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人的观念 在法中升华

更新: 2021年02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七日】我于一九九八年十月走進法轮大法修炼至今已近二十二年,修炼中,按照大法的要求不断学好法,向内修,一步步、一层层的修去了很多人心、执著,如情色之心、怕心、妒嫉心、争斗心、党文化因素等等,不断的同化着宇宙真、善、忍特性。但是,总感觉一个个执著心不断的修去,又不断的在滋生、有时甚至还比较严重,感到每天都在过心性关,修得很苦很累。

今年以来,在反复学、背《转法轮》和《精進要旨》中,悟到了一层法理:必须改变人的观念,才能从根本上修去各种执著心,从人中跳出来,才能不断在法中升华。

一、人的观念阻挡着回归之路

师父告诉我们:“一个人在修炼中会有很多关要过,造成的原因是从人出生以后就在不断的对人类社会认识中产生着各种各样的观念,从而产生执著。”“人生就是有很多的苦难,无论你有多少钱、什么样的社会阶层。因为痛苦会使人难过,从而人自觉不自觉的就会对抗苦难,目地是想活的幸福一些,因此在追求幸福中人就会形成如何使自己不受伤害、如何好过、如何才能在社会中出人头地、功成名就、如何能获取更多、如何成为强者,等等。为此,在有了这些经验的同时,也就形成了人生的观念,经验又在实践中使观念变的顽固。”“特别是大法弟子又是在这个充满诱惑的所谓现实社会中修炼,对观念的改变就更难、也更重要。”[1]

从中我悟到,观念就是我们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学习中为了满足个人利益而形成的习惯思维方式。人的各种观念与各种执著的关系,就好比污染的土壤与毒苗的关系。过去使我困惑过,好多七·二零前老年同修表面看执著心很少,可是表现出来的很多言行总是在常人中。从二零一四年以来,我们学法小组就有四位老年同修先后因病业去医院后离世。他们的共同点,表面上看,都是把身体出现的不正确状态当成是人的病,有的还瞒着同修去医院后离世。

身在外地的八十八岁的母亲(同修),在一年多时间,“走出人类层次的同时”[2],这一句法仅九个字,颠来倒去就是背不下来。去年十月回到老家来,我与她切磋,她认识到了,是师父在点悟她,因为自己的思想没有走出人来,几次摔跟头也不悟。如:她把眼睛突然看不见《转法轮》中的三号字认为是吃了辛辣的鱼,后来找到了是因为长期在妹妹家看常人电视新闻而致,忏悔自己,一边发正念,一边求师父给净化眼睛,《论语》终于全部背下来了,眼睛也越来越明亮,经常出去讲真相救人了。

就我自己而言,人的观念滋生着各种执著心。如在过去工作中,经常妒嫉同事超过自己出风头。退休后妒嫉家人不符合自己人的观念,妒嫉姊妹忘恩负义。对丈夫同修始终去不掉抽烟喝酒的恶习一年又一年、一次又一次的发火、指责、怨恨、争吵,有时家庭闹的乌烟瘴气。

讲真相中,经常因顾虑心、面子心、自尊心开不了口,错过很多有缘人,过后又后悔,找自己、修自己,还觉的自己在精進实修。可是,修来修去,还在各种执著心中徘徊不前。觉的很苦很累,体会不到慈悲祥和的心态。

二、改变人的观念,在法中升华

师父告诫我们:“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不能总是我给你们消业,而你们不真正在法上提高,跳出人的认识、人的观念。”[3]过去,认认真真、踏踏实实的修去了一个又一个、一层又一层执著心,可遇到问题总是自觉不自觉的用人的观念对待。特别是去年经历的一件事给了我深刻的教训。

去年十月初,我的一个叔娘得了严重的脑血栓,昏迷一个多月才抢救过来。几年前,我就跟她及家人(包括她在区公安局刑大任副大队长的儿子)讲过真相,而且她很想学法炼功,我也给了她大法书和教功录像带,她也多次看过《转法轮》和炼过功,但由于各种原因,一直没有真正走進大法中来。

在这次得病之前得过一次脑溢血,三天就全好了,没有留下后遗症,我想这都是师父给她的机会吧。她这次得病昏迷醒过来后,叫家人打电话给我,我给她带去一个mp3(先前给了她一个被弄坏扔了),让她听师父讲法。我回家后又给她不断发正念,清除阻挡她走進大法修炼的邪恶生命。

五天后,我又去看她,见她康复的很快,一直不能动的左腿能行走自如,我也为她高兴。这时,她躺在床上输液,我坐在她身旁,她说头皮发痒,我顺手(左手)给她挠痒,只抓了几下便不痒了。不一会儿,我突然觉的我的左手不对劲了,我用右手捏了捏左手,好像没有知觉了,左腿也无力,身子也站不稳了,我马上扶着床头,我觉的好奇怪。这时,师父的法打入我的脑中:“你和病人形成一个场”[4]。我马上警醒了,刚才给病人挠痒时,是邪恶把她的业力传给我了,我立即发正念否定、清理邪恶,同时向师父认错,请师父帮我。

中午,叔爷领我到医院楼底饭堂吃饭,我怕叔爷看见我跛脚,我慢慢的走在后面,下楼时,只能用双手扶着楼梯一步一步的下,有一个人看见我很吃力,就来关心的问我,怎么样?要来扶我,我马上识破了邪恶要我认可的阴谋说:“没事,不用!”我费力的走進饭堂,叔爷看出来了,问我脚怎么样,我说没什么。

吃过午饭后,我吃力的拖着沉重的步子坐车回家,下车时,我站不稳,一下子抓住一个熟人的手,又扶着楼梯上到五楼的家中。马上坐下来发了半小时正念。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师父早给我净化了身体,一上来就百脉全部带开,百脉同时运转,这些不正确状态一切都是假相,我的血脉畅通无阻。然后又炼了一、三、四三套动功,开始学法。边学边向内找自己:一是常人的亲情促使我希望她尽快好起来;二是党文化的因素想改变别人的命运;三是忘记了师父告诫我们发正念只能针对迫害大法的邪恶的要求。因此被邪恶钻空子把病人的业力转给我。

学法两个小时后,我的身体恢复了正常状态,无限感恩师父帮我走出了劫难。

师父教导我们:“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5]这次刻骨铭心的教训使我深刻体会到了不从根本上去掉人的观念就走不出人,一遇到问题就会自觉不自觉的用人的思维方式去对待。于是,我有意识的从法中、从同修的交流文章中领悟人的观念与执著心的关系。

我反复的背诵了师父的《佛性》、《越最后越精進》。师父说:“一种观念形成后,会控制你的一生,左右这个人的思想,以至于这个人的喜怒哀乐。”[6]“这个观念还不只左右人的一生,它要一直左右下去。什么时候发生改变了,什么时候去掉。”[6]我悟到,观念既然是人中形成的,只有不断的学法修心,用高层次的法理才能不断破除它。我便注重用法来指导一切所遇到的大事小事,处处修自己。

师父告诫我们:“所以修炼人要放弃常人的一切心、一切理,才能修到高层去,才能跳出与宇宙相反的三界。”[7]如在炼一个小时的法轮桩法时,手举累了马上想“吃苦当成乐”[8]就觉的轻松了;当哪个亲友出现病业时,就想着是好事,在给他或她消业呢;亲友之间发生矛盾时,不再去执着、搅和。最近,带修不修的五妹因一场十六万的债务纠纷打官司,所有亲友都怨恨五妹弟(系再婚)设圈套引出这场纠纷又使债务无法解决时,五妹也气的不行,我知道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的,而没有被带动,平和的在法上和五妹切磋,五妹也在不断的在法中悟到自己的执著,向师父认错,把坏事变成好事,在法中提高。

我对女儿的工作顺利与否、外孙女的学习成绩好坏与否也不去执著了,心里想着人各有命,只要他们能相信大法就有美好的未来。特别是对丈夫有时吸烟、喝酒等行为不再发火、指责、怨恨,想着有师父管着,他会在法中修去执著的。自己身体哪里不舒服、疼痛时,在发正念否定的同时,谢谢师父给弟子净化身体,很快就过去了。对常人、同修议论的预言、国际国内形势也不再被带动,心里想着师父在掌控一切,自己只管去做好该做的一切。做救人项目时,只想着众生都在等着得救,心态自然纯净。

注重平时的一言一行都用法来衡量是人念还是神念,是人念马上否定灭掉。这样改变着人的观念,去执著就犹如釜底抽薪,各种执著心也随之越来越少。想着师父的法:“不被邪的干扰、不被它带动,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从自己这生,那邪恶就渺小,你们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9]“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10]真的体会到了“相由心生”[9]一层法理的美妙殊胜!

感恩师父把弟子托上了又一层高远的天空。体会到了修炼人平静如水、慈悲祥和的心态,看同修、看众生、看周围环境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当我们真的心里只有师父、只有大法、只有众生的时候,那不就同化于法了吗?

在正法的最后时刻,弟子一定要精進,学好法,修好自己,同化大法,多救众生,圆满跟师还!

如有不符合大法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后越精進〉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6]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卷二)》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圆容的〉
[8]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9]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10]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