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遭十年冤狱 22年工龄被清零

更新: 2021年03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云南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蒙自市法轮功学员刘燕女士,遭受十年冤狱迫害,二零二零年七月三日冤狱期满出狱后,得知被单位开除,二十二年工龄被清零,截断了养老金、医保、社保等等本因多年工作后应得的养老来源。

刘燕女士,一九六五年七月十五日出生,一九八四年考取云南工学院(现昆明理工大学)电气工程系,一九八八年毕业,获学士学位,同年八月分配到红河州水利局工作并取得电气工程师资格,后又考上公务员在州水利局电力科工作,不久评为副主任科员。从事电力年报统计工作,工作认真负责,年年的年报统计报表都获得省级肯定、表扬。

在一九九六年,丈夫单位的同事把一本《转法轮》书送到他们家里。刘燕第一次看到《转法轮》后,心情非常激动!得知人是可以按宇宙特性真善忍修心性提高道德及生命层次修成佛道神的,决心要修炼法轮功。到宝华公园就找到了炼功点。从此走上了大法修炼的路。修炼法轮功后,刘燕处处以真善忍要求自己的言行,不做违背真善忍的事,家庭和睦,与同事融洽相处,工作认真,通过修心炼功身体健康,身心受益,曾三次遇到生命危险都在大法师父保护下化险为夷!刘燕知道自己受大法的益处太大了!她看到还有这么多人没听到法轮大法、没能受益,就真切的想把这么好的大法告诉更多世人,使人能遵从真善忍法理从而提高道德品行,远离灾难病痛,让更多人受益。

一九九九七月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后,刘燕女士先后遭绑架三次。被非法劳教两年;在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在与同修交换真相资料时被蒙自市610与国保大队人员及红河州610与国保大队人员绑架,被非法判十年冤狱,直到二零二零年七月三日出狱。

二零一零年七月三日,个旧市、开远市、蒙自市三市的610和国保人员同时还绑架了刘燕的丈夫和与刘燕有来往的五、六名法轮功学员。当时州610主任是田金堂(男)及谭锦荣(女),国保大队队长叫刘强,带人非法抄刘燕家,抄走了几车私人物品!抄走贵重物品师父法像及大法书籍和各种真相资料、数千张光碟;刻录机两台,打印机三、四台,手机七、八部,多张手机卡、台式电脑两台、高档手提电脑三、四部、电动车一部、一元真相币共两千元左右及大量信封邮票纸张耗材等等私人合法物品被抢走。

更令善良的人想不到的是,这些中共政府人员在抄家时还抄走她女儿上大学的一万多元学费现金,甚至连她女儿的攒钱罐都砸烂把硬币拿走。刘燕的母亲(也是修炼人)当时指责他们是强盗,他们仍不停止抢劫。连一个看时间的马蹄钟也拿走。一个月后刘燕丈夫从看守所回来要回了那一万多元钱才使得女儿能继续上大学。

刘燕遭十年冤狱折磨情况

刘燕被绑架到监狱的头两年,被迫害得非常严重,每天被强制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点十五分要保持一种姿势坐在一颗有七十二颗凸起的小钉钉的塑料小凳上!被两个包夹监视着。限制上厕所、限制购物、限制洗漱、不准打电话和接见。这样坐了一年多,臀部坐烂了,心脏狂跳不止,狱医叫吃药,可刘燕知道只要不被迫长期坐小凳就会好,不用吃药。可监狱为逼法轮功学员放弃正信,转化成不学真善忍的败坏之人,非要逼法轮功学员坐到伤残都不停。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刘燕于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四日又被转关到六监区,因为不转化,遭到了更加残酷迫害,连星期天也不准休息地被强制坐小板凳!甚至连吃饭都不准站起来,由包夹打饭来给。有时近三个月不准洗头洗澡洗衣服。头发像毡子一样粘到一起,住同监房的人都嫌臭捂着鼻子。一天只给上三次厕所,还要在吃饭后洗碗时,可是尿急、内急怎吃的下饭?刘燕不承认自己是服刑人员、上厕所不报告,憋尿憋出了高尿酸血症。狱医叫吃药,刘燕认为只要不限制上厕所就好了,不是吃药的问题、不吃。不给接见不给打电话,却在二零一三年三月七日叫刘燕打电话,原来她母亲(同修)那天去世。见刘燕不为所动,坚信法轮功,就不让她回家奔丧。父母相继去世是因为承受不住610、国保人员当面绑架善良听话的女儿,受惊吓被迫害致死的。

每个月只给买五十元生活用品,不准买吃的。那时监狱星期天休息天就不供应早点馒头,监狱下午吃饭又早,四点三十左右就吃饭,第二天星期天早上要饿到十一点才能吃午饭,饿得站都站不起来了……

残酷的迫害使刘燕看到一味承受迫害,结果可能就是要被迫害致残、致死了!在一个星期天的早上,刘燕不顾包夹人员的制止自己从小凳子上站了起来,谁按也不坐。当包夹叫来值班警察时,刘燕上前一步义正词严大声的宣告:从今往后我有权不在星期天还坐在这个小凳子上!这是我的基本人权!上帝造人时第七天都要休息一下,何况我还只是个修炼中的人!我还不是神呢。警察看着刘燕坚定决不后退的样子,对包夹人员说:不要管她了,她想站就站。

刘燕曾前后三次绝食,反对迫害。被穿上长长袖子的束身衣捆得动不了,被从鼻子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因拒绝出监劳动、不出监,刘燕被警察叫很多人在地上拖。衣裤拖烂,屁股、脚、腿被拖出血。

中共酷刑示意图:拖拽
中共酷刑示意图:拖拽

刘燕被关在三百多人绣花的车间旁的玻璃小电话室,她就在这个小电话室里,喊大法好、讲真相和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最后监区就惩罚她所在组的服刑人员。刘燕又改成在出监和收监路上(有时几个监区相遇有上千人)喊大法好!每次喊之前都想一下师父的一句讲法:“那个声音不软不硬,正合适”“我觉得平和这个词很好,平和中也有高潮起伏”。因为声音稳,没有使别人、包夹产生要捂口的行为。最后刘燕争取到:不出监劳动、在监房背法学法、写申诉讲真相要求无罪释放的环境。上厕所不报告、时间自己定,全盘否定了要严管自己、坐小凳子的迫害,想站就站想坐就坐。

通过学法写申诉后,刘燕一天突然悟到:自己在要求无罪释放却还穿着囚服,自己都承认有罪了,叫法官怎么无罪释放自己?在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七日那天早上开始她就不穿囚服。被所在组二十多人把刘燕按住穿,刘燕大声宣告:除非你们不劳动、不睡觉、不吃饭的按着,否则一有空我就绝不穿!按了一个多小时后她们出监劳动,刘燕就不穿了。然后包夹又被命令来按住穿,无论她们怎么穿都只能穿进一只裤腿和一只手袖,又按了一个多小时,大家都累了起来上厕所,刘燕就不穿了。

第二天一个组的人又不出监劳动了,站在监房门口对着刘燕骂脏话,刘燕听了一会走到门口一字一句对她们说:你们骂脏话完全违背真善忍,我更不害怕了。刘燕往门口迈一步想再多讲,她们就都尖叫着后退跑到楼梯下没影了。第三天她们又不出监了,又站在监房门口每个人都笑嘻嘻地叫姐姐叫孃孃的,求刘燕自己穿囚服。刘燕对她们说,自己正在写申诉要求无罪释放,不能穿!她们又走了。然后是监区警察和监狱办公室警察不停找刘燕谈话各种威胁,刘燕都坚持不穿。她们就叫监督岗每天到关刘燕的监房把门窗开到最大,让冬天的寒风吹刘燕。因为穿便服不穿囚服就没有棉衣穿了,可再冷刘燕也觉得幸福。结果反而是穿着棉衣的两个包夹冷得感冒了才把窗子关上。

刘燕穿便服直到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四日。那天,监狱竟趁刘燕洗漱时将她的衣服便服都偷偷抱走,悄悄把囚服扔到刘燕床上,刘燕就把囚保暖衣翻过来穿就没有了监狱标记,就成了新的便服,一直反穿衣服到释放。

在不穿囚服后,二零一五年起刘燕开始炼功。一开始因到处都是监控器,一悄悄炼功腿就不由自主的发抖,根本炼不了功。刘燕就干脆等警察来时就迎面对着警察上前一步大声说:炼法轮功了!开始比动作。警察就叫包夹拉手、晚上叫人守夜。从此开始了每天炼功。虽然只能比出一个动作,一拉手刘燕就喊“炼法轮功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表明炼功决心后就停下炼功,开始背法学法。每天早上喊一次、下午喊一次,一直坚持着……直到二零一七年十二月,逐渐争取到了炼功几乎不被打扰,每天学法背法炼功发正念写申诉讲真相的环境,直到二零二零年七月回家。

监狱每天要多次点名,只要一点刘燕,刘燕就大声回答:无罪释放!站着不动!宁愿站着死,绝不蹲下生! 三百多号人一片全蹲下,只有刘燕站着,影响太大的,结果警察从队长到小兵基本都不点刘燕的名了。

二零一五年起,监狱要在每间监房门边的墙上挂上一个用透明有机玻璃做的牌子,每个小格子里要插进每个人的名字、案由等。刘燕看到把自己名字和某教强加一起挂在门边,在晚上起夜时,虽然有包夹紧跟着,但还是顺利抽出来撕碎扔厕所里去了。一直到二十多天后她们才发觉。警察找刘燕谈话,刘燕说:我修大法二十年了,体悟到了大法无比的神圣,我对大法无比的虔诚,你们不能挂这样的牌子来侮辱我的信仰。她们就没挂了。

写申诉向法官、检察官讲真相起到了极大的抑制迫害的作用。在被关监狱期间,刘燕共向云南省高级法院写了七份申诉,在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收到省高院(2016)云刑申127号“驳回申诉通知书”后,她就开始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写申诉,严正指出:驳回书写“刘燕在明知法轮功系某教组织了还大量制作、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在社会上宣传法轮功……情节特别严重,系主犯……”等等是在强奸民意、冤枉修炼人。我修炼法轮功这么多年,真切的体悟见证了大法无比的庄严伟大。是在明知法轮功是最伟大的正法正道,是中共邪党在造谣诬蔑真善忍法轮功大法,蒙骗民众、败坏人道德拖下去给邪党陪葬的危难时刻,才勇于担当的制作散发法轮功资料救人的。你们不能这样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强加罪名。并写出:那么我用你们两高对邪教组织的司法解释来衡量一下中国共产党看看:中国共产党没有冒用宗教、气功的名义,但它冒用了其它名义:要消灭剥削、消灭阶级按需所取想要什么取什么的无限放大人贪欲的永不实现的共产主义邪说的名义建立,神化、鼓吹首要分子毛泽东,愚弄全中国人早请示、晚汇报、跳忠字舞、高呼万岁,利用制造、散布永不实现的共产主义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党员团员少先队员等成员,发动“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逆天叛道运动,胡说“人定胜天、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亩产多少万斤” “砸小锅吃大锅饭,割资本主义的尾巴”等、人为制造三年自然灾害,饿死成千上万中国人,等等。

刘燕几乎每个月写一份,共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写了39份申诉,至刑满释放一共写了近50份申诉。监狱的人看了申诉后,立刻不准警察(除个别主管警察外)跟刘燕讲话了,怕被影响。

迫害正信永远都不会成功!希望政法委、国保等机构内良知尚存的人赶快警醒,分清善恶,脱离邪党,不再继续跟着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要堵死自己生的希望。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