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心促使下的行动(1)

更新: 2021年02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五日】造假是中共的看家本事、发家手段。以下事例,很多人通常想不到是造假,但这并不妨碍中共造假。谎言套谎言,层层谎言,这就是中共。所幸,良心让一些人站了出来,不与中共同流合污。

1、王喾妻子:“不知记者采访的谁”

王喾是机关公务员,一九八四年得过乙型肝炎,一九九八年五十岁时死于肝硬化,却突然被收入中共栽赃陷害法轮功的所谓“1400例”。

他的妻子二零零一年投书明慧网说:“一九九八年八月,不知记者采访的谁,在报上登出来了说白发人送黑发人,栽赃陷害法轮功。我丈夫纯属正常死亡,根本不是炼法轮功炼的,他本人从未炼过法轮功。”并提到“五十岁的他去世的原因是:1、在工作中说真话受排挤;2、工作中叫人骗了一把,自己拿钱给补上;3、因为他哥哥在一九九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去世,死于肝癌,时年五十岁,弟弟在一九九七年五月九日死于肝病,时年四十六岁,因为他们兄弟都有肝病,所以对他压力很大。”

2、粮库的职工说:“他跳楼可不是炼法轮功炼的……”

王成祥,男,六十多岁,黑龙江省双城市韩甸镇粮库一名退休工人,家族有精神病史,他的母亲是跳井死的,舅舅是上吊死的,家族中跳井、跳河、跳房、上吊等非正常死亡的就有十三人。引发王成祥发病的原因是一九九八年他儿子买了一套粮库的家属楼,就动员父母也搬到楼上住。但王成祥上下六楼很费劲,再加上二、三年前他刚盖了三间新砖房,很遂心,舍不得卖掉,有一次对儿子说:你买了楼我也不去住,就是去了,我早晚也得从楼上跳下去。后来勉强搬到楼上住,却整天郁郁寡欢,精神恍惚,要寻短见。

家人对此很担心,王成祥的老伴就劝他炼法轮功,让他开一开心,减轻点精神负担。王成祥不看《转法轮》,象征性的比划比划动作,根本算不上法轮功学员。九九年正月初二夜里,由于家人没看住,王成祥从他家六楼跳下自杀了。中央电视台就这样把他的死嫁祸于法轮功,粮库的职工都说:“他跳楼可不是炼法轮功炼的,他不炼法轮功也得自杀,他们家两辈就出三个。”

其实看过法轮功著作的人都知道,修炼人不能有意伤害生灵,更不能杀人和自杀,因为那会产生很大的罪业。可中共连这个最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硬去对法轮功造假栽赃,去欺骗那些不了解法轮功的人。

3、警长:死人了应该赔偿,为什么我们不敢承认呢?

长春市公安局宽城分局南广场派出所警长霍介夫目睹刘海波被打死,拒绝合谋遭处罚。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震惊世界的305案件发生了——三月五日,长春有线电视网被切入插播了法轮功真相节目。当时正值全国人大会期间,江泽民很恼火,对省委书记王云坤进行了批评,要求限期破案。于是此案成了公安部督办的案件。

三月十一日至三月十五日期间,包括刘海波在内的至少六名法轮功学员很快就被打死。

长春市公安局宽城分局南广场派出所警长霍介夫介绍说:“三月十六日下午l时30分,分局召开刑警和部份科室科长会议。周春明说法轮功学员刘海波死于心脏病,要求各单位抽调警力看着太平间,抽女警看着已被送进医院的侯艳杰。我这时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说,我们科不行,刘是打死的,这样的工作我干不了。我被中止开会。

会后他们找我,我就讲了自己的观点。我说为什么法轮功要切入有线电视?这是一个主要问题。死人了,应该按国家赔偿法赔偿,为什么我们不敢承认呢,我们怕什么,取缔法轮功就缺乏法律依据,定为×教更是牵强。再者说,在中国当代道德败坏社会风气沦丧的时期,更需要这样一个群体。我说了许多,他们静静地听完后告诉我,你被停止工作,等候审查。

三月十九日,我通过熟人得知,绿园刑警四队也打死一法轮功学员。我问打死的是谁,对方不告诉我名字,并说现在谁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上级让怎么办就怎么办。

我告诉纪检组,我从二零零一年末开始相信天主,我的良心让我无法承认这种残忍和非人道的事。他们就将我关起来禁闭,后来又以‘支持法轮功’的名义关拘留l5天,三月二十九日开始至四月十二日。我出来后被免职重新分配至兴业派出所工作。从四月下旬至五月末,我被安排夜间工作,从l0点30分至凌晨3点50分,在光复路干调市场巡逻,防止法轮功学员夜间出来贴标语。

这里我想说,中国政府在说谎,谎言来自政府,‘新闻’是由政府一手炮制的。然而那一幕幕血淋淋的自杀和杀人的场面,迷惑了世人的头脑和双眼。共产党奉行的是希特勒的‘越大的谎言越有人相信’的逻辑,蒙骗受害的是不知真相的世人。”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