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整体配合 多救人

更新: 2021年02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十月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五十三岁,将自己这些年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的修炼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在发真相资料中修去怕心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因当时迫害比较严重,邪恶因素比较多,自己怕心也比较重。只能利用晚上的时间在小区发真相资料,每次出去发资料时,先发十五分钟正念。我记得第一次出去发真相资料时,上楼梯,腿都直打哆嗦,有时发资料时,听到楼上有人下来,就赶紧往下走,再去别的单元发。

后来,我和同修配合,晚上骑自行车去附近村里发资料。村里大多数家里都养狗,有时刚想往门里发资料,狗就叫起来了,吓得扭头就跑。有时遇到人就不敢发了,生怕被人发现,就去别的街再发。

再后来,我就发正念,清除阻碍我们发真相资料另外空间的一切旧势力黑手,乱法烂鬼及共产邪灵,我们所到之处,人不出来狗不叫,使有缘人都能看到真相资料,明白真相从而得到救度。

那时孩子还小,有时晚上带着孩子去母亲家吃饭,就带些资料和不干胶,在回来的路上发一些,孩子看到我发,也学着我的样子,拿份资料,往门里发。我记得有一次,我在我们单元贴的真相不干胶,掉到地上了,她用小手从地上捡起来,就垫着脚尖往墙上贴。

有一次,师父在梦里点化我,我去母亲家经常发资料的那条街被我打扫得干干净净。我知道这是世人明白真相,把对大法不好的思想念头和邪恶因素都清理干净了。这更增加了我发资料的信心。

修去利益之心,放下对亲情的执著

我们家姐妹三个,父母比较喜欢我和大姐,父亲去世后,由于两位姐姐都岁数大了,再加上我是学法轮功的,母亲比较信任我,就让我帮着管理父亲留给她的存款、买东西等。两个姐姐想知道母亲有多少存款,不好意思问母亲,就让我偷着告诉她们,我和姐姐们说,因为我是学法轮功的,我不能不守信用。我只能劝劝母亲让母亲和你们说。大姐说我有心机,二姐也觉的我占便宜;她俩尖酸刻薄、话里话外对我意见特别大。我守住心性,处处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

我就向内找,既然两个姐姐对我都有意见,肯定是自己没有做好。我就归正自己,买东西记账,到月底给她们念账。这一念账,发现我每月自己的钱也贴進去一百多元。姐姐们也无话可说了。在我的劝说下,母亲也把账目给姐姐们说了,消除了姐妹间的间隔。

师父说:“谁今天惹你了,谁惹你生气了,谁对你不好了,突然间对你出言不逊了,就看你怎么对待这些问题。

“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魔难。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1]

记得有一次大姐不小心脚脖子骨折了,我主动给她送饭,并去医院护理她。母亲听说大姐骨折了,心里着急,也病倒住院了。这一下照顾母亲的重任全落到我和二姐身上了,二姐腿疼,每次该她照顾母亲时,我主动给她把饭买好了再走。通过这些小事,姐姐们也改变了对我的看法。

在和同修配合中向内找

我与A同修自二零一七上半年开始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到现在已经四个年头了。除下雨或有事以外,几乎坚持每天抽出半天时间出去讲真相,我们刚开始出去,最多能退四、五人,到后来每个人能退十几个、二十几个。

A同修是个急性子,干什么事都特别麻利,我是个慢性子,遇事总是磨磨蹭蹭,没有条理性,所以每次出去,我总比约定的时间晚一些,可同修从来不说什么,我每次晚了,总是解释自己有什么事耽误了。有时我去早了,同修过去晚了,总是说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同修遇什么事总是先考虑别人,同修在法中修出来的那种慈悲,真是令人感动。由于我经常晚,刚开始同修还能忍受,可是时间长了,同修就受不了了,就在学法点上当着我的面,和别的同修说我不守时,说我是不守信用的人。我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

向内找,发现自己有爱磨蹭的心、爱解释的心、不愿被人说的心、色欲心、利益心、怕心和安逸心等等。今天在这里曝光出来,痛下决心修好自己,在所剩不多的时间里多救人。

大疫救人急

二零二零年大年初二,我和两位同修就到附近的农村去讲真相。由于疫情,大小城市都出现封市、封村、封小区现象。我们小区也不例外,每家发一个出入证,不上班的只能两天出去一次。我和同修都感到了救人的紧迫。

刚开始,出去讲真相,由于农村都封村了,就只能在大街上寻找有缘人,因为疫情,街上的人也特别稀少,出去一趟也退不了几个人。有时出不去,我就打印些真相资料和疫情不干胶,在我们小区发放和粘贴。

我想老出不去也不对啊,救人的时间这么紧迫。于是我就发正念,清除阻碍众生得救的另外空间的一切旧势力黑手、乱法烂鬼及共产邪灵,让看门的人看不到我。我必须出去救人,兑现自己的誓约。

后来几乎每天都能出去,看门的跟没有看到我一样。有一次,同修有事,我就一个人出去讲真相。在街上遇到一个中年男子,我就上去和他打招呼,并询问他看不看保平安的书。他说,你是学法轮功的吗?我说是,紧接着我又说法轮功是信佛的,讲真、善、忍,这多好啊!他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他拿出上岗证给我看,我一看,他是一名警察。我心里就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并求师父加持弟子。后来我说,没事,我就走了,他严厉的说,我让你走了吗?你的身份证呢?你是不是南方来的?我说不是。后来他说,疫情这么严重,没事少出来转悠。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我骑上电车回家了。

整体提高,整体升华

我和A同修面对面讲真相已经三年多了,我们附近方圆三十里几乎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现在出去一趟几乎也退不了多少,我们就每周二、周五骑电车到三十里外的B同修家,因她们那边同修少,没出来讲过真相,不会讲。我们就和那边的两个同修配合着出去讲。

我和A同修一人带一个,上午讲完真相,中午在外边买点吃的,在同修家休息会,给电车充电,下午再出去讲,一天下来也能退几十个。

那边的两个同修刚开始跟我们出去时,都不太会讲,有时讲几句,后边就不知该说什么了,随着不断的讲真相,现在她们两个也锻炼成熟了,出去也能劝退上十个左右。我们不过去,她们两个也能自己出去讲了。其实只要我们有救人这颗心,师父就把有缘人带到我们身边,我们只是动动嘴、跑跑腿而已,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C同修由于身体有消业,又没有集体学法的环境,我和A同修每周三、周六跑二十多里路,去C同修家。上午我们一起出去面对面讲真相,C同修没有面对面讲过,我就给她打印些疫情周报等真相资料,让她去发,发完了,就跟我们一起讲真相。刚开始讲时,C同修说她的腿都直打哆嗦,慢慢的自己也能退几个了。中午我们在外边买点吃的,吃完后,在同修家休息会,下午再一起学法。C同修有了集体的修炼环境,也愿意出去讲真相了,状态比以前也好多了。

我身边还有两个同修,平时因为上班,没有时间出去面对面讲真相,我就利用周日她们休息的时间和她们一起出去讲真相。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也有许多感人故事,明白真相的世人有让我们去家里吃饭的,有让我们吃水果的。记得有一次,我们去一个村讲真相,我遇到一个卖桃子的大姐,给她讲真相,并做了三退。讲完真相,回来的路上,我们去那位大姐的摊上买了些桃子,总共是十元零几毛,她说,给十元钱吧。我说,我们信佛的不能占便宜,我就给了她十一元钱,她非要再给我一个桃子,我也没有要。买完后,又给她的外甥也做了三退。有时也遇到骂我们的、举报的,但都在师父的保护下,化险为夷。

在买电车过程中向内找

因为电车的续航能力有限,为了多救人,A同修又买了一辆续航能力长的电车。A同修也建议我买一辆,其实我心里也很想买,只不过我现在用的电车也能跑七十来里地,再买一辆,怕丈夫说我。正当我不知怎么办时,我们小区门前有卖电车的在做活动,我就看好了一辆续航能力长的电车。回家和丈夫一说,他也没有反对,我就买了。

师父讲;“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1]我知道是师父看到我有救人的这颗心,这一切都是师父帮着弟子在做。

现在,我和A同修为了多救人,每天来回跑一百多里地,我们就象云游一样,虽然辛苦,看到众生能够得救,我们也感到很欣慰。

层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