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柳河县七旬老太邢德琴被枉判三年

更新: 2021年02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通化市柳河县七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邢德琴,被柳河县法院秘密开庭,柳河县政法委操控公、检、法、司系统不法人员践踏法律,黑箱操作非法枉判邢德琴三年冤狱。

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八日中午十一点三十分左右,邢德琴老太太被柳河县国保大队长姜辉、副队长高煜文等多个警察闯入家中绑架,并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笔记本电脑、打印机等私人合法物品,同时被绑架的还有三名法轮功学员。

在柳河县国保大队,邢德琴被非法拘禁30多小时后,又被绑架到通化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家属为邢德琴聘请了律师,但柳河县国保大队一直阻止律师会见邢德琴。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三日,邢德琴的女儿到柳河县公安局向局领导反映情况,被前进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了7个小时,随身控告信被抢走,手机被抢走,做完笔录后只有一个男警察看着,不准随意走动,上洗手间都有人看着,严重侵犯人身自由权和隐私权。警察刘建林知法犯法,逼迫家人写保证书,保证不告状,刘建林还说不写不让走,侵犯公民的控告、上访的合法权益。

通化、柳河两地司法部门以疫情为由法外设限,阻止邢德琴的律师要求会见当事人。通化市看守所还要求律师必须到通化司法局律协登记填报预见排号。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日,邢德琴的律师通过微信与通化司法局律协联系办齐了手续及核酸检测报告,十一月二十三日律师先到柳河县检察院了解案件进展情况时,被告知构陷邢德琴的材料因证据不足,被退回柳河县国保大队。律师通过电话与通化市司法局律协要求会见事宜,司法局律协的陈姓女会长告知看守所还没有给答复,不能接见。

十二月三日柳河县法院刑事一庭庭长鲁旭给律师打电话说:案件已经到法院了,这几天准备开庭,并说邢德琴不用律师辩护。十二月二十二日家属给检察院案管中心打电话吃惊得知邢德琴的案卷十一月三日就已经到检察院了。

十二月二十三日,家属到柳河法院了解案件情况,鲁旭通过电话告诉家属已经开完庭了,开庭时没有通知家属,也没有通知律师。家属问是哪天开的庭,他说是十二月四日或五日,他记不清了,还说月末下判决。

十二月二十八日,家属电话联系鲁旭,得知邢德琴被非法枉判三年,而且说邢德琴不上诉。家属要判决通知书,鲁旭不给。家属委托当地律师去办理,也不给。

家属想委托当地律师会见,几经周折在柳河、通化联系好几家律师事务所最后都没有会见上,原因是司法局、法院、看守所都阻止会见。律师问通化市东昌区司法局直接回答不让见。本来律师都认为很简单的事,搞得律师都很尴尬。这也让人看清了真正破坏法律实施的是中共的这些执法人员。

邢德琴及家人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二日,吉林省公安厅、通化市、梅河口市公安局国保人员等联合行动,到柳河绑架了七名法轮功学员和未修炼的家属,其中有邢德琴、她的弟弟和她的儿媳薛丽丽。邢德琴被非法关押在辽源市看守所。二零一六年二月六日,被非法批捕,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被取保候审回家。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二日,邢德琴儿子刘晓峰阻止警察绑架母亲和妻子,并问“你们是谁?不准随便抓人”时,警察将刘晓峰按倒在沙发上,非常野蛮,撕扯中,刘晓峰脸上受伤,有淤青。然后,警察就疯狂抄家。

邢德琴的二妹从外地回来过年,那天,刚刚到家,看此情景,惊吓过度,心脏病发作。警察却说她是装的,几个大小伙子将她强行从床上拉下来,开始翻床,不顾邢德琴的二妹的死活。警察还抢了邢德琴二妹笔记本电脑,抢走了二妹和二妹夫的身份证、邢德琴小妹妹的手机,以及刘晓峰手机等物品。随后,邢家人接二连三都被叫到公安局问话,并以“不去就抓你!”相威胁。家属去了之后,问的问题,本不知道的,警察硬让说知道,被询问过的亲属都是如此。

由于惊吓,邢德琴弟媳的心脏病发作,不得已输液。即便这样,警察还威胁:“如果不去,就强行抓人。”弟媳无奈,十四日,拔掉输液针头,带病去了公安局。

警察强行让邢德琴小妹妹签字,邢小妹说:“我不是他家人,不签!”警察强迫“非签不可!”更甚者强迫邢德琴的二妹签字:“同意没收电脑。”而那部电脑本身就是邢德琴的二妹的。

家属们经过这一惊吓,大都心脏出现问题。邢德琴二妹当天就吓得犯了心脏病,邢德琴的弟媳输液,邢德琴的弟弟经常心慌心悸,几次站立不稳,差点摔倒,时常突然浑身无力。邢德琴平日照看的小孙子,也只能由姥姥赶来每日接送。

邢德琴女儿刘静到梅河口国保索要被抢劫物品清单,国保警察王广仁在电话里对刘静态度恶劣,辱骂恐吓,多次说要抓刘静。

邢德琴家属为邢德琴聘请了律师。此案中只有聘请律师的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退卷。二零一七年八月,前进派出所两个警察再次骚扰邢德琴及她女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