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观念 讲清真相救人

更新: 2021年02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十六日】我悟到,在证实法修炼的路上,就是要用心做好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救人。这是师父给大法弟子安排的,是最好的。不按照师父安排的做,就是在走邪恶旧势力安排的路,那是最不好的,是没有未来的。在证实法修炼的路上,稍不注意,没有正念,就会被旧势力钻空子,没有走正路。

旧势力的安排体现在方方面面,如:人心、执著、观念等等。尤其是观念,不容易觉察,一时分辨不清,就会被观念带动。在这方面,我写出自己的点滴修炼体会,与同修交流,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去年,我回娘家过新年,被突如其来爆发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大瘟疫封隔在那里。因为武汉封城,我要回家必须经过武汉,所以就一时回不来,在娘家呆了三个多月。我知道讲真相救人的紧迫,可是当时没有准备真相资料,在异地怎么救人呢?那时我想,救不了人,我就每天学法,用手机上明慧网,读同修的交流文章。

后来师父点化我要改变观念。我想是什么观念呢?我用师父的法指导自己向内找,发现那时有两个观念在阻挡我:一是,没有真相资料不能救人;二是,在异地不能救人。没有真相资料,我脑袋里不是有很多吗?可以用嘴讲出来给人听。我们的修炼就开设在常人社会中,整个人类社会都是我们修炼的好场所,还要挑环境修炼吗?在异地,照样能讲真相救人。

发现了这两个观念后,我想要修掉它们。怎么修掉呢?师父说:“是你自己要的,别人就不能管,这是个悟性问题。”[1]用师父的法对照,发现这两个观念是旧势力安排给我的,不是师父的安排。我悟到,作为一个修炼人,选择什么,要什么,是自己的事。选择对了,符合师父的法,弟子就有师父看管着,走正路;选择错了,符合旧势力的理,弟子的修炼道路就不正,就会造成损失。

对我而言,这两个观念符合了旧势力的理,如果我被这两个观念左右着,就不能走师父安排的路,就不能讲真相救人。这怎么能行?!我从心底里发出呼喊: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我要讲真相救人,我不要这两个观念。我知道,这观念不是真我,我不要。

我不停的排斥它们,正念清除它们,它们就没了。我可以轻松的开口讲真相救人了。开始,我只是给娘家的人讲,结合目前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瘟疫讲,效果较好。

当地瘟疫缓解后,我就到了二姐家去住,二姐及二姐夫是明白真相的人。二姐夫有个朋友是客车司机。一天,他从甲市开早班车到二姐夫所在的乙市。他打电话说要到姐夫家来玩,吃午饭。二姐知道后,不同意,理由是他开车接触的人多,怕带来病毒,不安全。为慎重起见,不要到家里来,就在车站招待吃饭。现在是特殊情况,他会理解的。当时,我觉的二姐说的在理。

可后来我想,修炼人不会遇到偶然的事。有人要来家里,也不是偶然的。他是来听真相,寻求得救的。那我为什么不想让他来呢?我向内找发现:一是怕心,怕病毒感染自己;二是多接触人的人,就可能带病毒。我被这些东西带动,就有那样的想法。

这些东西是什么呢?我再次用师父的法指导自己向内心深处看,发现了大问题:

1、我有不相信师父的法的地方,至少我对师父的这个法没有深刻印象,当时没有想起来。师父说:“因为那个病已经不能再侵害你了,那个病毒会被你的正能量杀死。”[2]我悟到,师父已经提前把关于瘟疫的法讲给了我们,从而指导我们如何面对,如何修炼。可我还怕病毒,多差劲呀!

2、有怕死的心在,没有完全放下生死,这可是修炼的大问题。

3、我还相信共产党对瘟疫的宣传,多接触人就危险,是这样吗?不是。这是观念,这是共产党邪灵的想法。我思想里还有邪党文化的毒素,是它这样想的。

这时,师父的经文《理性》发表了。我学了师父的讲法后,感到非常惭愧。师父说:“人在这时不信神的,就会采取什么措施。这名词的同音本身就已经在告诉你了,“措施”就是错误的实施。”[3]我用师父的法对照自己,自己就有不信神的成份在,当然就相信共产党对瘟疫的宣传。

这三个方面,都是我要修去的东西,包括人心、执著、观念,正念清除它们。在大法中归正后,我特别希望二姐家里来人,我好能讲真相。我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二姐,二姐同意了,还说:“来了,你要好好讲一讲。”

中午饭做好了,司机来了。刚坐下,二姐就提醒我:“赶快讲呀!”我就说:“兄弟,你开车有没有看见修炼法轮功的人在你车上给乘客讲法轮功真相?”他说:“有,多的很。”我问:“那你同意不同意在你车上讲?”他说:“我不反对。我还告诉法轮功学员说,人家愿意听,你就讲。”

他还告诉我,有时看到乘客把真相资料丢在地上,他就对乘客说:“你不能把资料丢在地上,可以放到行李架上。你不看,别人看。”我一听,知道这个人有正义感,没有听信邪党媒体的谎言宣传,应该得救。我心中请师父加持我。

我问:“兄弟,有人告诉你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保平安了吗?”他说:“没有。”我就给他讲“天安门自焚”真相、“四·二五”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1400例”等基本真相,还讲为什么要三退,怎样三退,修炼法轮功有哪些益处。他一直静静的听。他说:“我相信。”我问他:“你愿意三退吗?”他说:“愿意,我加入过共青团、少先队,帮我退了。”我送给他一张真相护身符,叫他真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他高兴的接受了。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日中午十二点多,我突然接到同学的电话,说是七月三日同学聚会,叫我一定要参加,地点在原来的高中母校。当时我很犹豫,担心时间紧,来不及。但转念一想,这是一次难得的见很多同学的机会,要抓住机会讲真相救人。可我又担心丈夫不同意,我是刚从那里回来不久的。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把这件事告诉丈夫。

令人意外的是,丈夫同意我去。我急忙打电话叫儿子在网上给我买火车票。儿子说:“坐火车要健康码,你是老年手机,坐不了。”我说:“那就坐客运班车。”一看时间,班车赶不上了,我很着急。儿子又给我打电话说,有晚上六点的火车票,他在网上叫个的哥,让我坐出租车到火车站,他在火车站等我、送我,因为我儿子手机上有我的健康码。我顺利的连夜赶去了高中母校那里。

第二天,聚会進餐时,我请师父加持我。吃完饭,有同学要回去。她家办个小工厂,很忙。我就出来送她,一边走一边趁机给她讲真相。她很快明白了真相,退出了团、队,我送给她真相护身符,叫她记住护身符上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她高兴的接受了。就这样,我抓住跟个别人接触到的机会,分别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好些人顺利的做了正确的选择,摆放了自己将来的位置。

有个男同学,是农庄老板,又是我的远房亲戚。我早就想给他讲真相,但苦于没有机会。这次聚会他来了。但当时还是没有机会给他讲真相,我感到很遗憾,后悔没有把他救下来。

我知道一个女同学没走,住在宾馆里。正好我还没有机会跟她讲真相,我也不走了,跟她住在一起,抓住机会讲。晚上,我俩说了很多话,她听明白真相了,也退出了少先队、共青团邪恶组织。

第三天早上,我正在等车准备返回家时,那个农庄老板打来电话,说他到甲城市办事,顺路把我带回我姐姐家。我听到这消息非常高兴,我非常感谢师父给我的安排,我一定抓住这难得的机会,把真相讲明白,让他做出正确的选择。

在车上,我就用心的讲真相。我问他:“你在农庄里遇到过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吗?”他说:“没有。”我想,他对法轮功真相可能一无所知,我就把我的亲身经历讲给他听:我为什么修炼法轮功?我多病的身体是怎么康复的,江泽民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法轮功在世界上洪传的盛况,为什么要劝人三退,怎么样三退,以及当前出现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瘟疫,等等。他认真的听,不时的还问我几个问题,我一一回答。他听明白了,非常高兴的退出了少先队、共青团。我送给他一个真相U盘,叫他抽时间好好看看,多看几遍;送了他一张真相护身符,叫他诚心念护身符上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九字真言,他都答应说:“好。”

以上是我讲真相的点滴体会。在正法最后的时间里,我要认真学法,修好自己,把自己完全溶入大法中,成为合格的大法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