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绥中县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实例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古语云:“宁搅千江水,不扰道人心”,就是说,迫害修炼人的罪业真的是太大了,甚至是生生世世都偿还不清。以史为鉴:后周世宗柴荣亲自用大斧子砍毁菩萨像,胸生恶疮而死,年仅39岁。再如:文革前后,追随中共卖力砸庙砸佛像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经历过这些事的农村老一辈都记忆犹新。

法轮功是真正佛家高德大法,真善忍是普世的价值,对法轮功迫害,是犯下如天重罪,是真正在迫害自己。原中央电视台新闻评论部副主任陈虻,“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制片人,二零零八年死于胃癌和肝癌,时年四十七岁;播音员罗京,作为中共宣传机器的主要传声筒,二零零九年死于淋巴结癌,死前舌头溃烂、无法言语。古今中外,迫害正信的强权暴政从来没有一个成功过的,所有残害良善的元凶、爪牙没有一个善终的。

下面是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遭恶报实例:

一、绥中县公检法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

1、绥中县国保副队长遭恶报死在办公室

马越,男,一九七二年五月出生,曾任绥中县公安局绥中镇派出所社区警务队副队长。马越曾于二零零七年三月,向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王亚彬的父亲敲诈了二千元钱。二零一零年,马越任绥中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兼宗教与反×教科科长(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在中共迫害政策的裹挟下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马越死在办公室。

2、绥中县“610”头目陈国华恶行殃及家人

陈国华任绥中县“610”副主任多年,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终遭恶报累及家人。其妻沈丽茹患高血压和尿毒症,昏迷不醒,2006年9月10日到秦皇岛医院治疗。其儿子身体也出现了问题,走路不走直线,去北京做了手术。在其妻子、儿子身体出现问题之后,陈国华后来就不再担任“610”主任了。

3、对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绥中法院庭长关树森遭恶报被调查并患癌症

据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十七日报道,葫芦岛市绥中县法院刑庭庭长关树森被相关部门调查,又因患上胃癌做了手术。从二零零八年起,关树森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判刑。据不完全统计,经他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三十多人,最长刑期的达十年,累计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的刑期就一百二十多年。

仅二零零八年一个月之内,他就诬判了十名法轮功学员。当时这些冤案本来被分配给另一个法官,但那个法官看了案卷之后,说“没法判,证据不够”就推掉了。分配给关树森之后,关树森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四年、五年、七年,有的给判了十年。多次的非法判决导致绥中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监狱,遭受酷刑折磨;很多家庭支离破碎,孩子无人照管;也有的家中老人因此着急上火而过世。关树森的前任赵汉杰(法院副院长),对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后得癌症(肝癌)死了。恶行必然遭恶报。

4、绥中检察院检察长单首标遭报被判刑

单首标,男,任绥中检察院副检察长多年,众多法轮功学员被起诉判刑与其有直接关系。曾有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劝他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平安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但他无意悔改。2017年和2018年间,单首标因为受贿东窗事发,被带走调查,之后被判刑(监外执行)。

5、绥中法院刑庭副庭长李桂静遭恶报殃及家人

辽宁省葫芦岛市绥中县法院刑庭副庭长李桂静,是除关树森之外,曾多次参与给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的又一法官。关树森曾对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已经遭恶报患癌症。

绥中法院曾有法官在接到上级指示要求其给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时,看了案卷之后,说“这个案子证据不足、没法判”而推掉了。可见,有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修炼法轮功不违法,而给法轮功学员判刑的法官,多是为了个人利益而知法犯法、迫害善良。

有法轮功学员曾给副庭长李桂静讲大法好的真相,她不听。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中旬,李桂静三十五岁的儿子鲁晓峰(在绥中县委组织部上班)突发心肌梗塞死亡,留下一个七岁的孩子。

自古行善积德者福荫子孙,行恶造业者累及子孙。李桂静与佛法为敌,迫害善良,终于累及家人。

6、绥中县公安局政保科警察常维兴、魏景洪遭报出车祸

绥中县政保科警察常维兴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对法轮功学员恶语相加、百般刁难。去北京劫持绥中的法轮功学员时,在车上摸女法轮功学员的腿;非法提审时,对女法轮功学员说下流话。

法制科的魏景洪,每次都是他送法轮功学员去教养院,魏景洪就勒索法轮功学员家属,很多家属敢怒不敢言。他曾勒索法轮功学员孙士权的妻子200元,之后又到孙士权妻妹的商店拿走两套运动装(价值400元)。

两人后来均遭天惩。2001年末,绥中公安局警察去马三家送两个法轮功学员。回来时在平坦的公路上,前后没车,警车自己就翻了:常维兴肾撞坏、魏景洪重伤,两人都去北京做了手术。

事后,常维兴曾向别人抱怨当时的政保科科长王福臣,说本来应该是王福臣去送人,可他害怕遭报应所以把任务推给了常维兴。

7、绥中派出所所长聂凤彬、毛庭广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被停职

聂凤彬(任前卫派出所所长、市场派出所所长)、毛庭广(历任宽帮派出所所长、前卫派出所所长)多次参与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造成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聂凤彬为了邀功请赏,甚至连正在逛街的炼法轮功的老同学都绑架过(最终迫害未遂、企图落空)。2006年,聂凤彬、毛庭广被停职。

8、绥中县派出所主任施玉君遭恶报瘫痪

施玉君,女,绥中镇派出所综合主任。其丈夫王学平任绥中看守所所长、监管大队长多年。任职期间,夫妻二人都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对很多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绑架、殴打、非法洗脑等迫害。王学平任看守所所长期间,年仅32岁的大法弟子范德震于2008年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并被强行火化,留下还在哺乳期的八个月大的孩子。

施玉君在2008年2月下旬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时,身体就多有不适。不久得脑血栓,经多家医院医治,病情不但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重,之后半身瘫痪。

9、绥中县公安局副局长王立民长瘤子

绥中县公安局副局长王立民曾因卖力迫害法轮功而得到江氏集团的“奖励”。2003年夏,在对一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抄家、绑架、非法劳教之后,王立民长了一个瘤子,做了手术。

10、绥中县派出所指导员于斌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

绥中沙河派出所指导员于斌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追找当地某流离失所法轮功学员期间主动行恶,助纣为虐。2003年大年初一晚,于斌酒后驾车,将工商局向某某及其妻子撞倒,造成向某某当场死亡,其妻生命垂危,当即去医院抢救。肇事后,于斌害怕被开除,弃车逃跑。之后托人在公安内部活动,造假说是别人撞的,赔给死者家属15万元,才算了事。

二、官员、单位领导遭恶报

1、绥中县明水乡前书记遭恶报成植物人

徐守良,男,六十四岁,辽宁省绥中县明水乡四间房村水泉沟人。徐守良追随江泽民的迫害政策,带领大小官员查收了很多法轮功书籍。他在集市上挂条幅,让不明真相的百姓写上自己的名字骂法轮大法师父。徐守良还亲自到北京去拦堵上访的本地的法轮功学员,对他们进行迫害。

由于他迫害法轮功卖力,利用手中的权力巴结上级官员,谎报百姓的生活水平,使本来贫困的乡村被说成是小康乡,百姓怨声载道,都骂他是西北沟的一条狼,把“徐守良”叫成“徐守狼”。

二零一七年,徐守良遭恶报,病成植物人不能自理。其后找的女人带走一切钱财离他而去。

2、县人大副主任邱玉峰遭报被带走调查

邱玉峰,男,曾任绥中县精神文明建设活动办公室主任、县长助理、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信访局局长、人大副主任。

1999年7月22日至28日,邱玉峰在任绥中县精神文明建设活动办公室主任期间,曾参与了对绥中法轮功学员的第一次洗脑迫害。在王凤台的洗脑班给法轮功学员做所谓的“转化”,期间他污蔑攻击大法,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并逼迫自己修炼法轮功的亲叔叔放弃修炼。邱玉峰任副县长期间,受县长的指派,负责某法轮功学员因修炼大法被非法剥夺工作权利一事,邱玉峰并没有站在正义一边,造成该法轮功学员被剥夺工作权利和生活来源的问题无法解决。

2019年2月18日(正月十四)。邱玉峰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带走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3、绥中县加碑岩乡沟口村村主任阚玉田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身亡

绥中县加碑岩乡沟口村村主任阚玉田,50岁左右,曾因举报法轮功学员而得到所谓的“奖励”(五千元或一万元不详)。2019年三四月份左右,阚玉田遭恶报得了脑出血身亡。就在死前,他还举报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导致该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十天。

4、副镇长和司机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出车祸并累及家人

绥中前卫镇副镇长张晓东经常在开会时污蔑法轮功,其司机沈文友常常向张晓东通风报信,迫害法轮功学员。2002年正月初七,沈文友开车送张晓东全家回家,途中与一辆大货车相撞,沈文友当场死亡;张晓东双腿撞断,其妻身体一侧肋骨全部骨折,其14岁的儿子半面脸连皮带肉全被扯了下来。

5、乡政府干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得脑血栓

秋子沟乡政府干部查恩秀,女。为了升官,经常跟踪、监视、栽赃、举报法轮功学员,以此为自己积累往上爬的资本。但美梦未成就得了脑血栓,不能上班。几年后去世,时年五十多岁。其丈夫也在五十多岁时出车祸去世了。

6、村书记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出车祸生活不能自理

秋子沟乡梁杖子村书记梁举臣(又称“梁老三”),男。梁举臣指使他大哥长期在当地一位法轮功学员家附近蹲坑监视;经常诋毁法轮功,还多次将法轮功学员写的真相标语涂抹掉;多次参与抓捕、殴打法轮功学员,他妻子也经常参与行恶。2003年10月左右,他从当地东风饭店骑摩托车回家的路上,撞上了正停在路边的一辆白色福田汽车,头部撞出了血块、膝盖骨骨折、撞成重伤,生活不能自理,时年40岁左右。其本人后来跟别人说:“一出车祸,我就知道是迫害大法弟子遭报了。”

三、被公安局雇佣监视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

▼受雇于公安局迫害法轮功学员,绥中无业人员靳新库遭报出车祸、三癌并发

靳新库(一般被称作“靳老三”),男。绥中公安局以小利诱惑他、指使他监控法轮功学员。靳新库多次举报法轮功学员,2004年初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张晓敏就是他举报的。法轮功学员胡宝纯、金江也都是被他举报而遭绑架的。2004年,靳新库遭报发生车祸,曾有法轮功学员善意劝他不要再与法轮功为敌,以免招来更大的报应。但他不听劝,为了一点小钱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2005年6月末,他又拿着手铐和假的警察证骚扰法轮功学员。2005年7月前后,靳新库三癌并发而死,时年40多岁,死时非常痛苦。

▼绥中城内家住马路湾附近的一个妇女,监视居住在她对门的法轮功学员。后来她得了脑血栓还不省悟,继续监视,遭报身亡。

▼绥中县城内一对夫妻,买卖做的很红火,后来做了公安局的内线。为了钱,帮公安局看着炼法轮功的邻居,结果买卖越来越差。家道每况愈下,丈夫又有外遇。最后买卖彻底关门黄了,生活难以为继。

▼绥中县东兴社区一个开小工厂的老太太,3次举报邻居修炼法轮功,之后多次遭报,曾被骗2万元钱,并得了肠结石等多种疾病。

四、老百姓诽谤大法、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

▼秋子沟乡石杖子村村民佟文标,1999年法轮功遭迫害后,恶毒诽谤、攻击法轮功,没几天就暴死于脑出血、血管崩裂。

▼秋子沟乡石杖子村村民佟文堂,诽谤法轮功,谩骂法轮功学员,遭报殃及家人:他妻子和儿子骑摩托车与汽车相撞,儿子抢救无效死亡,妻子撞成重伤,双腿粉碎性骨折。

▼绥中县大王庙乡的张文权,男。经常诽谤法轮功,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告诉他善恶有报,他不听不信。2002年2月,他为了得奖金举报法轮功学员。邻居说:“可别做那事啊!都说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事隔几天,他真的气不够用,到县医院去检查,打了几天氧气,奖金没得着,还花了一千多元医药费。回到家八天后死亡,时年61岁。

附:从大连女警察的行为看“对佛法行恶会累及家人”

2000年7月的一天,大连市中山区某派出所管辖区的一居民楼内有6、7名法轮功学员正在一起学法,被警察带到了派出所。一个大个子女警说尽了坏话,结果这几名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劳教,其中有一家三口被分别监禁。2001年5月,大个子女警到了那家,对其家中唯一没被抓的女儿说:你们法轮功给我发了什么咒,请你们给撤了吧,你们要求什么条件,我都尽量满足你们。原来女警察的丈夫突遇奇祸很严重,一直不好,她就托朋友找了个大仙。大仙说:“遇难人的家里有个戴肩牌的,干了两件缺德事,这报应落在了这人身上。”告知了解决的办法。由此而出现了前面的一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