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真相和拨打真相电话的体会

更新时间: 2021年02月0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二月七日】

一、大法展现神迹

当我听到,我们当地需要组建一个翻译团队,将一些比较成熟的中文自媒体的内容翻译成英文,让更多主流社会讲英文的世人了解大选真相时,我清楚地知道:这是师尊安排的机会,让弟子利用这些年来常人职业积累的技能再次参战的时候了。

我在加拿大安省法院工作近20年,是司法部认证的法庭口译。这份常人的全职工作,占用了我工作日朝九晚五的时间。下了班以后,一些律师出于信任,愿意找我们做一些报酬不菲的额外的翻译的活儿,都被我一概拒绝。我觉的我目前尽职尽责地做好这份常人的工作,同时能善用这个环境救人,有一个基本的生活就足以了,所以最近这些年我只做口译,不做庭外的笔译,剩下稀有的宝贵时间我觉的自己应该投入到大法弟子的本份工作——做好三件事情上。

可是这次当我听到可以报名参加自媒体的翻译时,我感到很兴奋,心中升起神圣的使命感,弟子犹如坚守岗位多年的士兵,在正法正邪大战中,听到了镇邪灭乱的冲锋号角。师尊在《转法轮》中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1]有了要参加这个翻译团队的愿望,一切都得到了有序的安排。参与过程中的一些感受难以言表,却深深触及心灵:在当前正法的天象下,我就像是师尊战旗下的一名坚定的士兵,既毫不起眼,也名不见经传,但弟子谨遵师命,践行誓约,坚守承诺。

疫情期间在家上班,一般情况下法庭案件都是远程处理的,每天做完分派给我的案件后,剩下的时间,就可以自由支配善用来做救人的事情。有了参与自媒体翻译的愿望,我工作上的时间也都神奇地围绕着救人的各个项目展开并让道。目前自媒体的翻译任务,每天必须定时定点完成,如有耽误,就会影响到下一个制作的环节。这个过程用“军团作战”来形容,在我看来真是非常贴切。每个同修分工有序,要在规定的时间内保质、保量完成自己的那部份,各个部份之间的内容又可能互为关联,最后还要整合成一体。

每到定好的翻译时间,一般我会提前15分钟,让自己定下心来,一切准备就绪,在等待稿件的过程中,我就抓紧背法,象师尊的新经文《致台湾法会》,就是利用这样零散的时间,巩固和背熟了。往往这时背法的效果还特别好,因为精力特别集中,思想心无旁骛。我之所以说是“军团作战”,是我感受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翻译的过程是师尊在加持弟子,我们修炼人的手摸过的东西都是闪闪发光,充满能量的,那我们整体全身心投入的翻译稿件也自然都是金光闪闪充满镇邪灭乱和救人的力道的。

如果不是参加这次翻译,很难想象我会花那么多时间去阅读和查找那些英文原文报道和素材,这个阅读和翻译的过程,也让我适时地了解了很多大选的真相,我特别感受到了那些末流媒体如何错误地不作为,扭曲事实和误导民众。我也体会到做中文自媒体的同修,他们对纷乱事态带有正能量的精辟分析,翻译中尽量以西方人容易明白和接受的表达方式将这些正能量用英文呈现出来。因为是师尊的弟子,有大法做指导,只有我们修炼的人才能看穿那混乱事态中的层层迷雾,把清晰的真相展现给世人。这个翻译的过程有时感觉很美妙,好像既身在其中,又超然于其外,时常有士兵打战不能贻误战机的紧迫感,但又有不为其中任何新闻的表面内容带动的超然感觉,我想那可能是在自己这个有限的层面被师尊加持过后的一种救人的状态吧。

如何与同修更好地配合完成英文稿件,我觉的神韵群舞中展现的整体优美的舞蹈画面,给我们树立了典范:每个舞蹈演员以超常的舞蹈技艺做好自己的动作的同时,还要跟边上的其他舞蹈演员圆容配合,形成完美的一个整体。我自己也努力在提高心性和翻译技能上下功夫。我们的英文稿件虽然是很多人在同时努力,但最后象是出自一人之手,浑然天成,融为一体。

师尊在《转法轮》中说:“天象变化下面要是没有人去动,还不能给常人社会带来一种状态,也就不称其为天象的变化了。”[1]救人真是一个系统的工程,一环扣一环,当我们身在其中的修炼人都能顺应天象而动,同时无条件配合形成整体的时候,大法就展现神迹:大家都知道了不到一个月,新的频道订阅量直达几十万,期间一度点击量突破一百万。而这样的神奇效果通常是要花几年时间甚至更长才能达到。

慈悲的师尊给弟子们展现的大法神迹,也让自己以十分谦卑,虔诚和恭敬的心对待这个翻译项目,同时也感受到:众生是多么期盼了解真相,等待得救啊!

二、“守住自己不被干扰”[2],师尊安排的一定是最好的

在目前大选正邪大战的关键时刻,有效地清除另外空间捣乱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集中全球电话组的正念之场,对北京这个共产邪灵聚集的老巢,包括中央高层各部委和普通百姓大规模讲真相,大规模清除共产邪灵。我因此也提醒自己要调整好状态,参与12月3日开始的北京专案的拨打。

可是就在拨打专案的前一天,我突然收到单位的通知,从十二月三日开始,我得连续3天本人到法庭去做一个庭审(Trial)。庭审是一件非常辛苦的差事,通常都是一整天时间排的满满的,还有就是整个庭上,法官、律师、检控官和被告人都是轮流说话,唯独法庭口译必须全程工作,因为你要给所有开口说话的人翻译。辛苦倒不是问题,关键是:马上要开始拨打的北京专案会受影响,还有承诺的翻译项目也无法進行。怎么办?这时也有一念闪过:干脆提出休假三天,让他们找别的同事,我不去做这个庭审了。

转念一想,在目前疫情肆虐,常人“错误实施”不断升级的情况下,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不出来承担这份常人不愿做的辛苦工作,推脱开了,也许是成全了自己想打北京专案和不耽误救人项目的愿望,但是我们修炼人不是一直在说要尽快让社会解除“错误实施”恢复常态吗?我一个人这样努力,也许不太能改变目前社会上“封城”的局面,但这毕竟是我修炼上要过的一个关。就像是考试中的一道考题一样,你说这道题不愿做,自己另起一道会做的题,就算答得很圆满,考试能算过关吗?法上想通了,我就打消了在考验面前,人为地绕开走,自己给自己安排修炼道路的想法,打消了请假的念头,决定接下来的三天,如期去上班。

想到自己毕竟是有誓约在身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要践行自己的誓约。我想以修炼人的状态做好常人的工作,又希望不耽误救人的事情,可是现在面临这样两难的情况。我想:作为大法弟子,我可是有师尊无时无刻不在看护的大法徒,我的时间精力都是大法的资源,我请求师尊为我做主,为我做出安排,因为我相信师尊的安排一定是最好的。

第二天,在去上班的路上,坐在空空荡荡的地铁里,想着平时这个时候正是在平台上专心拨打电话的时间,向内找:看来平时有条件打电话的时候,还是不够抓紧,今天没有这个机会了,才知道要珍惜。我心生忏悔,祈求师尊原谅,弟子要再抓紧打电话。

到了法院,看到各方都已到庭,我就告诉自己:那就放下心,把眼前这个庭审做好吧。就在这时,神奇的事发生了,法官進来了,跟大家道歉,原来她今天被安排要审好几个案件,轮不到我的这个案子,因此要延期到第二天。听到这里,我环顾四周,就在这个空间我好像能清楚地触摸到那份慈悲和神的安排——修炼人向内找后大法展现的神迹。就这样,从法庭出来,我尽快往家赶,没有耽误当天的翻译任务。当天晚上也及时地参与北京专案的第一天拨打。

可是法官说了,第二天第三天要开审案子,那在时间上我还是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我悟到,看来我向内找还是找的不够彻底,是不是自己在参与翻译的项目上,心态不够纯净?我顺着往下找,这时我想起来,有一天翻译时,我花了很多时间确认一条新闻中一个台湾政要的英文名字,后来在看西人主持人节目用的稿件中,并没有采用这条新闻,当时,有一种失落感,觉的自己很负责很努力地付出,最后没被采用,好像自己的时间被浪费了,这种失落感,根子上其实是有证实自己的私心,希望自己的努力被承认。找到这颗心去掉它,浑身一震,感觉很轻松,好似一层不好的物质被瞬间拿掉。

第二天一早,在去上班之前,我想不管怎么样,就是有20分钟的时间,我也得珍惜。我让自己定下心来拨打北京专案。20分钟拨了三通电话,劝退了一个,这通电话讲了近10分钟真相,随后让短信彩信跟進,属于那种众生听了很多真相心里踏实的劝退电话。一看时间到了,得赶紧出门。一路上,不想别的,就是背法。到了法院,辩方律师的华人助手律师解释说,辩方律师感冒了,接下来的两天庭审都会取消。我再次感受到师尊的慈悲,我想这样神奇的安排只有修炼人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时,已接近11点发正念的时间,律师助理说我可以先离开,他等法官来跟法官解释。发完11点正念,我想遇到这位华人律师也不是偶然的,还有那位华人被告人哪。在办公室里发完正念后,我又回到法庭去,他们还在等法官,我就用在平台上学习到的轻松愉快甚至风趣的方式讲真相,把这位华人律师和被告人给开心地劝退了。律师还很开心地留给我名片,希望保持联系。就这样,原定的三天庭审,都神迹般地被另行安排,我承诺要做的项目和拨打北京专案都不受影响,如期正常地進行。

听师尊的话,遇到不顺利或干扰的时候,向内找自己,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一再感受到师尊的安排就是最好的。

三、劝退北京专案众生

我对打重点号码也深有体会:切入点一定要简洁明晰,对自己说出的每一个字要有正信,我们只有自己确信自己要说每一个字都能起作用,这样带出的能量,就能打到众生微观的世界里去。这次成功劝退的有各部门的官员。

过程中,也去除了自己的观念。以前,由于国内媒体对大法的诬陷和负面报道,我对国内大陆记者这个行业的人没有好感,认为他们不容易劝退,但这次,响亮地回答说好,愿意退党,并愿意记住九字真言,同意退出后多次表示感谢的就有新华社记者和光明日报社记者,还有象中央网信办的官员等。

拨打专案的过程也是一个很好的修心的过程。有时接听率很低,有几次,我记得打完一包10个电话,没有一个接听的,要么進入人工智能秘书留言,要么就是空号,或者设置成通话中,还有变成什么领馆领取什么包裹类似诈骗电话的留言。但不管怎么样,就是“永不放弃”地拨打。

北京专案中有一个普通号码,遇到一位众生说党、团、队都没有入过,他说他不是汉人,我问他,不是汉人,那他怎么说一口流利的京腔? 他解释说他是敖族人,常年在北京做生意,所以能说一口流利的京腔。他问了很多关于大法的问题,我都给予一一回答。他还问他们敖族人允许吃牛肉,能炼法轮功吗?我跟他说学大法,关键在于修心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大法师父慈悲,大门敞开,广度众生。最后我能听到他心生敬意,恭敬地说,他要回去告诉他们敖族人,让他们敖族人都来学法轮功。

我觉的不管众生什么表现,退了也好,不退也好,我们都不要动心,就是坚定地做我们该做的。即使对方这次没有接听到真相,我们还是出善念,只要我们尽力拨打,给机会了,就不会留有遗憾,也希望众生再有机会千万不要错过。

师尊在《致台湾法会》中告诫弟子:“虽然是正邪之争,但是你们要守住自己不被干扰,同时更好的讲真相救世人。讲真相中不要把自己置身于常人中,摆放好自己的位置,才能不被卷入其中,才能做的更好。”[2] 让我们互相提醒,互相扶持,修好自己,谨遵师命,在目前大选的正法天象下面,摆放好自己的位置,更好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个人体悟,请慈悲指正!谢谢师尊!谢谢大家!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台湾法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