,威胁停止儿女的工作,给他们压力大,对我大吵大闹,叫3个孩子绑架送我到洗脑班,他们逼迫儿女帮我写“三书”,逼我按手印,我违心的按了手印。事后我非常后悔,我因学法少,法理不清,有怕心,在情的干扰下,在关键时刻对大法和师父犯了大罪,背叛了师父、背叛了大法,这是我最痛心的事,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正法最后时刻,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抓紧时间多学法,多救人,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张翠玲2020年12月31日


严正声明

今年元月2日,公安局6人来我家骚扰,搞“清零”,当时我没在家,家人开的门。他们進门就把师父法像和放在外面几本大法书拿走了。他们在家等1个多小时,我回来后他们叫我到公安局说情况,我不去,最后到派出所,他们用电脑打字问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我就讲炼功经过。3个小时打两张纸,要我签字。一张是炼功经过,一张是免去对我处理,要我签字,当时我都签了。我想你们不让我炼功不行,我就签了字。今天想起来我修大法是最正的,他们不配来处分,我配合邪恶,给大法抹黑了。现在我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行为全部作废。紧紧跟随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申亚平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在2020年12月30日我在大街上讲真相,被当地派出所非法绑架。我向警察讲了真相,他们耐心听着,态度也挺好,然后警察说,这证明这真相册是你发的。没什么事就送你回家。他们让我签字,我心想:发真相册子是救人,不犯法。我就签了,按了手印。然后他们把我送到住地派出所,所长说了一套歪理邪说,还很恶的打了我。我错了,我不该配合他们。现在严正声明:我被迫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所签的字、按的手印全部作废。以前我学法不精進,正念不强,主意识不强,没做好,摔了跟头。今后我要在这问题上清醒,修出正念。按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让师父少操心。

姜秀英 2021年1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被邪恶非法绑架,我不配合警察行恶,拒绝在污蔑大法的邪恶“三书”上签字,同时制止家人签字。在师父保护下,拘留所因病拒收,我无条件回了家。但是,被抢去的东西和我的工资卡警察以查查不给。过后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我孩子又询问我的退休单位,单位把孩子找去,以帮助协调要工资卡为名,让我女儿替我在“三书”上签字,我孩子不签,但跟她一起去的亲属被骗,在邪恶的“三书”上代签了我的名字。过些天,女儿才告诉我。在此我严正声明:单位欺骗我亲属替我在邪恶“三书”上的所有签字全部作废。我不承认任何签字。坚修大法到底!

王秀萍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我修炼二十多年,但没有实修,做事心强。2018年5月,还剩两张条幅急于完成,我带上真相资料和部份不干胶到小区,当时同修提醒我,我自觉正念强,没事。后在回家的路上被一伙恶人追上,我与同修被抓,连累了同修。在被关押期间,因父亲离世,我放不下亲情,又怕恶人一伙背地给我下毒药(我看到里面有好些同修被坏人下毒后成了傻子),在恶人胁迫下我违心的在“五书”上签字,万古机缘没好好珍惜。我深深痛悔。严正声明:我所写、所做、所说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静心学好法,实修自己,跟师父回家!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袁学芬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在2018年的冬天,村干部与乡政府人非法上门骚扰,要求在“四书”上签字,我没有配合,他们便吓唬我家人:不签字,孩子会失去工作。于是家人便采取各种方法逼迫我说“不炼”,并以死威胁。我由于正念不足,没有全盘否定迫害,没有站在正法与救度众生的基点上,在怕心和情带动下,违心的向家人说了“不炼”。过后我很痛苦,知道给自己修炼留下了耻辱与污点,更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此严正声明:我违心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走正师父安排的路,用心学好法,时刻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坚修大法到底。

张艳芝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公安局很多警察非法到我家抄家,抢走了私人物品及电脑、打印机、U盘等,把我绑架到拘留所关押15天,又关到看守所迫害。我儿子给我请了律师。律师骗我说我的老伴住院了,家里的出租房死了人,要50万元赔款。我听后很着急,情的执着起来了。看守所长和律师要我写“悔过书”才能出去,我就写了“悔过书”,写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向师父忏悔,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弥补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姜文雄 2021年1月28日


严正声明

邪党搞“清零”迫害,今年元月,街道办、社区打电话说找我有事,我拒绝了。月底他们找到我亲戚家,要我签字、画押,我没签字,但还是配合他们,用小手指头轻轻点了一下,再用笔涂鸦了一大片。平时以为正念很强,时常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遇到问题也能正念对待。但这次遇到这事一点都没有正念,也没想到师父,是自己有漏,修炼不扎实,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也对不起自己,今严正声明:我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信师信法,加倍弥补过失,做好三件事,跟师父走到最后!

彭文林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我修炼大法后身体健康,道德提升,身心受益。在江魔流氓集团发动疯狂迫害后,我和家人受到多次非法迫害和恐吓。在2007年12月和2009年8月,我两次被非法绑架、关押在市看守所。我始终坚信大法,坚定修炼,没有在“不修炼保证书”上签过字。但从看守所释放回家时,派出所以例行程序为由,让我在释放证明上签了字,当时我没悟到这也是配合邪恶、不符合大法。现在我明白了,听从邪恶签任何字都是配合邪恶,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签字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精進实修!完成使命!

赵淑清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2020年我被邪党关押到监狱迫害,在邪恶的威胁和欺骗下,我正念不足,对邪恶妥协,违心的在邪恶准备的“四书”(“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决裂书”)上签了字,读了“揭批书”,承认了犯罪,还写罪犯自传等材料,给大法抹了黑,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对不起大法(虽然在我要求下,邪恶的“四书”中没有提及师父的姓名),在此严正声明:我被迫所说、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文字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张绪卿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在2018年8月10日镇派出所两警察非法闯入我家,强迫威胁我写“三书”,我拒绝了。他们就说你这次写了,我们就把你99年7月20日去市政府的笔录从县局拿回来,以后对你儿子当兵、找工作的都不影响。我当时鬼迷心窍,对儿子情放不下,写了“保证书”。这是我难以抹去的耻辱。我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从那以后我一蹶不振,不与任何同修接触。我现在要爬起来,严正声明:以上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保证书”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以后坚修、实修大法到底。

孟凤秋 2021年1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修炼法轮功后,修心向善,身心受益,无病一身轻。20多年来警察多次上门骚扰、问话、照相等。在邪党的邪恶“清零”中,于2021年1月26日晚7点多,政法委、610、派出所、国保大队、行政村的多人来威胁:不签字就送洗脑班。由于有怕心,我被迫在他们准备好的“四书”上签字、摁手印。我错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我被迫所写、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坚修大法到底!

任俊起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我1998年得法。1999年我在外地打工,9月26日回到家里,听说邪党逼着让交书,我们三个人把所有的宝书交给连队书记。我真的非常悔恨,真的对不起师父和大法,对不起同修。2020年邪党“清零”,12月26日公安来电话,问:你还炼法轮功吗?我说“不炼了,再见谢谢!”我把电话放下了,我想了想就后悔了,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对师父犯罪了。我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信大法,完成使命,跟师父回家。

林明彩 2021年1月5日


严正声明

去年在邪党“清零”迫害中,社区主任两次给我丈夫打电话,让我去社区。我都没去。他们威胁我丈夫,给他施加压力,我丈夫无奈之下按他们说的签字了。还有去年9月我在同修家,一起被警察非法绑架到派出所。他们简单的问了我几个问题电话地址等,我签字了。后来我认识到任何时候都不能给警察签字。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我丈夫签的字全部作废。我向师父认错。珍惜今后不多的时间,从新修,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张丽华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邪党打压后,2000年夏天我去北京上访,被遣返回本地,关押在黑监狱非法迫害,邪恶利用亲情逼迫我放弃修炼,当时我学法不深,法理不清,有执着圆满的心,就对家人说:过了年我就不学、不炼了。以为到那时就圆满了。我深深后悔当时对法不严肃和不理智,这是对师父和大法不敬,对众生不负责任。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过失,做好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李琴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1999年邪党迫害后,由于我人心多放弃了修炼,当时知道大法好,却说了些违心的话。1999年9月在单位财务科,我说了法轮大法一些真实情况,被人告到领导那儿,后来我说了些不该说的话。2020年12月派出所来抄家,把大法书、mp3抢走,当时我不在家。后来去派出所做了指纹、验血和照相,并在行政拘留单上签字。现在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

张朝群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2020年8月,警察到单位找我,让我在“三书”(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上签字,我拒绝签字后,警察找来我丈夫,让丈夫劝我在“三书”上签字,我拒绝后,丈夫就在“三书”上签了字。因为怕心,亲情等执着,我向邪恶妥协,默认了邪恶的迫害。我修炼多年,没有坚定维护大法,愧对师父和大法。我严正声明:之前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及丈夫代签的字一律作废。一定走好今后的路,做好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彭雅梅 2021年1月21日


严正声明

在2010年我被邪党非法关押在监狱迫害,邪恶强迫我放弃修炼,不炼功。我因执着心太重,向邪恶妥协,写了“不在监狱炼功”的保证,给大法抹了黑。写完后,我非常后悔,觉的这是可耻的事,之后我向狱警要回写的保证,她们不给,我就向她们声明,我写的保证作废。我现在认识到以前只是口头说的作废不够严肃,在此严正声明:在黑窝里我被迫写的“不炼功”的保证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明艳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前些日子我脑袋疼,呕吐,两天米水不進,持续20天没有好彻底。有一天我突然想起在2000年乡里把我们大法弟子拉到山里,在那里打我们叫我们放弃修炼,有一天一个协警特别坏,他用木棍压我腿,我承受不住求他了,这是我最大的耻辱,这么多年一直跟谁也没说,时间长就忘了。可是我身体不适,一下想起来,我这不是滋养邪魔吗。现在我彻底曝光出来,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刘兆真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2021年1月28日,我家两亲戚(都是村干部)到我家说,他们是代表派出所、武装部、综治办来的,是政治任务。说:我们写好“四书”,你拿着笔,装个写字的样子,我们拍个照回去交差。我不同意,家人们说我没善心,哭闹,无奈之下我配合了他们的要求。事后我很后悔、懊丧,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严正声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罗振中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在2003年在老家一个国企被年终评上了劳模,在年终联欢会上读自己写的发言稿,内容里却有“江魔头的三个代表”的内容,电视台来给录像了,在晚间新闻还播放了。自己一直那个党文化去的都不是很好,我这个年龄的不该有那么重的党文化,感觉有种东西在障碍在我去除这个邪魔的物质。今天,将其彻底曝光解体清除所有与共产邪党有关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我曾经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

徐丽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2020年5月13日,我们12人在一同修家学法,突然被20多个警察非法劫持到派出所,在那里3个警察(其中1个女的)非法审讯我,我就向他们弘扬大法,最后他们逼我签字,我不签。那个女警察就替我代签了名字。我当时没有制止,默认了他们的非法行为。现在我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严肃修炼,学好法,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坚修大法到底。

姬美玉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2020年秋天(割地前几天),镇武装部长(主管迫害法轮功)和村书记、镇政法委书记、村大队长会计4人到我家让我写“三书”,我不写。他们用语言诱导我的时候有污蔑我师父的语言。我当时用常人的话反驳她,我说的话不在法上,没有给师父洗清白。我说错了。现在严正声明:我当时说的话一律作废。以后一定学好法,正念正行,用正念正言制止恶人的恶行,证实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高国盛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近期邪党搞“清零”迫害,市政法委直接给本单位领导施压,对我以工作和子女前程相要挟,如不配合就抄家和迫害。我由于怕心和对情的执着,没有放下生死,最后违心的由家人代替签了“不修炼”的保证,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大错事,给个人修炼留下了污点。在此严正声明:我所签的字全部作废。以后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和众生造成的损失,精進修炼,做好三件事,走好以后所剩不多的修炼之路。

鲍虹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我于1999年4月得法。大法遭迫害后,我有4年没有走出来。在师父的点化下,同修叫醒我走入修炼。在这次邪党“清零”迫害中,我由于平时学法不够,修的不够扎实。信师信法不坚定,有怕心,执着情,丈夫背着我写了“三书”。在邪恶多次威逼下签了字,我悲痛了几天,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此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赵桂兰 2021年1月20日


严正声明

2021年初,乡派出所和村干部到我家,让在“三书”上签字,我都没签,他们就给我丈夫和家人施加压力,闹得儿媳要跟儿子离婚。我怕心很重,就在“三书”上签了字,里边写的都是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过后我非常后悔,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在此我向师父认错,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所签的字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跟随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金栓敏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我于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由于学法不深,使自己对大法不够坚定与坚信。在一九九九年“7.20”邪党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时候走了弯路。由于没有跟上正法進程,在这次邪党“清零”的迫害中,被邪恶威逼利诱签了字。事后觉的很后悔、很痛心,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在此严正声明:自己所做、所写的一切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精進实修,弥补自己的过失。

董世译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2020年黄历12月,我给村委员发放真相资料,他没接受,随后被非法绑架到派出所。警察询问,我什么都没说。随后他们向上汇报,上面不收,就把我放了。几天后,县委来了两人要我写保证,我说:我不会写字。他们就叫我按手印,还照了相。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情。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翟秀真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因我修炼有漏、怕心、私心、怨恨心重,慈悲心没真正修出来,我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非法迫害到洗脑班。在洗脑班他们叫我在“三书”上签字,我不同意签。他们就威逼、恐吓,结果我签了字。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今后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姜桂兰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2000年8月份,我由于年龄小,在警察的诱骗下,说了某同修来过我家,造成同修被干扰,当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后果,现在明白了这是出卖同修,我知道错了,很后悔。2015年9月25日,在派出所警察的威逼下,我在一张白纸上签了自己的名字。现严正声明:我签的字、当年所说的对同修不利的话全部作废。今后坚修、实修大法到底。

崔长胜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我老婆也是学大法的,九九年迫害发生后,我老婆因病业离开人世间。过世前,她要求过世后给她烧本《转法轮》,我由于学法不精進,对法理解不深,就真的烧了本《转法轮》。后来与同修切磋,才知道这是很大的罪过,对不起师父。特此严正声明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我按师父的法去做,做一个真修弟子。

敖炳成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近期有三个警察来我家,要我在“保证书”等四份材料上签名,他们说:签名以后可以看书炼功。当时我被他们说的头脑发胀,没有了正念,就签了名、按了手印。我做了一件不应该做的事,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我错了。在此严正声明:自己所签的名、按的手印全部作废。今后要用大法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认真学法,做好三件事。

李祥娣 2021年1月29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平时学法不够,修的不够扎实。在邪恶的“清零”迫害中,被邪恶的威逼利诱所欺骗,配合了邪恶的指令,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完全不应该做的事,事后使自己感到非常后悔、痛心,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在此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自己的过失,做好三件事,抓紧救人、多救人。

陶荷英 2021年1月28日


严正声明

2019年7月,我和3位同修出去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派出所非法绑架,并拘留了15天。在回家的时候,由于正念不强,被警察逼迫我们签了字,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在此严正声明:我们所言、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决心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郝志的、王怀平、刘玉珍、杨瑞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社区人员找我,由于当时我主意识不清,有怕心,我写下了东西。后来,我主意识清醒了,认识到错了。在市公安局,在怕心下,我在“保证不在外炼功”的纸上,违心的按了手印。给大法带来了负面影响,现在声明:以上我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楊绍新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时,本人由于怕心和对大法的认识不足,在单位的高压下,我曾默认过“不再炼大法”了。还有在邪党的所谓政治学习中,我说过和写过一些对大法不利的言论。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写、所做的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信师信法,修好自己,做真修弟子,随师把家还。

李莹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2021年2月3日,我家先生被社区主任诱骗到街道办,在“三书”(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的表格上替我签了字。先生替我签的名字,我坚决不承认,谁也代表不了我。严正声明:以上先生替我在“保证书”上签的名字和所说、所做的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本人一定坚修大法到底,跟随师父回家。

陈能柏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由于修炼不精進、学法不够,在邪恶的所谓清零行动中,由于怕心,我说了不符合大法弟子标准的话,我现在非常痛悔。在此郑重声明:自己以前所说、所做的对大法、对师父不利不敬和不符合大法弟子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自己所犯下的过错,向更多的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赵久石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由于修炼不精進、学法不够,在邪恶的所谓清零行动中,由于怕心,我说了不符合大法弟子标准的话,我现在非常痛悔。在此郑重声明:自己以前所说、所做的对大法、对师父不利不敬和不符合大法弟子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自己所犯下的过错,向更多的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赵玉华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前天,我小儿子叫我在白纸上按手印,我按了。后来我听孙子说:他叔写的东西叫他签名。我问:签谁的名。他说:签的是你的名。他如果写的是对师父不好的言论,我全都不承认。我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儿子代我写的东西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马立雪2020年12月30日


严正声明

邪党搞所谓的“清零”行动,社区邪党书记到我家施压,逼我在污蔑法轮功的“三书”上签名。由于自己对法理认识不清,被丈夫情、朋友情带动,被邪恶钻了空子,违心的在“三书”上签了字。在此严正声明:我所签的字全部作废。今后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祖喜华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2020年,邪党欺骗我儿子,让我到镇上签名“不炼法轮功了”,如果不签名,就不让孙女考大学。我儿子怕影响孩子,就逼迫我去签了名字。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回家后,后悔至极。现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写的一切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弥补过错。

王桂香 2021年2月2日


严正声明

我因女儿被绑架迫害,多次去看望女儿,警察三次问我:是否是修炼人?我都回答说:“不是修炼人”。作为大法弟子,我的言行完全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我从内心知道自己错了。在此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信师信法,坚修大法到底。

付明昌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在我没有修炼大法之前,有同修给了我一本《转法轮》,我没保护好,当时也不知道珍惜大法书。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大法书被家人给卖了。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的、所做的一切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志莲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恶迫害大法弟子,那时我学法不深,被邪恶钻了空子,签了“不学不炼”的字。现在我认识到这是对师父、对大法不敬,对所做的事后悔莫及。特严正声明:以上我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以后坚定修炼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王秀华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2020年4月份,派出所2个民警到我家,说因99年交过大法的书籍,他们要求签字后就算清零。由于当时对大法法理不是太清楚,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过后明白了不应该这样做,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现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保佛英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妻子同修被邪恶非法绑架。在当地派出所,他们让我替妻子签字,在高压下我替妻子签了大法弟子不该签的字,我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在此本人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签、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振丰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迫害发生后,由于对邪恶的害怕,我说了“不学了”的话,还把炼功带让家人抹掉了,现在才想起来了。我错了,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一定做好。相信师父、相信大法。

郑秋艳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对学法和做好三件事上认识不足,在修炼路上有很大的干扰。在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和派出所时,写了“保证书”,还说了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做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

毕显举2020年7月28日


严正声明

2001年夏天,面对邪恶的压力,我想蒙混过关,模棱两可的说了“不炼了”的话。2018年单位全体人员在一份有影射污蔑大法的内容表格上签字,我也签了,之后后悔莫及。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实修,坚修大法到底。

郑东祥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我炼法轮功已经25年了。可是在邪党所谓清零行动中,由于平时我没有做到实修,导致在执着和怕心下,没能在社区堂堂正正的证实法,相反却配合了邪恶的要求,说了、做了对大法不利的言行。严正声明:以上自己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李学兰 2021年1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因承受不住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在亲情和怕心的作用下,违心的在“三书”上签了字。做了大法弟子最不该做的事,痛悔不已。现严正声明:过去我所写、所说、所做的所有对大法、对师父不敬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云香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在2021年1月4日我发真相资料时被非法绑架、拘留15天。在邪恶威胁下,我亲情重,怕牵连家人,违心的在“保证书”上按了手印,犯了大错。我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非常后悔,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保证书”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东野广兰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2020年4月24日,单位保卫科找我,让我和四女儿到退休办,他们胁迫我“停止炼法轮功”,否则停发工资等等。当时起了怕心、私心,就签了字。现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努力学法,做好三件事,弥补过错,坚定信师信法到底。

张秀云 2021年1月25日


严正声明

在面对面讲真相时,经常遇到一些很抵触大法的人,有的甚至要诬告我,有时出于怕心和保护自己的心,就说些附和这些人的话,比如说:“我不讲了”等损害大法的话。在此严正声明一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严肃对待修炼,坚修大法到底。

李淑兰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七.二零”以前得法的。迫害初期,由于怕心,我出卖了两名同修,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很痛苦,觉的对不起同修,更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特此严正声明: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莲英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我被非法迫害期间,无知的撕了师父的像。后来老公去世(老公也学法),想老公在那边也学法,又烧了一本师父的法。现在才明白这是做不得的事,我向师父认错、忏悔。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多学法,用法理要求自己的言行。

黄春香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怕心过重,2020年4月末,在社区等人员胁迫下配合了邪恶,我违心的签了字,我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对不起师父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真修大法到底。

唐玉清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2020年4月份的一天,乡派出所三名警员非法到我家,叫我在“放弃修炼”的表格上签字,丈夫由于害怕,替我签了字。我绝不承认丈夫的行为。严正声明:以上丈夫替我签的字全部作废。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郑翠兰 2021年2月3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因为修炼不精進,正念不足,怕心重、情重,违心的在同修的过关问题上签了字。现在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特此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敬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精進实修,弥补自己的过错,坚修大法到底。

范青敏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本人所居住地区、社区、镇政府来人找我,逼迫我写“三书”,被本人拒绝后,他们用见不得人的手段找到我的家人,逼迫、恐吓让家人替我签了“三书”。本人在这里严正声明:以上家人替我签的“三书”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石敬芝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在这次”清零”行动中,由于自己怕心等各种执著心太重,被迫在“四书”上签了字。过后很后悔自己做了修炼人不该做的事。现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赖坤振 2021年1月31日


严正声明

在恶党的“清零”行动中,由于自己平时修炼不扎实,怕心太重没修好,说了修炼人不该说的话。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内心很后悔。现严正声明:当时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损失,从新修好自己。

赵圣兰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2020年12月25日上午,我女婿用电动车把我拉到大队办公室,在高压下,我说了不符合大法弟子要求的话。严正声明:以上我所说的不符合大法弟子要求的话全部作废。在今后的修炼上要勇猛精進,加倍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

刘来香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2020年12月29日,乡政法委让我在纸上签字,纸上写的什么内容我也没看,就签了字和按了手印。在此我严正声明:以上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要求的行为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阴鹏2020年12月13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所谓的“清零”行动中,我用人心认识问题,违心的签了“三书”。给大法抹黑,造成了负面影响,我很内疚,我有罪。现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高金凤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在这次中共邪党对大法弟子進行的所谓清零行动中,由于我担心自己再被邪党非法关進洗脑班迫害,违心的写了“三书”。在此我严正声明:以上我所写的“三书”全部作废。以后还要做好,坚修大法到底。弥补损失。

孙磊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2020年9月,我被派出所叫去谈话。当时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我说了违心的话。现在严正声明:以上我在派出所说的一切对大法不利的话全部作废。我一定坚修大法,弥补损失,跟上正法進程,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李仁贵2020年12月4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正念不强,在邪党人员的威逼下违心的保证了“不修炼”。现在我知道错了。严正声明:我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

董立成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所谓“清零”行动中,由于最近修炼有漏,被邪恶钻了空中。我儿子在邪恶胁迫下签了字。作为大法弟子的我是有责任的。现在严正声明我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损失,跟上正法進程。

李光红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在这次邪党所谓的“清零”行动中,由于亲情和怕心的左右,对邪恶说“不炼了”。这是在压力下违心的、不是发自内心说的。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多学法,做个真修的大法弟子。

李淑萍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2020年12月底,社区、警察等有关人员对我女儿施加压力,威逼女儿替我签了“不炼功”的保证书。女儿回家后才告诉我实情。严正声明:以上女儿替我签的“保证书”全部作废。我表示坚修大法到底。

雷秀花 2021年2月1日


严正声明

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曾经做过三次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不良行为,愧对恩师为我做的一切。现严正声明一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努力学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宫维青 2021年1月23日


严正声明

2020年12月16日,我被国保大队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在怕心和高压下写了“三书“。过后心里痛悔的没法说了。在此严正声明我所写、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从新做好,跟上正法進程。

罗立斌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搞的所谓“清零”行动中,受到多次骚扰,被邪恶威逼利诱签了字。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特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田秀英 2021年1月29日


严正声明

2016年我被邪恶非法绑架迫害,期间我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言行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以后真心做好,修好自己,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汝红卫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近期总公司要求每个员工在一份拟好的关于思想工作、组织纪律方面的承诺书上签名,承诺书中有影射大法的内容存在。现严正声明:我所签的字全部作废。今后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张百冰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2019年我被邪恶非法绑架到看守所15天,邪党的人写好“保证书”让我按了手印。现在声明:以前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我要加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胡观音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去年秋天,邪党人员到家骚扰,我配合了邪恶的要求,说了不该说的话。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冯友菊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邪恶逼迫我签名,我拒绝。后来他们叫我坐着拍照,手里拿着笔,做个样子,我顺从了邪恶。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对不起师尊。特此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

魏国兰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我在中共邪党的清零行动中所有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严正声明全部作废。继续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国珍2020年11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因讲真相救人被非法关押,在当地派出所威逼下我签了名字。过后我才明白这也是配合了邪恶的要求。严正声明:以上我所签的名全部作废。今后修好自己。

林撷仙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正念不足,在警察的逼迫下违心的说“不炼了”。我深感痛悔。严正声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精進实修,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曹芝香2020年11月29日


严正声明

本人在单位的高压下,由于怕心和对大法的认识不够,曾经书面上写过对大法不利的文字,现在声明全部作废。我今后一定要加倍做好,坚修大法到底。

林叙哗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的“清零”行动中,我没能抵制住迫害,被迫签了“三书”。在此严正声明:我签的字全部作废。今后精進实修,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多救人。

陈仁玉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残酷迫害下我违心的写了“三书”,内心痛苦不堪。现严正声明:在迫害中我所说、所写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精進实修。

毛鸿恩 2021年1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高压下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要求的行为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信师信法,加强学法、炼功,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李丽珠 2021年1月25日


严正声明

在狱中不写转化书就打,我做了不该做的事,对不起师父,很后悔。现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跟随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李剑美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在高压下,以前我所做、所写、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我要从新开始修炼,做一名真修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

赵洪利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在当前的邪恶清零行动中,我所说、所做、所签的名和摁的手印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李福元 2021年2月4日


严正声明

我被邪恶逼迫按了手印,这是不符合大法的。现严正声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信师信法,坚修大法到底。

宋永发2020年11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在压力下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对法轮大法不利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郭志林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五年十月九日,我在派出所被逼迫签的字严正声明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琴芳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我在狱中所说、所写的一切对大法不敬不利的言论声明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心不动,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雅艳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迫害下我一切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胡翠芹 2021年2月5日


严正声明

我们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我们在压力下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一定坚修大法到底。

张电庆、张保安、付明辉 2021年2月5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