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派出所八小时劝退七名警察

更新时间: 2021年02月23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七日上午九点半,我在行政服务中心附近讲真相、劝三退。这里有很多轿车停在道路的两边,车窗都开着,我就给坐在车里的司机讲真相、劝三退,大部份都接受并同意三退,不一会我就发了十几份真相资料,劝退了六、七个人。

当我接着给另一个司机讲真相并给他一份资料时,突然从车里出来三、四个警察,从两边把我围了起来,其中一个警察手里还拿着一份我刚发的真相资料问我:“这是你刚发的吗?上车吧!”我说:“我不上车,我又没违法,为啥抓我?你们才是非法的,是执法犯法!”他们几个人连推带拽强行把我弄到车上。

一路上我给他们讲真相。

到了派出所我就盘腿坐在大凳子上发正念,并向内找,求师父加持我。

发了半个多小时正念后,他们把我包里的真相材料、光盘还有老年证和家里的钥匙等东西全部抢去,把我关在另一个房间的一个小铁笼子里。我质问他们:“我犯了什么法你们把我关起来?!”他们叫来两个女警察看着我。当时我什么也不想,一点怕心也没有,就利用这段时间加大力度发正念、向内找。心想:“既然他们非法把我关到这个邪恶的地方,我就正念正行。”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讲真相救他们。

我高密度发正念,感觉到身体在旋转,好象坐在半空中,说不出的一种大自在、舒服的感觉。这时進来几个警察,要给我照像,我问:“你们干什么?”我转过身,不让他们照,我说:“我为你们好,要是配合你们,你们就是做坏事了,那会遭报的,你们的家人都会受连累。”他们没照成就走了。

我继续发正念,找自己有什么人心,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太不注意安全了,只因为那个地方办事的人很多,有很多高级轿车,大多数人都能接受真相资料并三退,在那儿呆的时间过长,还生出了欢喜心,就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很后悔,对不起师父,给师父添麻烦了!又想,我既然被他们绑架到这里,那就正念对待,救度他们这些警察吧。师父明示:“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想起师父讲的法,我就浑身有力量,师父在加持我,谢谢师父!我持续发正念,灭掉派出所的邪恶因素。也不知发了多长时间的正念,我想该给这两个看我的女警察讲真相了。我就先讲我修炼大法后身体受益,十八年没吃过一片药。我还给他们讲了我拔牙的故事:我拔了四颗上牙,没让医生打麻药。当时医生都说:“你都七十多岁了,不打麻药不行,这是上牙,直通脑子,出问题怎么办?”这时诊所里其他的人都惊讶的看着我,我就给他们讲真相,给屋里的好几个人做了三退。医生笑着说:“我真服了你这老太太了!”我对医生说:“这是大法师父本事大,你佩服大法师父吧!”就这样医生顺利的给我摘掉了两颗牙,我一点都不觉的痛。隔两天又拔了另外两颗。

这两个女警察听得都惊呆了,我又讲为什么要三退,讲什么是法轮功,中共为何和怎样迫害修真、善、忍的这些好人等等。这两个女警察很顺利的三退了。

这时進来四、五个警察,有一个抱着一大包书摆在地上,我一看这是我的大法书和三张师父法像,我尽量镇定的对他们说:“你们非法抄我的家,这是犯罪,会遭报的。”他们把铁笼子的门打开,我过去要捡起书和师父法像,他们就开始给我照相,我赶快背过身不让他们照,他们就一起动手,拽胳膊拽手,强行叫我按手印。我把我的手压在身子底下,他们就把我的手拽出来,我把两只手握的死死的,他们累的直喘,也没扳开我的手。这时我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师父好!”我的喊声很大,想必大马路上的人都能听到。奇怪的是,我喊一句大法好,这些警察也跟着说“大法好”。他们累得精疲力竭,就放开了我的手。我说:“我是大法师父的真修弟子,我不会给师父和大法抹黑的,我坚信师父和大法!”他们一听,有的悻悻的走了。

有一个警察又把我推進笼子里。我又加大力度发正念。

这时一个大个子脸黑黑的警察说:“你不配合,就关在里面。”我说:“你说的不算,大法师父说的算。”他说:“你师父在哪?怎么不救你出去?”我说:“大法师父告诉我给你们讲明白真相和你们都三退后才叫我回家。”他一听,转身就走。

我继续发正念。这些警察在走廊里大声议论我都听得到,有个说:“这法轮功老太太真行!”有的警察还把头伸过来看我,我说:“你们進屋来,我给你们讲真相。”那两个女警察也说:“叫老太太给你们讲一讲,给你们退党。”那几个警察都笑了,我知道他们背后的邪恶灭掉了。

过了一会,他们把笼子打开,叫我到另一间屋子去,再次让我配合他们。我就抓紧时间给他们讲真相,一个警察可能是个他们的头,拿来一个大本子,想叫我配合他。我说:“我早就告诉你们了,我不会配合你们的,你把我给你们讲的真相都写上去吧。”

他按他的意思写了一个东西让我看。我说:“这不是我讲的,更不是我写的,我不看,更不承认!”叫我按手印我也不按。这事就这样草草的结束了,还是没达到他们的目地。我跟他们讲:“你们太可怜了,在无知的替江某某卖命,你们才是真傻子。”他们赶紧把我又关到笼子里。

下午四点多,那个大个子黑警察又来了,告诉我一会就让我回家,还说:“是你师父叫你走的。”我说:“你姓什么?快三退吧。”他180度大转弯,爽快的答应了,我给他起了个化名三退。

这时,可能是头头的那个警察把门打开说:“办个手续回家吧。”

到另一个房间,我给两个警察讲真相,让他们三退,别错过机会。我只顾给他们讲真相,没时间回答他们的问题。

就这样,在这个派出所我给七个警察做了三退。

这时一个警察对那个头头说我还没按手印呢。那个头头说:“没按就没按吧。”

他们催我走,说:“你老伴在门口等你呢!”我说,“把我的大法书和师父法像还给我,我马上就走。”他们说这些东西不会给我的。我说:“这是我的东西,一定得还给我!”他们好几个警察强行把我推了出去,把大门关上。我大声对他们说:

“那些东西是我的,你们必须还我!我还会来拿的!”

就这样,我被非法关押了近八个小时回到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