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营救平台拨打电话救人中实修

更新: 2021年02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二日】在营救平台上,我每天下午和深夜时段与同修一起有序的学法,通读《转法轮》与新经文。读着师尊的法,像师尊每天在身旁对着我们讲法一样,感到无比的幸福,每天沐浴在大法中。一天清晨醒来,脑子里自己在读着《转法轮》,我听到脑子中自己在读法,悟到是师父慈悲点悟弟子学法的重要性,从那天起我开始背法了。虽然一天只背一段法,但很多以前学法中没能理解好的法,在背法过程中让我更清晰的理解师父讲的法理。

负责人让我承担营救筹备组的协调工作,就是找平台同修拨打电话的亮点及拨打中遇到问题向内找的文章,筹备心性法理交流会、项目交流会还有年终的年会。刚开始筹备一个星期,才只有四篇交流的稿件,我向内找,是自己还不够积极导致;后来我再次跟同修大力邀稿后,结果像雪花般一篇篇的交流稿随之飘过来。感谢师父!感谢同修!

营救平台上,同修无私的表现和积极主动性、精進实修的修炼,不断的推着我往前走、精進提升,也让我从中更加体会到修炼时间真的很紧迫,要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守住心性

一次与同修正在通读《转法轮》时,来了一位网购外送员按铃,因我学法都是双盘或双膝跪着学法,正巧学到只剩两行法就结束,想着当下把这段法读完,又想那送货员在外面等的情况,我匆忙的把法快速读完,其实心却不在法上。当时我起来时双脚软且无力,想着送货员已经等很久了,还是赶着要去开门,脚刚踏出第二步,整个人就跌了下去,脚好像直接打折了过去,当我爬起来开门,收好东西又坐回椅子时,脚踝真的很痛,计算机边传来同修读法的声音,很快就轮到我读了。我就喊着:“师父,我没有事的。师父,我没有事的。”

当时跪着学法,脚会很痛,因此我轻轻的把脚扳上腿,盘着腿读法,读完法时,看了一下脚踝,折到的左脚踝肿肿的。我向内找,这就是着急(不为他人着想)的人心引来的,动了人心,自然就不是修炼人的状态。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后,我就归正念头,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当天很快脚就没那么肿了,也可以跪着学法了。隔天我要出去炼功时,鞋子很难穿進去,我就把脚塞進鞋子里,走路慢慢的,怕一走快就会因为脚不舒服而走起来一瘸一拐的,所以我就慢慢走;要炼抱轮时,我依然坚持每天抱轮一个小时,虽然脚踝站久很痛,但我还是坚持下来了,等到第五天抱轮时,我的脚就不痛了。感谢师父帮我消业,拿掉这块业力。

中共病毒再变异新毒株,目前死亡人数超过207万人,深深感到救人的紧迫。最近拨打的电话,我会先自我介绍是哪里人,然后说:“因看到报纸,知道现在各地瘟疫都很严重,打电话目地就是希望您跟家人都能平安……”再尽快的给网址及九字真言,接着说:“因为你看不到真实新闻就处于危险中,能看到真实新闻才能保护自己跟家人。现在瘟疫传染率更大,除了戴好口罩外,还要心存善念,因老天有眼、瘟疫有眼!老天是护佑好人的。”

再讲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遭四次大瘟疫的事,等到第四次瘟疫又来时,罗马城城民才意识到瘟疫的发生与迫害正信有关,他们就捧着基督徒的遗骨用虔诚的心向上天忏悔、游行,游行一结束这场瘟疫才结束了。这时对方表示明白。我再讲:“接到非法命令,记得要枪口抬高一厘米,那是道德的尺度,既守住善良也保护自己。有人让你出勤绑架法轮功学员,你没抓到人你没有罪。你抓到人,他们如果被迫害致死、致残或被活摘器官,那你的罪可就很大了,就跟你有直接关系了。”我问他:“你知道我的意思了吗?”这位警察回应说:“我知道了。”我本想進一步说,他很客气的说有电话進来了,我表示理解,他才挂了电话。

还有一通电话是用A电话工具拨打,被封锁号码,我就改用另一种B电话工具拨打,结果对方听了2分23秒,讲了同上的真相内容,他挂了电话;我再打过去,对方又接了3分25秒,听了大法真相,他说他没听清楚,我就声音放大一点,咬字清楚的说:“老天有眼、瘟疫有眼!老天是护佑好人的,你在职责内善待法轮功学员,能保护就保护、能放人就放人。”他说:“知道了。”最后还答应三退保命,我给他三退电话,让他可以上去帮家人三退。并请他记住今天的日子跟名字,到大纪元去领退党证书,以后出国用得着,他说好。一个可贵的生命在师父的加持救度下得救了。

营救平台上,拨打公检法司单位是在救人,也是正邪大战,跟红魔在抢人,就像一个将军、士兵上战场,手中没有利器又怎么杀敌呢?这通电话让我认识到若没有多种拨打工具,一旦电话被设置或拦截,没有其他拨打法器,救人真的就要受到限制了,所以平时还是要多准备几种拨打法器,才能有备无患的。

以上交流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