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道法》 走出长期家庭魔难

更新时间: 2021年02月2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八日】最近,我学师父的经文《道法》,师父把一层法理点给了我,让我恍然大悟。原来长期陷于做好人境界中的我,该换标准了,换成神的标准了,我必须走出人了,否则,不管我做的多好,都会长期陷于魔难当中。这是邪恶在迫害我,也是给我制造家庭魔难的根本借口。

修炼了二十多年,因为悟性差,魔难去了一个,又来一个。不是修对丈夫的情,就是修对儿女的情,仿佛关关都在过家庭关,过的非常痛苦。常常是刚刚过去,稍微喘息一阵,就又开始了下一个魔难。我经常无奈的想:自己真的业力这么大吗?啥时候是个头啊?甚至羡慕起过去在深山老林里修道的人来。修的无奈又痛苦,可是始终看不到问题的根子出在哪里。

丈夫的一场场婚外恋

这么多年,我一直看到一个表面的现象:丈夫、儿女都仿佛是来讨债的,一个个都对我“无情无义,恩将仇报”。他们不断的折磨我,没完没了。而我,却陷在幻象中难以自拔。

一开始,我悟到自己对丈夫的情太重了,所以他给我来了一场场婚外恋。在我怀第二个孩子的时候,他找了别的女人,还让对方怀了孕。而且丈夫找的女人还不止一个,他还跟我闹离婚。我不断让自己放下这个情,放下独自带孩子的太寂寞的心,一次次的原谅他。

但是,不管我如何对他以德报怨,关却来来去去,好一阵又开始。甚至后来他无情到可以在我腿疼拄着拐杖,无法照顾任何人,以为他会良心发现,为年幼的孩子生出一丝怜悯,能留在我身边照顾家里时(丈夫的公司在中国,我与孩子生活在海外),他却照样把家当作来去自由的旅店,从不过问我无法走路、在海外举目无亲、该如何带孩子的生活。

十几年了,我终于痛彻心扉,彻底找自己,我觉察到自己的心底里还有想要得到他对我的好。这份看似不大的最后一点期待,这点最后的对世间夫妻之情的幻想,有求之心,我终于在剜心透骨中痛下决心,割除了对他的情。以今生无怨无恨还债了缘的心态,尽最后的夫妻之义,善待他。这才终于出现了一段相对正常的夫妻关系,几乎不太有矛盾了。我想,也许是前世的情债还的差不多了吧。我终于把家庭的情关走过去了。

女儿待我如仇人

正当我以为自己终于修明白了,放下了对丈夫的情,丈夫也的确变好了以后,我又开始了另一种魔难。

大女儿从中学二年级开始,跟我如同仇人一样,什么青春反抗期、什么由此引发的青春期抑郁症、什么摄食障碍症,全来了。女儿在家里、学校不断的闹腾:离家出走、退学、住院等等,反反复复。我丈夫基本在中国,闹腾时间长了,对女儿的要死要活,他也不管了。我心中那个埋怨啊,还有对孩子随时可能出事的惶恐不安,女儿的事几乎把我打垮。

那时,我一边做救人的事,一边照顾三个孩子,真是修的太苦太累。我始终不知道自己除了情太重,不断的修对丈夫的情,对儿女的情,不断的自叹也许历史欠债太多,造业太大,我还误在哪里?同修劝我放下儿女情,多发正念,找自己,多学法等等,我也都很听话的去修去做,可我的关过的就是不明朗。

前一阵,女儿甚至宣布,以后要给她绝对的自由,不要我管她的任何事情。我心中凄凉又无奈,那可是我给予了尽心关怀与从小带着学过法的孩子啊!心中的痛,可想而知。

回忆这些,并非要向同修倒苦水,而是想告诉跟我类似的同修,这一切虽然有历史欠债的原因,有人中难舍的情,可终究是法理不清,没找明白修炼的根本。我误在一个做好人的层次、以人理看待和衡量修炼中的魔难的时间太长了,使得我长期陷于魔难之中,使得丈夫、孩子因为我的悟性不好,被长期利用来给我制造魔难。

读《道法》长梦初醒

师父看我过关过的实在太苦,虽然不至于在难中生出不修的心,但太过无奈,太过纠缠不休,仿佛修的有点麻木了,于是通过同修点化我。一切都是有序的,师父都在管着。于是我突然想到要学师父的经文《道法》。

当我学《道法》的第一段时,一下子就受到了震撼,师父说:“长期以来大法中的众生,特别是弟子一直对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着一种不同层次的误解。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的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的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份,阻碍了他们正法。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1]

这简直就是在说我啊!跟丈夫过关,跟孩子过关,都是站在人的基点在过关,认为是丈夫无情,孩子胡闹、不懂事、不知感恩,都是用人的理衡量对错。错的是他们,我是无辜受害,被折磨,还要原谅他们,忍耐他们,从不伤害他们,尽心照顾他们,以“还债”安慰自己。从来没想到,邪恶正是利用我对他们的情和欠的债,打着每一个关都没有把自己当神看待的借口,而不断的给我制造魔难。

也就是说,我虽然在放下情,但是放下情还不是邪恶给我制造魔难的根本目地和最后的借口,而是我始终当自己是个人,以做好妻子、好母亲、好儿媳等等好人的标准在要求自己。我守信、仁义、待人和善,这些都是只停留在人中的标准,没有真正脱离人的思维和观念。我心中始终有一套做人的标准,不自觉的就用它在衡量对和错。

我把自己当成一个好人在修,可是好人再好,也是人的层次。因此修来修去,不管我对家人怎么好,换来的还是所谓的我的仁至义尽、他们恩将仇报的无奈结局。因为在旧势力看来,我始终在人中,没有彻底改变人的思维方式,没达到神的标准。换句话说,我修炼了二十多年,没有真正把自己当神看待。这正是旧势力不放过我,让我长期处于家庭魔难的根本借口。

师父说:“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其实“自然”是常人解释不了对宇宙、对生命、对物质的现象而不负责任的自圆其说,他们也想不到那“自然”的本身是什么。由于受这种意识的影响,你们认为这一切魔难都是必然的,就是这样的,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所以,你们人的一面要明白,而更主要的是得了法的那一面要清楚。”[1]

学到这里,我已经醒悟大半,但心中还是不知道具体该如何去做。当我带着不太自信的心继续学下一篇经文《放下常人心坚持实修》。我恍然大悟,师父在看着我呢,知道我正在疑惑,就直接用经文的标题教导我如何做了。

我明白了,下一步就是放下常人心,所有常人层次的思维观念都要放下,進入更高标准的修炼。再接着学下一篇经文时,我又很震惊,标题是《取中》。没等读内容,我已经立刻明白了,师父是让我的修炼彻底走向成熟。

我悟到,虽然我要彻底放下人的一切,但在人中还是要符合人的做法,不可给人神神叨叨的感觉。待人还要让人感到你是一个好人,但其实内心的标准已经超出人了。在那一刻,师父用这三篇经文,将法理和更高的天机点给了我。我回顾自己的大小家庭情关,甚至是与同修的过关,都有一目了然,豁然开朗的感觉。当我悟到这层法理时,我知道自己升华了。

接下来,常年讲真相讲不通的丈夫,变的愿意听我讲真相了,不抵触了。孩子也突然变了,就在除夕那天,大女儿笑着告诉我:“妈妈,也许我是讨债来的。”已经长期拒绝吃我做的饭的她,居然对我包的饺子大呼:“太好吃了!”一连说了很长时间。可实际上,我自己没觉的饺子跟平时做的有啥不同。

第二天,她又对我说:“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变坏的,不会做道德败坏的事的。我虽然不炼功,但是我一直要求自己做好人。说不定,我也能成神呢!是不是古代就有这样的人呢?”我都反应不过来了,难道她闹腾这么多年,把我恨的跟仇人一样,对我大呼小叫,她全都不记得了吗?我简直不敢相信这话是出自她的口。

过后,我马上明白了,这也许就是师父在借女儿的嘴点化我,师父管着孩子,管着我这个家。师父一直都知道我的苦恼,一直在保护着我们,告诉我不要消极无奈,不要抱怨,一切都是假相,都要当作好事,要不断实修,不断按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让自己真正的神起来,做一个真正的神。

以上是我长期过家庭关的体悟,不在法上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