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种病毒传播率比原来高70%

——特效解药何处寻?

更新时间: 2021年02月04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三日】2020年12月14日,英国发现新冠病毒变种B.1.1.7,12月19日,英国首相约翰逊在发表全国讲话时提到,该变种病毒传播率可能比原来的毒株高70%。

丹麦国家血清研究所(State Serum Institute)主任克劳斯(Tyra Grove Krause)1月中旬研究发现,尽管丹麦采取严格的封禁措施,B.1.1.7仍在丹麦以每周70%的速度增加。

克劳斯形容确诊病例激增将有如海啸,他说,“这段时间有点像海啸,就像你站在海滩上一样,突然间你看到所有的水都缩回了,”“然后,海啸又席卷而来,不堪重负。”

病毒突变“前所未有”

英国爱丁堡大学教授安德鲁·兰巴特在论文《对英国新冠病毒变体上刺突蛋白突变的初步基因特征分析》中表示,B.1.1.7变体有23个突变点位,其中14个都是自新冠病毒大流行以来,全球新冠病毒基因数据库中没有记录过的突变。“这是前所未有的”。

英国第一时间报道了B.1.1.7毒株之后,欧洲各国纷纷宣布限制、暂时中断来自英国的航班,限制与英国之间的旅行,尽管如此,该毒株依然“我行我素”在全球各国崭露头角,目前至少在70个国家被发现。中国上海、广东和北京大兴先后也发现英国变种毒株。中共极力掩盖北京大兴变异病毒感染严重性,鑫苑鑫都小区、星光社区等小区被封两周多却不给居民明确理由。

英国首相约翰逊1月22日表示,有“一些证据”表明,B.1.1.7变异毒株致死率也有所提高,60岁以上的感染者,原毒株致死率是1%,变异毒株B.1.1.7致死率约为1.3~1.4%。该毒株还导致年轻患者死亡案例。

据全球新冠基因序列共享数据库GISAID和GenBank,截至2021年1月14日,全球所有国家测序了约30个病毒样本,英国测序了超过15万,美国共测序72427个。据中科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的统计,截至2021年1月13日,中共只测序了2071个。专家指出,英国发现变异病毒,并不能确定源头就在英国。而中共只要控制好数字,就控制好疫情了。

疫苗能跑得赢病毒突变吗?

疫苗是通过激活人体的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两种方式来发挥作用,美国FDA专家解释说,体液免疫主要通过抗体介导阻断病毒进入细胞,而人体的免疫反应主要依靠细胞免疫,即依靠T细胞免疫来实现对病毒的清除,而且细胞免疫还有记忆免疫反应,可以阻止人体二次感染。

病毒变异后,疫苗还有没有用?德国埃森大学医学院病毒研究所一位教授指出,评估一款疫苗抵抗变异病毒的能力,最关键的,看它诱导人体产生T细胞免疫反应的能力,(美国)mRNA疫苗和(英国)腺病毒载体疫苗都可以诱导出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而(中国)灭活疫苗只能诱导出体液免疫。

疫苗和病毒变异谁跑得快?该教授指出:“单一的突变,可能不会破坏疫苗的效力,但一旦有很多突变,就是另一回事了。”他指出,当病毒的突变积累到一定程度,会存在让疫苗失效的可能性。

最新临床数据表明新冠疫苗免疫保护率下降?

1月29日,美国冠状病毒大流行首席医学顾问福奇(Anthony Fauci)承认,新冠疫苗对抗病毒变异的效力降低。福奇表示:“让我每夜都在担心的事情是,有一种可以挣脱一切的变异发生。”

新冠病毒自流行以来目前出现过的超级毒株,主要有欧洲流行的D614G变异株、丹麦水貂变异株、英国变种毒株B.1.1.7、南非变种毒株501Y.V2 (B.1.351),以及最新在巴西亚马孙州发现P.1变异株。其中南非变种毒株501Y.V2 (B.1.351)已在30多个国家出现,并且该毒株和英国变种毒株B.1.1.7拥有同一个突变点位N501Y,即这两种毒株都是通过受体结合区的N501Y点位攻入人体细胞。

美国强生公司单剂疫苗的最新数据显示,疫苗在南非临床试验的有效性仅为57%;Novavax的数据也显示,在南非进行的一项4400人的小型试验中,有效性大幅降至不到50%;哥伦比亚大学的实验室研究发现,Moderna和辉瑞/拜恩泰科的疫苗对抗南非新冠变异株的有效性降低了6.5-8.6倍。

美国已出现接种第2剂疫苗仍出现检测阳性的案例。马萨诸塞州联邦众议员史蒂芬·林奇(Stephen Lynch)接受了两剂辉瑞疫苗(Pfizer-BioNTech)后,COVID-19检测呈阳性。

美国药品监管机构上个月在发布紧急使用授权时表示,没有数据显示疫苗可以提供多长时间的保护,“也没有证据表明疫苗可以阻止SARS-CoV-2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

病毒变异给疫苗有效性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纽约艾伦·戴蒙德研究中心主任一位教授表示:“全球已经有1亿人感染了新冠病毒,那么理论上病毒就有1亿种变异的机会。”

国产疫苗安全性成迷

中共国药和科兴两款疫苗从研发过程、临床检测到实际接种,其安全性、有效性相关基础数据很不透明。中共专家们对灭活疫苗的说法口径前后不一,疫苗实际安全性成迷。

去年12月30日,钟南山称“所有的希望放在疫苗上是不对的”。打完疫苗“产生了抗体会不会感染,感染了有没有症状,没人知道。感染没有症状,但是会不会传染给人,也没人知道”。一个月后,钟南山又吹捧国产疫苗免疫保护率在75%。并吹嘘“轻症一般不良反应是十万分之六,严重不良反应发生率是百万分之一”,安全性高。

海外媒体曾揭露,中共国药疫苗在海外临床试验中,天津电力建设公司塞尔维亚的潘切沃300人,乌干达47名中国员工,央企外派安哥拉17个员工,在接种国药疫苗后确诊染疫。北京上海的医生很多拒绝打疫苗,北京朝阳区退休医生夏女士表示,她认识的医生都不会去接种疫苗,“这疫苗肯定不能打”。

上海市静安区卫健委在2021年1月8日提交的“2020年度工作汇报”中透露:辖区内,已接种前两剂合计12,479人次,累计报告不良反应17例,其中异常反应4例,偶合症(指受种者存在尚未发现的疾病,接种后巧合发病)1例。异常反应和偶合症均属严重不良反应,5例已逾万分之四,远超一般不良反应的十万分之六安全线。

国产疫苗是灭活疫苗,较传统的研发路径,与国外疫苗相比,中和抗体滴度低,中和性差,换句话说就是产生的抗体质量差,低端,而且灭活疫苗由于培养抗体质量差,其ADE风险要高,目前没有实验室证据和临床证据证明灭活疫苗不引发ADE效应。国产乙肝疫苗、乙脑灭活疫苗、百白破疫苗问题多多,在国内屡屡酿成疫苗风波,无数家庭受害,受害者上访无门,经常被跨省抓捕,国人应记忆犹新。

灭活疫苗在应对变异病毒能力方面显得较为“弱智”。德国埃森大学医学院专家指出灭活疫苗技术路线是细胞培养,过程比国外mRNA疫苗无细胞环境生长要长很多,最快也要4~6个月,面对病毒突变快的情况,很难应付得过来。而且还需要从不同病人中筛选出生长能力强的新变种病毒株,这个过程具有很大不确定性。

科学的延宕:人类重大灾难面前科学的后觉后知

“同人类争夺地球统治权的唯一竞争者就是病毒。”

它曾经摧残了古希腊罗马文化、中世纪城堡、印度文明,从美洲到非洲、欧亚大陆,人类许多帝国的毁灭与文明的陨落都与瘟疫有关。毋庸置疑,瘟疫曾深刻的改变过人类历史演绎的途径与方向。

迄今,瘟疫杀死了数十亿人的生命。直到两百多年前,病毒才从科学领域找到了对手——爱德华·琴纳发现了天花牛痘疫苗,但天花病毒最终离开人类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这期间,人类又经历了黄热病毒、疟疾、斑疹伤寒、猩红热、霍乱弧菌、西班牙流感病毒、鼠疫杆菌、艾滋病毒、埃博拉等等病毒的肆虐和轮番升级扫荡,直到本世纪的冠状病毒出现。

人们在庆幸着盘尼西林、链霉素、各类疫苗诞生的同时,病毒也在生物肌体和细胞中不断开拓新的战线,寻找攻击微观细胞的脆弱环节与方便点位。在科学和病毒互为升级的胶着战中,不幸的是,人类阵亡的数字至今仍惊人和巨大,且未来难以预测。

冷静下来想一想,科学的盛大光环,是否正自觉不自觉的给人类制造着某种假相?我们可以期待人类在未来或将攻克冠状病毒疫苗,但那何尝不又是预示着新的未知病毒诞生的起点?在宇宙、时空、天体和大自然面前,科学有着难以逾越的天然缺陷。

与中华传统文化相比,现代科学抛弃了人类道德、精神、信仰层面与人类细胞、肌体之间的能量转换与物质作用关系,从而回避了很多解开人体、自然、物质与宇宙奥妙关系的方法途径。无神论立场看似客观、理性,实际上无知地放大了人类的自我与傲慢,只允许人们以不信神、反神、背离道德的立场和方法论去研究未知领域,这无异于画地为牢。

在共产主义魔鬼惑乱世界的今天,人类道德急速下滑,积重难返,巨大的劫难一触即发,人类该拿什么拯救自己?

预言和瘟疫之源

2020年夏季,四川洪灾导致四川乐山大佛脚趾浸满在洪水中,应验“大佛洗脚天下乱”的民谚。此前一次的应验是在“三年大饥荒”和“文革”前夕,当时乐山大佛“流泪”不久,大量饿殍随波漂过大佛眼前。

古今中外许多预言都提到过,人类在末劫将要经历一场大劫。16世纪法国预言家诺查丹玛斯在其《诸世纪》预言2021年世界人口将减少一半。当代马来西亚玄商导师拿督郑博见曾成功预言2003年SARS疫情;关于2021年,郑博见认为武汉肺炎病毒将发生变异,受灾人数将骤升。

善恶无门,唯己自招。如今的新冠病毒源头在哪里?话说瘟疫有眼,武汉肺炎疫情源于中共的作恶,特别是21年中对法轮佛法的残酷迫害法轮功追求“真善忍”,祛病健身、道德升华有奇效,却遭到中共的妒忌和疯狂打压。武汉市1999年拍摄了一部污蔑法轮功的电视片,被中共作为迫害法轮功的重要决策依据,埋下了2019年冬新冠大爆发的祸根。

历史上迫害正信信仰者,无论权势多大,下场都很悲惨,祸国殃民。古罗马迫害基督徒的300年间,罗马降三次大瘟疫,死人无数,基督教平反后,罗马人罪业尚未还完,之后的查士丁尼鼠疫彻底摧毁了罗马。

唐武宗扬道灭佛遭恶报,“疾渐大”而亡。唐武宗灭佛同期,吐蕃王朝的朗达玛赞普也开展大规模的灭佛运动,毁寺杀僧烧经,对佛教的铲除手段比武宗还要凶狠,致使印度传入西藏的佛法一蹶不振,朗达玛灭佛四年后被人行刺致死。

但丁:“最炽热的地方留给那些保持中立的人。”

有人说,中共迫害法轮功跟我也没关系,瘟疫也会找上门吗?但丁说过:“地狱里最炽热的地方是留给那些在出现重大道德危机时仍要保持中立的人。”

大是大非面前没有中立。中共在迫害法轮功时,制造天安门自焚伪火,煽动民众仇恨法轮功学员,搞拒绝×教征签,人人过关,人们积极表态、随波逐流、助纣为虐,与法轮功划清界限,甚至谩骂法轮佛法,歧视法轮功学员,恶者参与迫害,这些罪恶如果不能够真心忏悔,改过,怎能避祸避疫呢?

也有人会说,那外国也没有迫害法轮功,为什么疫情那么严重?中共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瘟疫当然是冲着中共而来,有研究者发现,国外疫情严重的国家、地区和政要、名流几乎都是被中共渗透地区和亲共者。

目前病毒变异加速,避疫速效解药在哪里?追根溯源,人们只有远离邪恶的中共,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去除身体内加入党团队时邪灵所授印记,净化自身。同时,时刻牢记“法轮功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和宇宙正的能量产生共振,受到神灵的保护,如此,必能度过末世大疫之劫。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